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370章 救星来了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如果一个人的手被毒蛇咬了一口,有的人会选择治疗,有的人保守起见,为了避免毒素蔓延,会选择截肢。

    杨登渠无疑是被最狠的毒蛇咬了一口,这个毒素的蔓延速度令人匪夷所思,所以为了避免毒素伤及内脏,有人直接选择了截肢,截肢也分很多种,是从手截还是从胳膊截,这是一门学问,为了彻底杜绝危险,杨登渠的靠山选择的是断臂。

    杨登渠不知道他们从哪一步开始控制,但起码明白一个事情,自己这只手已经被抛弃了,这下他彻底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也开始变得疯狂。

    惶惶如丧家之犬,终究要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咬别人一口,哪怕遍体鳞伤,不咬不快。

    上边他联系不了,也不能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下边的人,于是,他告诉褚云,立刻实施终极方案,不能再等。

    他知道,华夏永远回不去了,起码这个首富已经完蛋了,只能等风声过去,寻求一丝生机,而在这之前,他要让李艳阳永久堕入无边的黑暗。

    四大宗师背着肃宁齐聚,为的自然是早就筹谋好的事情,干掉他们共同的敌人李艳阳,不过这次褚云还把胡文举带上了,因为他们玩了一票大的。

    一番筹谋完毕,赵开疆道:“等月圆之夜。”

    褚云知道,李艳阳神通广大,务必要一击必杀,哪怕杨登渠已经等得不耐烦,但现在已经算把计划提前,如果再随意应付,那长久的谋划就付诸东流了,尤其赵开疆的秘密武器,本就还没完全成熟。

    众人散场离去,褚云拜访了丛中笑,丛中笑现在也是慌得很,因为上边调查到哪一步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知道自己身旁随时有个炸弹,如果杨登渠告诉他自己已经被放弃了,那丛中笑会毫不犹豫的跑掉,但杨登渠没说,而是让褚云给丛中笑带了一句话,李艳阳要我身败名裂,我也要让他身败名裂。

    丛中笑现在别无选择,和站上这条船的时候一样,他只能和杨登渠绑在一起,所以他此刻也必须唯杨登渠马首是瞻。

    他还以为这是杨登渠自保的手段,哪里知道这是杨登渠垂死挣扎的致命一击。

    听到褚云的要求,丛中笑毫不犹豫,派人着手安排制造舆论。

    褚云等人一边着手一边等待月圆之夜,杨登渠也在等待身在异国听到李艳阳挂掉的消息。

    李艳阳终于等来了威尔逊的电话。

    “嘿,李,真高兴你还记得我。”汤姆威尔逊熟悉的爽朗声音传来,让李艳阳颇为尴尬。

    “不好意思威尔逊先生,我想请你帮个忙。”李艳阳道。

    “哦,那真是荣幸,你说,我一定尽无所能。”威尔逊道。

    李艳阳道:“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把他抓起来,他叫杨登渠,我等下把具体信息给你,包括他哪天从华夏飞到的洛杉矶,你能找到他么?”

    汤姆威尔逊沉默了一下,道:“这很困难。”

    李艳阳闻言突然有点失落:“那还是有希望的吧?”

    汤姆威尔逊点点头:“当然有希望,为了朋友,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会去努力。”

    “多谢威尔逊先生!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恳请你帮帮忙。”李艳阳说。

    汤姆威尔逊无声一笑,沉静道:“好的,我会努力的。”

    ......

    李艳阳忐忑的挂掉电话,心想看来高估威尔逊了,这就很麻烦了。

    威尔逊挂掉电话则一阵兴高采烈,嗯,这是一个好兆头,虽然找个人的人情还不足以让李艳阳来帮他解决那个大麻烦,但友谊这东西和做生意一样,不能好高骛远,要一点一点累积。

    威尔逊收到李艳阳传来的资料,直接把东西传递了出去,命令很简单:“二十四小时之内把这个人找到。”

    第二天,李艳阳给宁千寻打了个电话。

    “你是要跟我汇报你的胡闹么?”宁千寻问道。

    李艳阳笑嘻嘻道:“看来你知道啊,那我就放心了。”

    “放心?你放心什么?”宁千寻问。

    “你都知道是我,还能稳住不先给我打电话,这是不是表示领导对我的工作表示默认和支持?”李艳阳问。

    宁千寻道:“我只是不想惹火烧身。”

    “哟,这还能烧到您?”李艳阳问。

    “反正要是我家老爷子知道你是我属下,我会被骂成狗!”宁千寻说。

    “哈哈哈哈,那咱们打电话没问题吧?”李艳阳问。

    “我的电话没人能监控。”宁千寻道。

    “那就好,那我想请教个事。”李艳阳道。

    “说!”宁千寻很干脆。

    “寻求国家支持,把杨登渠遣送回来!”李艳阳说。

    “不用请示,上边已经这么安排了。”宁千寻道。

    “真的?”李艳阳喜出望外。

    宁千寻呵呵一声:“影响这么大的案子当然要有这一步,但你不用抱有希望。”

    李艳阳凉了,这特么什么意思?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能折腾到这一步你已经很厉害了,不要想太多。”宁千寻道。

    “那就没意义!”李艳阳说。

    “已经很有意义了。”宁千寻道:“其他的不要再管了。”

    “不行,我一定要把他弄回来。”李艳阳说。

    “你怎么弄?我告诉你,没人会帮你的,我说了,到这一步已经是极限,除非真的有人要弄姓杨的,否则杨登渠就回不来。”宁千寻说。

    李艳阳知道,姓杨的和杨登渠不是一个。

    “我以为我们代表正义。”李艳阳说。

    “我们是代表正义,但是为的是国家,对外,不对内,你已经做了超越你职权应该做的事,我现在压力就很大,你可能面临被剥夺特权的可能。”宁千寻道。

    “首先,我觉得我做的事情也是对国家有贡献,不论内外,只要对国家有益,我就不算失职,至于剥夺,随意咯,我本来也没想要,不过我得感谢你,因为这个特权确实很爽,所以你也不用为难,也不用替我争辩,对你来说,明哲保身最重要。”李艳阳道。

    宁千寻沉默了,良久,开口说了句:“你是我的下属。”

    李艳阳以为宁千寻还有话说,不料她把电话挂了。

    他以为这是半句话,原来那就是全部,那一刻,李艳阳生出一种感觉,仿佛一个犯了错的女人,正在彷徨失措的时候,一个男人握住了她的手,说,你是我的女人。

    虽然这种联想很荒谬,李艳阳也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感觉,但他感受到一种温暖,本不需要,但来了之后却让他十分珍惜的温暖。

    起码,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起码,顶着压力的宁千寻依然支持着她。

    李艳阳挂掉电话,知道宁千寻能做到如此已经殊为不易,想让她做点实际的东西也不可能,正在绞尽脑汁的时候,汤姆威尔逊来电了。

    李艳阳.根本没期望能在短时间内接到汤姆威尔逊的电话,因为他觉得汤姆这个性情中人如果说很难,那就是真的难,所以接到电话的时候,他觉得应该是和他说抱歉,毕竟自己先不甩人家了,现在又厚脸皮求帮忙,确实没必要指望人家能成功。

    但汤姆一开口,李艳阳就蒙了。

    “嘿,我的朋友,你运气真好!”汤姆说。

    “找到了?”李艳阳惊喜道。

    “嗯,华夏有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这次让鬼帮我找人了!”汤姆说。

    “哈哈哈,汤姆先生真的是有钱人!”李艳阳知道,这一定花了很多钱,否则怎么能这么快。

    “是的,我和你说过的!”汤姆说。

    “嗯.......威尔逊先生,真的很感谢你,花了多少钱?”李艳阳问。

    汤姆笑道:“怎么?你要给我?”

    “是的,这毕竟是帮我的忙,怎么好意思让你花钱呢。”李艳阳说。

    “哈哈哈哈,我说了,我很有钱,帮朋友的忙,不用计较这些,这是为了友谊。”汤姆不傻,要不是对李艳阳有所图,他才懒得帮忙,现在帮了忙,要是要了钱,还怎么说友谊。

    李艳阳明白这老家伙的意思,但还是很感激:“朋友是朋友,但钱还应该我出。”

    “nonono,钱对我来说不重要,我是个珍惜友谊的人。”威尔逊说。

    李艳阳无奈了,道:“那好吧,谢谢你,我的朋友。”

    威尔逊心情舒畅,笑问:“我已经把这家伙关起来了,现在要怎么做?”

    李艳阳想了想:“我去接人!”

    听到李艳阳亲自来接,威尔逊颇为诧异,但还是点点头。

    “麻烦您,把他看好,不要让他和外界产生通讯。”李艳阳说。

    “好的!”威尔逊答复一声。

    杨登渠整个人都懵了,睡觉之前还在房间的床上,醒来怎么就换地方了?这看起来是个别墅。

    起来之后,疑惑的走出房间,看到一个保安一样的男人,杨登渠用撇脚的英文问道:“你好,这是哪?”

    “一个安全的地方。”男人说。

    杨登渠听到安全这个词,突然明白了,一定是靠山派来的人,这是保护自己的!

    杨登渠狂喜,没有被放弃,起码他们知道不能让自己随便出没,或许他们只是不敢接自己电话,避免产生不好的影响,但实际上他们在着手安排!

    人在绝望的时候都喜欢往好的方向想,杨登渠也是如此,而且他觉得在国外,能有这么大能力的肯定只有靠山了,要是敌方安排的,那自己应该直接上回国的灰机。

    “我的电话呢?”杨登渠问。

    “为了你的安全,不能通讯。”男人说。

    杨登渠笑了,点点头,还很开心的对男人比了个大拇指,心想你们想的真周到,也是,自己基本安排好了,也不用担心什么,一切交给主子就行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个别墅了享受,静静等待在主子的安排下,一切尘埃落定,到时候就算不是首富了,在这国外奢侈享受也不成问题。

    李艳阳登上飞机,奔赴大洋彼岸,他依然是一个孤独的斗士,宁千寻给了他精神上的鼓励,但没法给他实质的帮助,这次他不允许出现一点失误,所以他要亲自把杨登渠带回国内,然后交给王振,让他插翅难逃,那个时候,如果杨登渠再逃走,那他知道,不管是王振,还是相关的领导,都难辞其咎,没人敢配合杨登渠。

    李艳阳选择的是晚上的飞机,他不知道,前脚踏上飞机,苏杭就再次陷入慌乱。

    事情是褚云发现的,因为自打阴阳穴事情发生之后,褚云就受肃宁指示负责留意阴阳穴的状态,所有人都以为阴阳穴稳定了,却不料褚云发现有波动,然后直接向肃宁汇报。

    肃宁闻言吓了一跳,赶忙召集玄学会众人来到波动地点,这次不是原来的阴.穴,而是杨登渠别墅所在的位置。

    李艳阳的电话没有打通,肃宁自然不知道他已经登上了去往厄迈瑞克的飞机,无暇顾及这些,来到事发地他就懵了,他不明白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觉现场阴森恐怖,阴气之胜,远胜当初。

    “怎么会这样?”肃宁疑惑不已。

    褚云道:“肃老,你可听说最近苏杭城的大事?”

    “什么事?”肃宁问。

    “杨登渠涉嫌杀人。”褚云道。

    肃宁闻言点点头,这新闻报纸漫天的报道,岂能不知,问道:“和这个有关系么?”

    褚云知道肃宁不知道自己和杨登渠的关系,开口道:“那个记者就死在这个别墅的附近!”

    肃宁闻言皱起眉头,褚云又道:“这无疑是横死!他死前就是来这里了,死后冤魂不散,心中所念也必然是这里!”

    肃宁大惊:“你的意思是他很可能和阴.穴融合了?”

    储云道:“这是我的猜测,但应该是如此,否则解释不通!毕竟阴阳穴没有外力,不可能自行启动。”

    肃宁点点头:“那应该是了。”

    褚云看看左右,道:“青龙大师呢?”

    肃宁摇摇头:“不知道,电话没打通。”

    几人一愣,他没来?不过现在倒是不着急,褚云也不敢暴露心思,道:“那你看现在现在怎么办?”

    肃宁道:“还是要等阴气出来,否则没法对症下药啊!”

    褚云点点头:“那咱们先布阵控制?”

    肃宁点点头:“只能如此了,先控制起来,等后天月圆之夜看看情况。”

    看到肃宁凝重的模样,褚云道:“肃老不必担心,这和上次没什么区别,故技重施就是了。”

    肃宁点点头,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点不安:“但愿如此。”

    .......

    杨登渠正在享受佣人提供的晚宴,然后就见一个喜笑颜开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威尔逊,看到杨登渠笑着说:“嘿,杨先生,你好,我是汤姆,过得怎么样!”

    其实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确定这家伙到底和李艳阳是敌是友,所以当时他只是安排人把他迷倒,然后带到这里,按李艳阳的要求控制起来,然后好生招待。

    杨登渠见男人气度不凡,笑着起身:“哦,汤姆先生,非常好,谢谢你!”

    “不客气,我们是朋友嘛!”汤姆说。

    杨登渠哈哈一笑:“对,我们是朋友!”

    他已经百分之百确定,这就是靠山的朋友,他们的朋友也就是自己的朋友。

    “非常感谢你的招待!”杨登渠说。

    “没关系,只是可惜。”汤姆说。

    “哦?怎么了?”杨登渠不解道。

    “我的朋友已经要来了,他要接你回去。”汤姆说。

    “回去?”杨登渠微微一惊:“回到哪里去?”

    “当然是华夏啊。”汤姆说。

    杨登渠先是一愣,然后随即转喜,国内已经搞定了么?我的天啊,真是太给力了!杨家果然是杨家,这么大的动静都能镇压,不过自己适合回去么?难道真的有办法弄成冤假错案?

    杨登渠在疑惑,不过随即决定不再浪费脑细胞,不管怎么说,只要他们没放弃自己,所有的安排肯定都有道理,他相信,他们不会傻到把自己交出去。

    “我们的朋友什么时候到?”杨登渠问。

    “哦,马上了!”

    汤姆回了一句,杨登渠便笑着继续享用晚餐,还饶有兴致的问汤姆要不要一起吃,汤姆笑着摇摇头,看了看表,说要出去接朋友了。

    杨登渠闻言赶忙放下碗筷,他可不能托大,于是道:“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笑着携手来到门口,汤姆拿出两支雪茄,递给杨登渠一支。

    杨登渠恭敬接过,心情不错,笑道:“多谢,在华夏,我们有一句话,说,饭后抽一支烟,额.......额,非常非常舒服.......”

    杨登渠发现不能瞎卖弄,因为他不知道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怎么说。

    不过汤姆给他补充了一句,字面的翻译是:“饭后一根烟,像上帝一样。”

    “哈哈哈,是的是的,就是这个!”

    杨登渠笑着说,然后就见一辆车开了进来,收敛笑意,心中激动不已,救星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