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发火

目录:拐个冥王来试毒| 作者:霁月轻轻| 类别:都市言情

    “你为什么要哭?”

    蒋兰去将头扭到了一旁,吸了吸鼻子不打算再理会他,楚煜祺看得莫名其妙,她既然想同自己说话,他主动来询问她怎么又别扭上了?

    女人真是麻烦,李皇后麻烦,太子妃也麻烦。

    见她不理,太子扭头便要走,蒋兰却又不甘心的呵斥住了他,“站住!”

    楚煜祺扭头来看向了她,他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来同他说话,脸色也有些难看了,蒋兰正在气头上,这会儿她也懒得去管她与他的身份悬殊,她是否年长他的这些事了,这段时间以来她也受够了,他的冷漠,他的厌烦,他的无名火,她是个人,她在国公府时也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大小姐,她嫁给他不是为了来受气的。

    “你到底想怎样?”楚煜祺面色不佳,声音就更是冷淡。

    “我想怎样?”她冷笑,“若殿下不满意我这个太子妃,大可去同陛下说一句便是,至于我父亲那边,臣妾自然也会说清楚,殿下身为储君又何必让自己每日过得这般不开心呢?”

    储君?这两个字深深的刺痛的楚煜祺,若她知道他这个储君之位并不是稳固呢?若有一日他以为所有呢,她嫁给他不就因他是储君么?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他所面对的究竟是什么,她也不会知道他活在怎样的恐慌之中,她自小便是被人宠爱着长大的,她何曾明白那被人忽视的感觉,她又何曾明白那整日战战兢兢的生活。

    他活过了那样的日子,原本以为会一天天好起来的,可林简的出现却像是一把利刃一般插入了他的胸口,他即将一无所有。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迷茫的神色,“若有一日我一无所有,你还会留在我的身边吗?”

    蒋兰一愣,还以为他只是担心翼王冥王等人来夺走了他的位置,原本还高涨的怒意忽而降了下去,她真傻,他所面临的危险她自然是体会不到的。

    “当然会!无论发生什么事,臣妾都会留在殿下身边!”只要他愿意让她留在他身边,她就可以做到,即便没了皇位,凭借着国公府也一定会保护他的人身安全。

    楚煜祺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东西,可他所说的一无所有,并不仅仅是在太子个位置,还有他的血统,若他不是承启帝儿子,他们这些人还愿继续来保护他吗?

    她蒋兰可还愿意继续成为他的妻子吗?

    光想想他就觉得有些可笑,但现在他们彼此给了个台阶,他也就顺之而下了,他伸手过去将她抱入了怀中,蒋兰有些受宠若惊,还以为他只是因为自己的话而感动呢,当即也满心甜蜜的靠在了他的怀中。

    “不早了你去睡吧,我还有点事好处理。”

    “好。”

    因为这一个拥抱,蒋兰被他哄了回去,楚煜祺这转身去了书房,想要一个静静,可这些烦心事又吵得他无法安睡,他干脆便翻身坐了起来,既然一个想不出办法来,倒不如将他身边的谋臣给叫来,大伙一道商量。

    只是林简的身份却是无法告诉这些人了,他只是说楚慕寒手中握住了他的一个把柄,一个足够毁灭他,让他人头落地的把柄。

    这些谋臣原本还在熟睡,可太子的人来时,他们也不得不爬起身来,但深更半夜来寻他们,想必也不是这么小事,这些人心有不满也只能急忙赶进宫来。

    这也不是什么小事,第二日楚慕寒便知道他连夜着急大臣密谈的事来,楚慕寒等人便知道太子慌了,他能在他冥王府外安插眼线,楚慕寒自然也能在东宫安插进去了,何况这蒋兰根本不能管事,自己身边混入了一两个眼线都还未能察觉。

    听闻昨夜楚煜祺发了好大一顿火,连太子妃也未能幸免于难,被他好一顿训斥,这太子妃也不是吃素了,两人大吵了一顿,最后又怎么安静下来的却是不清楚,这在楚慕寒听来却是一件好事。

    这个楚煜祺自小便冷静老沉,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他倒想看看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冥王府这边因为收容了林简,要时刻提防着太子会派人杀入冥王府中来,自然要提起十二万分的戒备,小七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云惊澜神色凝重,便也知现在的他们可能会有些危险吧。

    小七干脆将便将自己带来的护卫全数交给了云惊澜,希望她能好生安排一下,这个时候的冥王府正是用人之际,她能这么做,无疑是雪中送炭,可说到底这还是娄箫派来保护她的,如今就这样被他们用了,真的合适吗?

    云惊澜想来不是一个喜欢占人小便宜的人,即便是小七她也觉得有些不大合适。

    看着她递来的令牌,云惊澜有些为难,“这样不太好吧?”

    南风却在一旁笑话她:“难得不懂事的小公主能如此的懂事,冥王妃你收了便是。”

    小七便一个白眼翻了过去来,“某人还说自己的南浔强大呢?出来事儿你那几个护卫一点用可都没有,哼,还真有脸说话。”

    南风被她气得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白眼一翻眼看就要晕过去,幸好被他身后楚慕寒扶了一把,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好了,小七不过是个孩子罢了,你总去惹一个孩子生气做什么?”

    “谁惹她生气了,明明是他惹我生气的好吧,你瞧瞧她说的是什么话啊。”他这语气倒像是要想大人要糖吃的小孩一般,云惊澜噗呲笑出声来,南风就更加不乐意了,“你瞧瞧小的不管,大的也不管,不带你们这一家子这么欺负人的啊。”

    小七倒是很高兴的挽住了云惊澜的胳膊,“就欺负你怎么了?谁让你不要脸呢?”

    “你说谁不要脸?”南风说着就要挽起袖子干架,小七却是一点都不怕,就算云惊澜不会功夫,她身后的这个几个丫鬟可厉害着呢?就凭他也敢来动她吗?不自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