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龙天泽的大生意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怎么样?”白洁见李艳阳抬头,问道。

    李艳阳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总不能说自己是她的贵人吧,寻思良久,最后干脆道:“我想见见他。”

    白洁一愣,顿时惊恐:“不行不行!”

    “你相信我么?”李艳阳看着突然慌乱的白洁,问道。

    “我…我相信你,但是不行!”白洁支支吾吾道。

    “为什么?”李艳阳问。

    白洁顿时语塞,她和李艳阳是清白的,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背着老公出来很罪恶,但这种罪恶让她沉沦,他不知道还好,若是……她不敢想下去。

    李艳阳心中了然,气道:“他能敢光明正大的沾花惹草,你认识个异性都要躲躲藏藏?”

    白洁听到李艳阳的话呢喃道:“不一样的……”

    李艳阳突然很生气,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喝道:“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心里一直就处在弱势地位,也难怪他不拿你当回事!”

    李艳阳突然的情绪变化让白洁措手不及,只觉和他以往让她依赖的温柔样子大相径庭,心中更加委屈,道:“不要你管!”

    她性格如此,与世无争,一直以为丈夫会宠她爱她,怎知走到今天这步田地,李艳阳的出现如一汪甘泉,温润了她的心,她只想这样已经很好,所以见到李艳阳突然凶巴巴的,虽然是为她好,但这不是她想要的。不是她不想离开那个家,第一是舍不得孩子,其实更多的是潜意识中的恐惧,她性子柔软,不敢忤逆那个男人。

    听到白洁一句话,李艳阳更气,白洁也意识到自己语气过重,轻声道:“对不起……”

    看到白洁可怜的样子,李艳阳心又软了下来,道:“你才三十,人生还长着呢,难道离开他就活不了?”

    “可是孩子不能没有我!”白洁低声道。

    “呵呵……”李艳阳不屑一笑:“单亲孩子多了去了,你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

    “你没有孩子,你不懂!”

    “呵呵,我确实没有孩子,但我做过孩子。”

    “不一样!”

    “你太自私了!”

    白洁闻言怔住,不解的看着李艳阳。

    李艳阳只觉一阵气闷,深呼吸一口,道:“我就是单亲孩子。”

    白洁闻言一惊,李艳阳又道:“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我爹是谁,我也没在乎,更不觉得缺了什么,对于他完全没概念,但是后来变了,因为我发现我母亲总是闷闷不乐,总是偷着哭,从那开始我就恨死了那个男人。后来……”

    “后来我妈遇到了一个对她好的男人,我一开始很讨厌那个男人,处处看他不顺眼,但时日一长,我发现我妈很少哭了,每天笑得也更多了,我就怎么看他怎么顺眼,感激他,崇拜他,觉得叫他爹都再好不过。”

    白洁安静的听着,然后便见李艳阳抬头看向了她:“你以为你是为了孩子好,但你想没想过,等你孩子大了,等他发现他妈妈一直都不开心,等他发现他父亲是个畜生,伤害他母亲,甚至对她浑不在意,他心里会是什么感想?”

    白洁再次错愕,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她只想着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就算自己再委屈再难过也无所谓,但听到李艳阳的一席话,她忽然明白他那句自私的意思。

    “没人愿意父母离婚,但这总比看到母亲失魂落魄,而导致他心情抑郁好的多,等他长大了,发现母亲过得也很快乐,他若真懂事,他会知足,你也无须去破坏他父亲在他心里的印象,对你、对他、对孩子,不都很好么?”

    白洁沉默良久,道:“可是他不会同意的。”

    “所以我让你带我去见他。”李艳阳道。

    “不行!”白洁再次拒绝。

    “为什么?”李艳阳问。

    “他……他会以为我和你……会报复你的……”白洁低头道。

    “我不怕!”李艳阳道。

    白洁怔怔的看着李艳阳,心中莫名甜蜜但还是摇摇头:“我自己处理。”

    白洁说着起身便要离去。

    “等会儿。”

    白洁闻言转身,李艳阳知道她顾及名声,虽然两人清白,但她不想被人误会,于是道:“他最近气运不好,想来已经焦头烂额,你可以告诉他,我能帮他。”

    白洁先是惊讶不解,随即想到卦象,最后心情复杂的点点头。

    李艳阳本要送她,但白洁拒绝了,最后只把她送上出租车,然后留下电话,告诉她有事打电话给他。

    随后几天李艳阳一直等待白洁的消息,但一直等到十一放假也没有消息,仿佛石沉大海,没有回声,只以为她还是下不定决心。

    其实白洁已经想好了措辞,只是丈夫宋子豪一直未归,也就没法开口,看来他真的遇到问题了,因为以往他虽然也经常夜不归宿,但从不会间隔这么久。

    李艳阳没等到白洁的消息,但消失很久的龙天泽来电话了,说要孝敬他老人家和大师兄,告诉他下课在学校等着。

    李艳阳走到校门口没多久,就见龙天泽驾车载着贾天才来了。

    “这是你的车?”李艳阳见车还挺新,以为龙天泽这么快就翻身了,有些惊讶。

    “不是,和朋友借的。”龙天泽道。

    “去哪?”李艳阳又问。

    龙天泽神秘一笑,道:“到了您就知道了。”

    约莫过了二十多分钟,几人到了目的地,李艳阳下车一看,竟然是一处规模不小的洗浴中心。

    “你在这落脚了?”李艳阳惊讶道。

    龙天泽嘿嘿一笑,点了点头。

    李艳阳站在门口扫视一番点了点头,笑道:这还真是风“水”宝地啊!

    “师父,你知道师弟在这做什么吗?”贾天才神秘兮兮道。

    “嗯?不是看场子?”李艳阳疑惑道。

    龙天泽登时大窘,贾天才笑道:“师弟他紧尊你的教诲,做的是和水有关的生意!”

    “和水有关?”李艳阳一阵不解,难不成这水上他还能做买卖?

    贾天才看了眼龙天泽嘿嘿一笑,轻声道:“师弟厉害啊,做的是给女人放水的生意。”

    李艳阳闻言一愣,惊呼卧槽!

    龙天泽生怕师父看他不起,解释道:“看场子的生意现在还抢不起,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

    “你是当老鸨子?”李艳阳问。

    “哈哈哈,师父,你太小瞧师弟了。”贾天才大笑。

    李艳阳闻言又是不解,难道他理解错了?

    贾天才又是难掩笑意,道:“师弟做的是高端生意,都是伺候富婆的!”

    李艳阳闻言瞪大眼睛,颤声道:“你当鸭子?”

    “不是不是,是介绍人做。”龙天泽道。

    李艳阳稍稍放心,但还是一阵怪异。

    “师弟啊,你这还招人么?”贾天才想想这生意就羡慕的不行,妈的,上的都是贵妇,还尼玛不用花钱,爽歪歪啊。

    龙天泽看着师兄的样子哈哈大笑:“师兄啊,算卦你或许在行,不过这个么……”龙天泽摇摇头:“你这小身板不禁折腾啊。”

    “草,老子老当益壮!不信咱俩比比!”贾天才登时不服。

    李艳阳无语了,看着干巴的贾天才问道:“你去红灯区会找母猪不?”

    贾天才一阵不解:“花钱找母猪?我傻.B啊?”

    “对啊,那你以为那些娘们傻.B啊?”李艳阳道。

    贾天才一阵迷糊。

    “哈哈哈,师父很了解行情啊,那些富婆挑剔着呢,以师兄这个样子怕是找人家钱都不干啊!”龙天泽笑道。

    “额……”贾天才登时反应过来,眼珠一转,讪笑道:“师父,那你去吧,这比咱那个赚钱!”

    “尼玛,你这是欺师灭祖!”

    “师父,行行出状元啊,您在哪都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