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363章 哪都不如家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当大队长和局长的能力?自己有么?谢晶有点晕乎乎的。

    这队长还是当初一次案子立了大功,加上老队长的赏识,这才提了上来,她不是没想过再升职,但她知道这有多难,尤其对于她这个女子来说,在队长这个位置她都如履薄冰,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避免出错,所以对于再升职,也只是没事的时候想想。

    但现在,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让她隐隐间有点激动,如果拿下这个大案,自己肯定记首功,就算不直接升职,这也是以后的资本啊!

    难道这李艳阳就是自己的贵人么?

    不过转念一想,她又冷静下来,姑且不说这个案子不好办,关键是她怎么能当小组领导呢?这不是胡闹么?

    “你要和项局谈?他不会同意我领导小组的。”谢晶道。

    李艳阳笑着摇摇头:“从现在开始,你要想如果你是这个小组队长,你需要的都是哪些人就行了。”

    说着李艳阳拨通项玉田的电话,先是随意的打了两声招呼,但刚进入主题,一句话就把谢晶吓到了。

    “项局,把省公安厅厅长电话给我。”李艳阳说。

    项玉田也明显愣了一下,但对于这个神秘的家伙,他只能服从,不然这家伙又得让自己敬礼.......

    “对了,项局,还有一个事,我这次是有点秘密的大事要抽调点人,谢晶很出色,我需要她的帮助,所以从今天开始,她不去市局上班了,期限暂时不确定,好的,谢谢项局配合。”

    李艳阳挂掉电话,对着发愣的谢晶道:“今天开始,你不用去市局上班了。”

    说着一条短信过来,项玉田的,发的是一个电话,原来省公安厅厅长叫王振。

    先拨了一次,竟然占线,看来厅长挺忙,又试了两次,电话这才接通。

    “王厅长您好。”李艳阳拨通电话,客气道。

    “你好,李艳阳?”王振问。

    李艳阳微微一怔,道:“对,我是李艳阳,是项局和您打招呼了?”

    王振道:“是的,你找我有事?”

    “是的,您在厅里么?可以去您办公室谈么?”李艳阳问。

    “可以,你现在过来吧。”王振说。

    李艳阳挂掉电话,直接叫起谢晶。

    “去.......去公安厅?”谢晶颤抖道。

    李艳阳点点头:“没去过?”

    “去过........但没去过王厅长办公室.......”谢晶道。

    “慌不慌?”李艳阳笑道。

    “慌.......腿肚子都打颤了!”谢晶道。

    李艳阳哈哈一笑,下意识看去,看不到小腿肚子,因为谢警官穿的是警服。

    不过看到他的目光,谢晶突然神情一阵羞赧,想起了那日街上的不堪,脸颊又是一阵绯红。

    李艳阳道:“别慌,我觉得啊,以后没准你也在里边办公呢!”

    .......

    谢晶不敢想,不过腿肚子是恢复了,两人便起身离开。

    离开房门,李艳阳问道:“这是你租的吧?”

    “你怎么知道?”谢晶问道。

    “不像家。”李艳阳说。

    谢晶不知道李艳阳怎么看出来的,也没多问,带着李艳阳上了自己的警车。

    “诶,你这是公车私用吧?”李艳阳看着谢晶一阵羡慕,穿警服,开警车,这女人也挺了不得。

    “咱们不是为了案子么?”谢晶开着车问。

    李艳阳心想也是哈,笑道:“嗯,只是顺便回家放点礼物。”

    .......

    到了公安厅,找到厅长办公室,李艳阳上前叫门。

    听到里边传来一声请进,李艳阳便推门而入。

    谢晶还是有点紧张,厅长见过,但没说过话。

    王振是一个很有厅长相的男人,长得颇为威严,表情也是长期凝练成的冷子脸。

    “李艳阳同志,你好!”王振伸出手,热情道。

    李艳阳笑着伸出手:“王厅长好。”

    王振点点头,李艳阳侧身介绍道:“这位是苏杭市公安局队长,谢晶。”

    “你好!”王振伸出手说。

    谢晶受宠若惊,赶忙握住大手:“王厅长好。”

    王振把两人请到沙发,恰在此时有人进来看茶。

    李艳阳知道项玉田既然汇报了,这家伙还叫自己同志,那肯定是知道自己身份了,于是开门见山道:“王厅长很忙,我就长话短说,是这样的,我这边有个秘密任务,需要咱们当地警务人员配合,所以我想抽调一些人。”

    “什么案子方便透露么?”王振问。

    李艳阳心道这果然是厅长,面对自己的时候就比项玉田镇定的多,但还是笑着摇摇头:“机密。”

    王厅长点点头:“我们全力配合!”

    “谢谢王厅长理解,那我回去草拟一个名单,如果以后有需要,再向您开口。”李艳阳道。

    “可以,我们尽全力支持!”王振也不啰嗦。

    “那好,我希望到时候您能给我抽调的单位强调事情的重要性,必须绝对服从,并且.......对了,你要出一个保密协议,让他们签了。”李艳阳道。

    “好!”王振一如既往的干练。

    李艳阳又和王振热络几句,这才

    离开。

    “太简单了吧?”出了公安厅,谢晶道。

    “这才是干事的人,需要墨迹么?”李艳阳道。

    谢晶道:“可是这也值得来一趟?”

    李艳阳笑道:“那你觉得我电话里吩咐他?”

    谢晶心想也是,又道:“可是为什么不直接要人?”

    “你想好了?”李艳阳问。

    谢晶一阵无语:“你不说让我一直想么?”

    李艳阳突然惊恐:“你来的路上一直想着呢?”

    谢晶骂道:“这不是废话么?你不让我想么?”

    李艳阳干咳一声:“姐姐,咱们安全重要啊!”

    谢晶一瞪眼:“谁是你姐?”

    李艳阳一愣,笑道:“妹子,那也得注意安全啊!”

    ........

    “不过就算想好了,你也不能直接点名要。”李艳阳道。

    “为啥?”谢晶问。

    “显得太随意!”李艳阳道。

    谢晶又是一阵不明白,道:“那我不是白来了?”

    “怎么是白来呢?”李艳阳道。

    “有什么用么?”谢晶问。

    “你是司机啊!”李艳阳道。

    .......

    看着谢晶吃瘪的模样,李艳阳哈哈大笑,又道:“不过这是个露脸的机会。”

    谢晶突然恍然,是啊,李艳阳在他们心里地位高,身份神秘,但自己在他身边,这是什么信号?起码她谢晶的名字是被知道了!

    谢晶好奇的看着李艳阳,这家伙脑子不简单啊!

    不过想想也是,脑子简单至于那么神秘么?不过他才多大........

    “你回去拟个名单发给我,然后我告诉他,对了,你们有活动资金吧?”李艳阳道。

    “啊?你的案子,怎么可能市里出资金?”谢晶道。

    李艳阳道:“这是你们的案子啊!”

    谢晶道:“可是你现在没有告诉他们是苏杭的案子,不可能给你资金支持的,这已经属于你们了。”

    李艳阳心想是啊,卧槽,这不要自己掏腰包么?

    嗯,自己一亿多美金呢,这倒不算啥,不过........李艳阳想想还是不对!

    拿起电话,拨通项玉田的电话。

    “项局,真不好意思哈,是这样,和您借点钱。”李艳阳说。

    谢晶瞪大眼睛,不是吧?什么叫借钱。

    “为了这个案子,弄点支撑资金,哦,我知道,这确实不是咱们市局的案子,但这事确实发生在苏杭,所以你们支持一下也是对的,而且啊,王厅长说了,要全力支持,我从他要了人,你这边先借我点资金,案子完事,我不仅会还钱,还会论功行赏,咱们苏杭的大力支持我们组织是不会亏待大家的!啊?我们组织的钱啊,实不相瞒,这个案子比较特殊,我只和直系领导汇报了,没有继续上报,因为兹事体大啊!哦,没事,你放心,你们是接我命令提供帮助,这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你放心啦,一点资金而已,没关系的!这样吧,你们先提供五十万吧,不够我再说。”

    ........

    谢晶被李艳阳的无耻干败了,她敢肯定,这钱他不会还!

    这一刻,她突然替自己的领导默哀了五分钟,遇到李艳阳,绝对是项局一生的痛,痛还得笑着........

    真惨!

    “想吃什么?”谢晶见李艳阳挂了电话问道。

    李艳阳一看,天色不早了:“你要请我吃饭?”

    “感谢你啊!”谢晶说。

    “哎呀,那怎么好意思呢!”李艳阳笑道。

    “那你请我!”谢晶看着李艳阳的贱相笑道。

    嘎!

    李艳阳愣住了:“姑娘,你这什么套路?”

    谢晶哈哈一笑:“和你学的套路。”

    .......

    “你知道这个套路的名字么?”李艳阳问。

    谢晶点点头:“单名一个贱字!”

    “哇!你掌握精髓了,对,你真的很........”

    李艳阳没有说下去,因为谢晶的目光里有一把枪!

    “那你说吧,想吃啥?”李艳阳问。

    “火锅怎么样?”谢晶问。

    李艳阳本来想随意糊弄一下,一听火锅,也觉得来电,好久没吃了。

    “成,那就火锅!”

    两人随即找到一个看起来颇为不错的火锅店,李艳阳一看菜单有点肉疼,这俩人一顿饭得三四百块啊!菜价太贵了!

    李艳阳暗暗提醒自己,咱有钱人!别墅都住得,一顿火锅算什么啊!

    其实李艳阳这人是大方,但在吃上一向不喜欢太麻烦,吃的也并不贵,当然,这是他请客的情况下。

    李艳阳看了半天,只找到几个自己想吃的东西,然后交给谢晶,然后他就懵了!

    这姑娘狠啊!李艳阳就见她一直在画,动作十分流畅,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跳跃!

    “能吃了那多?”李艳阳问。

    “馋了!”谢晶给自己的浪费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火锅上来,李艳阳发现这姑娘好像真的馋了,感觉和贫民窟过来似的,明明热的满头大汗,还是吃的不亦乐乎。

    “警察有这么惨么?”李艳阳问。

    “女人都这样!”谢晶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多夸张,把所有女人拉到了一个战线。

    李艳阳无奈一笑,他见过的女人就一个这样的.......

    “爽死了!”

    谢晶神速,竟然在李艳阳之前先吃完了。

    李艳阳看看菜品,还剩不少,但没有一样超过半盘,还是一阵诧异:“真能吃啊!”

    “你吃的太少了,不爷们,这些你都干掉!”谢晶道。

    “你太爷们了,我还是娘们点吧!”李艳阳望而却步。

    “哈哈哈哈.......”谢晶大笑出口,然后叫来服务生:“算一下多少钱。”

    李艳阳抬头:“干嘛?”

    “我看你不舍得放下筷子,估计是等我结账咯!”谢晶说。

    “啧啧!你对我了解太透彻了!”李艳阳道。

    “是啊,我还是没你贱,可没脸皮等下去!”谢晶道。

    李艳阳笑道:“其实等下去也没用,我没带钱。”

    谢晶张大嘴巴:“果然技高一筹!”

    李艳阳哈哈大笑,谢晶道:“就当我谢谢你了,我弟弟那里你一定要帮帮忙,好不好?”

    李艳阳闻言点头:“说了尽力而为,明天我就去。”

    “嗯!谢谢啦!我就这一个弟弟,还承载着我爸妈的希望,要再上不了好大学,基本就废了。”谢晶道。

    “别这么想,上好大学不见得就会发展好,男孩子得靠闯荡!”李艳阳道。

    谢晶突然一笑:“你连社会都没进,哪来这么多看法?”

    李艳阳高深一笑:“我虽不在社会,但社会有我的传说啊!”

    ........

    第二天,李艳阳起来之后拿了一盒雪茄,这一盒就是三十万美金啊,李艳阳觉得自己真特娘的奢侈!这礼那老头敢收么?

    算了,这老头肯定是不认识的!

    想到这里李艳阳又是一阵蛋疼,娘的,送了好礼,人家不知道,这感觉不爽啊!

    要拜访的自然就是老校长年和平,为的自然是谢晶的事。

    开门的是和年和平年纪相仿的老妇人,李艳阳笑着叫了声奶奶。

    老妇人一愣,实在没料到开门就有人当孙子,她知道这是老头子学生,和蔼一笑:“你好,老年在屋里呢。”

    李艳阳点点头,把水果递给老妇人。

    “这孩子,怎么还那东西呢?太客气了!”老妇人说。

    李艳阳笑道:“应该的!”

    沙发上的年和平看到水果笑着对李艳阳道:“过来坐吧。”

    李艳阳点点头,走了过去。

    “怎么放假不回家?”年和平问。

    “哦,回了,没待几天,然后出去旅游了,就直接回了苏杭。”李艳阳道。

    年和平知道李艳阳的身世,道:“你家长辈都挺忙的,但也要多在家陪陪他们。”

    李艳阳笑着点点头:“没事,他们年纪还小,不用整天陪着。”

    年和平心想也是,还没到那个年纪,笑道:“那怎么想着来我这了?”

    李艳阳道:“这不是去加国旅游么,给您带了点礼物。”

    “哟,给我带礼物?”年和平有些惊讶。

    李艳阳点点头:“老校长对我那么够意思,出去一次不给您带点东西,你不得生气啊!”

    年和平哈哈一笑:“那是的!”

    李艳阳笑着拿出一盒雪茄,年和平一愣,没想到李艳阳带的这东西。

    “我抽不惯这个。”年和平道。

    李艳阳笑着摇摇头:“这个劲不大,没那么冲!”

    “哦?”年和平说着拿出一只,闻了闻,很香,于是点上。

    “小口抽!”李艳阳提醒道。

    年和平依言小吸了一口,只觉一阵香味袭来。

    “嗯,真不错!”年和平笑着说。

    李艳阳心道不错就好啊,也不算糟践东西。

    年和平说着拿着雪茄看了起来,发现上边没有任何字迹,问道:“这什么牌子的?”

    李艳阳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其实是外国一个朋友送的。”

    年和平闻言一愣,李艳阳在外国不见得有什么朋友,那肯定就是李天佑的关系了,如果是他朋友送的,那这东西肯定不是俗物啊,心中不由得有点忐忑。

    但也没多问,因为不适合。

    李艳阳随即就和年和平聊着天,年和平不知道李艳阳有备而来,李艳阳也只口不提。

    年奶奶做了饭,热情留李艳阳吃饭,李艳阳也不客套,让老两口颇为开心。

    看到两人开心的模样,李艳阳从那柔情的目光中看出了点东西,于是吃饭的时候问道:“老校长,您儿女呢?”

    “只有个儿子,在澳大利亚,一年回来一次。”年和平说。

    “不回来了?”李艳阳问道。

    “嗯,娶了个洋老婆,不回来了。”年和平道。

    “哎哟,那等您退休了,去澳大利亚养老不错。”李艳阳笑着说。

    “我才不去,哪好也不如华夏好,我苏杭比什么悉尼好多了!”年和平骄傲道。

    李艳阳笑笑没说话,他知道,这就是老人根深蒂固的东西,不论国外多繁华,无论景色多优美,都不如自己爱的那一片热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