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六百六十七章 十方大界无量阵,乾坤惊起万圣真(下)

目录:峨眉祖师| 作者:油炸咸鱼| 类别:武侠修真

    轰——!

    巨大的轰鸣声如地龙长吟,少年承影的背影消失在目所见之的视野内,李辟尘的四周升起阴阳之炁,三十六座高山拔地而起,天上一刹那化作半昼半夜的光景,同时有七十二颗星辰高悬于苍穹之外。

    十方世界大阵。

    “这是....又有人来对付我了吗?”

    李辟尘微微有异,自己至此只动用过一次东皇钟,即使天下的强者听见了,也难以寻觅到自己所在的位置,此时居然有阴阳之炁涌动,寻到了自己的真身,这简直有些超乎常理。

    是谁呢,他拥有推衍天机的法吗?

    李辟尘默默思量,此时这个阵势明显是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存在,此大阵之中包含乾坤万象,森罗无量,即使刚刚入阵,也能感觉到不同寻常。

    三十六岳,七十二星,李辟尘的目光中显化阴阳,此时虽然仍以阳炁为真身,但那是因为在山河盘内无法显化真正身姿的缘故,并不是刻意遮掩。

    当——!

    既然已经暴露在这些家伙面前,那自己也没有必要在藏着掖着,毫不犹豫,东皇钟被祭出,发出震天摄地的声音与动静,而那些藏匿在暗中的阴阳炁人,则是面色微微一变。

    “无须惊慌,东皇钟再是厉害,也破不开这个大阵,此阵非蛮力可破,为何此阵叫做十方世界?正是因为这虚假世界从真实界中借来源源不断的法威,以天地引动天地,三界红尘虽然也是虚幻,但终究是九玄九山所造化,并非一人可撕裂的。”

    龙炁子言:“虽然之前似乎有出现过东皇一力破乾坤的事情,把红尘震开缺口,但十方世界乃是阵中之阵,有我们操持,红尘境内天地元气各司其责,宛如铜墙铁壁般牢不可破,正如一盘散沙与一盘泥土,谁更坚固一目了然。”

    “我们就是把沙凝聚起来的水,沙遇水便化作泥,泥遇到烈火便化作坚固的土石,这就是有人操纵与无人操纵,放任自流的不同。”

    他一番话提升士气,此时又是开口指挥:“华盖吉神,请下十丈红菱,化红尘迷境,乱他推衍之途。”

    此言落,有阳炁升腾,当中有人出手,挪动山岳,而李辟尘瞬间被拘到一处道途上,头顶东皇钟发出的声音被十方世界消弭,同时天外有十道红光落下。

    .......

    此时,少年承影遇到三行者,金神贵火,空亡变化,桃花煞迷了真灵,于是少年在和三人交谈中渐渐被迷惑,而三人中,金神所言为真,空亡所言为虚,而桃花煞说的七真三假。

    天外有红菱垂下,化了迷障。

    .......

    阴阳的瞳渐渐看不清东西,李辟尘微微一惊,便收起神通,那十丈红菱乃是迷蒙乱眼之法,而华盖之神,乃是护佑帝星之尊,气血方刚,傲看皇天,故也性孤少情,六亲不靠,自主沉浮漂泊。

    “用命途来压制我的命途吗?华盖乱了天德,但你不能斩我,十丈红菱又如何,天德为施,我自天入世,以世成道,自然不惧你这红菱之恶。”

    “迷我眼睛,让我窥不得凡尘善恶,想的确实是不错。”

    “但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李辟尘手中天德显化,同时测开八卦之阵,自脚下衍生,上引七十二星光,下抽三十六岳气,这种变故让诸人震动,龙炁子开口,再言道:

    “辰为天罗,戌为地网,天罗被天德所救,但若再遇地网,乾坤合围,则天德有难!”

    “月德不出,谁救天德?”

    听着他的话,两位阴阳之炁顿时出手,于是乾坤之上突然星辰移位,大地之上突然山岳连震,李辟尘向着四方一看,只看自己用八卦推衍生门所位,但天上星辰乱改,光中藏影,影中存光,化三九奇数,让自己看不见真正门户何往。

    冥冥之中再被压制,这是命途相克,若是长久下去,自己必然落败。

    手掌中文字变化,显示出“天罗地网”四字来。

    而大地移动,山川改道,眼见那三十六岳在身前轰鸣而移,如被人拿捏棋子一般,李辟尘顿时转卦,此时手中一枚大碗显化,对着天上就是一个倒扣。

    艮覆碗,移山挪岳!

    庞然的力量带动三十六道地脉之气,那大碗悬入高天,把三十六山峰拔起,李辟尘冷冷开言,对虚空道:“乱我推衍又如何,把你们这些山岳全部拔起,我看你们还怎么弄天罗地网!”

    龙炁子眼见三十六岳被拔起,立刻再言。

    “天罗地网已显世,地山崩,引天星动,七十二星中,十八星为一废,共化四废天星!”

    “天人斩命,天人锁身,天人断魄,天人裂魂!”

    法言落下,阳炁之中有人施展法,于是天上星辰笼罩而下,李辟尘足下命途一变,顿时感觉身上法力被压,冥冥之中有天刀斩落,要直接削掉胸中仙气。

    “四极如何能废,人身四海,人身四极,天上四废,实乃十八星辰。”

    李辟尘手中再施一卦,此时雷云滚滚,火云呼啸,将天上星辰之光遮蔽,雷火交集,断掉四废之光,而天地不合,足下踏着四废之路便也无用了。

    ........

    少年从迷茫中清醒过来,忽然不知为何,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而前面的三个人仍旧在说话,可少年已经没有了和他们继续交谈下去的**,只是这时候,金神突然开口了。

    “有的时候听得多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会影响判断。”

    ........

    “空亡,十恶!”

    龙炁子再呼他人,于是又有两道阴炁动手。

    十道虚幻阴影显化,那是凶煞天神,此时十恶徒出手,各执一条麻绳,将之捆缚在虚空,当中打成死结,李辟尘在看见这四结的一瞬间,顿时身躯一晃,冥冥之中似有咒法袭来,让自己变得虚弱无力。

    十恶并不克制天德,但天德与十恶也没有交集,故此十恶出手只为掣肘之用,真正要动的则是空亡,此一命途,与各命皆可有合,乃是凶煞之中,逆天改命必要之命途!

    祸福相依,以祸为气,此为空亡!

    李辟尘手掌中的文字开始变化,连那天德也渐渐模糊不清,此时十恶灭法,大败气息,李辟尘的推衍变得混乱起来,不能准确的窥视到前方路途。

    “有点意思!”

    微微心惊,李辟尘眯起眸子,此时这一瞬间,确实是感觉到自己的命途开始向着凶煞变化,若是天德被篡,自己再遇三奇,那可就立刻会产生恶劣的变化。

    “这帮人布下大阵,是为的把我的命数改变?以我的恶命去换善命,三奇一遇大凶,若无天德天乙相助,则会......等等,不对。”

    李辟尘注视着自己手掌中的天德,虽然开始黯淡模糊,但仍旧保持在显化的水准,而另外一只手中显化的文字,则已经开始胡乱变化。

    “我的命途在后面,他们要把玄人的命改掉!”

    “逆天改命........好阵,好凶!”

    李辟尘深吸一口气,此时双手捏起道印,四面八方显化八卦道火,心中默默念诵清静经,于是乾坤之内,又出现了一个界中世界。

    八卦之界,推衍之棋局,李辟尘捏起混元一气,此时猛地在右手之上写下八个卦象,而后又添加八个吉神凶煞之名。

    “逆天改命!到底是改谁的命,来试试吧!”

    李辟尘本身不擅于命途之测,但此时想到一个问题,即开始时,山河盘内是有逆天改命的一门的,那自己现在被困在这大阵之中,既然对方要篡改玄人的命,那自己不如在此寻到最后的逆命之门,做破釜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