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四百九十五章 春华诡而苍岩异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

    迷障越来越多,而一道道阴影似乎也正在缓缓浮现。

    撒下的鱼饵已经引诱了群鱼,它们正在逐渐的上钩。

    但是,这些鱼儿之中,或许潜藏着某些不可招惹的怪物。

    .....

    .....

    春饶山,春华氏群龙主山。

    留春宫中。

    春华龙王端坐大殿中央,那下方四处,是汇聚而来的群龙。

    上至龙公,下至龙侯。

    威风堂堂,这里存在的,都是说得上话的龙族公侯,因此并不是所有的龙君龙侯都到。

    此时龙王的面色,稍稍有些沉凝,似乎在等待什么。

    很快,他开口了,那声音浩荡,又带着一股无上的威严。

    “......”

    “我那女婿来了没有?”

    春华龙王的眸子扫过群臣,那下方处有一位龙公站出,拱拱手,对龙王禀奏。

    “启禀春华王,我已经命龙将前去传讯,至此已有三日光景......”

    他话说一半,边上有人咕哝:“满公,这提前三日去通知,我等却已在殿内等候数个时辰,这驸马还不曾来,看样子是你的面子不够大,还是说,你派去的龙将,可是恶了驸马爷?”

    龙公瞥了那出声之公一眼,缓缓道:“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这午议时辰将至,且待老夫施展法术看他一看。”

    春华龙王点点头,满公告罪,此时在大殿之中施展妙法,那双目之中燃起妙火,金光春华,熊熊而燃,他那向着西天一望,北天一看,南天兜转,却是皱着眉头,那过了三盏茶水的时间,散去法术不言。

    “.....”

    满公皱眉,目中显化奇异之色,那边上群臣中便有开口者:“满大人,你那法术,似乎不灵光了?”

    “千里眼的妙法,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施展不开了?还是说因为上了年纪,老眼昏花,所以千里眼,也不顶用了?”

    面对同僚的嘲讽,满公并不回击,只是稍稍看了他一眼,就是这一眼,似乎带着一股威势,那出声之人顿时哑口,而后悻悻退回。

    “禀奏陛下.....老夫的千里眼.....看不到。”

    满公皱眉,对春华龙王言:“驸马爷并不在公主闺阁之中,红杏山内没有其踪影,但是一路行来,看遍三方四海,也没有查探到驸马爷的踪迹。”

    “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

    满公如此说的,那边上一位龙公开口,语气平缓:“真神之尊,地气萦体,堪比玄光人仙,这般法力,在我春华龙境——能出什么意外?”

    “看样子是不想来吧。”

    这龙公哼了一声,满公则是摇摇头,刚要开口说什么,那听得春华龙王突然开言:“好了,都噤声!”

    这一言浩荡,落下于堂,令得诸公告罪。

    “本是让他来指认偷盗乾坤尺之事的罪人,他有事不来,是避而不见,显然是为了避嫌,亦或是顾忌往昔情面?那既然如此,也就不必再追究他了。”

    春华龙王开言定论,这引得满公皱眉:“陛下,此事是否不妥当?驸马爷为人尚是有诺,不该不打招呼便遁隐不见,我这处他也不曾与我讲过。”

    “陛下,我认为,此事还是要......”

    满公话不曾讲完,那之前龙公又是开口:“要什么要,现在正是紧要关头,没看苍岩封海,春华闭山,一切只等大婚来临,这驸马爷现在不来,显然是不想见事。”

    他对龙王拱手,那头却看着满公:“且不闻,陛下刚刚曾言,那驸马爷与盗兵贼,曾经乃是故人,这般若是指认,怕是心有愧疚,日后造化心魔则是不妙。也是陛下圣明,此事已不再追究,满大人何必再去寻驸马爷来此呢?”

    “并非如此,流大人误会,只是驸马爷若是有去处,一向不会不打招呼,这突然不可见,练我千里眼也找他不到,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已经提前三日只会,龙将也已回来告知于我,说是驸马已经出海,却到如今尚不得见,你说,这不是出了事,又是什么呢?”

    满公缓言,流公听闻放声大笑:“满大人,你也知道,驸马爷若是不来,不会不打招呼,如今他若是不打招呼,那说明这事情他真的不想管,借此事回避,也正是他的想法啊。”

    “还是说,你觉得陛下的猜测,有些不对呢?”

    他又是拱手,而满大人皱眉,转面对春华龙王道:“陛下,臣恳请陛下,施展春神镜之法,窥我春华群山,看看驸马爷究竟是在何......”

    “好了,不要说了!”

    春华龙王开口,那眉头微皱:“他不来是他的事情,不要再谈论了。”

    “叶缘这小子有时候就会这样,心中有些自己的计较,我不和他多言,不来肯定是因为怕与那盗兵贼相认,若是让他生了心魔,红渠又要来说我的不是,都不要再谈论了。”

    “那红渠所绘的画像已经交给苍岩氏,出海搜兵是苍岩群将的问题,我们这里,要紧之事,是看好属于我们的神宝。”

    “哼,也是好笑,苍岩王是老糊涂了,把乾坤尺给那丫头使唤,这龙族三大重兵,乃是对外门面之所在,虽不是最厉害的兵刃,但却是挂在脸上的皮!”

    “乾坤尺,缚龙索,阴阳镜......”

    “这次乾坤尺丢,影响十分恶劣!自我处开始,既然有人能偷到乾坤尺,那我春华部的缚龙索,便也有被盗走的危险!”

    “尔等如今居此,龙盂虽落,但龙华未闭!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龙王怒言,浩荡神威震彻群臣,引诸龙胆怯,俱都拱手躬身,开言称是。

    春华龙王微微颔首,那高坐云台,此时大议十一日后红渠公主大婚之要事,那诸多布置,处处名堂,皆要三审九看,如此方能最终敲定,此非龙王一人之功。

    眼见诸位臣子商讨,龙王眼中那烦躁之意尽去,渐渐露出一些欢喜之色。

    王,终究是王,臣,终究是臣。

    春华王看着下方的群臣,很是享受这种俯瞰众生的感觉。

    那双目微眯,略有朦胧,此时看向殿堂之外,似乎跨越了无尽的山海,见到了一抹红色。

    红色之外,是紫色的天。

    这一刻,春华王那眸中闪烁的欢喜之意,却是......

    有些明灭不定了起来。

    ......

    ......

    石壁宏伟,苍山连绵。

    春华氏群山正在商讨大婚,而苍岩氏此处,就没有那么热烈的气氛了。

    一片孤寂与肃杀,宛如秋天与冬天夹缝时的季节到来,那明晃晃的,处处都是刀光剑影。

    苍岩氏在备战,在整兵,在聚将。

    苍桓山.....苍岩氏主山,高有八万四千丈。

    下接沧海,上连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