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小隐于市 第0386章 师父别哭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宁千寻尽着自己所有的努力给李天佑传达信息,但也仅限于他在何处,他还活着。

    面对李天佑不断的哀求,宁千寻一次又一次的表达无能为力,李天佑甚至表示愿意付出一切家当,只求能放小源一码,宁千寻告诉他一个他本就明白的事实,人家就是为了毁灭你的一切才会如此。

    所以他的筹码对人毫无用途,宁千寻也完全无能为力。

    直到,宁千寻传了最后一个消息,李天佑就沉默了。

    王小源死了。

    消息传来的第二天,一个官方声音发出,悉数王小源罪状,一条条,一桩桩,王小源都认了罪,整个东北一片哗然,然后又过了两天,王小源畏罪自杀的消息传来,回到东北的,只有一个骨灰盒。

    李天佑知道,那个盒子里装的是不是王小源都两说。

    又一个死无全尸,一个干儿子,一个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李天佑直接崩溃了,倒下了。

    一直相夫教子的朱雀再一次走上前台,厚葬王小源,挑起李氏江山的大梁。

    当然,这一次,不是众人拾柴的起家,而是树倒猢狲散的恐慌。

    伊人传媒,天佑集团,开始迎接一波又一波的打击,风雨飘摇,大厦将倾,这几乎不可逆转的趋势下,李氏集团只能苟延残喘。

    企业就像一个人的孩子,辛辛苦苦养大,没人愿意眼睁睁看着他死去,但有一句话说的正好符合李天佑此刻的心情,爱他,不如放手。

    他想过反抗,但在高强度的压迫下,几乎寸步难行,无论是朱雀还是魏江河,以至于魏伊潇,都在劝他放手,只要人还在,这个家就不会垮。

    所有人都知道,长痛不如短痛,壮士若不断腕,最后会死的很惨。

    但壮士断腕,说起来豪迈,但面对这一刻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做的出抉择。

    李天佑在犹豫,在摇摆,不认输的他还想折腾,但朱雀和魏江河在这个时候架空了他,于是,没过多久,这两株参天大树,这两个让李天佑腾飞的翅膀纷纷易主,没了一点李天佑的痕迹。

    留下的,只有本来就属于魏江河魏家的丹青。

    终究对方还没有无所顾忌,终究他们还没有赶尽杀绝,虽然当初他们这样想,但在王小源死后,这一切就变得格外艰难,因为没人有李天佑任何可以杀头的罪证。

    在外人看来,李天佑是凄惨的,他倒下了,他失去了一切。

    事实上对于李天佑来说,惨的只有两点,他失去了干儿子,失去了一个过命的兄弟,至于财富,他的家依然可以奢侈。

    虽然较之以前差了太多,但莫说这些年留下的真金白银,就算股票跌的惨不忍睹,转手之后依然是为富一方,更何况魏伊潇一年的收入数以亿计。

    对李天佑的打击并没有波及魏伊潇的事业,因为她已

    经是国宝级的演员,她出席过很多场所,甚至在某人出访的时候,身在异国他乡的魏伊潇都是参与欢迎接待的人员之一。

    她已经是这个国家文化的现象级人物之一。

    令人更加诧异的是,这场风波不仅没影响魏伊潇,甚至她的事业竟然进入了又一个高峰期,因为好莱屋不断有大片邀请她,都是主角,片酬还抬高了不少,档期排的满满。

    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些电影里都有一个共同的投资公司,更没人知道,在厄迈瑞克,有过这样一个谈话。

    “嘿,老板,你怎么对电影产生兴趣了?”

    汤姆威尔逊神秘一笑:“我不是对电影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魏!”

    “魏?你看上她了?”

    “不不不,不要乱说,我很尊敬她!”汤姆说。

    “为什么?”那人问。

    “因为他是布鲁斯-李的母亲!”

    “什么?”

    “哦,不是亲生的,是干妈。”

    “不,布鲁斯-李不是死了很久了么?”那人问。

    “哦哦,不,我说的是小布鲁斯李,在我看来,他比那个布鲁斯李厉害多了,这是我给他起的外号,就是帮助过我的那个李。”

    “老板,我听不明白。”

    “据说那个李死了,然后他的家族受到了打击,我想帮帮他们。”

    “老板,你真的是个好人。”

    “不不不,我是个商人。”

    “那这有意义么?”

    “哈哈哈,当然!”

    “为什么?”

    “因为只有蠢货才会认为布鲁斯李死了,在我看来他是不会死的!”

    “.......”

    “他连狙击手的子弹都躲得过,我可不信什么鬼东西能把他弄死,而且还是死无全尸,这是不科学的!”汤姆笑着说,他觉得自己的投资简直太划算了,如此帮助朋友,那他一定会感激死自己的,那他会帮助自己,就算到时候自己解决了眼前的麻烦,他也总会有回报自己的一天。

    ......

    白洁回到东北,继续着自己的生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李天佑还是少不了白洁一口饭吃,何况现在,白洁吃的更好了。

    秦淼终究没有在痛苦中沉沦,回到工作岗位,用忙碌麻痹自己,只有回到一个人的房间,才会想起他,默默的流一些眼泪,然后沉沉睡去。

    皇甫月整个人更低沉了,楚中天也是如此,只能在慢慢的岁月变迁中将那无法忘却的记忆稀释。

    钟妙可退学了,她觉得这个城市都是李艳阳的味道,都是痛苦的记忆,她无法面对,于是逃离。

    谢晶感恩李艳阳,于是她找到了已经到尚海读大学的方晓青,她给她讲述了杨登渠的罪恶,讲述了那已经被公认了的事实

    ,这对于方晓青来说是痛苦的,第一是她知道了母亲只是一个工具,一个自己曾经感激的杨叔叔的工具,用母亲的命,谋他的财。

    第二是她自责,无法原谅自己的自责,毕竟她是苏杭出来的,那里有她的同学,有她的伙伴,所以她知道那个英雄的事迹,那个被追为烈士,被人们尊崇为神仙的人伟大的一生。

    那一刻,面对湛蓝的天空,她觉得无比压抑,自己都是错的,颠倒了是非,分不清善恶。比认贼做父还讽刺,比唾骂仙人还可耻。

    看到极度压抑以致颤抖的方晓青,谢晶握住了她的手:“我今天来告诉你这些,并不是想让你痛苦自责,只是想给李艳阳一个交代,因为他一直都很惦记你,怕耽误了你的学业,听到你考上复旦,他很高兴,我能感觉到他的轻松。所以我还希望替他跟你说一句话,那些悲痛都已经发生了,活着应该坚强,为了自己,也为了你母亲的付出,这样他应该也会放下一桩心事。”

    强忍着的泪水终于还是落下,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直到决堤。

    她又想起了那仅有的几个晚上,他教自己学习法门的一幕幕,其实饶是她曾经恨透李艳阳,但心中也无比清楚,能考上复旦,他打开的那个瓶颈功不可没,否则任自己再要强,再努力,数学都不会因此产生质的飞跃。

    原来他一直都是善良的,一直都是宽容的,即便面对自己刁蛮无理的任性,也还担忧着自己。

    她知道,那是真正的善良,虽然很大部分都是同情。

    但自己的悲惨不是赢得别人善意的资本,她因此愈发自责,最后她选择请一天假,跟着谢晶回了她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去的城市,只为到那个墓前送上一束花,说一声对不起,磕上三个头。

    在祭奠李艳阳之后,谢晶把方晓青留了下来,告诉她再等一天,然后再走,和一切说再见。

    方晓青不知道怎么说再见,但还是留了下来。

    第二天,苏杭最高法院开庭,受审者,苏杭前首富,罪恶滔天杨登渠。

    整个过程中,在方晓青的印象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罗列杨登渠的罪状,一桩桩,一件件,令人发指,深恶痛绝。

    她最后只记住了一句话,被告人杨登渠,赎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即日执刑。

    至此,为霸一方数十年的杨登渠终于身败名裂,一个时代也随之落幕,另一个时代由谁开启仍未可知,但方晓青终于可以和母亲说上那一句话。

    曾经,她以为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因为她觉得李艳阳太过强大,但现在,正是李艳阳让她实现了这个目标。

    于是,她只能含着泪,含着委屈和自责,和妈妈说一声安息。

    --------------

    PS: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