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420章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终于安抚住白洁,李艳阳看向了这个家里的新成员,从称呼中他已经知道,这个孩子叫凡凡。

    从小男孩眨眨眼睛,李艳阳看向了干娘“干娘,恭喜,终于当妈妈了,凡凡的礼物我都没准备。”

    朱雀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道“恭喜倒是对的,不过你得恭喜我当奶奶!”

    “啊?”李艳阳愣住了,奶奶?有点懵。

    朱雀笑脸过后,叹了口气“凡凡,你儿子!”

    李艳阳笑容瞬间僵硬,只觉大脑眩晕,不仅他,陆兮也愣住了。

    摇了摇脑袋,努力的眨了几下眼睛,李艳阳有些气喘吁吁“您说什么?”

    朱雀没有回答,看向了凡凡,笑着说“凡凡,这是爸爸。”

    凡凡才一岁多,哪里会说话,连听话都听不懂,只是看着奶奶,还以为奶奶在逗自己玩,于是笑着啊啊了两声回应。

    李艳阳只觉浑身颤抖,瞬间热泪盈眶,那一刻,有激动,有喜悦,有不敢置信,还有愧疚。

    他不是一个好儿子,害得父母担忧,他不是一个好男人,连自己的女人怀孕都不知道,他更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有守护病房,没有伺候月子,甚至在儿子的第一年里,父亲的字眼是一片空白。

    一瞬间,万千思绪涌来,李艳阳只觉胸闷不已,忍不住捶足顿胸。

    哇的一声,凡凡又哭了,他被这个陌生人吓到了。

    陆兮赶忙拉住李艳阳,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走上前去,看着这个胖嘟嘟的小男孩,顿时心生怜爱“凡凡乖,到阿姨这里来好不好?”

    凡凡听到一个声音,看向了陆兮,然后止住哭泣。

    陆兮得到孩子的认可,登时欣喜不已,笑着抱过凡凡,一阵爱惜。

    李艳阳看着凡凡笑着投入陆兮怀抱,心如刀绞。

    这是惩罚!

    他让妈妈抱,让奶奶抱,让陌生的阿姨抱,唯独面对他这个父亲的时候会哇哇大哭。

    他自小没有父亲,更是视生父如仇人,他知道那是怎样的一个感觉,似乎,现在,在那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心中,自己也是如此

    李天佑看出李艳阳的苦楚,道“你这样子吓到凡凡了,过两天熟悉了就好了。”

    “你的脸怎么了?”白洁终于开口担心发问。

    李艳阳摸了摸冰冷的面具,道“没事,出了点事,面瘫了,不过很快就会好了。”

    几人听到他面瘫,顿时一阵担心,白洁忍不住了,关切道“我看看。”

    李艳阳伸手抓住白洁的手“姐,太丑了,别看了。”

    “不行!”白洁十分倔强,李艳阳无奈,只得任她摘下。

    又是一个可以预料的心痛和呜咽,李艳阳笑着安慰道“没事,命都保住了,一张脸算啥,而且能恢复的。”

    面对众人悲戚的表情,李艳阳牵强一笑,问向白洁“咱儿子叫李凡?”

    白洁摇摇头,看了眼李天佑,道“凡凡是小名,大名叫李玄黄。”

    李艳阳闻言一愣,看向干爹。

    李天佑点点头“我起的。”

    “好!”李艳阳笑着说,第一次,他心情快慰“我李家男儿,就得顶天立地!”

    白洁见李艳阳也喜欢这个名字,面露微笑,但心中还是有些叹息,其实白洁最初想给儿子单名一个凡字,因为生活告诉她,腰缠万贯的前夫会变坏,不可一世的李天佑会栽倒,惊天动地的李艳阳也会暴毙身亡。

    平凡是福!

    踏步要儿子出人头地,她不要儿子富贵加身,甚至都不需要她锦衣玉食,只要平平安安的长大,做一个平凡人,如此最好。

    但可惜,在她想好一切的时候,在没有李艳阳陪产的时候,一切手续都是李天佑办的,在孩子出生的所有医院文件里,名字都是三个字——李玄黄。

    后来她查过,也就明白了。

    玄黄,最早见于易经——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玄是天的颜色,黄是地的颜色,玄黄,意指天地。

    如李艳阳所说,顶天立地。

    不一会,房门再次打开,进门的是张虎和怀中的小龙女。

    小龙女长大了不少,更加亭亭玉立,一身小连衣裙,灵动可爱又多了几分女孩子固有的腼腆,倒有她妈妈魏伊潇几分温婉的味道。

    张虎则气质变了很多,像个中年大叔。

    “师父!”李艳阳起身叫道。

    张虎一愣,然后瞪大眼睛。

    “卧槽尼玛!我就知道你个兔崽子死不了!卧槽尼玛!你他妈跑哪去了!”

    万万没想到,却也在预料之中,二师父张虎果然不同凡人。

    一通咆哮,李艳阳笑了。

    “艳阳哥哥!”

    小龙女也听出了这个奇怪的家伙是哥哥,登时欣喜不已,她不知道艳阳哥哥死了,因为爸爸妈妈告诉她艳阳哥哥很忙,而且哥哥长大了,要有自己的生活了,也许以后也不回来了。

    她没有那么多的思想,父母传输的概念就是正确的观点,所以她都准备接受了,没想到艳阳哥哥还是回来了,所以她很高兴,就知道艳阳哥哥会想自己的!

    见小龙女要挣脱,张虎一把搂住,然后嗖嗖两步,一脚踹出。

    李艳阳猝不及防,没想到二师父突然出手,他当然是能躲得,但他没敢躲,因为这一次,二师父没有嬉皮笑脸,面上满是愤怒。

    无论他如何威风如何能,但师父的威严一直在他心中根深蒂固,所以他被吓到了,也不敢多。

    砰的一声,李艳阳身子倒飞出去,好在身后就是沙发,没有砸到什么东西。

    被踹了一脚,李艳阳没感觉痛,只是有些害怕,也说不出话来。

    “卧槽尼玛的!告没告诉你有事告诉家里?告没告诉你在外边别惹祸!”张虎越说越怒,看着李艳阳咬牙切齿,仿佛教训不肖儿孙,一脚不过瘾,骂也没解恨,张虎放下小龙女奔上前去,一把拽住李艳阳的衣领,猛的一拉,手一甩,李艳阳被摔在地上,张虎上去就是一脚踢在李艳阳的肚子上“你特么装什么能?你特么吓死人了你知不知道?我特么踹死你!”

    李艳阳咬着牙,不躲,不反抗,也不解释,任由张虎发泄,只是眼中满是泪水。

    他理解张虎的愤怒,第一次,在归来之后他觉得真特么爽,揍吧,你使劲揍!

    自责,羞愧,幻化成泪水,淹没了李艳阳。

    哇哇两声响起。

    一个是凡凡,一个是小龙女。

    张虎的暴起把所有人都吓到了,连老天爷都忘了提醒,但小龙女不怕这个大大,在她眼里没什么杀人的张虎,只有被自己骑脖子的大大,所以上去就对着张虎粗壮的大腿手打脚踢,口中不断哭叫着“不许你打我艳阳哥哥,不许你打我艳阳哥哥。”

    一时间,众人全都落泪。

    李艳阳跪了下去,拉过小龙女“乖,小龙女不哭,大大打的对!”

    张虎终于发泄完了,抹了一把眼睛,看着跪在地上的李艳阳,一时间既心疼又生气。

    “好了,你看看你,把家都砸了!”

    朱雀又一次开口,指责了一声张虎,拉起了李艳阳。

    一阵沉默过后,朱雀又打出一个电话,没一会,潘婉如带着两个孩子来了。

    看到李艳阳,潘婉如也是从发愣到惊讶,再到激动,最后忍着泪水点点头,说了声回来就好。

    铁骨柔情也和小龙女一样,只有孩子的欣喜,没有大人的复杂。

    见众人都来了,朱雀道“吃饭吧。”

    李艳阳看向潘婉如,问道“小源叔叔呢?又没在家?”

    几人都是一愣,潘婉如笑着点点头。

    李艳阳没看到几人沉默的神情,也没多想。

    饭桌上,虽然有家的温暖,但却都在强颜欢笑。

    李艳阳是担心干爹的遭遇,其他人则在思考如何告诉李艳阳那冷酷的事实,因为他们知道,听到真相,李艳阳会很压抑,很自责。

    虽然没人会指责他,但再所难免。

    潘婉如趁李艳阳不注意,偷看了李天佑一眼,直到李天佑看到她的目光。

    看到潘婉如望着自己摇摇头,李天佑知道,她不想让自己告诉李艳阳真相,不想告诉他王小源因他而死。

    李天佑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如果李艳阳是个女孩,李天佑不会说,但他是个男人。

    男人,不能逃避,要直面一切苦果。

    因为这是他造成的,李天佑不是要指责他,也不是要他内疚自责,但得让他知道,因为他的任性,造成了多大的代价。

    男人都会做错事,这不可怕,但意识不到做错事的后果,那是没法原谅的,后果也是不敢想象的,因为他会一直错下去,而终有一天,那过错会是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就像王小源的死。

    饭后,李天佑抽了一根烟,然后对李艳阳道“走,带你去个地方。”

    李艳阳点点头,顺从的跟随。

    白洁和陆兮被留下照看凡凡,朱雀留下照顾小龙女,张虎开车,带着李天佑、李艳阳,潘婉如和铁骨柔情离开。

    李天佑坐在了副驾驶,李艳阳和本是婶子的婉如姐姐还有铁骨柔情坐在后排。

    来到一处白事店面,张虎停车,李天佑道“走,买东西去。”

    李艳阳这才明白,原来是看师父和妈妈。

    这个流程习以为常,于是李艳阳挑了两份东西,但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李天佑道“买一份。”

    李艳阳微微不解,但见干爹也不解释,便依言行事。

    离开白事店面,又找了一家超市,买了一瓶好酒。

    李艳阳付了钱,明白了,单看师父,不过有些不解了,师父和妈妈的墓地一起的,为什么单看师父呢?

    李天佑没说话,李艳阳也不问,他知道,干爹做事,自有深意。

    但当车子再次开起,李艳阳这才发现,那不是通往母亲和师父墓地的方向。

    心中狐疑着,终于到了地方,下车走进墓地,终于来到一块碑前,李艳阳瞬间如遭雷击。

    他看到了一列大字——兄弟王小源之墓!

    李艳阳只觉心口一痛,下意识看向潘婉如,令他惊讶的是,那略带凄楚的脸庞竟然挤出来一个牵强的笑容。

    他终于意识到早该想到的问题,女人孩子都没来,偏偏潘婉如带着孩子来了!

    只是他一直没想到,也根本想不到,因为他觉得干爹和小源叔叔是不可能死的,谁能干掉他们?谁敢干掉他们?

    “献花!”

    李艳阳正愣神的时候,李天佑说话了,带着一丝严肃。

    李艳阳闻声上前,送上献花。

    “倒酒!”

    李艳阳打开酒瓶,洒下半瓶酒,剩下的一饮而尽“小源叔叔,艳阳不孝!”

    李艳阳心中很沉重,一来和王小源感情不错,二来在他心里,这个叔叔还是姐夫,他很亲潘婉如,所以对姐姐的好丈夫既爱又敬,但没想到今日天人永隔。

    想到宛如姐姐要孤身养育一双儿女,李艳阳心情十分糟糕。

    “跪下磕头。”

    李艳阳三拜九叩。

    完毕之后,李艳阳没有起身,而是呆呆的看着那冰冷的墓碑。

    原来小源叔叔不是没在家,而是躺在这里!

    想象着他生前总是嘻哈玩闹的样子,真的音容犹在,令他感怀。

    “你把杨登渠送进了大牢,这样他背后的杨家很愤怒。”

    李艳阳正怀念先人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话,然后愣了一下,接着大脑忽悠一声,浑身颤栗。

    “杨家想要毁了我,但他们知道,除了小源,没人知道我罪行的证据。”

    砰的一声,李艳阳一头砸在地上,那石板铺成的地面发出一声闷响,李艳阳开始不断的颤抖。

    那一刻,他只觉全身血液涌上头顶,几乎要破体而出。

    这是比听到自己当了爹还要惊恐一百万倍的事情。

    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外如是!

    王小源的死已经令他震惊,令他伤痛,但这一刻,令他满心愧疚,只觉死不足惜。

    那一刻,他心底只有一个声音,你怎么不死啊!你怎么还活着?

    看到李艳阳的样子,李天佑微微一顿,继续道“于是他们带走了小源,企图撬开他的嘴,定我的罪。”

    李天佑再没说话,李艳阳已经明白了。

    义字当头的王小源宁死不屈,保全了干爹,成就了道义,最后成了杨家泄愤的对象。

    屠狗之辈王小源,亡命之徒王小源,叱咤风云王小源,雄霸一方王小源,为了一个义字,坦荡赴死,留下的,是后人的敬仰,是兄弟的怀念,还有,是李艳阳一声无法抹去的悔恨。

    李艳阳不知道是如何离开王小源墓地的,上了车,他那破了皮的头抵在了车窗上,自责,悔恨,羞愧,一股脑的涌来,让他六神无主。

    直到,一直温柔的手攥住了他,呆呆转头,是那八岁时候就痴迷的温柔。

    那温暖的笑脸诉说着安慰,诉说着担心,那温暖的手上传来的是安抚,是关怀,这一刻,李艳阳再也难以抑制,哇的一声,一头栽在了潘婉如的怀里,嚎啕大哭。

    是他,让这个最喜欢的姐姐未到中年成了寡妇,是他,让那还懵懂无知的孩子成了单亲娃娃。

    如果真的可以,李艳阳真的想用自己的死换回王小源,他可以不要一切,只要婉如姐姐幸福,只要那可爱的铁骨柔情不用像自己一样,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成长,在本该天真浪漫的年纪遭受灭顶之灾。

    可惜,谁都不能替谁死。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都是命数,不能自责。”潘婉如拍打着李艳阳的脑袋,轻声说。

    她越是如此,李艳阳就越是愧疚,含混不清的叫了声宛如姐姐,然后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可怜的孩子!”潘婉如轻轻叹息,道“你小源叔叔自己都说自己不是好人,除了对亲人和兄弟以外,就是个混蛋,所以他有今天,其实我俩都早有准备,只是可怜了你,老天爷偏偏要把这个引子放在你身上,所以姐姐真的不怨你,只是心疼你。你要好好的,不要自责,勇敢起来,坚强起来。”

    副驾驶的李天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张虎也咬着嘴唇。

    他们替王小源骄傲,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回到家里,李艳阳全没了光彩,靠在沙发上,痛苦着捂着脸。

    “艳阳哥哥,你没给我带礼物么?”面对一群人的沉默,小龙女眼珠一转,笑着说。

    听到小龙女又开始要礼物,朱雀没有责怪,因为这是最好的缓解压抑的办法。

    李艳阳牵强一笑“哥哥忘了,会给你补上。”

    “好啊好啊,那咱们去逛街吧!”小龙女说。

    李艳阳摇摇头,说等等。

    说着,转头看向干爹“家里怎么了?”

    李天佑轻松一笑“没咋样,就是多了点打压,刚好也累了,伊人出手了,天佑集团也解散了,就留个丹青,倒也逍遥快活。”

    “对!”朱雀应和一声“现在咱也吃喝不愁,依然过着富庶的生活,而且大家压力都小了,活的自在多了。”

    李艳阳听到两人轻松的话,没有笑,问道“干妈呢?”

    “你干妈好着呢,而且更好了,不在伊人了,一直在好莱坞发展,忙的很,一年基本要两部电影,活动就更多了,对了,上次那位出访厄迈瑞克,你干妈还受邀参加宴会了,都成两国交流的桥梁了。”李天佑难掩骄傲。

    干妈依然如此出色,终究是好事,但他笑不出来,因为他知道伊人对干爹意味着什么。

    那是人生的第一步,那是为干妈的事业量身定制的礼物,就像龙女山庄之于小龙女一样。

    而且他知道对于从商的干爹来说,伊人就是他的孩子。

    放手伊人,怎能轻松。

    就像精心呵护的一盆花,突然被人抱走了,连花盆都没留下,如何不伤悲。

    就像静心喂养的孩子,突然被人贩子抱走了,如何不痛苦。

    就像把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嫁出去一样,成了别人家的媳妇,如何不难过。

    其中苦楚,难以名状。

    干爹越是轻松,他越是绞痛。

    他知道,干爹没有看开,否则,他的儿子或许会叫李平安,会叫李凡,绝不会叫李玄黄!

    李艳阳收起心思,看向李天佑“干爹,我死前那些东西呢?”

    几人一愣,朱雀呸了一声,责怪道“瞎胡说。”

    李天佑道“在储物间呢,都没丢。”

    李艳阳点点头“我的钱包在么?”

    “在!”李天佑点点头,问道“干嘛?”

    李艳阳道“给小龙女买礼物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