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365章 起航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在自己的小房子睡了个午觉,呆到近四点钟,然后来到和谢晶约定的地点。

    到了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齐了,众人在听到李艳阳自我介绍报上大名的时候微微诧异,因为他们收到的任务是绝对服从李艳阳的指挥,所以看到这个领导这么年轻,顿时对这个所谓的绝密任务充满质疑。

    不过毕竟是训练有素的警务人员,即便有疑惑也不会真的提出质疑,干了这么多年,他们知道,但凡领导,肯定都有他过人之处,否则怎么能是领导呢。

    要么他实力过硬,要么他背景深厚,不管有钱,还是有势,鄙夷也好,不屑也罢,但都得承认这是实力的一部分。

    所以哪怕再疑惑,他们都要表现的尊敬,尤其在臆测这家伙背景滔天的时候,更得小心翼翼,因为最不好伺候的就是二世祖。

    很快他们就见证了这个二世祖的能力,五十万的活动资金啊,真狠!不过同时他们在想,这得多大的案子啊。

    “立正!”

    李艳阳对众人喊了一声。

    唰!

    “以谢晶为基准,向左看齐!”

    啪啪啪啪.......

    众人站定。

    “向前看!稍息!”

    李艳阳一通正规操作,把众人给弄晕了,哥哥,这特么是饭店啊!还好是包间,否则不得被当怪物么!

    “保密协议你们都签了是吧?”李艳阳问道。

    众人齐声说是。

    李艳阳道:“那谁给我讲一下保密守则?”

    众人没有自告奋勇,李艳阳随意指了一个人。

    那人上前一步:“不该说的秘密不说;不该知悉的秘密不问;不该看的秘密不看;不在私人交往或公开作品中涉及秘密;不在非保密场所阅办、谈论秘密........”

    那人一字不差,也不曾停顿的把保密守则背了出来,李艳阳颇为满意,起码素质够硬。

    “好,归队!”李艳阳赞了一声,指着旁边一位:“你来说一下泄密惩罚!”

    那人闻声上前,李艳阳道:“简单说一下就好,就挑最严重的说。”

    那人道:“根据保密等级,最高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李艳阳点点头:“好!”

    那人归队,李艳阳又道:“听意思就是应该有坐牢的风险?是吧?”

    众人心道不是吧,你不知道?这特么什么领导。

    李艳阳道:“看来有点不一样。”

    众人不解,李艳阳道:“我和你们不是一个系统,我是军人。”

    众人闻言顿时诧异,他是军人?

    李艳阳又道:“我们是来自一个执行秘密任务的军队组织,在我们的组织里,如果泄露秘密,我有权在不上报的前提下对你们执行枪毙!”

    嘶!

    众人大惊,这特么还有要命的危险?

    看到众人明显一怔,李艳阳笑道:“这次任务其实很轻松,没有任何危险,唯一的危险就是泄密,但有泄密,直接枪毙!”

    ........

    李艳阳道:“你们的任务很简单,绝对服从谢晶的领导,她负责向我汇报,所以你们对她的要求坚决执行就行了,还有,案子开始,你们就不许再同任何人联系!”

    李艳阳说着看向谢晶:“你们联系用特殊的手机,反正资金不少,每人配一个,也可以和你们局长申请先进设备,总之必须保密!”

    谢晶闻言点点头,众人一阵紧张,这案子开始岂不是要不休不止的干下去?

    有人疑惑道:“破案期限是多久?”

    李艳阳摇摇头:“没有期限,直到宣布解散为止!”

    众人一阵头大,李艳阳道:“这样,明天给大家一天假期,后天开始行动,放心,也用不了多久。”

    众人这才放心。

    李艳阳最后又严肃的强调道:“记住两个词,保密、枪毙!”

    众人一哆嗦,这个要求太简单粗暴了。

    谢晶知道李艳阳在强调本案的重要性,没错,她也知道,幕后黑手一定手眼通天,如果保密工作出了问题,不仅案情会受影响,连带众人也可能受到连累,所以对于李艳阳有些夸大其词的恐吓,她也没有多说。

    交代完毕,众人便开始吃饭,众人自然要进行一番自我介绍,相互熟悉之后,谢晶对李艳阳问道:“咱们这个小组叫什么名字?”

    李艳阳知道一般行动都是如此,会根据案子起个名字,什么某某重案组,相当于行动的代号,李艳阳看看七个人,突然眉毛一挑:“我们这次要干掉的是一个庞大的黑恶势力,所以都必须展示出非凡的战斗力!”

    众人闻言心道是的,他们很多也互相认识,都算苏杭警务系统的精英,而且各有特点,知道必须人尽其才。

    李艳阳神秘一笑:“那就叫........葫芦娃吧!”

    .......

    晚宴过后,李艳阳一直哼着熟悉的旋律,让谢晶一阵无奈,这太儿戏了!

    众人虽然也差点吐血,但这更说明一个问题,这货任性的令人发指!

    ......

    休整一天,葫芦娃重案组集合,谢晶先带着一个审讯行家飞往了加国,正式开始了调查。

    他们离开苏杭,李艳阳来到了赵开疆的太元派。

    看到李艳阳,赵开疆颇为讶异,热情招待。

    “赵大师,想问您要一张符。”李艳阳道。

    “符?什么符?”赵开疆问。

    “就是躲避鬼的。”李艳阳道。

    “哟,艳阳大师还需要这东西?”赵开疆问。

    李艳阳笑着摆摆手:“我当然不怕,是送给朋友。”

    赵开疆道:“有鬼弄死不就完了?”

    李艳阳摇摇头:“主要是自己心里担心,实际我也没发现有,劳老哥给写一个。”

    赵开疆也不疑有他,于是沐浴更衣,拿出设备,现场开搞,就给李艳阳当面画了一张,见那字迹与从周夫人那里拿到的毫无二至,李艳阳确认这符就是出自赵开疆之手。

    “多少钱?”李艳阳问。

    赵开疆闻言笑道:“你老弟要一张符是给我赵某人面子,从玄学会来说咱哥俩还是同事,谈什么钱不钱的。”

    李艳阳笑道:“那就不客气了!”

    “对嘛!咱们还客气个什么劲儿啊!”赵开疆笑着说。

    “我只是觉得这东西麻烦,还耗精神,所谓没有功劳有苦劳嘛,诶对了,赵大师平常一张符卖多少钱?”李艳阳随意道。

    “没多少钱。”赵开疆笑着说。

    李艳阳笑道:“市面上能买到您的符么?老要也不好意思,以后我直接自己买算了。”

    赵开疆哈哈一笑:“你想要开口就是,市面上买不到,除了朋友关系我送点,其他的都是自己的雇主才卖。”

    “哦,这么说想买还必须见您本人,或者托关系?”李艳阳道。

    “那是啊,咱们做到这个程度总不能上街上摆地摊吧?”赵开疆笑着问。

    李艳阳笑道:“那倒是!”

    “唉,不过到时候可能真的要去地摊卖了!”赵开疆突然叹息一声。

    “哦?”李艳阳疑惑一声。

    赵开疆笑道:“等你和妙手先生学了本事,我可不是就得落魄街头了么!”

    李艳阳突然哈哈一笑,道:“老哥放心,就算真学会了,我也绝不抢你生意。”

    赵开疆哎哟一声:“那我可谢谢老弟了!”

    李艳阳哈哈一笑,又聊了一会儿,这才告辞。

    把李艳阳送到门口,赵开疆回身之后冷笑一声,你还会不抢生意?那特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你也未必能等到那一天了!

    回到门内,赵开疆去看了看自己的成果,盛夏来临,果子也要成熟咯!

    葫芦兄弟们才开工,事实上对他们的进程李艳阳也不太关心,他相信顺藤摸瓜他们会有重大发现,其余的就由他们查下去就行了,只是他特地告诉谢晶要问一下符箓的问题,看周夫人认不认识赵开疆,如果没见过,那这个符又是谁提供给她的。

    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李艳阳决定去和陆兮热乎热乎,于是带着自己背着皇甫月偷偷买的东西,来到了花店。

    夏季是旅游旺季,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旅游胜地,苏杭自然热闹,连带落座在繁华地带的花店和琪琪的奶茶店都很火热。

    陆兮见到李艳阳一阵欣喜,但奈何太忙,只能报以一个歉意的表情,李艳阳和陆兮打了个招呼,看她忙的火热,也不打扰,把书包放下,转身出了门,来到琪琪的奶茶店。

    “哎哟,回来啦?”琪琪笑着问。

    李艳阳点点头:“来一杯好喝的!”

    琪琪一笑,给李艳阳冲了一杯奶茶,李艳阳笑道:“多少钱?”

    “二十五!”琪琪道。

    “还真要啊?”李艳阳问。

    “嗯哼,和你不用太客气吧?”琪琪问。

    李艳阳点点头:“也是,唉,本来去加国带了点东西回来,算了,和你就不客气了!”

    李艳阳说着拿出手机,就要付款,琪琪赶忙挡住二维码:“开玩笑的,咱们这种关系,哪能要钱啊!”

    “啊?咱们关系很好么?”李艳阳问。

    琪琪点点头:“当然了!”

    “有多好?”李艳阳问。

    “那都是要出门互相带礼物的!”琪琪很郑重其事的说。

    李艳阳竖了个大拇指:“比不要脸,最服你!”

    琪琪哈哈一笑:“快点,我看看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李艳阳问。

    “礼物啊!”琪琪道。

    “什么礼物?”李艳阳问。

    琪琪突然笑了:“算了,就算没礼物我也不会收你奶茶钱的!”

    “高!”李艳阳比了个大拇指:“实在是高!”

    琪琪哈哈一笑,李艳阳道:“一杯奶茶不够,晚上请我吃饭!”

    “阔以!”琪琪大气道,最近生意爆棚,赚的不少,自然不差一顿饭。

    李艳阳笑着拿着奶茶回了花店,一直看着陆兮忙碌,只有得空的机会两人才能聊上两句,听说李艳阳去了加国,陆兮也微微诧异,谈起生意一阵自豪,销售额惊人,倒是让李艳阳放心不少。

    陆兮和琪琪默契的提前关门,六点钟出去吃饭。

    开席前李艳阳拿出两个精致的礼盒,两人同时看了过来。

    “礼物?”琪琪两眼冒光。

    李艳阳点点头,分别递给两人:“一人一个!”

    “哇!!!!”

    琪琪打开盒子惊呼一声,竟然是一个红色宝石的项链,宝石拇指大小,看起来十分精致。

    陆兮也打开了自己的盒子,是一个蓝宝石项链,两人都看向对方手里,然后把盒子默契的往一起一摆。

    李艳阳不由得一笑,女人啊,果然爱攀比。

    其实他当初也犹豫过,虽然给琪琪买宝石似乎有点不对,但觉得给陆兮带了宝石,给琪琪带些土特产有点说不过去。

    “我的也太小了!”琪琪看到陆兮那个比自己这个大了足足三倍,而且还是蓝色的,看起来就很大气又精致,登时不爽了。

    陆兮急了:“给你买就不错了,还嫌小!”

    她确实颇有微词,李艳阳怎么能给她也买宝石呢,不过还好,明显和自己不是一个级别。

    琪琪一想平衡了:“也是,我又没陪人睡觉!”

    陆兮耳根一热,一阵无语,心想你倒是想陪了吧!看来老话说的对,防火防盗防闺蜜啊!

    .......

    “嘿,多少钱?”琪琪看着李艳阳问道。

    “你那个不到一万。”李艳阳道。

    “这么便宜?”琪琪顿时有点无语,这看起来不便宜啊,难道赝品?

    “刀了!”李艳阳道。

    “哇!那不是得六七万?”琪琪突然惊呼。

    李艳阳点点头,琪琪突然开心了:“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了,要不我陪你睡一觉?”

    “咳咳.......”李艳阳差点呛住:“以后奶茶不要钱就行了!”

    “琪琪!”陆兮突然叫了一声。

    “嗯?”琪琪转头。

    “你再开玩笑我和你绝交!”陆兮很认真的说。

    “好啊好啊,这样挖墙脚我就没有负罪感了!”琪琪一阵雀跃。

    李艳阳败了,陆兮也沉默了,这个妖精不好弄啊。

    “诶,那个多少钱?”琪琪问。

    “无价!”李艳阳道。

    .......

    陆兮和琪琪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那蓝宝石无论大小,成色还是精致程度,都要比红宝石好很多,价格起码十万以上不止,这么算下来几乎一百万啊.......

    “你哪来那么多钱啊?”琪琪问道。

    “凭我的长相,气质,赚这点钱还是很简单的好吧!”李艳阳得意道。

    “唉!”琪琪突然长叹一声:“看来最后一条路也被封死了!”

    两人有点疑惑,就听琪琪自怨自艾道:“还指望着卖点奶茶包养你呢!”

    .......

    吃了饭,李艳阳没有离开,跟着陆兮和琪琪走。

    “你不回去么?”陆兮问。

    “回啊!”李艳阳笑道:“回公寓!”

    .......

    随后的日子李艳阳就沉迷于陆兮的小窝,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谢晶等人到加国只呆了三天,然后便返程,不过他们收获颇丰,根据周夫人的描述,他们画出了和周夫人接触的每一个人的画像,李艳阳也这才知道,那个符不是直接从赵开疆手里拿的,而是在有人联系到周夫人之后,她察觉到这是对丈夫的背叛,是以担心李艳阳当初的话应验,然后寻求对方的帮助,于是对方就给了她一张符,这个符本来是放在国内家中的,后来随着移居加国,也就直接带到了加国。

    李艳阳知道,随后谢晶等人就要根据这些线索来一步一步挖出幕后黑手,李艳阳相信,凭这些人的专业素养,只要没被灭口,几乎不成问题,所需要的也只是时间而已。

    李艳阳本想在陆兮那生活到开学,但杨沐不干了,在得知李艳阳回来之后,立即请君入瓮,于是,雨露均沾,李艳阳又开始了和杨沐的同居。

    礼物当然也不能落下,几乎同样的蓝宝石,他本来想买四个的,但一想绝不能让杨沐和白洁撞车,所以发往东北的是钻石,当然,克拉数不小,价格也相当,倒是不分高下。

    而给钟妙可准备的则不是这些装饰品,因为他觉得钟妙可的精灵气息不应该受到这种东西的污染,他也不觉得钟妙可应该喜欢这类东西。

    李艳阳在桃花源里流连忘返,谢晶那里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也是在这个时候,在不远的尚海,一个商业航母正式起航。

    苏杭首富杨登渠连同药业巨头林氏成立新的集团公司,落户尚海,辐射全国。

    以技术入股的林氏虽然几乎分文不掏,但依然占据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而林静姝担任总舵手。

    在这一点上,杨登渠格外大度,甚至感人,林氏父女不知道他下了一盘大棋,根本不在乎让林家占据绝对的主动。

    新的大厦风水是褚云布置的,外表来看这是一个精妙的风水格局,实际这是一个阵法,只待拿到林静姝的八字,林杨两家再和亲成功,这个让杨登渠发家致富的阵法就将在他儿子的身上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