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251章 异变陡生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众人闻言大惊,试试?

    要知道这阵法可是和主人意志相连的,不是不能接手,但衔接起来实在困难,起码那个时机就很难掌握。

    若是了解阵法还好,但听李艳阳的口气,他分明才看出一些门道,虽然这已经足够令人佩服,但谈何接阵?

    以上还都好说,最重要的是最后一点,就算你看出来了,甚至学会了,那只能算你悟性出色,但怎能说将出来?这可是江湖大忌,这叫偷学!

    而且如此接阵,倒是将褚云的颜面置于何地?

    李艳阳没想这么多,他只有两个念想,其一,这阵法威力不俗,对阴气消耗效果甚好,终止可惜。

    其二,技痒!没错,这就像小孩子看到了新玩具一样,不玩一下实在难以压制内心的好奇!

    肃宁见褚云脚下依然没有停止步法,维持阵法的同时面色凝重,终于开口道:“现在事关重大,不可冒险一试,还是褚掌门撤阵吧!”

    李艳阳心中稍有不解,但众人明白,肃宁这是在缓解李艳阳带来的尴尬,他如此说,确实避免了尴尬。

    褚云自然也知道肃宁的用意,心中满意的同时却突然激起一丝逞强好胜之心,因为此刻众人心思不难猜测,无非是这李艳阳当真了得,他褚云不敢面对被同道中人学了道行的尴尬局面。

    想到这里褚云突然摇摇头,他还真就不信了,自己浸淫数十载才有小成的阵法,李艳阳这几分钟就学会了去?要知道这可不是依葫芦画瓢就行的,没有两下子真接不住,褚云不由得心中冷笑,道:“既然青龙兄弟自信能驾驭,现在事态严重,倒不用拘泥于这些繁文缛节!”

    众人闻言心道褚掌门果然有高人风范,不愧是地位仅次于肃宁的风水大家。

    一句繁文缛节,李艳阳终于明白了意思,一时间不知进退。

    恰在此时,褚云开口道:“青龙兄弟,来吧,老夫这一变走完,就要撑不住了!”

    李艳阳闻声不再犹豫,走上前去,默默的看着褚云脚下的步伐。

    褚云转头道:“你接好了,我从休门下,你由生门入!”

    “好!”李艳阳干脆一声。

    褚云又道:“可记得,这出入衔接只在刹那之间,差之毫厘便谬以千里!”

    “好!”

    李艳阳也不抬头,依然盯着褚云脚下。

    “准备好了!”

    肃宁说了一声,片刻之间左脚撤后一步,李艳阳一直盯着褚云的脚步,不用他提醒他也知道何时踏上,就在褚云撤出的一刹那,李艳阳一脚踏上。

    众人聚精会神的看着两人交接,但直到李艳阳踏步而上,褚云震惊的立在一旁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这交接之中存在何种惊险,相反,他们忽然生出一种错觉,看着李艳阳熟练地脚踏八宫,他们甚至怀疑褚云方才有点夸大其词了,又说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这简直轻而易举。

    众人心中疑惑,却不知此刻的褚云心中翻江倒海!

    李艳阳那一步踏上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一次完美的衔接,那一脚,简直与自己驾驭阵法的节奏全无二至!

    因为他在阵中,所以他感应的到阵法的变化,按理说一步迟钝,阵法便会出现波动,但李艳阳一脚下来,阵法纹丝未动,所以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众人不知道他先前一句话的深意,包括李艳阳都不会懂,所以他们无法理解褚云此刻的震惊。

    他说只在刹那之间,这刹那二字大有深意。

    时至今日,大家多以刹那、瞬间来形容短之又短的一刻,殊不知褚云所说的刹那,就是那原意中的刹那。

    佛说一弹指为六十瞬间,一瞬间为六十刹那!

    李艳阳于一刹那间踏出一步,六丁六甲六仪阵生机不减!

    褚云正心思复杂时,只见李艳阳脚踏八宫,平抬手掌,六甲之首甲子稳入六仪戊仪之中(奇门遁甲,三奇乙丙丁,六仪戊己庚辛壬癸),一瞬间,阵法威力皱起,本已反弹的阴气再次压缩!李艳阳自然无法与褚云布的阵意志相连,但这无关紧要,他掌握了法门,便以内力驱使,阵法自然运转如意。

    看着不断被压缩聚拢的雾气,褚云目光深邃,心中只有一个念想,此子必杀!

    效果摆在那里,众人此刻已经不再怀疑,李艳阳只是观看一番,已然深谙其道,不由得心生挫败之感。

    随后李艳阳就在一众错愕的目光中手脚齐动,阴气时涨时缩,反复三十六次,淡薄如水。

    七十二般变化演变完毕,六丁六甲六仪阵寿终正寝。

    李艳阳自然感知的到阵法状态,对着肃宁一扬头,肃宁心领神会,启动九宫飞星!

    众人看着退下来的李艳阳一身轻松,和中途退下的褚云一样,没有像前两人那般受到阵法的反噬,不由得又是一阵佩服。

    这次众人没有再退,因为阴气已经淡薄,在李艳阳的压制下缩成一团,此刻九宫飞星启动,将原本在李艳阳撤下之后缓缓放大的雾气团再次压制到湖面之上,众人明白,此刻已经胜利在望,抉择只在肃宁一念之间,或痛下杀手,驱散最后一点阴气,或悬阵其上,镇住阴气。

    肃宁心中向来笃信天道,故而不愿对这自然之力痛下杀手,只缓缓施法,想将阴气压回阴.穴,因为余威不大,由自然综合最好。

    众人只见雾气缓缓向着湖面散去,似乎就要在九宫飞星的挤压下回到老巢,胡文举也知道自己辛苦忙碌的结果怕是用不上了。

    但就在此时,李艳阳突然心中一慌,虽然不明所以,但那股恐惧之意甚是明显,登时惊呼:“退!”

    李艳阳突然一声暴喝让人猝不及防,连正在小心翼翼控制施法的肃宁也心中一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众人茫然的看着李艳阳,只见他面色凝重,刚要发问,就听呼的一声,众人转头,只觉浑身冰冷,如坠冰窟,一时间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