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你叫我学长的时候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秦阳不仅是个好孩子,还是个木讷的孩子,这一点从他结结巴巴的描述中就听得出,听着他讲述事件的过程可把钟妙可急坏了,心想还不如自己站出来算了。

    但李艳阳是很开心的,因为这个老实的孩子很细致,每一个细节都不曾放过,包括程臣当中羞辱他,虽然讲的有些乱,但是却让听的人感同身受了一番。

    李艳阳后来发现这家伙只是看着有点呆,实际聪明着呢,因为他还知道强调王来喜先动手,打了自己十多下,自己才还手。

    “最后他就手一甩,然后团长就趴地上了。”秦阳终于结结巴巴的说完最后一句话,然后看着和蔼可亲的年校长,这才发现,他那张老脸已经快皱巴到一起了。

    年和平微微转头,看向了卢校,那卢校的脸已经因为愤怒变得铁青。

    “我从事教育多年,一直认为大学教育之根本不在学术上,更不在于那一本毕业证,而在于帮助这些过了懵懂之年的孩子健全人格,形成一个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年和平平静开口,那卢校已经眉头紧皱。

    “你我两校合作多年,有着深厚的友谊,军人是值得尊敬的,无论任何时候都要被尊敬,但莫说我苏杭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学,纵然我们是二本、三本、甚至专科,我的学生也不应受到如此侮辱!”

    年和平推了推自己的镜框,直视着高他不止一头的卢校,气势变得冷冽:“但你们的学生这是在侮辱他们的人格,是在打击他们的自信,是在毁掉他们对军人的尊敬,甚至影响他们的价值观。”

    卢校一个一身荣誉的军人被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数落也谈不上侮辱,但他很愤怒,不是针对他开罪不起的年和平,是身旁这个一直指望着他伸张正义的学生士兵。

    “打人的学生我们会批评教育,受伤的教官我们会负责医疗救治,但现在,请你的学生给我的孩子们道歉,并换一个拥有健全人格的教官过来。”

    一个排、四个班、一百二十多个学生听着老人的话眼睛都酸了,隐有泪水,不是因为这个和蔼却强势的校长给他们主持公道,也不是他们即将得到应有的尊重,只因为一句“我的孩子们。”

    那卢校终于有机会发泄愤怒,对着程臣爆喝一声:“道歉!”

    那程臣一直耷拉着脑袋,此刻听到首长吩咐吓得一颤,然后颤颤巍巍抬头,看向了年和平。

    年和平见他望着自己挪动脚步走开,让他直视着一众学生。

    程臣再次面对他训练的学生,只觉地位已经矮了太多,羞愤交加中,只得低头道:“对不起……”

    这轻微的三个字出口,一群学生已经满足,年和平只是微微皱眉,但得饶人处且饶人,卢校也对自己的兵略显不满,做错事可以,可是连道歉的勇气都没有实在让他觉得丢人,但见年校长没有深究他也就不好当中斥责,暗香回去得好好教育。

    卢校正准备告辞,就听一个声音响起。

    “校长啊,虽然没听见程教官说什么,但我们看出了他的诚意,这事就算了吧,您的学生还不至于被一句话给打倒。”李艳阳很大气的说。

    ……

    什么叫你没听到他说什么,但看出了他的诚意?

    众学生一阵汗颜,程臣的脸色已经变紫,那卢校也是一阵不悦,虽然看着这个把自己的兵打的半死的家伙愤怒,却自知理亏在先,不好发作。

    “对不起!”

    李艳阳正笑嘻嘻的看着年和平,就听程臣涨红着脸大喊一声。

    这一声众人都听清了,李艳阳讪讪一笑,却见年和平看向了自己:“你给卢校道歉!”

    呃……李艳阳顿住了,这是恶有恶报么?

    于是转头看向卢校,也知道老校长是在顾及对方的颜面,于是收起玩笑正经道:“卢校,对不起,以后再切磋我会注意点到为止的。”

    ……

    众人突然发现李艳阳说话有个特点,就是每次说完都会让空气变得一阵安静。

    李艳阳一句话说的十分恳切,但卢校登时气结,你道歉就道歉,加最后一句干嘛?侮辱我的兵么?

    “呵呵,好!”

    努力平静一番,卢校咬牙切齿一句,然后转头看向年和平:“年校长,我会换个人过来,那我们先撤了。”

    年和平点点头:“我待会去看望受伤的同志。”

    目送两人离开,年和平在一众目光中转头看向了李艳阳:“你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

    “额……我改!”李艳阳大窘。

    “在学校安静点,别乱搞事情!”

    年和平留下一句话,也不理会一阵迷糊的李艳阳,转身离开了,众学生分明觉得校长不是在提醒他,而是好像有点怕他……

    有这种想法的还包括张院长和梁文韬。

    “你们盯着点这家伙,不是省油的灯。”年和平一边走一边对张院长说道。

    张院长深以为然连连点头:“嗯,得治治!”心想,你竟然在校长面前打我小报告,不治治你还了得。

    年和平停住了脚步,张院长正想着自己的事情,差点撞到,不解抬头。

    “我让你盯着点,别矫枉过正。”年校长自然明白这个副院长的想法,道。

    “这……”张院长一阵为难。

    “得顺毛捋,知道么?”年和平又道,见张院长还是一阵不解,生怕他捅了篓子解释道:“他和一般学生不一样。”

    “为什么?”张院长不解,考上水木、京大的学生来苏杭的学生虽然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张院长实在不理解他怎么就不一样。

    年和平叹了口气,他倒是希望这个家伙去了京大:“因为他干爹叫李天佑。”

    ……

    张院长和梁文韬吃了一惊,这人他们没见过,但名字听到过,因为那个被誉为华人骄傲的一姐魏伊潇曾经对着全世界说要给他生孩子。

    打那开始,这个名字全国闻名,不是因为他多有钱,是因为他一个农村孩子,不到二十岁白手起家,至今仍保持着福布斯最年轻记录的身份。被领导人赞赏过,被大牢关押过,所有人都知道一个不曾被拿到明面讨论的消息,据说他混黑起家,叫板过达文,搞垮过省长,几经沉浮,屹立不倒,而今雄霸东北,威震四方。

    年和平独自走向办公室,有些头疼,他最初因为李艳阳的成绩留意到他,没想到竟然是那个大枭雄的干儿子,现在这家伙刚一进学校就惹事,虽然有客观原因,但明显是个不吃亏的主,估计跟他那个干爹脾气也差不了多少,他突然觉得这个能进京大的高才生还不如没有。

    “校长好帅啊!”

    “是啊,校长太霸道了!”

    几人离开,学生们炸开了锅,尤其女生,纷纷对年过花甲的老人犯起了花痴。

    “嘿,你怎么做到的?”别人因为陌生不好意思和李艳阳聊天,钟妙可则很随意的走了过来,问道。

    “什么怎么做到的?”李艳阳笑问。

    “让校长出来主持公道啊。”钟妙可说。

    李艳阳发现钟妙可只是第一眼看着有点不协调,但可爱的模样还是十分耐看的,笑道:“哦,我说我们班有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你要是给我们做主,我就介绍你们认识,然后他就来了。”

    钟妙可又被雷到了,虽然知道他又在打屁,但还是惊愕不已,这家伙怎么敢这么随意的诋毁校长呢。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钟妙可气道。

    “哈哈,其实我有好好说过话的。”李艳阳道。

    “什么时候?”钟妙可记得见到这个家伙他就没正常过。

    “你叫我学长的时候啊。”李艳阳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