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156章 那就抢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李艳阳一直在用天眼看着孤零零的秦淼,其他八道魂魄都被他打散了,很轻松,李艳阳知道这几个真是小鬼,比医科大学那位差远了。

    赵开疆很诚恳的年了一遍咒语,李艳阳以为又要无功而返,却不料他发现秦淼二字出口的时候“秦淼”动了。

    是的,李艳阳看到她转身了。

    “再念!”李艳阳激动道。

    别人也以为还是没效果,但不知道李艳阳激动何来。

    “天灵灵,地灵灵,吾有一令,诸神有请,有女秦淼,八字如令,听吾道法,急速归命,如敢违逆,天有常刑,急急如律令!”

    赵开疆也急了,李艳阳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气愤,李艳阳感觉秦淼再不听话,这哥们儿要拿符了。

    这次李艳阳观察的更仔细,前边后边那些话都没用,只有秦淼这两个字有用!

    秦淼动了一下,但“一脸茫然”。

    李艳阳伸手。

    赵开疆你不解。

    “给我!”李艳阳说。

    赵开疆手里只有罐子,于是递了出去。

    “秦淼!”

    这话大家知道是冲着魂魄喊的。

    不是吧,不用天灵灵地灵灵么?不用诸神有请么?

    “动了!”

    赵开疆很激动,也很伤心,这李青龙果然被祖宗偏爱。

    其他人无语中。

    “秦淼!过来啊,我们回家!”

    李艳阳这一刻觉得面前的不是一个所谓的魂,也不是一缕气,就是秦淼。

    秦思成突然变得激动,因为李艳阳言辞恳切,让他感动。

    “淼淼,回来啊!”

    “动了动了!”赵开疆惊叫一声,回头看向秦思成,妈的,这老头也这么有面子?难道老祖宗也怕当官的?

    其他人则有点明白了,这是秦淼听到亲切的声音了。

    李艳阳急道:“继续叫,叫您女儿!”

    “呜......”秦思成哭了:“淼淼,你回来啊,爸想你啊,咱们回家啦!”

    “爸爸害怕啊,你妈都哭晕了,你快回来啊,咱不管那些破事了,谁爱占谁占,谁爱损失就损失去,咱们不当这官了,不做这个主了!”

    秦思成伤痛欲绝,此刻也忘了忌讳,想起什么说什么。

    褚云心中一惊,看来他们还是没觉得是意外,不过无碍,没有证据,哪怕秦淼真的起死还生,也无法知道,更何况他知道,就算命魂回来了也没用,依然改变不了结果。

    虽然他看不到什么,也不会念力,但他能感觉到这里阴气大盛,能感觉到李艳阳驱散了一些阴气,能感觉到还有阴气,也能感觉到阴气在动,哪怕真的是秦淼的魂,哪怕真的能回到罐中,哪怕真被李艳阳带回去,但他如何安神?莫说安不上,就算安上了,放进了秦淼脑袋里,她也依然不会醒来,没有任何疑问。玄学界他不是最厉害的,也不代表权威,但权威?谁是权威?肃宁也许算一个,不过也就是和自己不相上下,只是威望高点而已,还有谁是权威?天才是一个,鬼道是一个,知命是一个,妙手是一个,但一样,这四个权威也没有这个能力。

    李艳阳呆立当场,他忽然意识到了,是自己害了她!

    知道真相的李艳阳眼泪唰的一下掉下来了。

    “老婆,回来,我们还没结婚呢,我会给你出气的!”

    李艳阳喃喃出口,秦思成愣住了,赵开疆懵了,其他三人也惊诧的看着他。

    “动.......”

    赵开疆话刚出口,还没落下,罗盘不颤了,指针归位,他呆呆的看着李艳阳,确切的说是看那个罐子。

    罗盘止住,意味着它检测不到阴气了,阴气可能走了,散了,也可能是被隔绝了,无根之水和那个罐子有这个作用。

    李艳阳亲眼看着秦淼进了罐子,然后笑了,转头,说走!

    众人上车,都是呆呆傻傻的,哪怕曾经的一方大元秦思成,哪怕众所周知,名声在外的四大掌门,都在想着李青龙,以及他刚刚带来的震撼。

    李艳阳小心翼翼的捧着秦淼,那一刻他只想把她抱在怀里,想的不是她冷峻漂亮的样子,不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就是一种亲切。

    回到医院的时候,楚中天和王忠野坐在一旁,皇甫月和王俊杰围站在秦淼床边,一脸关切。

    听到声音,众人抬头,当先进来的是李艳阳,然后才是其他人,进来的几人没觉得如何,但王俊杰心中比较负责,因为他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他总是走在前边,后边的人就像跟班的一样服从、自然。

    李艳阳身后跟的是什么人物,多数他不知道,甚至根本不认识,但外公是走在最后的,外公是谁?苏杭曾经的天,今天省委市委各个人物见了还得恭敬的叫声秦老的人。

    李艳阳似乎带着一种气场,他进来,楚中天王忠野起身,皇甫月王俊杰让开,众人全在他身后。

    李艳阳看着秦淼,有些紧张和激动,他有一种想法,但不敢尝试,那是在听说无法安魂之后他想到的,但只是想,全无根据的想,不到万不得已,他不太敢尝试,不是他知道有什么危险,也正是因为他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于是他转头,请教专业人士。

    “赵大师,真的没法安魂么?”

    赵开疆心想你和祖师爷关系那么好,你直接问就好了呗,找我干嘛......

    “我没听说过......”

    赵开疆的答案已经换了,因为他觉得李青龙和祖师爷关系这么好,应该没什么不可能的吧......

    李艳阳转头,心中在犹豫,看着秦淼煞白的脸庞一阵心痛。

    “对不起.......”

    李艳阳的话除了秦思成没人听的懂,楚中天都不知道这是因为古玩街而起。

    “我会对你负责的,你信我么?”

    李艳阳看着秦淼喃喃自语。

    其实他的声音很轻,只是整个屋子都鸦雀无声,所以他的声音也很清。

    “你一直都不信吧.......”

    李艳阳捧着罐子,说:“你不回来,我下去陪你!答应你的,我会做到!”

    众人愣住了,玩命啊!

    李艳阳说这话的时候真情实意,他没有怀疑真的失败之后他是不是有勇气自杀,但是他此刻就这么想,当初一起坠湖,他说过要保护她,承诺过死了一起有个伴,但那时候他知道不会死,或者说自信不会死,所以在玩,现在,他把她玩死了,所以他要守着那个随便的承诺。

    李艳阳捧着秦淼的脸放正,众人静静的看着,然后李艳阳拿出七枚硬币,内力加持,围着秦淼的头摆在七个位置,褚云看到这七枚硬币不解,觉得少了一个,应该是八个,如果再拿出一个放在秦淼的喉咙位置,不管放在床上还是她的脖子上,都是一个八卦阵,但李艳阳没放。

    然后李艳阳轻轻抬起秦淼的头,先是手掌抚摸了她的嘴一下,然后是鼻子,眼睛,天灵盖,后脑勺摸了两下,然后是后颈,然后是喉咙,最后放下。

    众人看的不明白,也不知道李艳阳围着她的头部附上八道真气。

    最后李艳阳拿过装着命魂的罐子,打开,从秦淼的嘴里喂下。

    留守的楚中天四人不知道李艳阳喂她喝下的是什么,其他几人则瞪大眼睛,心想这成么?

    他们没问,问了李艳阳会告诉他们不知道。

    如果李艳阳之前没有问过赵开疆问题,他们会觉得李艳阳成竹在胸,但现在,几人知道,他只是单纯在做尝试。

    水喂下,李艳阳把秦淼放倒,然后拿出一枚硬币,放在她的喉咙上。

    褚云皱眉,他明白知道了,李艳阳在秦淼头上布了一个立体的八卦阵,对,是立体的,一共两个。

    可是干什么呢?褚云不解。

    突然,褚云眼中闪过一抹神采,然后他感觉到一个目光,来自肃宁,转头看去,眼中都有一抹异样的惊喜,没错,那是惊喜,他们彼此知道对方也看明白了,所以对李艳阳有了一种可以叫叹为观止的感觉。

    李艳阳布的不全是八卦阵,头上布的应该是奇门遁甲,因为他选得确切来说不是八个方位,而是八门!

    奇门遁甲有八门,开门,生门,死门,杜门,惊门,伤门,休门,景门。

    秦淼的嘴是开门,眼睛是生门,所以灵魂从口而入,最后目的地是眼睛,李艳阳不知道对不对,他曾经想过两点,其一是天灵盖,但现在他觉得如果这真是所谓的命魂,那应该是居于眼睛的,第一是秦淼的眼睛没有瞳孔,其二是他知道,人的死亡是从眼神涣散开始的,那这个涣散的散是不是就是灵魂消散的散呢?李艳阳推测是,无从考证,但只能一意孤行,因为没人做到过。

    那最后一枚硬币所在的喉咙让两个阵法相交接,那个外围八卦阵是用来固守的,也就是说防止不成魂魄散去,是的,这是保守的一次防守,为的是应付突发情况。

    “你们退后!”

    李艳阳放上最后一枚硬币,说了一声。

    众人不知道他干什么,其实李艳阳是要开天眼了,怕他们看到。

    打开天眼,李艳阳兴奋了,因为他看到了在皇甫月脑子里看到的一样的景象。

    此处应该有咳嗽,然后是一声呢喃,有气无力的说——水......

    电视剧终究是电视剧,现实和李艳阳想的不一样,收回天眼,秦淼没有反应。

    众人退后,但依然看着李艳阳和秦淼。

    李艳阳本来一阵紧张和激动,只是不知道秦淼为什么还没有醒来,于是他咬咬牙,去扒秦淼的眼睛。

    嘶!

    赵大师真真是倒吸一口凉气,其他人也愣住了,李艳阳手在颤抖,激动的。

    因为秦淼的瞳孔回来了。

    李艳阳真想说一句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然后秦淼悠悠转醒......

    “叫大夫!”

    李艳阳吩咐一声,王俊杰跑着离开。

    不一会儿,大夫来了,李艳阳说把呼吸机拔掉,看有没有呼吸。

    大夫心想这不是胡闹么,但看了眼秦思成,获得示意,然后紧张的说了一句:“拔下之后再插上,有可能导致呼吸停止。”

    李艳阳点点头。

    大夫没把管子拔掉,而是停了机器。

    三秒钟,大夫再次打开,众人看不懂,大夫摇摇头,说没有......

    李艳阳急了,想不通问题在哪,再次拉起秦淼的手,然后注入内力,所到之处通常无阻,脑袋也上去了,似乎没有问题。

    赵开疆上来了,猜测说:“灵魂离体就像骨头断了,就算摆回去,也不代表愈合.....”

    李艳阳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觉得有道理,但又很失落。

    “你们撤开!”

    李艳阳又说了一句。

    众人撤开,李艳阳开天眼,看的仔细,每个位置都看了一下。

    收回天眼,转头。

    “皇甫老师,你来!”

    李艳阳拉着皇甫月走了,依然是那个爱转角。

    “转......”

    头字还没落下,皇甫月转了过去。

    没时间夸奖模特皇甫月的聪明,李艳阳开天眼,看。

    不一样......

    李艳阳失落,转身回到病房。

    皇甫月淡淡的忧伤,又是被拉着来,然后......抛弃......

    她忽然有些羡慕秦淼,不是她心思复杂,心胸窄,只是因为看到李艳阳喂她忙的魂不守舍就羡慕。

    李艳阳回到病房,看着秦淼,咬着嘴唇,皱着眉头。

    最后他拿出电话,打给贾天才。

    李艳阳闭上眼睛,说:“找龙天泽,买四十九盏煤油灯,两米高,二十米长的白布,钢筋.......”

    李艳阳说了很多东西,众人呆呆的听着。

    说完,转头,看赵开疆:“借我一把桃木剑。”

    赵开疆点头,李艳阳看向秦思成。

    “找一处广场,露天,能看到星辰的地方。”

    秦思成茫然点头。

    “你要?”

    褚云和肃宁同时出声,不是因为就他们有疑问,其实都有疑问,但他们想到了什么。

    李艳阳起身,看了眼秦淼。

    “问天要命!”

    .......

    众人呆呆的看着李艳阳。

    “他要是不给呢?”赵开疆下意识的问,但赶忙止住。

    李艳阳还是看着秦淼,温柔一笑,说,那就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