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308章 试试看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李艳阳说完一个鸡字就准备迎接女人一切可能的报复,包括耳光,九阴白骨爪,甚至撩阴腿都有可能,然而,事实超乎想象,女人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开怀大笑,笑的前仰后合,肆无忌惮,仿佛并不觉得李艳阳是在侮辱她。

    “太好玩了,还有笑话么?再讲一个!”女人意犹未尽。

    这次李艳阳真被女人干败了,摇摇头,说:“姐姐,我还要治病,实在没时间跟你喝酒。”

    女人嫣然一笑,道:“我就是你要找的蜈蚣天敌啊!”

    李艳阳深深看了女人一眼,看的女人有些不明所以,然后道:“你不是!”

    女人微微惊讶,问道:“为什么?”

    李艳阳喝了口酒,道:“不愁吃穿,生活安逸,何须**?”

    女人愣了一下,然后笑道:“我这身衣服可是专门为了生意才订做的。”

    李艳阳笑而不语,懒得争辩。

    女人见他不说话,笑了一下,又道:“其实鸡可是有很多种的,低端一点的,嗯.......几百块钱?好一点的几千,中端的上万,高级的上十万甚至百万!”

    李艳阳笑道:“那你一定是高级的,否则怎么会不懂行情呢,廉价的才几十块钱!”

    “啊?”女人耸耸肩:“你怎么知道?”

    李艳阳微微尴尬一下:“实不相瞒,我就玩这个价位的,像姐姐这种高级的,玩不起。”

    女人又是微微一怔,认真地看了李艳阳一眼,随即笑道:“其实你说错了!”

    “嗯?”李艳阳不解。

    “我不是高级的,而是顶级的!”女人说。

    “那我更弄不起了。”李艳阳说。

    女人微微探头,妩媚的目光摄人心魂,嫣然笑道:“最顶级的鸡不仅不要钱,还给你钱!”

    李艳阳张大嘴巴,女人很满意李艳阳的惊讶,笑道:“你猜的很准,我可是小富婆,怎么样?咱们谈谈价位?”

    李艳阳咧咧嘴:“看来我终究逃不过小白脸的宿命!”

    女人惊讶一下,笑道:“看来很抢手啊!”

    李艳阳点点头:“是啊,长得帅也很烦的,你看,又招来一位,不过不知道姐姐能给多大价钱。”

    看到李艳阳一副待价而沽的表情,女人思考了一下,伸出一个手掌,纤细、匀称,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白皙。

    李艳阳顿时金刚怒目:“你侮辱我!”

    女人懵了,什么我就侮辱你了?不禁叫道:“你知道我给多少?”

    “呵呵.......”李艳阳不屑一笑,仿佛在说我怎么不知。

    女人心中叫苦不迭,他娘的我都不知道自己给了多少,你能知道?于是问道:“你以为是多少?”

    女人心想难不成真有人给他开过价?五千?五万?五十万?还是五百万?可是这东西到底是论天叫价还是论月论年啊?

    李艳阳又不屑一声道:“那你说你开的多少?”

    得,一个太极又给推回来了,于是女人干脆道:“五十万!”

    李艳阳恨恨道:“还说你不是侮辱人?”

    女人一咬牙:“我说的是一天!”

    “废话!那难不成是两天?!!!”李艳阳随口驳斥道。

    女人张大嘴巴,这次真的不会了,看到李艳阳愤怒的眼神,女人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侮辱他了,于是小心翼翼道:“那别人都开多少?”

    李艳阳嫌弃的看了女人一眼,那眼光跟有钱人看乞丐似的,楞把女人看的有点自卑,然后冷冷的伸出一根食指。

    “一.......一百万?”女人惊讶问。

    “哼哼.......”李艳阳喝了一口酒,懒得答复。

    又被嫌弃一通,女人心中啼笑皆非,自然知道李艳阳是在胡说八道,一百万一夜,都够男的玩明星了,你以为你是谁?施瓦辛格夫司机不成?

    女人突然摆出一个楚楚可怜的脸色,道:“小弟弟,要不你成全姐姐一次吧?实不相瞒,我也不知道价钱,这也是我第一次,要不是.......”女人突然神情一黯,拿起李艳阳的杯子喝了一口酒,苦涩道:“要不是他出轨,我也不会想着以此来报复!”

    李艳阳笑道:“姐姐,何必呢?”

    女人颓然道:“我也不想作践自己,本来我还犹豫着,但是直到看到你........”女人面含春色,目露柔光,那一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演戏已经进入半真半假的局面,因为他有一双令人心动的眸子,看了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而他的幽默感,是被自己胡乱说成劈腿的老公从来都不具备的。

    女人顿了一下,深情道:“但直到遇到你,我觉得,或许不错,就算不是为了报复!”

    对上女人的目光,李艳阳笑而不语,拿起杯子,看了两眼,然后扭转了一个角度,轻轻凑上,喝了一口。

    女人顿时面红耳赤,她知道,自己的小动作被发现了,因为刚刚她喝酒的时候就微微扭转了一下,她以为细不可查的避免了和李艳阳间接接吻,不料他此刻也赚了一下,正好吻合!

    “你看,我喝口酒你都这么紧张,接下来还怎么玩?”李艳阳笑着问。

    女人羞赧一下,道:“这不更证明我不是随便的人么?”

    李艳阳点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我觉得你找我还是不明智,我教你个办法?”

    女人茫然看着李艳阳,李艳阳笑道:“你不应该找我,你应该去找那个女人的老公,这样才够味儿!”

    女人愣了一下,差点给李艳阳比了个大拇指,心思急转,道:“可是那个女人是他秘书,没有结婚!”

    “哦~”

    女人欣喜,心想自己果然机智,但下一刻,七窍生烟。

    “那你去找她爸,这样还给他当了一次丈母娘呢!”

    .......

    女人差点想编她爸死了,但猛然止住了,倒不是咒人不好,而是她觉得李艳阳无所不能,指不定还能给出一箩筐更令人发指的办法。

    女人终于不再啰嗦,拿出一把车钥匙,直接拍在了吧台上:“车.震,野战,酒店,随便你挑!”

    李艳阳看了眼车钥匙,惊疑一声:“马车也有钥匙?”

    女人一翻白眼:“法拉利!”

    李艳阳哦了一声,说:“我先打个电话!”

    女人楞了一下,随即恍然,知道他要打给谁,果然,李艳阳拨出一个电话,就随意的看了她一眼,女人暗暗庆幸,还好用路人的手机打的,要是自己的,非得穿帮不可,于是摆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电话响铃,没有接通,李艳阳终于确定不是这个女人了,那是谁呢?怎么还不来?

    “怎么了?”女人问。

    李艳阳摇摇头:“没打通,不能跟你走了。”

    女人搞不懂,问为什么。

    李艳阳耸耸肩:“怕老婆半夜查岗。”

    噗嗤一声,女人笑了:“你才多大,有老婆了?”

    李艳阳撇撇嘴:“那东西,谁还没有几个!”

    .......女人一阵无语,道:“那不差我一个!”

    “差!”

    “为什么?”

    “不喜欢比我有钱的!”

    强大的理由,女人败退,耸耸肩,犹豫了一下,把李艳阳的酒一口干掉,拿起车钥匙,准备走人。

    李艳阳见女人要走,左右看看,依然无人出现,开口道:“你开车来的?”

    女人闻言转身,点点头。

    李艳阳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女人怔了一下,面色一喜:“跟我走?”

    李艳阳点点头:“当然!”

    女人笑了,然后带头走了出去。

    李艳阳跟着旗袍美女走了出去,望着高挑的背影,还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到了门口,女人站住,李艳阳也站住了,不是默契,而是前边站着二十多个人,面色不善。

    李艳阳皱眉,女人有些惊恐,不解的看着前方的人。

    “李艳阳!”

    听到有人喊自己,李艳阳明白了,这就是叫他的人,打量一下这一群人,小菜一碟,于是上前一步问道:“几个意思?”

    看到本来在自己身后,此刻走在自己前边,把自己护在身后的李艳阳,女人突然没来由的心中一暖,真勇敢,面对这么多人,还顾及着自己的安全,要是没有自己,他一定会撒腿就跑吧?

    李艳阳不知道女人的心理,否则一定会对女人这种动物生出由衷的崇拜,这都是哪跟哪啊,我李艳阳见人需要跑么?保护你?冲着我来的保护你干毛线?

    为首那人不知道两人的心理活动,嚣张道:“几个意思?你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李艳阳摸了摸鼻尖,指了指前边的开阔地:“这里原来有一片竹林。”

    嗯?什么鬼?

    女人愣住了,被女人花钱请来的二十多人也愣住了。

    但为首那人还得演下去,不然这女人不给钱的,于是道:“什么意思?”

    “后来我做的错事太多了,需要记录,然后竹子就被砍干净了。”李艳阳说。

    女人张大嘴巴,对面那人还在问:“什么意思?”

    “靠!”李艳阳无语:“真特么没文化,我在给你生动的描绘罄竹难书的意思!”

    男人终于懂了,怒道:“就最近!你做了什么错事?”

    李艳阳很认真的思考一下:“也没几件啊,对了,前天扶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

    男人有点迷糊,女人同样如此,下意识问道:“这不是好事么?”

    “哦,忘了说了,老奶奶住马路这边。”

    ........

    男的终于忍不住了,提醒道:“钟妙可!”

    “草!”李艳阳差点哭了出来,委屈道:“我说我不亲,非得让我亲!你看,这下出事了!”李艳阳明白了,这又是情敌啊,谁呢?王俊杰肯定不是了,这家伙不敢,就算敢,也不会这么蠢,看来钟妙可童鞋的追求者不少啊!

    一群人不知道李艳阳说的是哪跟哪,那人冷哼两声。

    “你说怎么办?”李艳阳问。

    男人愣了一下,什么叫我说怎么办?想了一下,道:“离开钟妙可!”

    李艳阳愣了一下,众人以为他不同意,露出一个相对狰狞的模样,却不料李艳阳点点头:“好的!”

    好的?

    这下怎么接?男人迷糊了,这特么不对啊!

    女人也蒙了,难怪这家伙不跑.......他.......同意了?

    男人知道不能真打,因为任务就是吓唬,所以随意的看了眼女人,冷声道:“算你识趣,再和钟妙可一起,我就打断你三条腿!”

    “好的!”李艳阳依然人畜无害的说。

    ........

    二十多人呼啸而去,李艳阳则上了女人的法拉利。

    “酒店还是野战?或者找地方震?”女人问。

    李艳阳道:“前边直走,第二个红绿灯左转。”

    女人依言行事,随后李艳阳指路,女人开车,走着走着,女人终于忍不住了:“那个钟妙可是你女朋友?”

    李艳阳点点头:“是。”

    “那........说分就分了?”女人问。

    李艳阳笑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嘛,现在单方面分手,明天再复合呗。”

    .......女人一番白眼:“那你不怕他们再来找事?”

    “那就再分呗。”李艳阳说。

    女人一阵头疼:“那时候人家就未必还这么好说话了!”

    “那就发誓!”李艳阳说。

    女人揉揉太阳穴:“他们不会信的。”

    李艳阳犹豫一下:“那就跪下!”

    女人哑口无言,不再问了。

    “行了,就在这停。”李艳阳说。

    女人一脚刹车,停在路边,左右看看,这是马路,没有狂野,没有酒店,于是,疑惑转头,李艳阳竟然下车了。

    “喂,这去哪?”女人问。

    李艳阳笑道:“谢谢姐姐,我到家了!”

    女人看着那张欠抽的脸终于恍然大悟,不禁恼羞成怒:“你耍我!”

    “啧!”李艳阳摇摇头:“这么说多难听啊,我只是欺骗了你的感情.......”

    嗡!女人一脚油门,发动机轰鸣之后留下两道尾气,最后的印象是女人愠怒的脸颊,别说,挺好看。

    看着离去的法拉利瞬间消失在路口,李艳阳觉得自己抵抗力真强,不过随即暗骂一声,怎么见了美女就心动呢........不过不能怪自己,这样的女人送到嘴边都没吃,柳下惠也不过如此吧?有些躁动的情绪,心想直接让她把自己送到杨沐那好了,想到这里有暗骂一声畜生,怎么一有下三路的念想就想起杨沐呢?

    李艳阳本以为法拉利富婆是带着气愤走的,殊不知此刻把车停在路口,忍不住大笑出来,然后迫不及待的给闺蜜殷晴打了个电话。

    “怎么样?拿下了?”殷晴突然有点后悔,试探是一方面,但不该让闺蜜莫陌去,就算再正直的人也扛不住吧?

    “那家伙太好玩了!”莫陌笑道。

    “哎呀别卖关子,赶紧说!”殷晴道。

    女人随后把蜈蚣和鸡的故事说了一遍,殷晴也大笑不已,然后又问那孩子咋样。

    “嗯.......看人挺准,有点调皮,不过不招人讨厌。”莫陌给出了一个简短的评价。

    “外表呢?”殷晴问。

    “比你那个明星老公年轻时候帅!”莫陌道。

    “真的假的?”殷晴问。

    “废话,到时候你看到就知道了。”莫陌说。

    “咦,你有没有他照片?”殷晴问。

    莫陌一阵无语:“那是你女婿,我上哪弄照片去?”

    “哎呀,不是让你诱惑他嘛,一张照片都没搞定?”殷晴问。

    “你还知道你的馊主意啊,还好那家伙没同意,否则.......”莫陌猛然打住。

    “否则怎样?”殷晴问。

    莫陌脸颊一红,心想还好不是当面聊天,否则就尴尬了,顺其自然道:“否则他一个男子汉,真对我动手动脚,我不麻烦了?”

    “哈哈,那有什么的,找人揍他一顿不就完了。”殷晴说。

    莫陌翻了个白眼:“行了,你这个女婿还算正人君子,就是有点滑!”

    “怎么说?”殷晴问。

    于是莫陌又把前后内容仔细讲了一遍,至于喝酒那一段,以及她心中的感觉自然全都隐去不谈。

    李艳阳不知道自己在丈母娘强悍的试探下侥幸过关,也不知道在这一刻,贺家已经再次找到了那位中间人,提出与秦家联姻的目的。

    事情出奇顺利,只第二天,贺祖便跟着一位长辈来到苏杭,秦思成自然没有怠慢,在家中接待了几人,贺祖不是小孩子,没有丝毫紧张,更何况他骨子里足够骄傲,对于来到秦家自然谈不上怯场,不过他同样明白一个道理,尤其在听到爷爷的提议,在看过秦淼的照片和资料之后,他觉得这个老婆讨得,于是,谦逊低调,言语恭敬,风度翩翩,饶是秦思成知道这有伪装的成分,但也不禁满意,起码他没有傲慢到肆无忌惮,还懂得成熟的收敛。

    饭后,秦淼和贺祖两人又被安排出去聊天,自然是加深彼此了解。

    贺祖等人离开,秦思成问女儿的态度,秦淼实话实说,感觉没有,但并不抵触,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