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一十五章 大闹龙宫恶释天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李辟尘兵裂玉地,将红渠放下,轻抖大袖对龙王拱手:“龙王慧眼,莫非是认不得鬼魅魍魉也?!贫道有话要讲。”

    言称龙王,不谈陛下,李辟尘目光灼灼,这一言之威令在场人神皆定,然春华龙王大怒在起,顿时斥道:“恶道,谁听你胡言乱语!左右龙公,给我拿下!”

    他早已起身,那气势汹汹,而左右处各有龙公起来,一为墨海龙公,二为天元龙公,此二位皆是六十六妖将之中有名,此时地仙气势展露,那在场诸人,境界不至神仙者皆是身躯摇晃,气息不稳起来。

    二大龙公出面,春华龙王心中恶起,李辟尘双目定定,那眸中全无惧意,此时只是立身在此,负手面对二大龙公。

    此等气概,便是二位龙公也不免有些心讶,那互相对视一眼,俱是冷哼一声。

    “小辈狂妄,见地仙当面,还不束手,难道妄图抵抗不成?”

    天元龙公上前,一步落下,整个留春正殿都在颤抖。

    正是他气势提升至此,而就要动手之刻,却见李辟尘目光并不看他,而是越过他去,不知道看着何人。

    这一幕被他收入眼底,顿时心中大怒至极,

    何等张狂之人,地仙当面,居然还敢无视,不过区区一个人仙,哪里来的胆子?

    他面显凶光,那神情陡然一阴,然而就是此刻,从后方处,突然传来一道浩荡声音。

    “让他讲!”

    这声音略有苍老,然却并不是李辟尘所期望的那道声音。

    三圣主目光微垂,并未曾开言,那出声之人出乎李辟尘预料,居然是苍岩龙王!

    “老哥哥,这.....”

    “让他讲!”

    春华王刚是面色一变,苍岩龙王便沉下脸来,那长须抖动,一股积年威势震荡而出,此时他恍若变了个人般,其威震撼,便是春华龙王亦是心惊,不由得暗道这老东西的道行又高了几分。

    正是此刻,那龙族诸处,柳屏儿起了身子,那面色煞白,唤过一个龙家侍女,开口道:“我身体不舒服,扶我回去。”

    步伐轻迈,但还不曾走开几步,忽然一道威严之声落下。

    “给我坐回去!谁让你走了,一点规矩都没有!”

    苍岩龙王的目光撇过去,当中满满皆是冰寒之意。

    柳屏儿心中一惊,知道这老龙王肯定是看见了之前的异常,顿时心头怒起,恨不得将李辟尘几人扒皮拆骨,但现在也只能暗唾一声,那面上陡是沉默下来,点点头,只得重新坐回去。

    春华王面色难看至极,而此时的苍岩龙王脾气上来,全然不管他了,只是缓缓起身,对诸多宾客道:“诸位得罪,此时出事,还请谁也莫要退场!给我老龙王一个面子。”

    紫宸不言,苍岩居然开口,李辟尘心中虽然有异,但好歹有位龙王开话,当下吐出口气来,目光不动,当中满是严肃:“多谢苍岩陛下!”

    苍岩王沉面,他王袍无风自动,天桥之威震荡,连在场的地仙龙公也是心中惊骇不敢言。

    “一锅破粥,你好像知道什么,不是要说吗,说!”

    声音低沉,显然是怒到极限,李辟尘不卑不亢,拱拱手,道:“说,肯定是要说的,但现在,请诸位随我看一个东西!”

    李辟尘抬起手掌,当中显化混元之法,向着大殿之外一探,只是刹那,一股惊天动地的威势便显化出来,加上天威,居然是令得在场诸多神仙皆是心惊。

    “这道人是哪里人士,此等威势堪比神仙了,如何能是人仙!”

    “不晓得,但这阴阳道袍,明显是云原的服饰,只有云原仙人才穿二色道袍,我等无垠之人,非青便白,即是好认。”

    “此子厉害.....等等,他抓了什么来?”

    “那不是新郎官......这是什么东西!”

    诸多宾客之中,那些神仙各自议论,看见李辟尘施展法掌,从殿外擒来一人,但待他们看的清楚,却是俱都倒吸一口冷气。

    百貌人皮浑身焦糊,坠落在地,被李辟尘压的死死,那混元气息一转,便化铁索把他捆住。

    “诸位看这是什么?这是新郎官吗?这是叶缘吗?”

    李辟尘挥动袖袍,露出铁指一点,那两指勾挖,直接把那人皮外相撕破,顿时一声仿若来自幽冥的鬼叫撼动云层,这人皮面目狰狞,双目无珠,那脑袋上被李辟尘撕开外相,却突然又被抓起。

    李辟尘两只手拎着他,猛地按脑一撕!

    “呼——”

    那脑袋之中,露出的一片一片,皆是七色的明光,那当中释放的,是令人迷醉的气息,然而当在坐诸多神仙感那气息时,却是纷纷站起,猛地后退如避蛇蝎。

    “七情,是七情!”

    “这是七情的气息!不对,七情无形无相,乃是心中情感欲念,为何.....”

    “这人皮到底是什么东西!”

    诸仙惊惧,李辟尘冷哼一声,那手掌猛地一砸,把他外皮撕开,此时露出其骨,却是一副残破空壳,那人皮之下,藏着的是一副没有神情的龙子,身躯残破,肉身之内早已什么也无,只剩下一片红黑的雾气沉沉浮浮。

    “宝瀚龙侯!”

    龙族座位之上,突然有人起身,那声音之中夹杂着不可置信,瞪圆了眼睛,面色变得煞白无比,因为他认出了,那正是自己曾经的同僚!

    前些日子突然消失,寻觅不到,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归去自己封海,却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了这位同僚!

    “这是傀儡吗!人皮傀儡!”

    他大声嘶吼,那看向苍岩王:“陛下,这,这......”

    李辟尘把那百貌人皮重重丢在地上,目光移动,面色严肃冰冷,对春华王言道:“七情的皮,六欲的壳,五尘的心,这是什么东西?龙王可否为我解惑?”

    “叶缘在何处?红渠公主要嫁的,难道不是那位神灵,而是这尊妖魔吗!”

    李辟尘猛地一指那百貌人皮,而苍岩龙王转过面去,看向春华王:“老弟弟,此事作何解释?”

    他语气低沉,当中有疑惑更有怒火,而春华王心中发恶,面上却冷静下来,作一副变幻莫测之状,那长叹一声,做足姿态,言道:“看此模样,该是有妖魔混杂进来,这魑魅魍魉,当真可恶!”

    他猛地一挥手,那语气变化,突然道:“这等邪物,如何还能存在世上,灭了!”

    那大手突然压下,在场诸人之中,群圣内,阴桓等人顿时心如明镜,大呼不好!

    “这老龙王要毁尸灭迹!”

    春华王那手掌伸出,然而就是一瞬间,那两侧处,突然出现两道袖袍。

    一道青,一道红,再定眼看去,却是紫宸的四圣主与五圣主!

    “二位......!”

    春华王陡然一惊,而四圣主转头,笑着道:“道人还有话讲,陛下且慢动手,听他再言。”

    五圣主面无表情:“陛下心急,稍等无碍!”

    二位圣主拦住龙王,李辟尘拱手一谢,那大袖再展,此时突然起掌,当中化出一卦,顿时大殿之内,风火同起!

    无数的龙女被摄来,那俱都是之前的舞姬,李辟尘手掌化出一道火光,那火光分出百道火柱,瞬间贯穿这些龙女的头颅。

    皮相破开,如蓄气的羊皮被撕裂,当中露出七情的光华与五尘的云雾,那恶沉沉,阴狠狠,剧都是**与劫难的混合,这些龙女皮相落地,李辟尘再看春华龙王,言道:

    “百张龙皮,俱是龙女,这当中,谁是谁的女嗣,谁又是谁的妻子?龙王,这些舞姬可是从您这里出来的,俱都是春华的侍女吧?敢问,是谁,把她们做成这副模样的?”

    春华龙王的心中气的半死,但面上仍旧要做出一副惊疑模样,那直接反驳:“本王也是不知,你这道人,莫非是在质疑本王吗!”

    “我乃龙族之王,岂会做出这种残杀龙族之事?!你小小一个人仙,懂得什么东西!”

    他猛地一挥大袍:“荒言谬语,胡说八道!苍岩老哥,三位圣主,你们也看的清楚,这道人口中黑白不分,其心究竟是何模样!”

    李辟尘听闻长笑:“我心自然是红的,只是龙王的心,只怕是黑的呢!”

    “你放肆!”

    这下不仅仅是春华王了,那俩位地仙龙公顿时怒斥出来,而李辟尘依然不惧,只是大笑起,言道:“我曾听人言过,这世上之仙魔,当中有份传承,谓之吞天!”

    “七情的皮,六欲的壳,五尘的心,这三者归一,我想了很久,突然明白,这不就是红尘吗!”

    李辟尘猛然看向苍岩王:“陛下且听,可愿知道乾坤尺究竟在何处?”

    苍岩王听得抬头,那语气严肃:“你知道乾坤尺在哪里?”

    李辟尘点头,又道:“陛下可愿信我否?”

    苍岩王不语,而李辟尘不待他言,直接大笑!

    “既然陛下不言,便是默认了,那便恕贫道得罪了!”

    话语刚落,那大手突出,正是骤然发难!

    那一掌盖出,当中化出风雨雷云,一道天罡真气打落,跨百丈之距,目标正是直指柳屏儿!

    一掌之威如天盖镇下,快如光电,李辟尘三步崩云而起!

    危险,危险,危险!

    有难,有难,有难!

    柳屏儿顿是心惊,那边上立有龙君护驾,然而正是此时,诸圣陡然俱是暴起!

    李长生起身,施展金刀而落,杀一尊龙君,劈其六欲之壳!

    越山青起身,天目一睁,道一束神光落,洞穿一尊龙君躯壳!

    祝凝心起剑,那在场宾客身上所配剑兵俱都飞起,刹那击杀一尊龙君!

    穆寻雁提盏而打,水浇龙君之身,却如刀剑裂躯,顿杀一位龙君!

    黄天凉铁指点出,武仙霸道,一指便将一尊六欲之壳敲的粉碎!

    诸圣俱都施法暴起,而那些龙君龙侯落下,身躯被斩,当中显化的,都是那种红黑的雾气!

    这一切发生于电光火石之间,柳屏儿感李辟尘那一掌之威,顿时骇的魂飞魄散。

    “你也是太上!!!”

    那一声惊吼,让她难以自知,原本以为已经杀了太上一化,却没有料到,玄都虽“死”,混元已至!

    没有应对混元的办法,肴乱之术对于执掌天地八方的混元八卦来说半点作用也无,这就是李辟尘曾经思考的相性问题,正是相生必有相克!

    正如玄都大老爷曾经说过,后天的赝品,如何比得过先天的神圣!

    一时之胜,并非一世之胜!

    她见那一掌盖下,逃开不得,正是此时,也真的再顾不得许多,突的怒吼一声:“废物,还不救我!”

    这一言也不知是对谁呼喊,而正是这一刻,宾客之座上,陡然有人持兵而出!

    那一杆玄青玉尺虚晃,展出地仙之威!

    一道天威震鼓,狂风突然暴起!

    大浪弥天,二十四气震荡坤乾,便是地仙也退后半步,那人杀出,持玄青玉尺突然扫开群圣,便是李辟尘也猛地退步而去!

    斩金级地仙之兵!

    “是乾坤尺!!!”

    铁尺伸出救下柳屏儿,正要回退,那人已逃至大殿正口,然而就在此刻,一道浩然气息升起,看那群圣之中,儒家仙人施法,显化一根木尺来。

    “乾坤尺!”

    “量天尺!”

    尺对尺,量天法尺截下乾坤尺,但气兵虚幻,如何能抵抗真正神兵,且还不说那是完整的地仙兵刃,只能是阻挠一瞬便已败下阵来。

    那法尺破碎,儒家仙人被打的吐血而退,然而正要至大殿之前,一道气势已然封来!

    龙王的气息正在震荡,有地仙出手了!

    浩荡之威回震,把乾坤尺打的飞出去,正是苍岩龙王伸手而抓,把那玉尺收回!

    相周流被这股大力拉扯,身子踉跄,猛地就摔倒在地,滚了三滚,再是起来!

    柳屏儿气的面色一变,那突然转身,刚要骂口,却见那救援之人已离,乾坤尺虽丢,但却还有法子,正突然猛地扑向红渠公主!

    红渠法力刚复,尚且虚弱,那黑影正是相周流,这数年之间借柳屏儿之功劳,吞噬不知多少皮相血肉,七情已斩,但仍旧是人仙,只不过此时,他手掌中突然显化一根红索,正是春华至宝缚龙索!

    春华王可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那红索绕身,把红渠捆了个结实,这瞬间,相周流就欲逃遁,然而刚踏殿门,那殿外突然飞来一柄大枪,浩荡神威弥漫,玄黄重土沉浮,带着焚天紫火,刹那洞穿相周流的身子,贯他十丈,把他死死钉在地上!

    玄黄大枪!

    李辟尘见到此枪落地,顿是一震,便看殿外走来一人,身上衣袍残破,但双目之中却有紫火金光萦绕。

    这般变故震住诸人,叶缘从殿外扒门进来,冷冷的盯着相周流。

    “你想把我妻子带去哪里?”

    话语落下,却如雷震,惊醒众人。

    “大驸马!”

    “这个才是正主!”

    “五公主!”

    “是苍岩公主!”

    “你这厮!”

    宾客皆惊,龙族皆震,而苍岩王的眼中几乎喷出火来,看着柳屏儿,身上天威鼓荡,正是怒火中烧。

    “好,好......”

    那话语皆是咬牙切齿,看着柳屏儿的目光,当中满是失望,又是悲伤,更是愤怒至极。

    老龙王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

    柳屏儿呼出口气,那看四方处诸仙群妖已经惊醒,又见相周流被钉在地上,叹气而言,那面色又突然是狰狞起来,低沉的斥责,骂的正是相周流。

    “你当真是个废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