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335章 玄学大会之赢钱骂人一条龙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听闻侯长青的一句话,众人心生敬佩。,。

    “好一句有德者居之!”

    “侯兄大气!”

    李‘艳’阳闻言也不再多说,倒不是他觊觎宝贝,就如他所说,也如侯长青所说,究竟谁技高一筹还不一定呢。

    “来来来,咱们接着喝!”肃宁适时开口。

    众人再次坐下喝起来,鬼道转移话题道:“下午继续麻将?”

    尹万千笑道:“我这身子骨可不跟你们折腾了,我得舒服睡一觉。”

    “老不死的眼看进棺材了,这时候贪的哪‘门’子觉啊!”鬼道骂了一句。

    尹万千笑道:“正因为要进棺材了,所以才好好养养,我可不想去的那么早!”

    许仪亮道:“尹兄这是怕你捞回去呢!”

    鬼道撇撇嘴:“亏还是帝都来的,忒丢人!”

    尹万千哈哈一笑,道:“我这是帮你捞本啊,我天生克你,有我你怎么能赢?”说着看向易居明,笑道:“叫居明上,他有的是钱,整个港城养他一个,别说吃饱,你们喝血他都供得上。”

    “哎哟!”鬼道突然眼前一亮:“对啊,还有你这个‘肥’羊呢!”

    易居明闻言笑道:“但我看大家专喜欢挑瘦的宰啊!”

    “滚开,今天就挑‘肥’的来!”笙红明道。

    易居明点头道:“那就陪几位老哥练练手。”

    午宴完毕,李‘艳’阳见几人火速开赴战场,看着肃宁道:“这战线怎么拉的这么长?这下午和晚上,都能比啊。”

    肃宁闻言笑道:“大会开的太短多没意思,得给大家吃喝玩乐的时间啊!”

    李‘艳’阳一阵无语:“这玄学大会怎么纸醉金‘迷’的,也忒丢人了!”

    肃宁哈哈一笑:“这叫与时俱进嘛!”

    李‘艳’阳撇撇嘴,宁千寻笑道:“难道你都没发现你们这些人不好伺候?”

    李‘艳’阳突然一阵尴尬,讪讪一笑:“我可不能算伺候,都是听从指使的好吧。”

    “是么?你听从指挥?”

    宁千寻还没说话,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响起,跟着许仪亮离开几步的萧雅居然去而复返了!

    没给李‘艳’阳说话的机会,萧雅道:“肃宁叔叔,师父去打牌了,我想出去逛街,但第一次来苏杭,又不熟,我师父让我找您!”

    李‘艳’阳给肃宁递了个眼神,然后悄悄转身。

    “青龙兄弟!”

    草啊!没看到老子给你的眼神么?李‘艳’阳心中暗骂一声,然后装作没听见。

    “小雅啊,你就跟青龙兄弟去吧,他对苏杭熟,有他保护我也放心!”肃宁表现的好像一点没看出小雅的心思一般,还略带商讨的语气。

    “好滴!”萧雅笑着点头,然后小跑几步,追了上去。

    肃宁和宁千寻相视苦笑,回去休息了。

    看到李‘艳’阳脚步越来越快,萧雅急了:“嘿,你要是跑了,我要是丢了,我师父饶不了你!”

    李‘艳’阳终有以竞走的冲刺速度来到贾天才和杨沐身边:“天才啊,带这位师妹去逛逛!”

    “天才?等会,你说什么?谁是他师妹?”萧雅看到眼前一笑漏出满嘴黄牙的怪蜀黍,娇躯一抖。

    李‘艳’阳回身笑道:“这是我徒弟,贾天才,不是大天才,是小天才!他是我徒弟,当然就是你师兄了!”

    “什么你徒弟就是我师兄?”萧雅气坏了,这都哪跟哪啊!

    李‘艳’阳眉头一皱:“你师父今天叫我什么?”

    萧雅一愣:“什么什么?”

    李‘艳’阳笑道:“今天比赛,你师父是不是叫我青龙兄弟?”

    萧雅瞪大眼睛,好像是这么叫的,于是不情愿的点点头。

    “那,你师父叫我兄弟,你是不是得叫声叔叔?当然,咱们都是玄学一脉,按常理该叫声师叔!对吧?”李‘艳’阳问。

    萧雅无奈又点点头。

    “那不就是了,你叫我师叔,我的徒弟不就是你师兄么?当然,你要叫师弟也可以,天才,不介意吧?”李‘艳’阳看向贾天才。

    贾天才嘿嘿一笑,漏出那惊世骇俗的黄牙:“不介意不介意,师姐,我带你转转?”

    萧雅极力压抑自己翻江倒海的胃口,叫道:“我不干!我要你带我逛!”

    李‘艳’阳哈哈一笑,自然看出萧雅对贾天才的抵触,看看杨沐,笑道:“那这样吧,这位姐姐带你逛好不好?她是地道的苏杭人。”

    萧雅早就注意到杨沐这个美‘女’了,看了看,总算舒服了很多,杨沐赶忙献上一个十分友好的笑脸,当然,不仅因为作为媒体工作者的特长,也不是对萧雅感觉有多好,实在是师父身旁的‘女’人,隔离一个就是一件功德。

    李‘艳’阳本以为萧雅动摇了,但不料她还是摇摇头:“我要你带我逛!”

    李‘艳’阳顿时无语,赶忙压低声音道:“哪有师叔带师侄‘女’逛街的,这不让人看笑话么!”

    萧雅闻言一愣,看看撤离酒店的众人都时而看向这边,突然脸颊一红,骂道:“你个无耻之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李‘艳’阳被骂愣住了,干咳两声:“师叔这不是避嫌嘛!你年轻不懂事,但师叔不能和你胡闹啊!”

    “滚!你个老‘色’狼!谁叫你师叔,那是我师父抬举你!”萧雅骂了一声,转投杨沐:“姐姐,你带我逛吧!”

    李‘艳’阳被骂的一阵脸红,尤其从旁经过人群怪异的目光让他感觉像是猥/亵儿童了一般,气笑了:“好了徒弟,你带你师妹逛逛吧!”

    “我说了,我和这位姐姐去!”萧雅喝道。

    李‘艳’阳点点头:“是啊,你这位姐姐也是我徒弟!”

    萧雅张大嘴巴,看看杨沐,似在询问。

    杨沐笑着点点头:“咱们走吧!”

    萧雅懵了,躲了一圈,还是侄‘女’这可恶的王八蛋!

    李‘艳’阳见萧雅和杨沐走了,突然自嘲一笑,娘的,自作多情了,还以为小姑娘看上自己了尼。

    走出酒店,萧雅突然问道:“姐姐,你真是他徒弟啊?”

    杨沐点点头:“是啊!”

    “那怎么成?你比他还大,怎么能叫他师父呢!”萧雅说。

    杨沐笑道:“这个跟年龄没关系吧?关键是他厉害啊。”

    萧雅气道:“他哪有你厉害啊!”

    杨沐一愣:“我哪有他厉害啊?”

    萧雅道:“你这么漂亮,当然比他厉害!”

    杨沐‘迷’糊了,头一次见这么夸人的,不过,这和厉害有关系么?

    “我跟你说,就以你的姿‘色’,随便找个老公都可以把他碾压,当然是你厉害!”萧雅说。

    杨沐又是一阵无言以对,萧雅又道:“你结婚了没?”

    杨沐摇摇头:“没!”

    萧雅一喜道:“我在海湾认识很多人,有上福布斯的,有政坛高干,当然,都不老的,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随便嫁一个都比他厉害!你也不用再管他叫师父了!”

    杨沐笑着摇摇头:“谢谢了!”

    “我说的是真的,没和你开玩笑,难道你有男朋友了?”萧雅问。

    杨沐又是摇摇头,觉得这个小妹妹真是可爱,笑道:“走啦,逛街了!”

    李‘艳’阳下午回到学校,上了两堂课,然后回到家中准备休养生息,以待明日大战。

    刚洗了个澡,李‘艳’阳突然收到一个电话,还是座机,随即打开。

    “先生你好,需要阿妹么?”

    李‘艳’阳一愣,笑道:“阿妹不要了,师侄给我来一打!”

    “你怎么知道是我?”萧雅回归正常嗓音,惊呼道。

    李‘艳’阳笑道:“要在大陆做生意,你得说,哥,要妹妹么?”

    萧雅恍然大悟:“你很懂诶!”

    “那当然!”李‘艳’阳得意道。

    “果然无耻!”萧雅说。

    “无耻你还给我打电话!”李‘艳’阳说。

    “我要去你家!”萧雅说。

    “干嘛?”李‘艳’阳惊讶道。

    “你不是说白天容易被人说闲话嘛,那就晚上咯!”萧雅说。

    李‘艳’阳哆嗦道:“姑娘,你们海湾都这么玩么?”

    “怎么玩?”萧雅问。

    “太奔放了吧?”李‘艳’阳问。

    “啊!你个:‘混’蛋!你无耻!”萧雅大骂。

    李‘艳’阳‘迷’糊了:“你要来我家,怎么变成我无耻?”

    “我要去看石头!”萧雅喊道。

    李‘艳’阳登时愣住了,原来如此,合着她白天找自己就是为了看那块石头。

    “咳咳,那个你看这么晚了,要不明天我拿去给你看吧!”

    “不行!人太多,不能让别人看到!”萧雅说。

    李‘艳’阳突然一惊:“为什么?这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反正以我的感觉,很重要,很特别!”萧雅说。

    李‘艳’阳一阵无语,娘的,还以为她认识呢!

    “你来接我!”萧雅说。

    “喂喂喂,你要来,我给你地址,干嘛我去接你!”李‘艳’阳说。

    “可是我不敢呀!万一要是有坏人呢?你们大陆人那么坏!”萧雅说。

    “什么叫我们大陆人坏?谁告诉你我们大陆人坏了!”李‘艳’阳骂道。

    “反正我不管,你过来接我!”萧雅道。

    李‘艳’阳道:“行吧,你等着吧,我等下过来!”

    对于萧雅李‘艳’阳当然生不起什么抵触,撑死一个小屁孩而已,当然不能让她自己过来,要真遇到危险就麻烦了,况且就算没危险也不行,让她来自己家算什么事,于是拿上石头奔向酒店,其实他也很好奇萧雅能不能提供什么线索,毕竟她也是看出其中不同的人。

    李‘艳’阳到来的时候萧雅居然在‘门’口等着,足见其迫切。

    “喂,你自己都没车的?”萧雅见李‘艳’阳从出租车上下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我们大陆人将就环保!”李‘艳’阳说。

    萧雅撇撇嘴:“生意差还嘴硬!走吧!”

    “干嘛?”李‘艳’阳问。

    “去你那啊!”萧雅说。

    李‘艳’阳突然坏坏一笑:“你不说大陆坏人多么?”

    萧雅点点头:“所以才叫你来啊!”

    李‘艳’阳道:“那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坏人!”

    萧雅突然一愣,是啊,怎么忘了这茬了,不过突然一笑:“我知道你不是坏人的!”

    “哦?为什么?”李‘艳’阳问。

    “你只是有点贱有点讨厌,当然不是坏人了,哪有坏人说自己是坏人的!”萧雅道。

    李‘艳’阳一阵无语,还‘挺’有道理,道:“那走吧,不过你要早点走,我室友回来就不好了。”

    “啊?你还有室友?他很讨厌你朋友么?”萧雅问。

    李‘艳’阳摇摇头:“不讨厌,相反,他还很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

    “是么?那没问题的呀。”萧雅说。

    李‘艳’阳摇摇头:“主要是我怕打扰他休息,他很忙的,白天要去警/局上班,晚上还要出去工作。”

    萧雅惊讶道:“这么辛苦啊,做两份工作?”

    李‘艳’阳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他忙什么,反正一到晚上就拿着电锯和电钻那些东西出去,说也奇怪,每天回来都会换一身衣服,特神秘!”

    “啊!!!”萧雅惊叫一声,一阵颤抖:“他...他是‘精’神分裂的杀人犯!”

    “呀!是么?”李‘艳’阳惊讶道。

    萧雅一愣:“‘混’蛋!你吓我!”

    李‘艳’阳想象着萧雅之前小脸煞白的样子哈哈大笑:“不逗你了,别去我那了,石头我拿来了!”

    萧雅顿时欣喜:“对啊,你拿来不就完了,快给我看看!”

    李‘艳’阳无奈一笑,拿出石头。

    “你研究过了么?”萧雅问。

    “研究了!”李‘艳’阳说。

    “有什么发现?”萧雅问道。

    “没有!”李‘艳’阳说。

    萧雅一阵无语,拿过石头,左看看右看看。

    “你有没有扭转过?”萧雅问。

    “扭转?”李‘艳’阳疑‘惑’一声,摇摇头。

    萧雅突然一喜,小手握住石头两端,一边动作一边念叨着:“左三圈右三圈开!”

    李‘艳’阳惊讶的看着,难不成有什么法‘门’?

    “咦?不行诶!”萧雅眉头一皱。

    李‘艳’阳差点吐血:“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

    “你砸过么?”萧雅问。

    李‘艳’阳摇摇头。

    咚!

    这姑娘他娘的是行动派啊!根本不给人反应的机会啊!

    看到石头砰的落地,李‘艳’阳差点魂飞魄散,见石头安然无恙,赶忙抓起来:“姑娘啊,这是我的诶!”

    “我知道!这不是在帮你研究嘛!”萧雅看着李‘艳’阳小心翼翼的模样鄙夷道。

    “不要这么粗鲁吧!”李‘艳’阳说。

    “那你这么久都没研究开,当然得极端点!”萧雅说。

    李‘艳’阳又是一阵无语,问道:“你能感觉到什么?”

    萧雅道:“我感觉它有生命的气息。”

    李‘艳’阳点点头:“可能是动物化石。”

    萧雅道:“我师父也这么说。”

    “看来就是这么回事了!”李‘艳’阳无奈道。

    “还好当时没买来!”萧雅说。

    李‘艳’阳一阵无语,当时卖掉好了

    “诶?你们两个在这干嘛?”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两人转头,只见四大宗师连同易居明走了出来。

    “哎哟,恭喜许兄,喜得佳婿啊!”鬼道哈哈笑道。

    “什么呀!我们在研究这个石头!”萧雅红脸道。

    “这就是你们佛山见到的那块石头?”许仪亮闻言赶忙转移话题,虽然李‘艳’阳这个年轻人不错,但也不能这么随便啊,无论李‘艳’阳夜会萧雅,还是萧雅夜会李‘艳’阳,传出去都丢死人了。

    李‘艳’阳点点头。

    尹万千道:“什么石头?”

    李‘艳’阳赶忙递上去:“没研究出来,但总感觉不同,各位前辈看看?”

    鬼道率先抢过来摆‘弄’一通:“是有点不一样,不过”

    笙红明没下定论,‘交’给天才,天才研究一下,:“应该是个个化石,动物化石。”

    李‘艳’阳之前也听到此推断,但没人如此肯定,不禁疑‘惑’。

    尹万千道:“我研究过很多化石,这个气息虽然强横一些,但也类似,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可以‘交’给国家查验一下,没准对科研有利。”

    知命和妙手也拿在手里把玩一番,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只觉天才如此说,那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

    易居明也有机会拿来看看,但没看出什么东西,索‘性’.‘交’还。

    李‘艳’阳接过来又递给天才哥:“看来是没什么用了,那就辛苦前辈上‘交’吧。”

    天才哥笑道:“没准是重大发现呢,你给我,不怕我把功劳占了?”

    李‘艳’阳笑道:“本来也不是我采出来的,不过要是有奖金的话您别忘给我带回来。”

    众人哈哈一笑,鬼道搂过李‘艳’阳肩膀:“走,喝酒去!”

    “哟,鬼道前辈今天赢了?”李‘艳’阳被搂着走,笑着道。

    鬼道顿时得意:“哈哈哈哈,今天宰‘肥’羊了,哥请你们吃夜宵!”

    李‘艳’阳知道,易居明显然是输了。

    众人来到一处烧烤店,鬼道叫道:“在外边支一桌!来三箱啤酒!”

    “笙兄,不会是在这吃吧?”易居明一阵惊讶。

    天才哥明显习以为常,直接坐了下来。

    “瞎球讲究,不吃滚蛋!就看不上你们港、湾那个吊样子!”鬼道嚷嚷一句看向李‘艳’阳:“青龙兄弟吃不吃?”

    李‘艳’阳苦笑一声:“吃,不仅吃,还得喝!”

    “哈哈哈哈,东北人我喜欢!比特娘的港湾人强多了!”鬼道得意大笑。

    易居明心中暗骂,这家伙从来没把自己当回事,但也不好发作,谁让这小人牛掰呢,起码现在不适合撕破脸皮,只得无奈坐下。

    许仪亮也被骂了进去,但丝毫不以为忤,虽然烧烤他不吃,但出来为个乐呵,吃点小菜喝点小酒还是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