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7章 三分钟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李艳阳送走欧阳凤便回了家,心想秦淼应该下班了,明天再说也不迟。

    回到别墅,李艳阳一进门就听到古筝和笛子的声音,知道梅兰这对儿姐妹花闲着无趣在弹曲呢,寻声走去,发现白洁也在呢,原来三个人都坐在湖边呢。

    李艳阳没有急着打扰,而是在白洁身旁做了下来,两个女孩看到师父微微一顿,李艳阳说继续,两个女人这才继续奏完一曲。

    一曲完毕,李艳阳看向了白洁,笑道:“你们倒是享受啊。”

    白洁摇摇头:“我们三个又无聊,不找点节目干嘛?难不成斗地.主?”

    李艳阳哈哈一笑,突然灵机一动:“我给你们找个活吧。”

    三人闻言看向李艳阳。

    “咱们开个音乐兴趣班,你负责管理,梅兰负责教学,怎么样?”李艳阳问道。

    “这个好!”白洁闻言欣喜点头。

    “对,这样还能赚点钱,咱这别墅开销可不小啊,不能光住着不出力啊。”李艳阳笑道。

    白洁闻言一阵愧疚,是啊,自己光享受了,虽然李艳阳能力不错,钱赚的也不少,但这开销可不少,于是道:“我那里有钱,你要不够跟我说!”

    李艳阳闻言摇头:“和你开玩笑呢,连你都养不起,我还混个屁啊。”

    “但是我......没用啊......”白洁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很没用。

    “怎么没用呢?”李艳阳责怪一声,趴着白洁的耳朵到:“就快有用了!”

    听到李艳阳一语双关的一句话,白洁一阵羞赧,推了他一下,看了看梅兰二人,示意李艳阳还有徒弟在呢。

    李艳阳哈哈一笑,说回去睡觉吧,两个女孩这才离开,李艳阳拉着白洁回到卧室,不过是白洁卧室。

    “干嘛?”白洁见李艳阳跟了进来,羞赧道。

    “一起睡!”李艳阳笑着说。

    “不能总这样!”白洁提醒道。

    “嗯,不总这样,偶尔一下而已!”李艳阳笑着说。

    两人同床共枕,白洁任由李艳阳随意把玩。

    “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啥事?”李艳阳手上不停,应和道。

    “我想咱们那个兴趣班不盈利,只要不赔钱就好,有钱人家孩子就收费,免费教那些福利院的孤儿!”白洁道。

    李艳阳闻言一笑:“成,这也是积攒功德的好事!”

    白洁见李艳阳同意,更加欣喜:“我......我想让东东来学。”

    李艳阳听到白洁的小心翼翼,笑着点头道:“可以啊,这样你们娘俩还有时间多接触。”

    “你不会不开心吧?”白洁问道。

    “这有什么不开心的,你要是不想孩子,那才让人寒心!”李艳阳道。

    白洁闻言心中一暖:“你真好!”

    李艳阳微微一笑,说你也很善良。

    随后两个人就默契的不说话了,因为纯洁的事情聊完了,就该做点龌龊的勾当了......

    第二天李艳阳来到学校,因为今天是最后一次上课,然后就可以等着考试周的到来了。虽然是最后一天课,但上课的时候李艳阳没有认真听讲,因为他发现昨天“玄洪门”微信群很热闹

    。

    话题是杨沐提起来的,表示这次节目很成功,等剪辑制作完成,要请师父师兄庆祝一下,大气的表示全苏杭的店子随师父师兄挑。

    贾天才问了一句“哪都行?”

    杨沐发了个悠闲抽烟的表情。

    龙天泽笑着说那可就不客气了。

    贾天才跟着就发了三个字,让此次会话停顿了三分钟——大保健!

    龙天泽噤若寒蝉,生怕小师妹暴起伤人。

    不过意外的是杨沐恢复了三分钟,发了一个好字!

    不仅龙天泽,贾天才也蒙了,说小师妹啊,师兄开玩笑的。

    然后杨沐发了三个字——敢不敢?

    贾天才果断发了一句话——不去是王八!

    龙天泽小心翼翼的发了一句:“师父看着呢!”

    贾天才一哆嗦,说师弟啊,你不知道,在我们玄学里,王八是神兽!

    .......

    话题到此为止,李艳阳笑着收起手机。

    “你笑什么?”钟妙可发现李艳阳捣鼓了半天手机,表情还有点猥琐,问道。

    “没事!”李艳阳笑着摇摇头。

    “没事?”钟妙可疑惑道。

    “嗯!”李艳阳点点头。

    “那你怎么笑的这么猥琐?”钟妙可问。

    李艳阳一阵暴汗,质问道:“你觉得猥琐两个字跟我搭边么?”

    钟妙可点点头:“是不大贴切!”

    “哼哼!”李艳阳得意两声。

    “你那是骚!”钟妙可没让李艳阳得意多久。

    ......

    “你中午在学校吃不?”钟妙可问道。

    “不吃,我有事。”李艳阳道。

    “你怎么经常有事?”钟妙可不开心了。

    “因为我骚啊!”李艳阳回了一句。

    钟妙可气结:“作为团支部书记,我觉得你现在思想有问题,你要知道你是个学生,而学生的重心应该是学业,都要考试了,你不好好上课,你知不知道这几天老师都在划重点,到时候挂科可不行!”

    “是么?划重点了?”李艳阳惊讶道,挂科可不大好,他本来自信不会挂科,但这半学期的基础课他还真没学多少。

    “现在关心了?”钟妙可冷声道。

    “中午一起吃饭吧!”李艳阳笑嘻嘻道。

    “不吃!”钟妙可摆了个冷眼色。

    李艳阳偷笑一声,拍了拍前座的一个男生:“小明同学?”

    名叫钟鸣的家伙苦着脸转头,他一直听着身后两位一二把手聊天呢,没料到班长突然拍了下自己,本来有点受宠若惊,谁知班长居然这么称呼自己。

    “你咋了?”李艳阳发现“小明”同学脸色不大好看。

    “班长,我不是小明.......”钟鸣苦着脸道。

    噗嗤一声,钟妙可笑了。

    “哦,老师划重点了?”李艳阳问。

    钟鸣刚要说话,不料团支书开口了,十分威严的轻声喝道:“好好听课!”

    钟鸣曲于团支书大人的淫威,知道班长屁用没有,赶忙一缩脖,好好听课去了。

    李艳阳心中一笑,又要转头看向身后。

    钟妙可忍不住了,拉了李艳阳一把,没让他转身,咬牙道:“中午一起吃饭!”

    李艳阳嘿嘿一笑:“就知道团支书大人不会放弃我的!”

    午饭两人一起在食堂吃的,钟妙可是闲不住嘴的主,叽叽喳喳的没完,李艳阳有求于人,只能笑脸陪着。

    “对了,明天校队有比赛了!”钟妙可突然说道。

    “啥?开始了?”李艳阳问道。

    “早都开始了,都打了一个客场了!”钟妙可道。

    “输了赢了?”李艳阳问。

    “输给复旦了!”钟妙可无奈道。

    “哦,那还不算太丢人。”李艳阳点点头。

    “不丢人?输了二十分呢!”钟妙可道。

    “二十分不算多吧?”李艳阳问。

    钟妙可点点头:“也不算太多,反正没赢过......”

    “复旦那么厉害?”李艳阳惊讶道。

    “嗯,他们年年能打进正赛,是分赛区的种子队。”钟妙可道。

    “那更无所谓了,没事,等他们来了,我闹死他们!”李艳阳安抚一句。

    “对!一定弄死他们!”钟妙可攥了攥小拳头。

    “你恨他们?”李艳阳不明白钟妙可怎么这么兴奋。

    “当然了,每一个苏杭大学的学生都恨他们啊!”钟妙可说。

    “为什么?”李艳阳不解。

    钟妙可瞪大了眼睛,发现李艳阳一脸茫然,然后就讲起了复旦和苏杭大学的恩恩怨怨,原来这两个高校之间一直互相看不上眼,掐的比水木和京大还严重,处处较劲,如同死敌一般。

    两个学校都自诩江南第一名校,复旦是新生代,又坐落在娇子城市,所以很嚣张,而苏杭大学一直把复旦当成自己一个分支,因为要不是当年苏杭大学的大家援助,根本就没有复旦数学系的辉煌,没有苏杭大学的鼎力支持,也就没有复旦的今天,所以总是骂复旦忘本,一来二去,恩怨交织,本自同根生,就这么开始相煎何太急了。

    李艳阳听的有趣,虽然这种东西孤掌难鸣,谈不上谁对谁错,但既是苏杭大学一员,当然胳膊肘不能往外拐,也就跟着钟妙可同仇敌忾。

    吃了午饭,李艳阳告诉钟妙可自己明天会把全部课本拿来,给她划重点,钟妙可提出一个条件,为了报答自己的恩情,李艳阳比赛的时候必须倾尽全力,捍卫苏杭大学的主场荣誉。

    李艳阳笑着点头,说不管谁来,都必须打跪他们。

    经过钟妙可的讲解,李艳阳也明白了,原来分赛区选拔赛这东部分了四个组,每组六个队,循环主客场,最后积分第一的直接晋级,积分第二的再去打附加赛,一共正赛阶段有二十支队伍向着HUBA的王座发起冲击。

    李艳阳陪着钟妙可吃了个午饭,然后就打车奔向市委,因为他和秦淼约好了。

    李艳阳的待遇不错,秦淼竟然在办公室接待了他,这种庄严肃穆的场合李艳阳自然不敢太胡闹,所以见秦淼一个人在办公室,叫了一声小秦秦.......

    “我只有五分钟!”听到这一声小秦秦,秦淼几乎魂飞魄散,咬牙切齿道。

    “三分钟就够了!”李艳阳淫.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