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七十六章 善行善事必善果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嗡————

    鸣颤的声音回荡起来,天罡刀的影子映照阳天阴土,此时天地初开,清浊刚辟,无尽雷海只是这柄天罡刀为这片混沌红尘所带来的小小礼物。

    开天的兵器在颤抖,无数炼出开天之兵的先天之圣抬起头来,那分出不同方位,所能见到的天罡刀也是不同,这三十六柄天罡刀把整片混沌红尘分化为三十六洲,一柄天罡刀负则一片疆域,各自降下的天罚也皆是不同。

    峨眉山所在的位置,那天罡刀执掌的是雷的力量,这柄刀的光华落下,只是轻轻一晃,顿时有无数道影子被打出混沌红尘,同时伴随着的,是不甘心与愤怒的嘶嚎。

    从这一刻起,气数就不再是固定的了,有人落下,有人升起,无数的开天之兵在对抗开天大劫,而亦有无数的仙魔神妖从阵中被打落,连带着他们影响到了黄世境。

    至于清净法天,在此间大劫落下之前,是不会有变动的。

    那些黄世境中的神仙们干瞪着眼睛,愤怒的咆哮,当见到自家宗门的弟子被打落云霄,顿时面如土色,随之而来的便是山崩地裂的震动。

    有黄山开始崩塌,渐渐支撑不住,相比之下,一些散仙就显得很惹眼,毕竟他们孤身行事,其他宗门黄山的起落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所要做的,只是等候某些仙山升起,待那些顶上金光化开,他们好出手,顺便捞一捞气数。

    并不是说散人就没有办法参与论道了,人仙有人仙的论法,神仙有神仙的论法,地仙自然也有地仙的论法。

    或者说,对于人仙们来说,体悟大圣般的法力,就是对于他们这一次论道最好的奖励,而对于神仙们来说,是同道之间的切磋比试,互相验法,亦有各种奇门计策不断施展,或阻拦,或助力。

    而对于地仙们来说,他们所要做的,目前来讲,只是等待。

    从某些方面来说,地仙们教导于人仙与神仙,既然他们位列仙班,也是宗门弟子,那么在论道之中,弟子们的比试从侧面反映了宗门的凝聚力、教导力、人才聚集力,这也是诸多地仙得意与失意的地方。

    弟子强则师尊强,法天之中自有席位,相反,若是弟子弱,师尊不说强不强,至少在教导后辈这一方面,那是十分之差。

    胜负天论,亦在人为,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地仙们,也要借助弟子们的气数才能保护仙山宗门,毕竟一派弟子乃是宗门的支柱,地仙只是作为威慑手段而存在。

    弟子兴旺,则宗门兴旺,否则,老家伙们再多,没有新鲜血液,没有弟子肯为宗门抛头颅洒热血,那么老家伙们的修行再高,也是没有“道德”二字。

    长此以往,这等宗门必然要覆灭于岁月的尘埃中,古往今来,无数宗门的兴衰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即使是魔门之中,那看看,黄昏地处,对于宗门内的天骄苗子也是竭尽所能的培养,这一点从曾经的任天舒与陈汰浊便可以看出来了。

    魔道并不代表他们就要屠杀弟子,虽然有弟子弑师,虽然师父教导徒弟都会留着秘手,但这也无可厚非,而且在教导天骄的时候,除去保命的功夫,其他的法术教导,基本上都是不遗余力的。

    宗之一字,有师长之意,有家族之意,有祖先之意,有派别之意,有尊奉之意。

    门之一字,有出入之意,有途径之意,有诀窍之意,有家族之意,有思想之意。

    ......

    峨眉山巅,李辟尘看着那遥遥高悬的天罡刀,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气息,那是独属于太华山的气息,顿时便是愣住了。

    “这.....是我太华山的法兵?”

    那天罡刀中传来熟悉的气息,而正是此时,李辟尘看见雷海之中,有人肩上扛兵,步履乾坤,那慢慢行来,威风凛凛,撼混沌,摇苍天,其在雷光之中闪耀,留下一道黑色的雄伟道影。

    雷闪七下,那黑影提兵来到峨眉山巅,李辟尘刚是要动,却突然看见那人面容,顿是愣住。

    “哈哈哈,好师弟,果然是这口钟出世了!”

    来者肩上扛着一柄大戟,那道人模样俊秀,正是虞湘云。

    “虞首座!”

    李辟尘见到熟人,连忙迎接上去,开口便是询问此间何处,而虞湘云看他一会,站在峨眉山外不肯进去,李辟尘讶异:“首座为何不向前行?”

    “不敢不敢,之前有人被打落云霄,我看的清清楚楚,我要是入了你这座山,半只脚就已经出阵去,你且在哪里莫动,等我讲给你听。”

    虞湘云让李辟尘待在山顶不要驾云,因为他也不知道这里会出什么变故,紧接着把那目光投向顶上皇钟,其眸中升起慨叹之色。

    “太乙救苦.....这次还顺带开天辟地......你这小子,当真是个福仙。”

    他笑着说,把这里事情讲的明白,如此扛过七八道天雷,那把九玄论道以及之前诸事全部讲的明白,李辟尘听完,顿是诧然:“.....如此说,我现在已在道阵之中?”

    “此时已是九玄论道第二阵?且,这第一阵还是东皇钟开天辟地?”

    李辟尘面色莫名,此时真的不知该作何表情,便是有些茫然起来,且不单单是李辟尘,那边上几个人同是面色呆愣,半响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无意之举,打穿了云原与三界,更是拿了两处功德,这可以说是行善事必成善果?

    “哈哈哈,看看你们这帮家伙,诶呀呀,果然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啊!不过你说的不对,不算第二阵,等扛过开天大劫,才是真正的第二阵,这只是前奏!”

    虞湘云把手中那大戟摇起,瞬间砸开一道雷光,那身子晃了晃,看着天外那柄庞大的天罡刀,不由得咂舌嘀咕:“不过,没想到我太华山还有这等神兵,且看这次掌教出手,当真太狠了些!”

    他又看向李辟尘,羡道:“你倒是好了,功德庇佑,安然无事,这下子,在这开天大劫过去之后,便轮到你大展拳脚,可不许出什么差池!”

    “我这里快跑,这雷光开始向我汇聚了,要是开天之兵被打坏,我可就出阵了。”

    虞湘云把话撂下,那撒腿就要跑,化一道云烟散去,李辟尘回过神来,连道:“师兄且慢,我把八元云母还你!”

    “等回头再说吧!我先保命要紧!”

    他声音遥遥,回荡几息,正是这个刹那,一道粗大雷霆打落他原本站立方位,看光耀混沌,是劈得乾坤都在震荡。

    李辟尘的眼中映照雷光,站立山巅半响,那才长长吐出口气来,随后目光就变得沉静如水,波澜不惊。

    那喃喃的声音响彻在雷霆道海之内,悠扬而起。

    “论道了啊.......”

    手掌轻轻抬起,这时候,高悬在天的东皇钟缓缓落下。

    当——

    悠扬的钟声回荡起来,同时伴随着众生的诵经之音。

    论道初始,东皇入阵;仙道贵生,无量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