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三十四章 却听轻雷过云巅(五)令云旗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

    鬼将军被杀掉的讯息很快就散播出去。

    杀人者,侠也。

    侠人不留姓名,一人闯千军,斩敌百余,杀鬼将军,被仙人救去。

    世人皆言其已得道登天。

    其仁义之名在尘世之中流传,因此一引,居然有无数豪杰来至,感侠人仁义之名,追随而至,意欲共扶山河。

    更有士子开言,作诗歌一曲。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然天,早已西倾。

    .....

    “杀——!!!”

    厮杀声,刀枪声,战鼓声连绵交织,烽火带着狼烟滚滚而起,血与袍在互相挥舞与沾染。

    荆门关外大战迭起,滚石与热油早已备好,但对于姜齐的将士来说,赵宋的军队再是如何抵抗,再是杀了多少军丁,也仍旧不过是徒劳而已。

    攻城战打响。

    他们准备了许多天,今日一切都站在姜齐,那军队十倍于赵宋,兵强马壮,将勇刀锋,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此时一战,绝是死战,更是撕开赵宋缺口的一战!

    恶鬼大军扑击,在赵宋的军人看来,姜齐的军队就是恶鬼,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狼畏惧虎,但是遇到羊,则顿开无双。

    风与沙在激荡、飞旋,血与火在交织、灼烧。

    无数的声浪浩荡,百姓早已经开始哭泣着撤离,而因为听闻无名侠人仁义而来的诸多豪杰绿林,此时也终于投身到这烽火带起的滚滚浪潮之中。

    无数的星星之火汇聚起来,光华虽然不亮,但足以划破黑夜。

    抵抗的火苗不会熄灭,到了乱世更是如此。

    赵宋积贫积弱,在姜齐看来早已没有抵抗之力,不足以再称呼为三朝之一,这等贫弱之国,若是如大夏一般蜗居天寒不出倒也罢了,但赵宋之地,水土肥沃,堪比孟魏,而远胜姜齐。

    国主无能便要易主,军队无力便要遭伐。

    吞灭赵宋,修生养息十年,可聚千万大军,那粮草如山,万马如川,用那铁蹄踏破孟魏天关,以此姜齐孟魏可一决天下雄主之位。

    待天下大定,则人皇之座唾手可得!

    姜齐之主本就有此意向!

    人间王朝再强,也仍旧是人间王朝,只有人皇的座位才能抗衡诸多仙山魔土。

    意欲成为第二个人皇,压过九玄,这便是姜齐野心。

    但不知为何,九玄之中,白衡山明明知道姜齐野心甚大,却全然不管,这当中奥妙,实在耐人寻味。

    攻城战打响了有三日,三日无眠,三日血战,直到姜齐退兵。

    令云只是边关的一个小兵,但与姜齐的军队作战已经不下十次,十次的战火,十次的生死,他从一个新兵蜕变成了老兵。

    一次战阵不退,活而不死者便是老兵。

    老兵,是一个军队的中坚力量。

    他的身后扛着大旗,那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荆字。

    这是荆门关的大旗,一共是有十面,而在荆门关上,大旗就是守城人的魂魄支柱,如果大旗倒下,那么代表这一片的军队都无法指挥,会群龙无首。

    他是掌旗将!

    曾经的兵,如今的小将,他扛着大旗奔走,为大军指引方向。

    血沾染在衣袍上,他瘫软的坐在城墙的箭口,浑身上下几乎都已经脱力。

    战争啊,从没有停歇的时候,今日活了下来,那来日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

    “水.....水....”

    令云呢喃着,那嗓子中几乎都要喷出火来,大旗被他捆在背上,因为这样他就能腾出手来杀敌,否则平白的死了,那实在是要遗憾呢。

    干渴的感觉几乎占据了脑海的全部,他的眼神感觉有些开始花了,渐渐的,天也黑了下来,一切的一切都陷入黑暗之中,他的身子几乎已经要分崩离析。

    “给,你要的水。”

    从没有听过的声音传到令云的耳中,紧接着便是清润的液体灌入喉咙,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清醒过来,睁开双眼看着身前的那个人。

    一个年轻的道人,身上的袍子是黑白相间,宛如生死,宛如阴阳。

    “道爷.....”

    令云饮下那碗水,浑身上下那脱力的感觉渐渐散去,肉身再度恢复了力气,于是他让自己的身子动了动,想要站起来,而那道人则是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

    “晚上还有战事吧,现在任何一点体力都是至关重要的。”

    道人是这么说的,而令云蠕动了一下嘴唇,道:“道爷也是来助阵的绿林人?”

    因为无名侠客的关系,有很多的绿林好汉来到边关帮助守城,这当中自然而然也有些野道士,于是令云就这么询问了。

    “算是吧,不过我不会打仗,我只会救人。”

    道人点点头,令云勉强的笑了笑:“救人....救人好呢,打仗不过就杀一个人....救人能救天下千千万万的人......救人好,救人好......”

    道人摇摇头:“你还是少说话,体力都耗费光了。”

    “嘿嘿....”

    令云摇了摇头:“道爷....这话不对了,因为马上要死了....所以我才在这里说话啊。”

    “谁知道到了阴世....还能不能说话呢......说了.....也没人听了啊.....”

    令云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低沉:“道爷.....你说,那阴世是什么样子的啊?”

    “阴世是什么样?你怎么突然想要问这个?”

    道人看着他,而令云则是笑了笑:“那要是,要是和阳间一样的话,那不也有卖包子的铺,抓药的郎中,采花的姑娘么,那死了也没啥可怕的.....”

    “道爷,你们这些道人啊,有些是得到成仙的了,有些还没有,还在红尘里打转呢,但你应该知道阴世是什么样子的吧?那些鬼怪志异我也看过,不瞒道爷说,我可不是那种大字不识的白丁.....那些鬼书里写的,说阴世里面都是黑山,有个恶殿,当中坐着个恶鬼,那善人被他放走,那恶人被他吃掉.....是不是这样的?”

    令云在询问,道人轻轻侧过了头:“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是真话,我都要死了,不得了解一下阴世的风土人情么....”

    令云这话带着自我嘲讽,而道人点点头:“没有大地,没有黑山,恶鬼是有,但不吃人。”

    “阴世是一片大海,所有的魂魄都在其中沉浮,其中有撑船的艄公,他们带着铁面,行与无边幽冥之海,渡化魂魄真灵。仙魔入海转世而去,凡尘众生入海则入轮回而去。”

    “一入轮回,前尘尽去,真灵洗净,返本还源,再入人间,但如果生前为恶,那轮回之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东西,这是幽冥海的职责,并非是我等可以窥视。”

    令云第一次听闻这种说法,便是惊奇起来:“阴世是海么,海里还有艄公?”

    “不单单是艄公,据说还有三座山,但并非黑色,魂魄之中,似乎偶有误入三山者,最后不知所踪。”

    道人细细言来,令云缓缓而听,而就在这时候,道人突开一语:“你就这么确定,这一战之后,你会死么?”

    “嘿嘿,道爷,等今晚这一战落幕,咱们这荆门关,怕是没有几个活人了。”

    令云叹出气来:“关不能破,我们只能死守,那一旦破了,后面亿万的黎民百姓都要完蛋,姜齐就是恶鬼,他们的军队所过之处,城毁民亡。”

    “赵宋不行了......如果能不死,我也不想死,谁想死呢?可是我不死,后面那万万人就要死,虽然我死了他们也未必就不死......”

    “道爷,我要是死了,真的入了那什么幽冥海,我不会弄水可怎么办?”

    令云唧唧歪歪的说着绕口的话,道人听了,不由得莞尔一笑。

    “你是掌旗帜的小将,人可以死,但旗帜不能倒下。”

    令云听得他这么说,顿时有些傲然起来:“那是自然,人可死,旗不能倒!道爷,我和你讲——”

    话不曾说完,而就在这时候,那塔楼处,突然传来了浩荡的鼓声。

    “敌袭————!!!”

    疯狂的嘶吼再度响起,那遥远的天边,一片铁甲的浪潮汇聚而来,那攻城的云梯再度被架起,宛如神异的古兽,带着烽火狼烟,要摧毁这里的一切。

    天外有火光飞舞过来,渐渐连绵成一片,那原本的瞭望塔楼上,传令兵惊骇欲死的摔下来,大声吼叫,用着生平最大的力气在嘶豪:

    “火箭——火箭——还有火山石——!”

    巨石与火箭从天外飞来,只是刹那便将荆门关前化作一片火海。

    城墙被打的炸开,所有的宋军都没有想到夜战会是以这种情况拉开序幕,他们被火箭射中,亦或是被火山石直接埋葬,那尸体倒着飞出城头,落在关内的土地上。

    “流星火雨——!!!”

    沙尘烈火,血水铁甲连绵成一片,大旗也被洞穿,令云惊骇的嘶吼,要让道人离开,然而一转头,道人已经不见了。

    仿佛从没有来过一样,而令云也没有细想,那抄起钢刀来,举起铁盾,正是这时候,天空上第二波流星火雨已经坠下!

    巨大的火山石砸过,擦着铁盾,那烈火灼烧上铁甲,很快熄灭,然而火箭却不停歇,不断的扎在铁盾。

    惨嚎声响彻,至此城墙上的宋军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姜齐突然撤退,他们不是在休整,而是在等待火箭军与投石机的到来。

    “轰——!!!”

    突然更加巨大的声音响彻,那浩荡的力量摧毁坚硬的城墙,无数的断肢残臂飞舞起来,落在尘土之中,血水染红了半边的天穹。

    “火炮——!”

    有人看清楚了,那遥远的夜幕下,最后一缕光华照耀到的地方,那是传说中的火器,被称呼为“炮”的神兵!

    十门火炮出现在战场上,一切的局势都已经无法逆转,惨叫声伴随着一切响起,令云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被撕裂了。

    眼中只剩下火光,其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幸亏这种东西还不能连续发射,在猛烈的火力攻伐之后,云梯已经驾上了城头。

    这时候守城的士兵已经减少了半数,剩下的半数,永远的躺在了黄沙之中。

    火器,火龙铳,火炮,这些都是姜齐最先装配的东西,而远在天寒的夏朝,曾经用了数万两的黄金才换来八杆火龙铳。

    士气彻底溃散,然而攻城战打响,姜齐的士兵如恶鬼一般降下,挥舞长枪钢刀,如入无人之阵,之前的火炮攻击彻底打溃了大部分宋朝士兵的气势,此时进行白刃战,却是陷入了一面倒的屠杀之中。

    “大旗在这里,不要退——!”

    有将军在呼喊:“掌旗将,掌旗将在哪里——!”

    “掌旗将在此——!!!”

    令云听到呼喊,把那大旗竖起,那荆门关的大旗被挥舞起来,此时一面旗帜起来,接连不断都有旗帜起来,那十面大旗招摇,此时守关的一位将军怒吼:“他们攻城了,他们不可能开炮的!我们能守住!”

    “火炮需要冷却,火箭也不是无限,他们的人还在城头上,不要退,把他们打下去!”

    “不要退,死战,死战——!!!”

    “死战是死,不战更是死,既然憋屈的死,不如多杀几个再死!”

    “你他娘的回来——我让你回来——!”

    相似的呼喊声音回荡在城墙各处,那些逃命的士兵渐渐放缓了脚步,那心中的疯狂渐渐占据了阵地,把恐惧压制了下去。

    令云挥舞着大旗,那大旗的尖端也是枪刃,他在挥舞,因为大旗就是军心。

    然而就在这时候,东北方向的大旗突然倒了下去。

    随后离马就有崩溃的呼喊声传出:“荆门关破了!大旗倒了!”

    “大旗没倒!”

    令云在嘶吼,那双目充血,手中的大旗拼了命的挥舞,而其他的大旗同样开始挥舞,逐渐的,原本的逃兵重新回到战场,那手中的刀枪再一次劈向了齐朝的军人。

    “起阵——!”

    姜齐的军队显然早已预料到这个局面,此时以十人为墙壁,盾与枪结合交换,引得如海潮般枪阵推进,而赵宋的军队冲过去,在瞬间就被枪海撕扯得粉碎。

    枪尖高挑,把人的尸体挂在上方,紧接着继续穿刺,不断带走一个又一个士兵的生命。

    赵宋的士兵被分割开来,只能以小团体的形式来进行作战,而这样就如同在被剿灭一般,那枪阵如海如涛,一波一波的冲杀,而赵宋这边只能做着一拨又一拨徒劳的反抗。

    噗呲——!

    最先喊话不要退的那个将军被杀了,他的腹部被三杆钢枪刺穿,脖颈上还挨了一枪,但就在最后一瞬间,他猛地一把抓住了脖颈上的枪杆子,剩下的一只手把腹部的三杆钢枪彻底揽住。

    就是这个动作救下了无数人,那后面的将军冲过去,带领士兵推开枪阵,而姜齐的这个十人队想要收回长枪,却发现长枪被对方抓的死死,根本收不回来了。

    “冲——都给我杀了他们,有一个算一个——!”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血赚!”

    那后来的将军挥舞大刀,看光影森寒,把那一个枪手当场连人带盾都直接劈开了。

    于是原本的包围圈被撕开了口子,以生命为代价,这是赵宋军队最后的疯狂。

    他们已经退无可退,荆门关破,后面的百姓全都要死,他们逃了,也是要死,那都是死,不如拉几个上路,也不算亏了。

    令云的大旗中央被火箭射出了一个空洞,现在早就已经燃烧殆尽,那荆字的一半变得焦糊空旷,而那枪刃森寒,此时推着一个姜齐枪兵,发出最后的吼叫。

    “大旗没倒——!!!”

    那个枪兵被活活挤死,而更多的枪刃从前方伸出来,直接斩在令云的身上。

    上半身被三杆长枪贯穿,那手中的大旗立者,令云的目光开始涣散,七窍都开始向外流淌出血来。

    意识逐渐模糊,在最后的时候,他听见敌方的将军在喊:“东南的大旗已经被斩掉了——!”

    没有,还没有斩掉啊,我们的大旗还仍旧立着.....

    “大旗....没.....”

    令云的意识陷入黑暗之中,这是死亡的征兆,那手也逐渐开始放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黑暗之中,走来了一个道人。

    “道爷?”

    令云说不出话,只是看着白天的那个道人走来,他的手里拿着一杆大旗,那正是自己现在手中持着的大旗。

    荆门关的大旗!

    “大旗!”

    令云的身子在颤动,而那道人在开口:“谁说的大旗不能倒下?”

    “可不能食言啊,而且你也说了你不会弄水,那就更不能去幽冥海了。”

    “挥起你的大旗,只要一下就好,真的,我不骗你的。”

    道人的话很轻,令云接过那柄大旗,而就在这时候,整个眼中的光景都变化了,恍如大梦初醒,恍如死而复生,他拿着手中的大旗,而听见了哀嚎的叹语。

    “大旗倒了........”

    大旗没有倒下!

    令云是这样想的,而同时也是这样做的。

    有个将军背对着他,他没有发现,令云已经站起来了。

    手中的大旗举起,而猛地挥舞下去!

    一刹那,天地失色,山河倒转!

    天上的云汇聚而来,那风云都开始变幻,所有的火焰被吹的熄灭,那火炮在轰击的过程中就被震荡回去,一刹那,姜齐的军队大乱,而城墙上的所有姜齐士兵,在这一瞬间,俱都化作尘土散去。

    远处的大军之中,一位大将瞳孔猛缩,看着城墙上的情景,那原本已经破烂不堪,处处是火苗升腾的断壁残垣,居然有一杆残破的大旗缓缓竖起。

    那大旗上,写着一个“荆”字。

    一人站在城头,浑身是血。

    那前方,茫茫皆是铁甲。

    两军对垒,百万大军对阵一个人。

    风云在卷。

    天地之间,寂静无言。

    ......

    荆门关终于还是破了。

    十日烽火,守城十万将士全军覆没。

    但是,却并不是什么也没有留下。

    荆门关在这一日后,有了一个传说。

    传说,那些守城的士兵中,有一位小将军,他手中握着一杆大旗,上面写着荆门,那大旗一挥,便是风云倒转,那大旗一展,便是乾坤皆乱。

    百万的大军被他摄住,不敢踏过一步,但小将军最后还是死了,可那尸体去了何处,无人知道,那杆大旗落在了何处,也无人知道。

    他叫什么,家住何处,早也无人知道。

    只是后来听闻,似有说书人道:

    “那是仙人给他的旗,那是一杆代表着不灭的旗。”

    “他说旗不能倒下,于是天地也来帮他。”

    “传说他死的时候,风在呼啸,云在哀悼。”

    “那杆旗,唤作——令云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