第三百四十章 恶火难消天河坠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雷霆划过云巅,震断阴阳,磅礴的力量释放,在那刹那之间绽放出的辉煌光辉,照亮了这片心中的天地。

    连绵不尽的雨丝,织成了一副遮天盖地的珠帘。

    大雾之中,暴雨倾盆而落,干涸枯朽的地上,那些愤怒的火苗渐渐被雨水消去,化成一缕又一缕的青烟。

    这是心中的大雨,同时也是神魃自己的神通。

    夫狐生来就会弄水驱雨。

    “......”

    神魃欢喜的看着天阙,那乌云滚滚,大雨滂沱,她兴奋的说不出话,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那身子在大雨之中,不断的转着。

    那步伐错落有致,那柔软的身子就像化成了风,随着这大雨而动,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美感与韵味,如天上的仙子下凡,在人间起绫罗之舞。

    又或是如同神话内魔天中的梦魔女,在跳着蛊惑人心的**之舞。

    神魃很开心,她从没有这么开心过,于是她想向李辟尘开口,诉说她已经成功了,然而当她那双能魅惑天地众生的眸子向李辟尘望去时,看见的,只有对方那满脸的漠然。

    李辟尘并没有笑。

    大雾之中,暴雨之中,李辟尘飘飘忽忽,那些雨水穿过虚幻的身形,此时,李辟尘看着开心的神魃,不由得又是一声大叹。

    “你开心什么?镜湖尚不曾有水积攒,你这场雨,下得毫无意义。”

    一句话,神魃愣住了,她转过头,看向那干涸的镜湖。

    湖泊之中半点积水也没有,那底部似乎有某种看不见的火焰,把所有靠近的雨水俱都蒸发成了云与雾。

    云与雾上升至天,让暴雨更加猛烈,然而那镜湖之中的无形之火,似乎也同时燃烧的更加凶猛。

    神魃愣住了,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引得额前两缕青丝轻轻飘荡。

    这水压不住心火,如果镜湖不能充满,那么就说明,这尊神魃还是随时有堕入魔道的可能。

    她是神魔一体,既是天生的神,也是天生的魔。

    这让李辟尘不得不紧张,同时眉头也已经皱了起来。

    “如果真的不能度成神,那与其让她堕入魔道,不如在心中就把她杀了。”

    李辟尘心中默默思量,这尊神魃与人不同,她是天生的灵精,本来出世就是背负着要毁灭万墟州的目的,现在不过是李辟尘强行干预,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把任天舒灌输给她的魔念消去,再用清静经重塑真灵,所以她现在才天真的如同一个孩子。

    但她的真性之中,仍旧有不灭的魔性,要让神性彻底降服魔性,如此才能让她苏醒。

    如果不彻底降服,那么来日,便是春风吹又生,终会成为大患。

    神魃有了灵智,有了七情,知晓了道德和人伦,但是有一点,她现在从白纸变成了“一张有字的纸。”

    这张纸上只是写下了一些字而已,而外部的墨水仍旧在蠢蠢欲动,一旦被泼上一点点,那么这些辛苦写下的字就会被覆盖,彻底看不见,留下的只有一片漆黑。

    越白的纸越容易染黑,越软的纸越容易被黑色浸透。

    李辟尘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现在让神魃把镜湖充满,这等于是给这张纸盖上一个琉璃罩。

    有了这个琉璃罩,那么这张纸就不会再惧怕被外来的墨水染黑了。

    心中镜湖就是这个琉璃罩。

    李辟尘叹息着开口:“这场雨不行,你要真正学会掌控你的神通,这个掌控,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施法降雨,而是收发由心,是你在驭法,而不要变成法在驭你。”

    “......?”

    神魃很迷惑,虽然不太明白李辟尘的具体意思,但她还是听懂了李辟尘话中最表面的意思。

    这场雨不行,所以要重新再来。

    神魃显得有些沮丧,但是仍旧乖乖的,尝试着停止这场暴雨。

    按照她的意思,暴雨停住了,戛然而止。

    “呼呼!”

    大雨刚刚停歇,地上的火苗就再一次的蹿了起来,神魃看着脚下这些烈火,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她终于明白了李辟尘为什么说要重来一次,因为这些火根本没有灭去。

    “怎么....又烧起来了?”

    神魃看着身下的那些火苗,这些火苗此时渐渐升腾,随着神魃的惊惶无措,变得越来越旺盛。

    “你惧怕什么?这些火本就是你的心火,是你的神通!它们惧怕你才对,你不该惧怕它们!”

    “这些火就是你心中的恐惧,是六欲之火,你要把这些火压制下去,彻底破去!现在我们就在心中,你要平静下来,只有心中常清静,才能六欲不生,使得三毒消弭。”

    六欲,自然就是六欲之火,也就是六根,为五尘之前身。

    三毒,是谓之虚荣、贪食、**。

    这些都是人心中的恶念,也是入魔之契机,仙人修心,为的就是镇压这些恶念。

    而悟道,讲道,明道,则是把这些恶念彻底化去,否则一昧的镇压,反而会适得其反,导致境界不破,难堪壁障,最终成为劫难。

    李辟尘开口了,那声音缥缈而又宏大,如天神在开口,如从太古年代传来的声音。

    “观空亦空,空无所空!谨记谨记,观空亦空,空无所空!”

    空分大小二空,如果结实的详细,用后世的言语,大致就是宏观与微观的意思,而无惧此二空,自然不染正性,不被外道所惑,如此可成真道,明悟真正的自身。

    神魃吸了口气,那俏脸上显露出无比认真的神色,她走到干涸的湖畔,念叨着李辟尘的话语,于是把自己的念头安抚,而随着她这个举动,那些原本已经如同妖魔般张牙舞爪的火焰又萎靡了下去。

    神魃站立在干涸的湖畔,手中捏起了道印。

    天阙上,乌云又开始汇聚过来,而同时,狂风再一次呼啸而至。

    唰!

    神魃身后,那九条纯白的狐尾突然张开,随着风而飘动。

    她的神情渐渐平缓下来,甚至.....带上了一丝笑意。

    仙门有语,赤子之心者最近乎于道,而此时,神魃初醒,她的这种状态,也与赤子颇为相同。

    咔嚓!

    雷光打过天阙,霆音震动天霄,这一下,大雨再次倾盆而落,并且.....比之前的规模,更加庞大!

    哗啦啦!!!

    无尽的水从天倾泄下来,如同天河崩溃,此时落入心间,而那镜湖之中,这一次,开始有水积蓄起来。

    她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