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5章 华姐的生意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考试周已经临近尾声,还有一门要考,不过时间跨度比较大,居然还要等小一周,很多盼家心切的同学已经急不可耐,李艳阳倒是不着急。

    把电话接过告诉秦淼的时候她很惊喜,问对方到底什么来路,李艳阳说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很厉害。

    在家复习了一上午功课,李艳阳觉得老师的重点都拿下了,白洁和梅兰二人都忙悦心阁的生意去了,他也想去看看。

    来到悦心阁李艳阳小小惊讶了一下,因为他发现有二十多个孩子,除了最小的东东,其他的都有七八岁到十几岁不等,李艳阳笑着跟白洁说这小生意闹得不错,白洁解释说除了儿子东东还有五六个是朋友家的孩子,其他都是孤儿院来的。

    李艳阳很想说这个比例不好,因为可能赔钱,不过看到白洁满足的样子心想算了,就当花钱寻开心了,这样总比那些整天就知道买买买的女人好多了。

    “下午有事没?没事一起去逛街。”白洁说。

    李艳阳愣了一下,这就是心想事成么?

    “怎么了?”白洁问。

    “没事,下午有空。”李艳阳说。

    白洁微笑着看了一群孩子一眼:“嗯,你看孤儿院的孩子穿的都不好,他们有点自卑,我准备给他们买点衣服!”

    李艳阳心里想说姐姐你是不是善良过头了,但白洁紧跟着就说了一句这次钱我自己出,不要你的。

    .......

    .......

    两人目标明确,直奔少儿区域,白洁心很细,居然记得孤儿院的孩子都多大年龄,男女分开,每人一套。

    回去的路上白洁很开心,说孩子们看见了一定欢喜。

    “不见得,他们或许不会要。”李艳阳打了个预防针。

    “为什么?”白洁问。

    “因为他们自尊心很强。”李艳阳说。

    “你怎么知道?”白洁问。

    李艳阳笑着说:“反正是我我就不要!”

    白洁愣了一下,想起了李艳阳的身世,小心翼翼道:“你当初就不要?”

    李艳阳笑笑没说话。

    回到悦心阁,趁着休息的功夫白洁把孤儿院的孩子们叫到了一个单独房间,这是李艳阳告诉他的,要和其他孩子分开。

    一群孩子看到白洁拿出的衣服表情各异,李艳阳在一旁安静欣赏。

    “这是给你们买的衣服,每人一套。”白洁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挨个分衣服。

    “谢谢校长。”

    “谢谢校长。”

    .......

    每个孩子拿到衣服的时候都说了这四个字,校长二字听得李艳阳有点懵。

    “谢谢校长,我不要。”

    一个孩子开口了,李艳阳会心一笑,抬头一看,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这么大的孩子很难看出年龄,表情很严肃,小手背在身后。

    “为什么?”白洁惊讶问道。

    小男孩摇摇头,没有说话。

    “我也不要。”

    “我也不要。”

    挨着小男孩的一个两个小伙伴也出声道。

    “孙天来,你装什么啊,每天穿的那么破你也不怕别人笑话!校长可怜咱们,给咱们买衣服,你要有志气将来你加倍报答校长啊,现在算什么威风!”

    突然一嗓子

    喊起,把白洁和李艳阳都吓了一跳,是个小女孩,比那三个小男孩高了半个脑袋,看来大了一两岁。

    李艳阳笑了,白洁有点慌。

    “不是的,我不是可怜你们,我是喜欢你们!”白洁强调道,她不想好心办坏事,有李艳阳的提醒,她很顾忌她们的自尊心。

    小女孩没有再说话,孙天来还是倔强的把手放在身后。

    白洁还在僵持着,商量叫孙天来的小男孩收下,不过李艳阳目光在说话的小女孩脸上扫了一下,他发现小女孩喊了一嗓子之后就不搭理了,似乎对孙天来收还是不收也不关心了,李艳阳笑了,他明白了,小女孩那番话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因为此刻看起来她比其他人要心安理得一些。

    李艳阳才上大学,虽然会看相,但他不是过来人,没有看过很多孩子小时候的性格以及长大之后的样子,所以他没法给出一个判断,这个小女孩是好还是坏。从心说,他对这个小女孩有点不喜欢,但又觉得也不算可恶,因为她应该算很聪明很懂事的,或者也可以归为有想法的一类。

    “我不要!”

    孙天来被校长墨迹的有点烦躁,大声叫了一声。

    白洁突然有点不知所措。

    “不要就不要吧,要不然长大了还不起还是个压力。”李艳阳笑着起身,看了眼小女孩,发现小女孩明显思索了一下,似乎在想一套衣服怎么还不起。

    “我能还起!”孙天来听到李艳阳的话倔强道。

    李艳阳走到小男孩跟前,居高临下道:“能还起?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算不用涌泉相报,但校长给你们买的是你们需要的东西,到时候你们回报的也应该是她需要的东西,等你们长大了,她可不需要一套衣服。”

    李艳阳说着无意间往小女孩身上一扫,发现她正在思考,还有几分慌张和犹豫。

    孙天来也在思考,不过没说话,心想反正我不要。

    “你叫孙天来?”李艳阳问道。

    孙天来点点头。

    “好名字!”李艳阳说。

    孙天来不大懂。

    李艳阳看了一下孙天来,然后问道:“你明天来这么?”

    孙天来摇摇头:“明天上学。”

    李艳阳想起来了,今天是周日:“哦,你是哪个学校的?”

    “第四小。”孙天来说。

    “你们几点放学?”李艳阳又问。

    “三点半。”孙天来说。

    李艳阳点点头,然后对白洁说把衣服收起来,白洁不太懂,还是看向了孙天来三人,但他们还是没有。

    这下不仅他们三个,其他人也不要了,李艳阳笑着转头:“说将来不用还,这是你们好好学习的奖励。”

    然后其他人收了起来,李艳阳看了看孙天来,发现他没后悔,另外两个表情不大自然。

    白洁发完衣服就告诉大家解散,然后把李艳阳拉着坐了下来。

    “你要收他当徒弟?”

    李艳阳微微惊讶:“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说他名字好!”白洁说。

    李艳阳笑了,确实,名字里本来就带天字,本身又招他喜欢,天意如此,不收不合适。

    李艳阳本来想带几人去吃个饭,不过一个电话打乱了行程,竟然是久不联系的华姐,说带他去算卦,李艳阳这

    才想起来之前还答应了一个生意呢,不说都忘了。

    到了华姐的浴池,已经没有龙天泽迎接了,因为龙天泽现在生意大了,很少在一个地方驻扎。

    “华姐,不说我都忘了,你的朋友看来没什么事啊。”李艳阳看到华姐笑道。

    华姐引着李艳阳往里走,道:“不是没什么事,是上阶段忙,这会才到关键时刻。”

    李艳阳明白了,看来他们要有调动了。

    进了包厢,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标准的成功人士,大肚腩,泻头顶。

    “这位是房科。”华姐点到即止,说了级别,但没太直白。

    “房科好。”李艳阳打了声招呼。

    “你好!”房科做了个请坐的手势,但没有起身。

    李艳阳笑着坐下,心想你个小科长不懂规矩啊,要不要把我老婆说出来吓死你?不过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宰他一顿算了。

    “听小华说大师很厉害,不过感觉名字有点生,才来苏杭?”房科长名叫房景林,他本来听华姐说大师厉害,只是年纪有点小,千万别小看了他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此刻还是觉得小的离谱,心想试验一下。

    李艳阳笑着点点头:“生有生的好处,否则房科长怎么不找四大门派给看呢。”

    房科长一愣,眼睛眯成了缝,然后笑了:“那你觉得我为什么不找他们?”

    李艳阳笑着喝了口华姐倒好的茶:“第一,那些人价格不便宜,往死了要;第二,您不想叫别人知道。”

    房景林瞬间收起轻视之心,这家伙聪明啊,看来对苏杭这些门派也了解了一些,没错,他本来想找他们的,但后来华姐说起李艳阳对她的帮助,于是想来试试,因为四大门派客户太多,很多人私下关系不错,万一泄露出去不好,虽然有很多人官场上的人都是他们的客户。

    “那小兄弟的价格如何啊?”房景林心想既然他了解四大门派,那价格未必低。

    “这要看算什么,还有就是需要解析的程度,比如我在步行街的时候,看一眼吉凶祸福,一百块就够了。”李艳阳道。

    听李艳阳随意的说起步行街,似乎根本不想隐瞒自己的低段位,房景林反而对李艳阳更有信心了一些,这样的人,应该是有自信的。

    “那要是解到让我明白呢?”房景林问。

    “十万。”李艳阳干脆道。

    华姐愣住了,房景林也很诧异,一百到十万,这可是一千倍啊,翻得太狠了。

    “那我可不敢答应你,万一我没听懂呢?”房景林道。

    “没事,事后付钱,我解完了你不付钱我也不能把您这个科长怎么样吧?我只是说我的价,让您有个谱,如果想付就按这个数准备。”李艳阳随意道。

    “呵呵,好,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大师的能耐。”房景林笑道。

    房景林的话让李艳阳有些失望,因为他希望对方说太贵了,付不起,这样哪怕自己对他印象不好,起码证明他不是个烂官。

    但十万块,他价都没讲,似乎只要自己算的准他就掏了,这让李艳阳明白了一个事,这个官是个不差钱的官。

    突然想到龙天泽和自己说过的话,李艳阳看了华姐一眼,华姐报以一个微笑,然后又看了房科一眼,当他在转头看向华姐的时候,华姐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