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五十四章 铸皇钟 地仙挪岳化雷霆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李辟尘的上身赤着,手掌轻轻一晃,于是那五指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油纸袋。

    就是最寻常的纸袋,并不是什么法器,那当中装着一十七枚红枣。

    曾经那副白骨,给了李辟尘二十枚红枣,那要了五个铜板离去,而李辟尘吃了两个,游道行吃了一个,故此这二十枚红枣,还剩下十七个。

    二两红尘,二两人心。

    李辟尘看着手中的这十七枚红枣,那双目微微迷蒙起来。

    他嘴唇张合,呢喃自语:

    “道爷啊,这枣子红的虽像心,但真的不是心啊。”

    “枣子只甜,但那甜味入了人心,那不就让人暖和了吗,这东西,可好着呢。”

    话语轻落,李辟尘把手伸出,那十七枚红枣从钟模的最上之孔落下,而那四面四孔,铁水滚烫,把这些红枣映照的,却是更加的红润了。

    “现在,这人心,真的要暖和起来了,谁说的红枣,不是人心呢。”

    李辟尘的声音很轻,就像是怕惊扰了什么:“半世的红尘放下,最后高悬在天,你这白骨,在凡尘之中碌碌一世,但到头来,该算是......”

    “无憾了吧。”

    李辟尘言罢,猛地抬起声音,高声喝道:“天罡何在!”

    此言一出,那四脉至宝被四位仙家持着,同时打出风雨雷云之气,从那钟模四处,伴随着铁水一并注入钟模之内,融合铁水化钟身。

    而天阙上,十二天公同时施展法术,那三位天公对准一孔,各自施展妙法来。

    那东位钟孔,看神霄天公,五方天公,行霄天公同时施法,展春雷正火之气。

    那西位钟孔,看行风天公,行雨天公,行云天公同时施法,展夏风**之气。

    那南位钟孔,看布泽天公,食粜天公,飞砂天公同时施法,展秋砂崩岳之气。

    那北位钟孔,看行冰天公,伏魔天公,吞鬼天公同时施法,展冬雪灭魔之气。

    诸法注入,那融入钟身之中,其浩荡气息传遍峨眉,李辟尘吐出三昧真火,任天舒吐出日月光火,火道人吐出天灾恶火。

    三火灼烧,蒸腾泥窑,同是火气窜入钟孔之中,灌注铁水之内,

    ......

    浩荡的波动传出,即使峨眉封山,也阻挡不住诸多地仙的窥探。

    那遥远的人间之上,在太华山上的云霄中,东雷境内,雷脉大尊商无尘探出头来,站在宫阙的前方,看向下方的峨眉。

    雷引上苍而震,虽不达洞天,但已至东雷境。

    三十六座仙峰汇聚,萦绕东雷天宫,而商无尘的头顶,那些仙峰之中,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波动。

    那些气息化作云霄,萦绕九天不散,若是细细一观,便俱可明晓,此时三十六仙峰中,已有数位地仙苏醒,且....更有天桥。

    天桥第三步,天桥第四步,天桥第六步,天桥第八步!

    还有六神境的真人,元神境的新真人。

    东雷境上三十六峰,诸多雷脉地仙汇聚于此。

    “不得了,惊动了诸位老前辈啊!”

    有一位元神地仙开口大笑,而此时,那四位天桥已经醒来。

    气息浮明,那些地仙站出来,临于仙峰之上,然声音容貌俱都已经苍老无比,看向商无尘,有人道:“这铸钟的小子,是雷脉的新弟子?”

    商无尘:“算不得新,入门已有七八载光景,人仙也达顶峰,境在玄光,力杀出窍,我上次破例把他列入真传,怎么,诸位对他有些意思?”

    此言出,诸多地仙皆惊,他们修行不知年岁,自然不被惊动,此时若不是东皇钟开铸,其气数撼动乾坤,他们也不会被惊醒。

    “七八载功成玄光?”

    “这.....荒谬了!”

    “不对,无尘大尊,您是隐瞒了什么。”

    商无尘笑:“诸多何必惊骇,岂不知曾经也有这种人?”

    他隐去灵山之事,而身前这帮地仙则是面色各异,皆把目光投向下方。

    峨眉山顶,那道洪光如同天柱神山,贯穿云霄,即使有大阵压制,也仍旧难以遮掩那滔天气数。

    “那是什么钟?”

    “东皇钟!”

    有人开口,那先行醒来的人将事情告诉后来之人,于是诸多地仙明晓,开始各自测算天数。

    且过十息,天数算罢,且引动一位老地仙开口:“......顺天还是逆天,这口钟是福是祸,到现在还不明朗。”

    “茅沧海已经决定助他,我们能说什么,一群将死的老头,就不要再跳出来指手画脚了。”

    有人大笑,而亦有人赞而叹气:“老辈人为小辈人收拾后事,都是应当。且看你们放手去做,这小子有魄力,有胆识,像是我太华山的弟子,不错。”

    “呵.....”

    一道极度苍老的声音突然笑了一下,诸多地仙望他而去,皆是肃穆起来。

    “好小子,我且帮他一帮。”

    那位出声地仙不是旁人,正是天桥第八步的老仙家。

    “师伯?”

    商无尘看向那人,面色微惊,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他对于那人的称呼。

    是师伯。

    商无尘:“师伯说要助这小子,是要如何助?”

    老地仙:“我欲施下一道天雷,打在那口钟上,落我一身法力。”

    “不可,地仙之法驾临人间,师伯您如今已经......”

    “呵....”

    老地仙摇摇头:“我已没有多少年岁好活,地仙寿元不过万年多些,便是强行服用天材地宝,亦或是各显神通续命,也不得再超三千年,我如今已有一万岁,不知何时便会羽化,实在是无心无力。”

    “无尘,六千年前我师弟飞升天仙,传位于你,如今你功至天桥,也有七步之威,剩下四千年,你有望天仙......我这把老骨头,该给后辈铺一铺路。”

    商无尘道:“师伯功成八步,差半点便可窥视第九步的境界,步之差,天地之别,越过九步便可窥见天仙,至于助这小子一臂之力,此事交给我便好,师伯安心参悟大道,功至......”

    他话不曾说完,老地仙摇头:“一万年不成第九步,已经没有希望,天桥之路多坎坷,有的人能精进而去,一路高歌,有的人则是跌跌撞撞,步伐踉跄,很遗憾,我就属于后一种人。”

    “你不看白帝祖师,五百年天仙,两千年大圣,这等天骄人物,若说他不是大能转世重修,谁能相信?”

    “但就算是大能转世,那也仍旧需要天赋,我与祖师一比,实在是庸人愚人,一万年看不到天仙,我已长生无望。”

    老地仙笑:“太华山不缺一个八步的天桥,但是东雷境下的这个小子,或许是一个天仙。”

    “拿地仙换一个未来的天仙,这买卖不亏。”

    他哈哈一笑,此时陡然出手,那一只手掌拍下,而正是这个刹那,无数云海汇聚成高山大岳,那当中,一道粗大神雷从天砸落,坠向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