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71章墨竹

目录:九界邪圣| 作者:十年藏一剑| 类别:散文诗词

    碧林并没有理会白帆的话,他眼神死死盯着小蛟龙,其内满是贪婪。

    本来这次他来是为了冥罗土,没想到会有如此意外的收获。

    “碧林,这小子是我沧海楼的敌人,这件事还希望你不要插手。”白帆喝道。

    “可以,人随你带走,至于其它的东西,那就归我了。”碧林轻轻一笑道。

    “你做梦。”白帆脸色一变,他怎么可能将蛟龙这种潜力无限的异兽让出去。

    “碧林,你这是要与我沧海楼为敌吗?”

    “嘿嘿!这句话若是由白万楼说出来,那还有几分威慑力,就凭你,还不够资格。别人怕你沧海楼,我碧家可不惧怕。而且,今天的事情,沧海楼损失惨重,元气大伤,还有那个资格嚣张吗?”碧林不屑道。

    只要得到冥罗土,他们碧家就能拥有强力的靠山,那个时候,沧海楼在他们眼里就不值一提,碧林当然不惧怕。

    白帆脸色难看,他也知道碧林说的是实话,碧家乃是观澜城的大家族,实力强大,根本不逊色沧海楼。

    而且,之前他们损失了大量高手,论实力,碧家还要占上风。

    不过,蛟龙这种异兽他好不容易遇到,即使碧林实力比他强大,他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手。

    想到这里,他望向碧林的脸色一寒,事到如今,想要决定小蛟龙的最后归属权,那就只能一战。

    想通了这些,他便先下手为强,无声无息,一巴掌对着碧林拍了过去,这一掌虽然看上去轻飘飘,却力透万钧,甚是恐怖。

    在白帆出手时,碧林也出手了,他是何等的老奸巨猾,怎么可能被白帆偷袭。

    两人的掌力碰撞在一起,只听一声巨响,四周地动山摇,狂暴的能量向着四面八方冲去。

    白帆发出一声闷哼,身体接连向后退了数步。

    他脸色难看,手掌一翻,一把满是花纹的银色长枪出现在手中,一道道真气灌注进银枪中,银色长枪光芒大放,犹如一轮银色的太阳,横在半空中。

    白帆手臂用力一抖,接连刺出十数枪。

    碧林发出一声冷哼,一柄黑色长刀出现在手中,长刀犹如一堵黑色魔岳横在他身前。

    只听一连串剧烈的轰鸣声响起,银色长枪狠狠刺在长刀上,迸发出急促的声音。

    碧林手中长刀一荡,将银色长枪震飞。

    与此同时,他手臂一扬,一道足有十几米庞大的刀气飞出,向着白帆斩去。

    刀气所过之处,大地犹如豆腐般被切开,一道如峡谷般的裂缝浮现而出。

    白帆快速移行换位,躲过碧林这恐怖的一击。

    刀气余势不减地向后飞去,所过之处,十数间房屋被切成两半,随后轰然崩塌,无数烟尘四射。

    两人身影一闪,便出现在高空,白帆手中长枪向天,一道足有十米长的银光,犹如一条银河对着碧林飞去。

    碧林手中长刀连连一震,将银光斩得粉碎,犹如星星向下飘落。

    两人浑身上下都冲起一股恐怖的气势,衣袍鼓胀,猎猎作响,四周狂风飞舞。

    随后俯冲而去,犹如陨石般碰撞在一起。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就连远在天际的云朵都被震散了,狂暴的能量,犹如狂风暴雨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小子,快走,待会我会替你挡下他们。”李神瑞耳边,传来一阵平淡苍老的声音。

    李神瑞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人,白帆和碧林都没发现。

    看来他的实力,比他们强大很多。

    不过,这人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听到他的话,李神瑞忐忑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他对着小蛟龙一招手,小家伙会意,化为一道银光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神瑞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向着前方行去。

    天空中原本爆发的大战顿时停了下来,白帆和碧林两人齐齐向着下面飞来。

    两人的目标都是李神瑞和小蛟龙,如今人要逃走,他们哪里还有争斗的心思。

    此刻的白帆,浑身气息紊乱。

    很显然,在刚才的战斗中,吃了不小的亏。

    毕竟,他的修为比不上碧林。

    两人脸色皆是阴沉,李神瑞居然想趁着他们战斗的时候逃跑。

    “先把这小子解决掉,然后咱们再来谈论那只蛟龙的归属问题。”白帆寒声道,沧海楼那么多高手都死在李神瑞手中,今天他必须死。

    碧林没有反对,点了点头。

    “沧海楼,碧家,若是我李神瑞今日不死,来日必定要将你们从观澜城连根拔起。”李神瑞脸色苍白地望着两人寒声道。

    “小子,死到临头你还嘴硬。”白帆猛然向前一步,他手中的银枪对着李神瑞刺了出去。

    眼看李神瑞便要被轰杀,他身前的空气一阵扭曲。

    一名身穿黑衣,满脸皱褶,头发稀疏,年过古稀的老者浮现而出,老者手中握着一根黑色竹竿。

    他抬起手中的黑色竹竿,犹如蜻蜓点水,向前轻轻一点。

    一股庞大的力量传来,白帆手臂猛然一抖,手中的长枪差点脱手而出。

    “你是谁,敢阻拦沧海楼办事。”白帆厉喝道。

    他望着眼前的老者,眼中满是忌惮,以他的实力,居然看不透老者的深浅。

    “阁下是谁。”碧林也是满脸凝重,沉声道。

    “老夫墨竹。”沙哑的声音响起。

    碧林眉头一皱,脑海中不断思索,在他的记忆中,整个观澜城都没有这一号强者,这人就如同凭空冒出来的一般。

    忽然,他脸色一变,随后道,“你难道就是万象阁中那名神秘的供奉。”

    万象阁,听到碧林的话,白帆也是脸色一变。

    “不错。”墨竹没有丝毫隐瞒,点了点头道。

    碧林和白帆对了一眼,然后沉声道,“我们碧家和沧海楼的事,难道万象阁要插手。”

    他的语气中,夹着这一丝威胁之意。

    “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还不快走。”后面那句话,墨竹是对李神瑞说的。

    “多谢前辈今日援手之恩,晚辈日后必定亲自前去万象阁拜会。”李神瑞拱了拱手道。

    他虽然不知道万象阁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但这无疑是一件好事。

    话一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丝毫不拖泥带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