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九十五章 拘天拿道摄苦海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峨眉祖师最新章节!

    “金魁,你似乎对我太华多有不满,要不要……咱俩过过手?”

    九代太华峰首座是个女子,而且还极为美丽。

    那声音宛如,只是倾听一次便再难以忘怀。

    不少开天道主仿佛见到自己的情劫到来,俱都是面色一变,各自于心中念诵起本门心经,如此数番,这才缓和过来,再盯着陆玄卿时,便是有些惧怕意味。

    仅仅是一道声音,便几乎让无数开天者着道,最是厉害的,那便是对方没有施展任何的魅惑之术。

    而这当中,十九秋张元极在看见陆玄卿的一瞬间,顿时面色大变。

    太虚金魁见到此景,顿时低声道:“一道言语便能摧人心神,若是你在魔门,必然是祸国殃民的妖女!”

    “屁话。”

    陆玄卿失笑:“金魁,我要是在魔门,至少也该是个魔道圣女,怎么的,就成了妖女?”

    “妖道的诸位,这可是对你们的嘲讽呢。”

    她随意一笑,而这话说出来,顿时是有妖道高人面色不虞,道:“太虚金魁,你也是仙道高人,说魔道之事,扯上我妖道做甚!”

    金魁顿时一愣,随后想了想,却发觉无言以对,心中腻歪,于是面色冷然:“魔……妖……是某家口误,得罪了。”

    “呵呵。”

    陆玄卿轻笑:

    “金魁,你之前说我太华弟子如何如何,又说他凭的是手中兵器之利,但我且告诉你一声,那兵器是他炼出来的,你要是不服气,自然也可炼一口来,可如果你炼不出来……”

    “那还是……少说点让人耻笑的话吧。”

    陆玄卿摇起头来,那展颜一笑,却如昙花盛开,这一下顿时又让不少开天道主避开目光,而正是此时,一道香风突然飘荡而来,同时带着靡靡之音,能让人血脉喷张,眼中似乎有无数绝世舞姬轻卸柔纱,露出那洁白的酮体。

    这风与音响彻的同时,血坞的至尊张元极便面色一冷,直接呵斥:“原来你也炼了开天之兵,混账东西,还不把你的法术收了!”

    他直接出声呵斥,而那道香风中传来咯咯的笑声。

    一位女子身披轻纱显化,化无数靡靡之云,绯红如桃,娇艳欲滴,而那朱唇轻动,便是一道若有若无的嬉笑呻吟。

    “血坞小苦海的第二位至尊行者吗?**罪?可惜了,原本你这种人,应当是排在最后一位的。”

    陆玄卿望向她,而那女子转过头来,巧笑嫣然,吐气如兰:“没想到太华峰的九代首座是这样一位美人,真漂亮,真仙子,嘻嘻,……真的好喜欢你啊。”

    “这面目,这容颜,这手臂如藕……真是极品的**骨……”

    她媚眼如丝,不知何时,来到陆玄卿面前,轻吐出气,朱唇发出轻微的呻吟:“不知道仙子,有没有尝试过……鱼水之欢呢?”

    “那滋味,可是修行之中绝体会不到的乐趣呢,让你……如登极乐,”

    **罪伸出手去,那就要抚摸在陆玄卿的脸颊上,然而就是此时,张元极顿时面色大变,直接呵斥:“秦清梨!”

    他的声音刚落,那披着轻纱的女子顿时眼中光辉坍缩。

    她刚要调笑两句,轻斥同宗,却听得耳中传来陆玄卿的淡淡叹息。

    “想要追我的人都排到十里山河之外了,你喜欢我?不好意思,你算哪根葱?而且……”

    陆玄卿失笑,同时摇头:

    “我是女的,当然喜欢男的,我对女的没有兴趣。”

    “而且你这女子放浪形骸,靡靡勾人魂魄,我颇为不喜,所以……你还是下界去吧,免得玷污了这三界论道之处!”

    秦清梨眼波轻转,那五指刚刚抬起,然而就是刹那,她看到陆玄卿忽然伸出手来,对着自己凭空一抓。

    光阴刹那,一面石碑显露出来,上面摩刻经文,而秦清梨耳中同时响彻浩大高渺的天音,她神情一怔,还不曾作出反应,下一个瞬间,她的衣衫**,陡然化作光雨散尽。

    就如仙人羽化,就如修行中人化道而死一般!

    陆玄卿收回手掌,五指当中,光华灼灼,碑文诵唱,而那当中,一个被枷锁捆缚的女子人偶,显化了出来。

    “巨灵罪诏,封石碑以昭告天下人!”

    陆玄卿的声音不带着半丝怜悯,诸多开天道主只是觉得眼前一花,下一瞬间,再放眼望去,见到方才还巧笑嫣然的魔道美人,如今已经化作陆玄卿手中灵像,被八面小巧石碑镇压在当中,化作石偶泥塑!

    连惨叫也没有发出!

    “一……一招就拿下了一位开天道主!”

    “荒谬!这简直是……”

    陆玄卿的手掌托着,五指就要合拢,而张元极猛地喝出声音来,那语气变得沙哑而又带着一丝恐惧,更多的则是愤怒。

    “且慢!饶她一命!”

    张元极的动作引得陆玄卿看向他,上下打量几个呼吸,陆玄卿摇摇头,不免笑了起来。

    “张元极,十九秋,我为什么要放了她?”

    “巨灵罪诏已下,你血坞敢从我手里要人?”

    她在笑,但那当中的意味却是莫名。

    “长本事了?”

    巧笑嫣然,仙人也醉,然张元极看她,眼中却只有深深的忌惮。

    “陆玄卿,你是要在这里和血坞开战吗!”

    李陵衣开口,面色狰狞,而张元极则是猛地抬手,那一只手拍在李陵衣的肩膀上,面色变得极为恐怖。

    “红花骨,轮不到你说话。”

    他把声音压低,语气极为可怕,在李陵衣的脑海当中回响。

    “做事不过脑子的吗?你也是,秦清梨也是,你们都活该去死,眼珠子长在鼻孔上,那是用来出气的?”

    “陆玄卿很可怕,她比任何一位太华首座都要可怕!千万不要招惹她,这是忠告。”

    李陵衣低声吼:“再强也是个人仙,如果她是神仙早就在黄世境了,而且我们现在法力相当,比的只是道行高低,她就算再强,又能……”

    “她能无视你的道。”

    张元极的声音让李陵衣陡然睁大了眼睛,随后就感到不可思议。

    什么叫做无视他人的道?

    道乃自身修行体现,道与法更是密不可分,所谓道法道法,先有道,后在道的基础上才创立出各种法决。

    故此,即使是同宗师兄弟,因为道的不同,对于同样的法术在运用上也有细微差异,而渐渐的,最后差异越来越大,成为两种不相干的法。

    此时张元极居然说出这种荒谬的话,若是旁人来说,李陵衣绝不会有过大反应,只是张元极乃他们这一代的告死行者中的至尊,他的语便是准则。

    张元极警告过李陵衣,而后再向陆玄卿讨要秦清梨,而陆玄卿一展赤羽大麾,笑道:“张元极,你听不懂我的话?”

    她的笑容很灿烂,但随后就渐渐敛去。

    “我说了要让她下界,她就要下界,你若是再多说半个字,我便让你血坞在这阳天之上,一个开天道主也剩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