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五百九十六章 悟道明道光阴老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第一阳天境内,光影幻灭,阴阳沉定,当中紫色与白色的光芒云霞汇聚在一起,渐渐凝成两仪的姿态。

    称第一阳天为紫霄天,倒也没有错误,只是论道一阵便取个名字,实在是太过麻烦,故此也就是随意称呼而已,至于李辟尘是不知道外面诸位道主对这第一天是如何称呼的,现在的李辟尘,正在揣摩的,则是这方大世的“道”。

    东皇钟响,第一声中,蕴含的道理便是仙道贵生,无量度人,这本是为了平复人间纷乱而刻印的经文,如今钟声震过三界,响过云原,但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李辟尘自己,原本心中也是没有数的。

    可现在不同,当亲眼看见东皇钟的度魔之威,既然能把一位入魔深重的修道人重新拉扯回来,叩在大道之前,这并非是一朝一夕之功夫,譬如当年为了化去任天舒的魔气,将他捆在菩提树下二十多年,而移山道人更是斩去法力,再从头修行二十载,借菩提树之威,堪堪恢复到略弱曾经的法力。

    可如今,东皇钟震,便是魔头也要叩拜下来,念诵经文十数次,身上魔气皆去,心神恢复,疯狂的道我被真我打散,而真我回归原本,塑造出新的人身本念来。

    心中的三我皆是“我”,真我代表过去的心,本我代表当世的心,而道我则是未来的心,故此真我初心不改,本我看清真相,而道我为道而痴狂。

    霭霭紫气中,白芒化道。

    李辟尘端坐云霄之上,身边阳气汇成滔天之势,成汪洋大海,浪起灼涛,雄浑无铸。

    众生圣影皆在其中沉浮补丁,带着数位本不属于这里的开天道主,同诵度人之经。

    “这方天地为东皇钟开辟,而东皇钟讲仙道贵生,本是我铸出救苦平世之钟,谓之东天有神,神曰东皇,此神立身与天,敲钟而警醒天下众生,愿天下众生人人如龙,皆离苦难。”

    “乾坤之内没有什么真正的极乐净土,凡所谓净土之处,极乐之所,本就是由自己所创造出的。”

    “度人,度人,度自己,度众生,为众生善,众生方为自己善,此为天善人善。”

    在阳天之中修行已有一万年,此时天域仍旧纷扰,而地上疆域也并非全定,对于这里的修行岁月,虽然都是虚幻,大家的年纪并不会因此而增长,寿元也不会减少,但是那种沧桑感,确实是让所有的入阵仙人都成长了。

    岁月的光阴在流逝,这种感觉很奇妙,它们明明拥有无上的力量,却不会加持在自己等人的身躯之上。

    在这个时候,李辟尘似乎有些能够明白,为何大宗门的地仙们,往往能够在最不起眼的小事上做出最正确的决断,虽然在大事之上有分歧,但是丝毫不可否认,他们确实是智慧的。

    “论道....九玄论道,如果像是掌教真人他们一样,每个人至少经历过一次论道,体悟过天仙.....不,体悟过大圣的修行岁月,那么就会以极高远的智慧去看待任何事物。”

    “地仙不过万年寿数,再是延命也超不出一万三千年,如吕道公一般称地仙之祖的,古往今来也就只有寥寥数人......而道公为何能活这么久远,自然不是我能知道的。”

    “这么一看,人仙修行一千五百年,这哪里算是长生久视?短短千年光阴,不过弹指便灭......在三界的虚幻之中,我确确实实感觉到了无力,如果这些光阴加持在我们身上,不要说第二阵了,怕是第一阵灭,都没有几个人能活下来。”

    “什么开天道主啊,不过都是虚幻,如镜中花,如水中月......大的道理谁都会讲,但又有几个人真正感受过那种道理呢?那第一位悟出那种道理的人,他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是苦难吗?是悲伤吗?亦或是欢笑与离合?只有经历大生死才明白何为恐怖,只有真正被岁月洗礼才能明白自己的无力,在浩大的岁月长河之中,哪怕你能截断一部分的光阴,但仍旧逃不脱长河的制裁。”

    李辟尘的声音回荡起来,而那些万年前被镇压在此的开天道主们抬起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们同样经历了万载岁月,但是不同于外面无休止的拼杀,此时在阳天之内被镇压万载,时时刻刻听经文诵唱,又引众生洗礼,却是让他们的心境修为,更加的强大了。

    仙人之中常常说,不入凝神,之下的争斗都是毫无意义的,有很多弟子,在修行尚浅薄的时候互相勾心斗角,乃至于希冀讨得师长欢心,这当中亦有许多对头,然而当他们把心神凝练至凝神的时候,方是豁然开朗,突然就会明白,以前做过的事情是多么的可笑。

    毫无意义,有那勾心斗角的功夫,不若把自己的修行在增进一些,因为师门长辈早就看的很清楚,你的讨好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就如同大圣不会在乎天仙地仙的想法,更不会在意凡尘的念头,如那吞天大圣,只是打个小盹,人间便又是千年光阴,而他的传人又不知道被杀了几个,可他浑不在意,只是手指轻轻一点白石,于是又开出十万红尘之花。

    若是大睡而下,怕是天仙也已老去,地仙早已作古,而神仙与人仙.....又会有几个人还被岁月铭记呢?

    “人生一世,草木百秋,韶华回首,千古过,不过白云苍狗。”

    几位开天道主之中,七相妖君此时吐出言辞来,那低声念诵道经,此时身上隐隐大放光明。

    双手结成道印,眉心之中,妖道烈圣真光在闪耀,此与玄门妙法清光,神道煌威明光相同,皆是心境修持到一定境界方能展露的法威,是心境之法的具象化,可以堪破阳世虚妄、阴魔霍乱幻境。

    他的心境修为从定息之境升上,那气息浩荡,而边上几位开天道主望向他去,此时等候不久,七相妖君的心境修为便破开第二境定息,直化第三境心动。

    “可喜可贺,七相,在阳天之中枯坐万载,悟出韶华回首,白云苍狗之道理,感悟天地春秋,人命生死,得贵生之道。”

    李辟尘看向他去,此时七相妖君的破境,更是让李辟尘心中确认,此方天地所秉承的道理,正是仙道贵生。

    万变不离此四字,以此四字为基石,便能得这方虚幻天地承认。

    而李辟尘在笑,同时心中又是轻轻一叹。

    “白云苍狗,世事无常,如今我的心境,也早已不是当年了,这里的万年,真的像是度过了万年,七相妖君悟道了,我虽在灵明,但不成坐忘,终究是有太多的事情难以放下,不敢割舍。”

    岁月是条大河,当中的浪花卷起无数的鱼儿,不论是仙魔神妖,都不过是大河之中的一条小鱼,即使是大圣,也不过是从小鱼化作了顽石,可以抵抗大河的冲刷,但是仍旧不能改变什么。

    李辟尘看向七相妖君,轻轻一喝:”大河奔流不止,何以沉迷光阴不出?七相,醒来了。“

    此言轻轻,却如雷霆,震动诸圣心神摇曳。

    七相妖君睁开眸子,整位妖仙气质大变,高渺如云,似大梦千秋刚醒,他与身边几位开天道主叹过,随后望向李辟尘,深深一礼。

    “多谢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