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242章 看你如何死里逃生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两人说话的功夫,胡举走了出来,叼着一根细杆香烟。。。!

    “两位,来一支?”

    胡举走到两人跟前,递出香烟。

    “没想到胡老师还是个全才啊!”李‘艳’阳接过香烟笑道。

    “我也没想到一个学生这么厉害,看来咱们华夏真是卧虎藏龙啊,不过我很好,你们要怎么做?”胡举问。

    李‘艳’阳笑道:“不知道胡老师是想学习还是指教啊?”

    胡举道:“我想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胡先生,这里没事了,‘阴’阳没有失衡,不用帮忙了。”肃宁道。

    “哦?现在下论断还有点早吧?”胡举笑着说了一句,然后看着肃宁道:“久闻肃老道行高深,德高望重,我们玄学一脉需要的是团结和共同进步,虽然我算个洋和尚,但大道至简,殊途同归,我实在不知道肃老为什么不喜欢我?”

    肃老闻言老脸一红,被人直指内心,难免一阵尴尬,不过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对胡举如此心生防备。

    胡举说着微微躬身,然后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李‘艳’阳也一阵惭愧,他和肃宁一样,总觉得很讨厌这个胡举,不过听到他刚才的话,一阵汗颜。

    是啊,自己曾经不也对‘门’第之见视若顽疾么?怎么今天自己有点水平了,也开始防着别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这个家伙!”肃宁看到胡举离开说了一句,其实更像是解释。

    “这种吃羊‘奶’粉长大的人确实不招人待见,不会做人!”李‘艳’阳也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也对,不过也不对,你本来也不招人待见的”肃宁说。

    李‘艳’阳想掐死这个老头,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那句话什么意思?”李‘艳’阳问。

    肃宁转头:“哪句话?”

    “他说没想到我这么厉害,卧虎藏龙什么的”李‘艳’阳道。

    肃宁闻言道:“医院都治不了的病你解决了,现在大家都知道。”

    李‘艳’阳闻言明白了一点,但一深思,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不过想不明白,也没有深究。

    “唉,看来咱们苏杭还真是卧虎藏龙啊!”肃宁叹了一声。

    李‘艳’阳扬眉,肃宁看了他一眼,道:“先是你,现在又来个胡举,更厉害的是居然有人在我眼皮底下布了个命理风水局看来老了”

    李‘艳’阳从肃宁眼看出了忧虑,道:“这个命理局已经八年了,本来明年圆满了,不过被我提前破了”

    肃宁心里一紧,李‘艳’阳这是补刀啊八年了,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个杨登渠

    李‘艳’阳没理会肃宁的痛苦,而是问道:“怎么,您见识胡举的手段了?”

    虽然肃宁没有深说,但他明显感受到肃宁把他拿来和自己相提并论了,不是李‘艳’阳妄自尊大,自己的水平肃宁是亲眼见到的。

    肃宁点点头:“他有自己的理论,是什么星象学说,如他所说,和咱们的理论殊途同归,也不知道是不是崇洋媚外,我总觉得他说的咱们还有道理,嗯更科学!”

    肃宁好像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不喜欢他了,因为他视若珍宝的华夏明似乎受到了冲击,以至于让他自己心存质疑

    仿佛知道肃老心所想,李‘艳’阳笑道:“五千年的传承没那么脆弱不堪,肃老您杞人忧天了。”

    肃宁闻言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这一句话让他心情大好。

    “月圆之夜他肯定会来,倒是希望看看他的手段。”

    此刻,在杨登渠的别墅,气氛颇为尴尬,因为两个老熟人再次相对而坐,各怀心思。

    “褚老不会心存芥蒂吧?”杨登渠喝了口茶问道。

    褚云微微一笑:“我与杨总合作多年,都是互利共赢,谁也不欠谁的,何谈什么芥蒂。”

    “哈哈哈,褚老这么想,我杨登渠更加自责啊!”

    听到杨登渠这么说,褚云心好受不少。

    “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杨登渠说着站了起来,背对褚云,看着窗外:“第一,他和秦家关系很好,我和秦家讲和了,需要维护一个好的关系,所以见他第一面我送出了一百万,买个安生,尤其见识了褚老的手段之后,这类人,我觉得不能干掉得‘交’个朋友,但不巧,既然讲和,我还真不能动他。”

    褚云喝了口茶。

    “其二,说句实话,虽然我现在还要倚仗褚老,但我得给后代铺路,有朝一日您老仙逝了,您那些徒弟还是差了点,所以我得提前找好接班人,这个您别怪我,口味被您养刁了!”

    褚云心情又好了一些,终于开口道:“杨总不必多说,您不曾亏待老朽,老朽也不至于说三道四,只希望你拉住这条线的时候别把咱们的联系说出去!”

    “这个您放心,我还是有分寸的!”杨登渠道。

    “那好。”

    “对了,褚老,您一直在这边看着,是会有什么危险么?”杨登渠问。

    褚云摇摇头:“肃宁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边不会有问题,倒是那边怕是不好办呐!”

    杨登渠听不明白,但心想这边没事好。

    褚云知道杨登渠心所想,‘欲’言又止。

    “褚老您有话但说无妨。”杨登渠虽然没有玄学本领,但察言观‘色’能力不错。

    “其实说没有责怪是假的,你算要破这个阵也该跟我说一下,否则出了什么问题补救不及了,那李青龙确实有两把刷子,但这毕竟是我布的阵”

    杨登渠闻言没有丝毫反感,因为褚云说的对,那天昏‘迷’的一刻当真吓人,他甚至以为自己醒不来了,想到这里一阵后怕,连连点头。

    见杨登渠如此模样,褚云心稍安。

    “那那边会有大情况?”杨登渠还是好的问了一声。

    褚云摇摇头,杨登渠不解,但看到他嘴角细不可查的勾起一个弧度,此刻褚云心冷笑,既然你爱多管闲事,那这个后果你担着吧,我倒要看看这次你怎么死里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