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零四章 云松聆语道劫愁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月桂子是从宗门中带出来的,我觉得能用上,所以就带着了。”

    女仙笑:“天圣中天降灵实,乃天上奇树,服之以一,有换得一命之功效,不过并非修复伤势,而是行替死之事。”

    “月桂子有灵,常年温养,可与持有者同晓灵命,若持有之人遭逢大难,则月桂子自主替死,保全持者一命。”

    斗笠人点点头:“月桂子不好得,更不好温养,这东西就像是养个阿猫阿狗,那是要时日久了,才有成效的,平素里不管不问,它哪里会搭理与你,关键时刻,不过陌路人罢了。”

    “唯有真情,久而如亲,它才会救你一命....你持这月桂子,加上那些大药,是要炼个什么样的大丹呢?”

    斗笠人发问,女仙人含笑:“我在找一昧草药,我找了很久都没有寻到它的踪迹,但有人告诉我,在无垠海这里,就是可以寻到它的。”

    斗笠人问:“什么药?”

    女仙人答:“碧海青天心。”

    话语落下,音色空灵回荡,而斗笠人则是沉吟半响,才缓缓开言:

    “这东西,我曾经听人言过,据说,是在龙宫之中才有。”

    “龙宫居于龙华境中,跨过沧海间,行过碧落天门,才能到达那里,你既然想要寻找碧海青天心,为何之前不去参与那定海珠的争斗呢?”

    “龙盂大会之上,持定海珠者,据说能向龙皇许得一个愿望,你要寻这昧药,又为何不去龙盂?”

    斗笠人询问,而女仙人笑着反问:“前辈为何不去?”

    “我不去,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斗笠人动也不动,只是那语气平静而缓缓,不骄不躁,如水般不起半点波澜。

    女仙人笑了笑:“前辈此言与没说并无差别,但前辈也说,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而我,也是一样的。”

    “多谢前辈告诉我碧海青心的下落,但我想来,现在去龙华境,恐怕是来不及了,那我只好寻找替代的药材,还有前辈说,我是要把这些药物都混合起来炼化,其实是不对的。”

    女仙人轻捂朱唇而笑:“前辈对于药理,似乎懂得并不多。”

    “不攻此术,不入此道,自然懂的不多,自然不敢胡言,只是没想到,随口一言,倒也是错了,是我不该。”

    斗笠人缓缓开口,那手中竹竿抖动,又有一条大鱼被钓上来。

    “去,去。”

    斗笠人依旧把那大鱼放走,女仙人看见了他的这个动作,不由得笑起来:“前辈这是在做什么?既然钓鱼,为何又放掉了呢?”

    她在询问,而斗笠人缓缓回应。

    “我在钓鱼,但亦是在钓劫。”

    “钓劫?”

    “不错。”

    斗笠人竖起竹竿,点了点上面的七道节干。

    “我这鱼竿,放在水面之上,一动不动,就好似那**的劫,而那些鱼儿,就像是我们,有的时候,明明知道有些东西是假的,是诱惑,但仍旧不免上当,最后被竹竿钓起,生死握在他人手中。”

    “这就是劫,我在钓劫,亦是在钓自己。”

    “被钓上来的鱼儿,就是入劫的我们,何其相似.....苦在苦,苦中不知苦。”

    斗笠人的话说出,语气并不快速,而女仙人则是听完后,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潭水就是天地,鱼儿就是众生,那大一些的,自然是努力向着潭水的上方行去,但行的越高,距离那竹竿就是越近,看见那肥美的鱼饵,即使知道那里是有问题的,是不该去的,但仍旧难以把持住心中的那股冲动。

    这就是欲,因为有欲,故此生劫,而欲,是不可避免的。

    即使斩了七情,断了六欲,真正的欲,还是不会消失的。

    内心的欲,你在斩七情断六欲的一瞬间,自然是为了向着更高的道所去,但这时候,**已经根深蒂固,斩掉的东西,真的是六欲吗?

    “前辈入了劫吗?”

    女仙人缓缓发问,而斗笠人点点头,看见这样,她便笑了。

    “既已入劫,前辈是在纠结破劫之法么?”

    斗笠人身子动了动,那雨水顺着蓑衣打落,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沉闷与沙哑,对着女仙人继续询问,似乎仅仅是想要聊聊天而已。

    他避开了这个话题。

    “你说你放弃了碧海青天心,那么你要用什么药材去代替这个无上的宝物呢?”

    “据说,这个东西,能让木傀生出心桃,能让无心化作有心,是真正逆转阴阳生死的宝物,所以,你要用什么药材去替代,你到底又要炼什么丹?”

    “嗯......”

    女仙人沉吟了一会,而后对斗笠人询问:“我查询了很多的古籍,最后在一本中找到了说法,我觉得,交让树的花应该可以吧。”

    交让,乃人间奇木,其半枯半荣,半生半死,半阴半阳,半青半老,若是开花结果,则半处春华,半处秋实,实是神异无比。

    “交让木的花吗,确实是个好的替代品,碧海青天不可得,那么交让的药效虽然不及碧海青天,但仍旧可以作为置换之药。”

    斗笠人开口,这一瞬间,他居然叹出了气。

    “可惜交让又去哪里找呢?女仙人,无垠海这么广阔,你要去哪里找这个木头?”

    女仙人笑着回应:“找到是缘,找不到也是缘,前辈何必执着于此呢?我希冀找到,但实在是找不到,同样也没有办法啊,都说神物有灵,既然它不愿意让我找到,那就算翻遍了山海,也难以见到的。”

    “不过据说,沧海间附近,似乎有这种木头,我把这些东西的生长之处了然与心,准备再去哪里看看。”

    斗笠人沉默不语。

    “沧海间么,嗯......最近无垠海中似乎有什么暗流在涌动,让我心神不宁。”

    斗笠人这么说着,而女仙人持着云松伞,背负竹篓,已经起了身子。

    她对斗笠人低头行礼:“前辈,何必多想,该来的挡不住,只能尽力而为。”

    “此处已经没有我所需要的药材,这般,我便退去了......前辈,珍重。”

    她笑着言,而后转过身,那步伐轻点,化出一点烛影星辰,悠然而隐。

    大雨仍旧滂沱。

    女仙人曾经遇到过一个人,告诉她要九叩,要知道什么是断缘,什么是了却,于是,她放下了许多,所以才有如此豁达的心境。

    斗笠人摇摇头,那大雨下的越发猛烈,而他扶正了斗笠,露出其中的真正面容来。

    “哼.....”

    “不钓鱼了。”

    话语很轻,但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移动,如同暗潮,如同蛛网。

    待到似乎看的清楚一点,发现了,那些是丝线,那些是劫,那些去往的地方......

    似乎.......正是龙华境。

    他要寻找破劫之法。

    “代替吗?谁代替谁呢?是生还是死?”

    “有意思了……我也要去沧海间吗?亦或是,直接去到龙华?”

    ......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