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六百六十六章 心魔无相光与影,傀儡成身知我心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请天柱山无相道人退,请太真山无相道人起!”

    随着法天的声音,居在云原大地上,天柱山的无相道人收回手去,而正是这一瞬间,天上那株黄粱木轰然崩溃,随后太真山上的无相道人抬起了手。

    第五阵是太真山为阵主,此时皆悉二字震落,传入所有人的心中。

    一尊影傀儡出现在天上,它待在木盒子之中,平缓坐着,那身躯是由九个皮影人拼接而成,没有面目,五官皆无,只是那抬起脸孔的一瞬间,所有人心中都不自觉的一寒。

    这是什么东西?

    就在如此想念的同时,那影傀儡的眉心突然转出清光,于是在每一位红尘仙家的身前,都化出了一尊影傀儡。

    “皆为全,悉为明心,故明心可见道德,此第五阵,皆悉实为心魔!”

    “心魔无相,此心魔为天上北酆清静圣境试道所用,此第五阵自北酆清静圣境借下影傀儡,正是映照诸位心中最脆弱一面,若是胜之便可过阵,若是败之则坠出红尘。”

    “此阵凶险,万万不得大意,若是稍有不慎,便会留下心中暗影,日后渡人劫则有大难。”

    法天的声音落下,有人欢喜有人悲,亦有人面目狰狞,更有人沉吟不语。

    所谓心魔,自然无人不知是什么意思,有的心魔为内心恶欲所化,有的则是外界干预的幻境,有的则是天生自带的恐惧,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李辟尘回忆起曾经遇到的七情人皮,那是吞天传人蜕下的东西,当中有一个可怕的眼珠子阐述了太上杀者的事情,那个玩意是境魔,是心魔之恶,是恶中大恶。

    但这一阵的心魔是从北酆清静圣境请下,这个圣境李辟尘再熟悉不过,从最初神游洞天时听白猿道圣与苦界老祖谈话,当中就提到了这个圣境。

    北酆清静圣境,执掌者为五神道魔天王,乃是太上一脉的大圣!

    “太真山与北酆清静圣境有关系?不对,这提到了借之一字,此是说太真祖师与五神道魔天王有交情?”

    李辟尘如此想着,而正是此时,那身前的影子已经拉扯得极长,在那尽头,光芒都尽数逝去,只留下一个没有面目的皮影人。

    李辟尘凝起神来。

    影傀儡,真身皮影空落落,阴虚阳实。

    曾经自己在人间游荡,行去龙华之前,遇到了一个影傀儡,给了他些铜板,但没想到今日,自己居然于此遇到了影傀儡的考验。

    这是自己的心魔,这具影傀儡会化出心中最柔软与脆弱的东西,这一阵是讲心,皆悉皆悉,明心才能知前路,明心才能见本性,明心才能破阵破妄,去到第六阵中。

    人劫之中,第一难业障可以说就是心魔的分散体现,在李辟尘的认知中,只有叶缘自己说过,他渡过了全部的业障难,可以说心魔破去了一大半。

    之所以说是一大半,那是因为其余的诸多人劫内,也藏着心魔的体现。

    譬如悟道诸难,譬如杀生诸难,譬如最后的青山老,南柯人之类。

    四面八方的声音渐渐散去,整个人宛如坠入深谷,那天上似乎出现了一汪清泓,清澈却又深邃,而水面倒悬在天,如何居于天池之底,李辟尘看向影子尽头的皮影人,此时的它面容开始变幻,渐渐的成为了和自己一样的容颜。

    果然是映照内心。

    李辟尘站立不动,此时明悟第五阵之要意,这与第四阵相同,所有人都被隔开,所要对战的“敌人”只有“自己”!

    明心见性,返本还源,修命不修性,此为修行第一病!

    “三我都已经照见,但仍旧不行,还需要在此阵中战胜试炼心魔,若是胜之则破掉劫难,说不得第一业障难八劫尽数都会破去。”

    李辟尘心中如此言,而同时心道自己的业障难已经破去了一个生死劫。

    当初黑白路之尽头所见那位蓬莱恶鬼,自己一念度化无尽游灵,已破生死之劫,来日若是身死,则有一次不入幽冥的机会。

    但蓬莱所言,来日自己仍要前去幽冥一次,届时他会真身前来,邀自己共赴黄泉。

    李辟尘经历了很多,若是过去兴许会认为这不过是蓬莱口出的狂言,但如今来看,从梦中映照现实,李辟尘敏锐的想到了一点。

    若是自己不死而入幽冥,那么.......

    这结果可就难以预料了。

    若是寻常人讲,身魂不死,如何去幽冥?不过是胡言乱语,但是李辟尘知道,任何一位太上都不可小觑。

    他们的法,他们的道,每一位人的道与法都不相同,就如同上一阵在梦中与梦仙之祖的对话,嫁梦之道传有四圣,但是每一人所悟出的法都并不相同,且也各有高低。

    心中放下杂念,李辟尘看向那个皮影人,此时那皮影人面无表情,只是头颅之上升起一道云烟,随后渐渐变化,突然,一道钟响震荡黑暗的乾坤。

    东皇钟!

    皮影人的头顶上同样悬着东皇钟,那背上负着照地青,手中托着江上三千曲,与李辟尘此时的装扮一般无二。

    “我的兵器,我的法,你也同样会运用吗?”

    李辟尘看着皮影人,此时头顶上东皇钟震,背上照地青颤,手中江山三千曲发出阵阵玄音。

    宫商角徵羽,五音十二律,那气浪与云霄在碰撞,黑暗的乾坤中有光明渐渐显化,但那道影子被拉扯的越来越长,且越来越宽广。

    皮影人所变化的李辟尘眼中有着一抹执着,它似乎在追寻什么,此时宛是陷入“冷静的疯狂”状态,突然就在瞬间,它对李辟尘出手了。

    天上的圣影显化出来,它头上悬着的东皇钟同样拥有无上威能,此时声震八荒,而李辟尘也在瞬间出手,头顶上东皇钟飞出,与那黑东皇撞在一处。

    二钟相震,打的天地皆崩,而李辟尘五指一挥,顿时虚空之中有一根玄铁天棍飞出。

    坎卦开!定海神针铁!

    大水滔滔,白龙长啸,皮影李辟尘面色冷漠,踏出一步,五指一压,顿时虚空之中有朱雀飞舞,看一面火镜熊熊,当中喷出三昧真火。

    离卦开!离火煌炎镜!

    皮影李辟尘同样可以施展八卦,此时二卦兵震动,白龙斗朱雀,火炎焱不灭,水浩洋不息。

    水火不相容,二者相争必分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