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六百零五章 出于太华灭太华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

    阳天之上。.。

    云海翻滚不断,刀鸣之声回‘荡’不休,于阳天之中二十六处,各有天罡刀震,此时那天上最后一柄天罡刀迟迟不落,却是因为阳天‘阴’土俱都在争夺这最后一柄天罡刀。

    ‘阴’土之中大战连天,而阳世之中,各方天域之中心俱都升起一道浩‘荡’仙光,那是在用气数拉扯,同时引动天罡刀震,诸位道主并不继续出手,而是仅仅以这方式来争夺最后一柄天罡刀。

    紫霄天内,那紫云与白芒化作‘阴’阳太极,李辟尘居于其中,头颅上东皇钟震,带着那柄唤“天魁”的天罡刀一柄轻轻鸣颤。

    “大地攻天,最后一刀落在‘阴’土,则‘阴’土圆满,阳天不全,若是落在阳天,则阳天化仙,‘阴’尽阳纯”

    “天残地缺……”

    “这第二阵中天罡刀没想到会演变成这般‘激’烈的争夺,那如此看,依照第一阵推论,第三阵与第二阵又有什么关联?那第二阵入第三阵时,是否还有什么大劫大难?”

    李辟尘于心中默默思虑,一道念头分神,注意着上苍中的那柄天罡刀,这是最后一柄刀了,此刀落,天地疆域划分完毕,凡刀落之处不可更改,随后便是天地大战。

    此天地大战一结束,则昭告着第二阵兵锋的论道落幕。

    李辟尘把目光投向紫霄天外,那遥远处,位于太伤的三圣之处,四气神、青‘门’圣、徐无鬼各执着一柄天罡刀,试图将上苍那柄天罡刀扯下,而他们的目标,竟然是要把这柄天罡刀拽入‘阴’土之中。

    阳天之下已可见‘阴’土,‘阴’阳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小,昏暗的云也渐渐消失不见,那太伤山的几位仙人算计,早已公开,此时天上三圣,地上三圣,‘欲’取六圣之能夺刀,一半在天,一半在地,这样任何情况都有办法应对。

    “谁说太伤武仙都是不动脑子的,这算计起来可‘精’明的很了,一半在天,一半在地,哪怕不出现夺天罡刀的事情,在第二阵中也仍旧可以应付各种局面。”

    “这是从第一阵中就算好的事情?看起来应当是某位师‘门’长辈早早‘交’托他们的吧。”

    李辟尘目光移动,看到一束日月神光轰入阳天,知道这是任天舒在动作,引天罡刀震颤,而又隐隐见到那枉死魔影与金‘色’仙人,便是微微沉‘吟’。

    ‘阴’阳割昏晓,峨眉山立于‘阴’阳之间,天地之间,此时阳天渐渐临入‘阴’土,而‘阴’阳之界也变得越来越小,这是因为天罡刀即将落尽,由此‘阴’阳合一,天柱贯穿乾坤,如此可引动天地大战。

    “任天舒有刀仍抢天罡刀,他自然有他自己的考量……金仙是长生?这家伙果然按照约定来了,只是他是个真正散仙,他也有一柄天罡刀了,这最后一刀就算抢到也是白搭,算是送他一道气数了。”

    “那个魔影似乎有些古怪我这里虽然能看,但是‘阴’阳不合,仍旧看不清楚,可阻拦黄昏地的话,不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总归不是坏事。”

    “只不过,魔道贵生,却是惊讶。用回光返照之术欺瞒天意,伪造死而复生之道,心中也确确实实为众生诵经....不得不说,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一个方法,但仍旧还是恶法,引动天哭刀,算是他们运气好,终究登不上大雅之堂。”

    “那枉死魔影引动的天罡刀乃是‘天暴’,这倒也暗中契合他本身之道,看他面容,还有说辞,似乎是已经恢复神智?那这么说,他与苦界老祖、叶缘都是一样的了?”

    “既是一样,死而复生,确实是上应一柄天罡,这贵生生的是自己而非他人,与天暴正是对应,但还有疑‘惑’,他复苏灵智,看上去似乎是苦界老祖的手笔?”

    李辟尘心中各种念头纷飞,思绪不停,此时阳天之外有光华汇聚,却是无数开天道主在互相施展**引导那天罡刀,其中的‘波’动已经传到紫霄天的边缘。

    “道主们互相引导,道君们大打出手,这最后一柄天罡刀的争夺还是真是‘激’烈无比,不知道等三十六刀落尽,天地大战时,又有几位开天道主被打落云霄,又有多少道君要被砸出红尘?”

    李辟尘感应道诸位道主的道与法在‘交’织,在轰鸣,在唱奏,是在齐齐谱写一曲高山流水。

    太伤天域的光芒耀眼了几分,而太微天域已经升起无数星辰。

    太白天域四道浩‘荡’仙气贯穿九霄,白衡天域中传来浩‘荡’的唱诵之声。

    二十六柄天罡刀在阳天齐齐震颤,而这当中,并非是所有道主都想要让天罡刀落在阳天,譬如太伤山,那六刀落下,三刀在天,三刀在地,阳天的三位道主就要把那柄刀引导向‘阴’土之中。

    各山有各山的计较,每个人的猜测也都不一样,最后谁会取胜,完全是未知的。

    僵持日久,天罡刀的震颤也越发浩大起来,李辟尘在这当中思量些许,终于决定出手。

    无他,峨眉山此时化作天柱,若是天地大战爆发,必然以峨眉为轴,虽然现在峨眉山是万法不侵,任何道主道君一入山内立刻打回原本法力,但一时之威不代表一世之威,论道还很长久,后续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

    取刀于手中,立于山巅处,防患于未然。

    “太伤山天有刀,地有刀,那我便把这柄天罡刀拿下,放于峨眉山中。”

    李辟尘自己有了些思量,此时接引日月之光,借助‘阴’土之内的道,同时头顶东皇钟震,连带那天魁刀也开始发出浩大鸣颤。

    紫霄天异变,这种动静自然瞒不过诸位开天道主,当见到紫霄天内出现变故,当时便是有许多人大惊失‘色’,乃至于瞬间沉下面来。

    “开天至尊怎么出手了?!”

    “他已经有天魁刀....这是要做什么?”

    “等等,那道光是....他在接引日月!”

    有人看见了日月之光,于是便撕开云霄向下方看去,正见到任天舒头顶那天罡刀在震颤,而李辟尘头顶上那柄天罡刀同样在震颤!

    “天柱上的仙家要摘下最后一柄天罡刀!”

    太伤天域中,三位开天道主抬头,此时深吸口气,那四气神大叹:“诸位,全力出手吧,再不动手,怕是这天罡刀便要落到天柱去了!”

    “‘阴’不全,阳不齐,三十六缺一,天残地缺,届时怕不是又要出现苦战景‘色’。”

    “我已经受够了这第二阵,速速出阵,列入第三阵中方才是上上之道!”

    “紫霄天内听讲,我们已经欠了他一道气数,结果他如今出手,顿是令那得刀者失态,不得刀者心神惶惶!”

    “都是一方教祖了还要和我们这些苦哈哈抢刀,算我认栽,这论个道怎么这么不容易!”

    “开天至尊,你是不给我们半点胜利的机会!”

    一瞬间,无数的声音回‘荡’阳天,开天道主们的反应极其‘激’烈,李辟尘耳中传来无尽声音,而眼中见到那些光华暴动,顿时一愣,半响后,那不免得也是尴尬的笑叹了一声。

    “看来我当真成了镇世的道尊,驻世的教祖,这我初是一动手,还不曾真正接引法力,便吓得无数开天道主玩命.....诶,没有那种必要吧?”

    此时无数光华越过乾坤,带着浩‘荡’云柱,通向那天罡刀,而李辟尘看见四面八方无数开天道主拼上全部法力,顿时是摇摇头,于是东皇钟再震,那五指张开,向天摄去。

    众圣施法,‘阴’阳同开,乾坤之内共诵贵生之言,那最后的天罡刀颤抖的越发剧烈,随后.....轰然被拉扯而下!

    “天罡刀落,天罡刀落!”

    “成了!”

    “刀落何方?”

    “把它打下去!”

    无数的道主惊呼而起,无数的道君抬头望天。

    而正是这时候,远方的一处天域,突然传来‘女’子的轻笑声。

    一只素手伸出,无视所有的光华,握住了那天罡刀的刀柄。

    于是所有的“道”,都被扯断了。

    极其的蛮横与不讲道理。

    “天道贵生,人道贵圣;生生不息,唯愿长生。”

    “我自长生,则天地长生,天地长生,则众生长生。”

    此音熟悉,李辟尘听得这语,顿时诧异:“首座?”

    阳天某处,太华天域内,陆玄卿伸手,那天罡刀如归乡的游子一般落入掌中,动也不动。

    很多人提及过,陆玄卿能无视他人的“道”。

    此时,她扯断了无数开天道主与道君的道,毫不讲理的,把最后一柄天罡刀收入手中。

    “天巧,天巧,头如圆天,足方法地,发为星辰,目为日月,眉为北斗,耳为山河,口为江海,齿为‘玉’石,四肢化四时,五脏生五行,天地兮渺渺,万物皆是人。”

    苍衫赤麾的‘女’子手握天罡刀,那伸出指来,在刀刃上轻轻一抹,顿时化出一道毫光,随后升起一道袅袅青烟。

    在靠近她的其余几片天域中,有光芒震‘荡’,紧接着,两柄天罡刀升起,那是属于太华天域的天罡刀。

    “二十七阳升,天定地平,三十六天罡刀出于太华,最后也当灭于太华。”

    她看向天外,眼中似乎藏匿着什么玄奥的光影。

    “天魁天巧,天首天末出于太华,灭于太华,缘起缘灭谁为初始?谁为终末?”

    “一个.....轮回。”

    ‘唇’如烈火,吐气如兰,此时她笑了起来,对着下方的‘阴’土,轻展大麾,那赤‘色’的羽化作红霞落下,尽数洒在人间。

    她张开口去,其音渺渺,其音昭昭:

    “时辰到了,道君们——”

    “攻天吧——!”

    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