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四百七十六章 长生寻影得借问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水镜散去,被那五指拂开,李长生深吸一口气来,那鼻尖轻耸,两颊稍鼓,盏茶之后,便是吐出那口先前之气,然就是这一下,那大风....顿时起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

    一口丹霞气,吞黄尘而吐碧落!

    那大风卷过洞府,卷过山崖,卷过沧海,卷过云霄。

    无数的花突然绽开,连带着那些只长出幼嫩叶子的古树,似乎也焕发了第二春,那无数的红紫金白,突然就显化于人间,倒映在水中,似不分天上人间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李长生把那口气吐尽了,他本就是六千年丹灵,在八卦炉中被三昧真火炼了六千年,且有从幽冥拉人的神通,代表着无尽的生机,那一口气吐出去,可胜过仙家万分,比那神灵高上千丈。

    他目光扫过诸处,看那红花碧叶,看那金白嫣紫,便是笑起来:“这才好看不是么。”

    话落,人的神情又变,李长生转了身子,此时化作一道金光,陡然破天而去。

    大浪撕空,被这仙家踏波而走,余下海中诸灵惊慌而逃,而李长生是为追寻那偷袭黑影,更是要取那乾坤尺来,于是各处询问,待从一头老龟处,问得这方海域霸主,于是便径自赶往那处。

    待达到老龟所说之地,乃见一座古岛,而李长生来此动静,早已惊动了其中的主人,刹那之间,山摇地裂,大海破开万里,当中显化出一头庞然古兽。

    这巨兽身如人样,脊背佝偻,四臂漆黑如墨,黑色鳞甲为袍,那面上无口,只有双目,其眸若幽暗星辰。

    有记,其兽名为重渊,高如大丘,天生有移山之力,无口但能言,附神通四臂,各持风雪霜冰,又能潜海万丈,下临九渊,乃至于近幽冥大海,故此唤作重渊。

    “哪里来的孽仙,敢擅闯我移山海!”

    移山海,同样是无垠海中无数海域的其中一片,这重渊所管辖之地,那东西各去六万六千里,南北各去十万八千里,可谓广袤。

    李长生不答,只是手掌突然抬起,而正是此时,异兽起身,此时四臂拔起一座崩裂之山,便向天上投掷而去。

    他身上气势磅礴,堪比神仙之境,那法力雄浑,几不可敌。

    此时李长生来至,那手掌一划,却是看也不看那飞天之山,只在刹那,突见一片金火漫天,那当中灼灼而动无数幻影,此时化出,居然成就人身,俱都无面无衣,为金色火人。

    这些金色火人手中化出长刀,那把重渊一围,其数足有千尊,此时同时挥舞火刀而下,顿时把那风雪霜冰都打了个灰飞烟灭!

    而那大山在瞬间炸开,土石烟尘落了半海,激起无数浪花。

    此乃妙法,唤作金刹罗影!

    李长生施展妙法,心中默念法诀,那些金色火人挥舞长刀,如砍瓜切菜一般,要把重渊直接镇杀在此!

    身上气势显化,那滔天威势翻动大海,而重渊被那千数火刀砍的鸡飞狗跳,那庞然身躯直接跌落在海,再抬头,陡觉那滔天威势,顿时吓得半死,直道:“洞玄!你是洞玄神仙?!”

    神仙达至洞玄,已是开天辟地,有无上神威仙法,这异兽不敢再敌,连忙改口告饶:“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兽一时不察,冲撞神仙法驾,万望上仙恕罪!恕罪!”

    李长生来他面前,见他告饶,也不追究,直接询问:“来的好,我且问你一事,你于此地静修,可曾见过一尊黑袍魔影?他见龙吃龙,见兽吃兽,见神铁吃神铁,见金刚吃金刚,手中带着一柄法宝,唤作乾坤尺。”

    “乾坤尺?不可能,那不是龙族的重宝吗,怎么会在上仙所说的魔影手中呢?”

    重渊反应过来,直接开口,那四只手臂摆动,而李长生听得有异:“哦,这么说来,你见过相似之人?”

    他如此问,于是重渊把自己所知道之事尽数和盘托出,言那移山海之外,再向北方行去三万里,便是傀幽海,曾经那魔影,正是经过移山海,前去傀幽海了。

    那傀幽海在无垠禁地之西,顺着其海行去十万里,便可遥遥望见圣地沧海间。

    李长生听得眯起眸子,此时目光向着北方而看,只是一刹那,便是眼中闪起金光,跨越数万里海域,直见到傀幽海的边界。

    黑云阵阵,乱潮迭起,海中恶兽颇多,不过强悍者并无几尊。

    重渊如此说了,李长生便是笑,对他言:“我看你法力挺是高强,不若和我一并走上一遭,我对那处不熟悉,你且来助我一助?”

    听得他此言,重渊顿时苦笑告饶,那四只手臂连连作揖:“上仙放我一马吧,这移山海乃是我的地盘,若是离开,那外面海域霸主便有感应,届时占我老巢,毁我府邸,杀我海域子嗣,那可如何是好。”

    “我赠上仙一宝,可自主寻觅海域方位,上仙持此宝,便在无垠海中无忧了。”

    他如此说着,那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化出一个宝贝来,正是一个古海螺。

    “这宝物唤作,凡有水有鱼之处,可皆用此宝,是能寻路,那海中路线,没有谁比那些鱼儿知道的更详细了。”

    重渊奉上此宝,李长生谢过,便要取海螺离去,那步伐一踏,此时重渊又开口一问:“小兽斗胆,敢问上仙,去寻那恐怖黑影是为的哪般?”

    李长生转过头去,开口言语:“剥皮拆骨,炼丹吃了!”

    这话落下,那身影便是崩开波涛万里,惊的异兽连连长呼,末了速速潜入水中,重回府邸,聚山海之石重塑一山静修,只是想着这位仙人的话语,便是苦言连连。

    李长生这里赶去傀幽海,那另外一处,他正寻觅的黑袍魔影,则是有些烦躁,那身前的一片木牌都被打翻,却怎么算,也是不对劲。

    四十九片木牌,立起来了又被打翻,打翻了又被立起来,然而每一次的计算,都有巨大的误差。

    南辕北辙,那所求结果,是一会出现在无垠海,一会算出在龙华境,搞得他迷迷糊糊,不明白究竟为何。

    而他所处之地,正是一片深宫,那四周处,还有龙族的雕文壁饰,似乎....品级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