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剑仙临尘武仙现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ln.l】,

    声先至,随后......剑气如霜!

    一位剑仙临尘,那身影显化,正是:

    ...

    天寒光影沧海蛮,山河千里道虚幻。

    匣中秋华轻吟挽,一剑西来天下传。

    ...

    一声剑吟,荡起莲光,划开泼墨山河。

    一声龙吟,乱了云霄,撼动沧海青黄。

    李辟尘驾起云雾,此时那处烟尘起落,四周早已有无数修行之人停留,当中更多的乃是妖灵,此时俱都施法,或是乘风,或是转浪,或是坐云,或是驭雾,亦或是凭步而起,凌空而停。

    一柄长剑出现在视野当中,李辟尘向那处看去,只是一眼,便见到了真容。

    那是白羽伏龙剑!

    李辟尘看的清楚,而那舞剑之人是个女子,待看清楚容貌,李辟尘便是笑起,那女子不是祝凝心,又会是谁呢!

    自然是祝凝心了。

    一身白衫飞舞,头上白草编制的斗笠已拿至身后,作剑客打扮,腰间缠半身之长裙,流光溢彩,显然是一件法器。

    数年不见,这位故人风采更甚,若是说曾经见时,还有些女子稚气,如今再看,那面上古井无波,心绪不起,但更增一分清冷高绝之意,显然心境大有精进,而那身上气息澎湃,早已列在人仙当中。

    得人皇一剑相助,她自然修行是突飞猛进,数年破入人仙,早已列在真丹之境,然而加上地仙之兵,可谓神仙来了,也要避她三分。

    此时远远观望,看那处剑光弥漫,白衫舞动,挥舞白羽伏龙剑,却并不施展此剑真正威能,仅仅把威力压到人仙罢了。

    而那身前,一位人仙挥舞双拳,接连打出龙鹤之形,此时看那白鹤击天,长啸于空,大龙飞舞,倒卷在海,那鹤与龙齐飞,震云穿山,荡起千里黄尘。

    那威风凛凛,当中露出一尊仙家,正是:

    ....

    雾锁重楼法开山,拳如崩雷腿如峦;

    武帝峰前云欲散,龙鹤起舞定世安。

    ....

    这是一位武仙人!

    “剑仙对武仙!好,打得精彩!”

    有仙人凌天而吼,为二人喝彩,而更多的则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处,俱都是提起一口气来,不敢有丝毫分神。

    “龙盂大会还不曾开始,便要争夺第一枚定海珠了,这剑仙与武仙都不是易与之辈,记住他们的面容,我等且需要小心应对。”

    “这二人是云原的仙家吧,怕不是九玄中人,我刚刚看见那武仙身上带着一枚太伤令!”

    “太伤山武仙人?那九玄当中,以太华山炼兵为最,那这女剑仙,怕不是太华山的弟子?”

    边上悉悉索索的声音互相响起,群仙、众妖、诸神皆立身于天,聚于四方诸多高山大岳之上,起云乘雾,那大雨瓢泼,淋不得他们半点,这沧海间,有剑吟拳风互相撼动,把波涛震起百千丈!

    那两拳击出,有滔天之威,时而化掌,而紧接着,剑仙一剑劈出,而下一瞬间,那白羽伏龙之剑,居然被那武仙人空手接了下来!

    空手夺白刃!

    “起!”

    一声怒喝,那武仙人挥舞双臂,打出一道撼天气劲,直把剑仙逼退。

    不得不说,武仙的攻伐之景看上去极有压迫感,毕竟双拳之道凶猛无铸,而魔道之中,亦有武魔,但极其之少,因这武之一字,并不是只要肉身强横就能称上的,那需要拳中有法,还要拳中有道。

    拳中有法,很容易做到,但拳中有道,则异常困难。

    魔门之中,只有久不出世的森罗万象峰中才有武魔,但也并不多,大部分还是仙家化作的魔头,因为痴狂陷入劫难,最终不得渡过,但也没有死去,化作了魔头。

    人劫之中,是有这种情况的,故此仙化魔,魔化仙,都是可能的事情,有时候,仅仅是一道劫难的问题。

    **之劫乃红尘之难,最可怕的,就是心关。

    此时群山之巅,云海之内,剑仙退步,但那手中长剑倒转,此时舞出一个架子,只一打出,那刹那便有六道剑气飞舞,而六道剑气化作六柄仙剑,封四方上下,直斩武仙而去。

    一念六剑起,一气沧海寒。

    此乃剑技——人间六月。

    剑音爆山,风开云海,六剑斩下,激云环如山。

    剑气啸空,而下个刹那,武仙人长笑,是撕云而出,此时身上气血轰鸣,头顶一道云烟窜入天阙,那身上宛如大日蒸腾,两臂一舞,此时一掌便是打出。

    太伤拳法——七万青山!

    六道剑气并不曾伤他,此时武仙出手,这一掌劈挂,连震七江七山,那下方大浪连续被此掌余波震起七道,每一道俱有千丈之高!

    李辟尘看向周遭,此时向一位仙人询问此间为何打起,那仙人笑答:“道兄怕是晚来,不晓得此间诸事,这二位并非因为仇怨而动手,实乃是为得争夺‘定海珠’。”

    李辟尘听见此三字,顿时询问:“何为定海珠?”

    仙人答曰:“定海珠者,乃龙华至宝,沧海间中百年一化,一化共有二十四枚,为龙盂大会争夺之要物,得此一珠,在渡九霄银河之时,可有护身之玄妙,龙盂大会之中,万不可失。”

    李辟尘听得微微一诧:“九霄银河不是龙类才能入内的么,我等也可前去?”

    “那是自然,只不过,只有拿着定海珠才能渡去,须得知道,那九霄银河,便是龙类也难以渡过,一入河中斩道定法,若是我等不拿定海珠前去,则一入河中怕是直接被打落道行,跌落人仙之底。”

    仙人笑言:“那九霄银河可是洗练道行的绝佳去处,须得知道那是外道之海中流来的‘道水’,绝非寻常之物,若是能得九霄银河洗练,则法力道行,皆会大进!”

    李辟尘笑起:“那既是如此好的去除,为何龙宫还允许我等外人进入银河洗练?这当中有什么交易不成?”

    仙人继续回答:“道兄看来真的是不晓得,来的有些太晚,怕是第一次吧,你不知道,这定海珠用完,你从银河当中走出,是要交给龙宫的。”

    他手指点点,指向下方:“此地唤作沧海间,又称沧海群山境。”

    “这些珠子是从沧海间流出,你以为那些龙珠是何来跟脚,就是这些定海珠!这可是龙族修炼必备之物。”

    这话说出,李辟尘顿时明晓了,原来之所以允许持珠之人入银河洗练,正是因为要把定海珠交给龙宫,果然是一笔不菲的买卖。

    在龙盂大会中,这也是一种交换之道,仙魔神寻定海珠给龙宫,龙宫允许仙魔神进入银河洗练,倒也两全其美。

    而话说道这里,这仙人又突然一言:“道兄还不知,若是银河洗练之时,有出色表现,说不得还会被龙宫看重,招为驸马,娶龙女为妻。”

    他意味深长,此时看了看李辟尘,道:“道兄一表人才,我看.....”

    他话不说完,李辟尘便已是连连摇手,失笑不已,只是点那前方,对这仙人道:“还是看那剑仙斗武仙吧.....对了,道兄如何称呼?”

    李辟尘询问,那仙人行个礼,言道:“贫道天门子,亦有凡名,唤作王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