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8章 高手叶一格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虽然贺祖心中承认这个傻大个不傻,但他当然不能说出来。

    “叶兄弟,规矩就是规矩,难道北方人输不起?”贺祖道。

    “规矩个屁,你们不讲规矩,坑我们北方人,我就不服!”叶一格道。

    “那你要怎样?”贺祖不悦道。

    叶一格心中得意一笑,道:“我听了,今天这几首曲子都是古代的,两位姑娘又说的是古诗,那这样,咱们按古代的规矩走,比武招亲,谁拳头硬谁得!”

    贺祖不悦道:“你这是砸场子啊!”

    叶一格摇摇头,很拉轰的抠了下鼻屎,不忘在身前的栏杆上抹一下:“比武切磋,怎么能叫砸场子呢?不过你要非这么说,我也不和你犟!”

    ------

    看着叶一格的动作,再听到他的话,众人都木了,这货太嚣张了,不和你犟?你意思你真是来砸场子的?砸苏河?众人只觉今天长见识了!

    “兄弟,来者是客,客随主便,您这样可不占理啊!”

    苏渠不知何时走上台来,身边仍然跟着那个老者。

    “你是苏渠吧?”叶一格微微一笑:“久仰久仰,不过你和贺少联手做局,我不爽!”

    “既然兄弟觉得是我做局,那我苏某也不解释,您那五百万我分文不取,退给你!”苏渠道。

    众人闻言又是一惊,五百万啊,苏河酒吧,堂堂苏渠,岂有把吃进嘴里的真金白银吐出来的道理,这斯不简单啊。

    “哈哈,道上都叫你苏爷,不过你太小气了些,五百万而已,我不在乎,但这口气我可咽不下!”叶一格还是不爽。

    “姓叶的!你别太狂了,世事讲究个你情我愿,这是两位姑娘定的规矩,你强来,不好吧?”贺祖怒道。

    “两位姑娘定的规矩?我特么还是头一次听有姑娘主动拍卖自己初夜的。”叶一格说着看向苏梅,苏兰:“二位,你们自己想出卖自己么?”

    两位姑娘没敢答话。

    “我再问你们,谁拳头硬你们跟谁走,干还是不干?”叶一格又问一声,不待两人答复,朗声道:“贺少你看,两位美女默认了,今天这事就按我的规矩来,我就一个,你们在场的随便找,能把我干趴下,我就走人,干不倒我,不好意思,姑娘我带走!”

    贺祖闻言看向苏渠,苏渠也下意识看向二楼的贺祖。

    “好!那就按你的规矩来,不过这次不许反悔!”贺祖无奈道。

    “哈哈哈,那是自然,你都把我干倒了,我还哪有后悔的资本啊!”叶一格拧了一下脖子,咧嘴道。

    贺祖闻言点头:“在哪打?”

    叶一格看了眼楼下,问道:“你的人喜不喜欢躲吧?”

    贺祖听到这一句问话不悦道:“既然是打,岂有躲的道理。”

    “好,正合我意,那楼下就够用了。”叶一格笑了一声。

    随后图门在苏渠的示意下来到楼下。

    “各位,曲也听完了,今天有高手切磋,为了避免误伤大家,请大家早点回吧。”

    众人见图门亲自清场,一些没有身份,没有卡位的都无奈撤了出去。

    “图老大,我们买了卡位的到一旁看看热闹总行吧?”一个认识图门的人笑道。

    图门想想也是,于是道:“那就请各位有座的辛苦一下,让出个位置。”

    “走不走?”琪琪看着两

    人问道。

    “好戏才刚刚开始,走多不划算。”李艳阳微微一笑,站起身来。

    图门正在招呼众人,余光中看到李艳阳,微微错愕了一下,没想到他也在,不过见李艳阳没看到自己,也就没去主动打招呼。

    图门一番张罗,楼下中央区域被腾了出来。

    叶一格见下边空了,也不走楼梯,纵身一跃,众人只觉忽悠一下,近距离看这个魁梧大汉,觉得很有压力。

    贺祖没有动身,回头看了眼木讷男人,木讷男人也不说话,纵身一跃,刚好站在叶一格对面。

    木讷男人摆开架势,说了四个字:咏春,打叶!

    “打叶?”叶一格愣住了。

    “对,我叫打叶!”木讷男人道。

    “尼玛!”叶一格骂了一声:“特么水克火,你克我啊!”

    木讷男人没有说话。

    “今天我要赢了,你以后不许叫这个名字!”叶一格道。

    “那叫什么?”男人问。

    “叫叶打,跟我姓!”叶一格道。

    “那要是我赢了呢?”打叶问。

    “你赢了再说!”

    叶一格蹭的一声,脚下一蹬,猛然窜出,跟着就是好不花哨的一记重拳,直扑打叶面门。

    众人听到声音一阵惊讶,没想到这个三百来斤的胖子如此迅猛。

    叶一格静若树墩,动如地震,迅猛一击,有如奔雷。

    李艳阳本来以为这家伙有点背景,肯定不是能做贺祖保镖,一看就是高手,还自报咏春二字的木讷男的对手。

    因为叶一格的身材很明显,一看就不是内家高手,那一副魁梧身材虽然肌肉结实,但一看就是类似军队那种硬生生熬出来的身体,跟真正的武道人士交手肯定吃亏,但他这一动以及一拳,让李艳阳吃了一惊,他知道了,这家伙并非武道门外汉,也是个练家子,他练得应该是类似八极拳这种外家功夫。

    二师父给他讲过各种功夫的优劣,特地讲过,其实能练外家拳的也是需要天赋的,这种天赋是来自身体的天赋,这种天赋不比悟性简单,因为悟性有时候是可以后天培养的,而身体的天性则纯粹与生俱来,绝不是健身房或者日夜苦练就能形成的,这些东西说起来很玄乎,简单理解,就是能把外家拳练到极致的人,绝对是身体肌肉异于常人的存在。

    木讷男人虽然外表木讷,实则也是武道高手,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叶一格这一记抢攻也让他收起了轻视,脚下一挪,身体一侧,只觉拳风扫脸而过,声势骇人。

    叶一格一击落空,去势不减,也不回头,身子一拧,另一只手横空一扫。

    打叶双手架起,抵挡这雷霆一击,不过他没有硬接,而是轻轻一卸,两人刚一接触,打叶已经后跳一步,轻轻弹开。

    “有点意思!”

    叶一格微微一笑,外家功法讲究一鼓作气,这头两板斧没有让对手吃亏,意味着这场架就不轻松了。

    随后叶一格再次欺身而上,打叶见招拆招,不敢硬憾,两人交手四五十招,大块头叶一格越战越勇,打叶却已经疲惫不堪,真如风中一片叶子,摇摇欲坠。

    其实论招式,打叶要胜过一筹,奈何叶一格抗击打能力极强,体力又好,虽然打叶得手三次他才能回击一手,但就是这一手,往往是打叶不能承受之重,哪怕他防的很好,但依然难免那摇

    摇欲坠的小身板被震的生疼。

    一方越战越勇,一方越打越心惊,结果可想而知,叶一格趁机一个铁山靠将打叶撞飞,结束了这场争斗。

    叶一格打的很开心,因为他遇到了对手了,虽然他赢了,但这个咏春高手也让他获益匪浅,起码这一战是军队里打不到的。

    “来,下一个!”

    叶一格甩甩膀子,开口道。

    众人看着瘦削男子如风筝一般倒飞出去,一阵咋舌,当真是开了眼界了,一时间听到叶一格的话,全部噤若寒蝉。

    “你赢了,梅兰二人的初夜归你!”

    叶一格正准备迎接下一个对手,不料苏渠开口了。

    “嗯?你身后这位不打?”叶一格知道苏渠身后这老头也是个厉害主,疑惑道。

    苏渠笑着摇摇头:“您和贺少都是我的客人,你们定下规矩,只要对方同意,我都无所谓!”

    “不行,必须打!”叶一格不开心了,自己就是来打架的,这就打一场忒不过瘾。

    苏渠愣住了,其他人也蒙蔽了,你赢了还不行,还非要给你揍一顿?

    “叶子!”

    一个女声响起,众人抬头,正是宁千寻。

    宁千寻见叶一格看了过来,道:“行了,带上人,咱们走!”

    叶一格无奈,只得点点头:“把姑娘给我带上来。”

    苏渠点点头:“姑娘自然属于您,但是酒店我们已经选好了,您直接去酒店就行了。”

    “去酒店?去酒店干嘛?”叶一格问。

    苏渠不解:“当然是......当然是梅兰二人伺候您共度**啊!”

    “**个屁啊,你把人给我,我自己出去度。”叶一格道。

    “那不行!”苏渠皱眉道。

    “不行?不说了谁赢跟谁走么?”叶一格道。

    “是谁赢跟谁过一晚,您要带出去了,给我弄丢了,我去哪找人去?所以必须去我们安排的酒店。”苏渠不厌其烦的解释道。

    “哈哈哈,老头你错了。”叶一格笑了。

    ......

    众人晕倒,这家伙居然管苏渠叫老头......

    “怎么错了?”苏渠没理会这声称呼,不解道。

    “我说的是我赢了我把人带走,带走你明白么?”叶一格问。

    苏渠大惊:“胡说!”

    “胡说毛啊,老子五百万,到边境都能买一千个女人了,在你这才带走俩,你唧唧歪歪毛啊!”叶一格道。

    一群人全懵了,这家伙来抢人了?

    李艳阳笑了,看来自己省下了。

    苏渠摇摇头:“叶兄弟,这样是不行的!”

    “哦?为什么?”叶一格问。

    “不为什么,就是不行!”苏渠道。

    “如果我就要这么办呢?”叶一格问。

    “不可能!”苏渠狠声道。

    “哈哈,这么说不还是要打么?行啊,老规矩,你能干倒我,我就走人,干不倒我,人我就带走!”叶一格笑道。

    苏渠皱眉,闭眼,思索,纠结,最后睁眼:“好!”

    叶一格笑了,你说好就好。

    “老先生,请?”叶一格看向苏渠身后。

    “年轻人,你不是对手,你走吧!”老人悠悠开口,沉入暮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