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452章 要命了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如此场合,钟妙可的一句话瞬间激怒了殷浩,失去了理智,殷浩一巴掌就打在了钟妙可的脸上,但出手之后就后悔了,眼中闪过一抹柔情,但还是忍住了上前安慰。

    “妙可!”殷晴也被这一巴掌吓到了,下意识的看向女儿,见女儿眼中噙着泪水,顿时心痛无比,看向父亲,责怪道:“爸!”

    殷浩虽然心疼,但还是责骂道:“都是你把她宠的!”

    说着殷浩又看向钟妙可:“我告诉你,就算没遇到危机,吴家提亲我也会答应!人家哪里配不上你?你凭什么这么任性?”

    “我就是不喜欢!”钟妙可也急了,捂着脸倔强道。

    “不喜欢也得嫁!”殷浩喊道。

    “凭什么?”钟妙可反问。

    “就凭我是你妈妈的老子,就凭我养了她,她养了你!就凭没有我就没有你!没有殷家的产业也没有你这个千金大小姐的生活!你说去苏杭大学,我就安排你去苏杭大学,你说想去留学,我就安排你留学,还不够么?现在殷家要垮了,你就得为家族出力!别说吴家那孩子还足够优秀,就算是傻子你也得给我嫁过去!”殷浩激动道。

    殷浩的一番话把钟妙可说傻了,竟然无力反驳,是啊,一直被外公宠着,要什么给什么,那自己就要为之付出终身幸福么?

    就在钟妙可愣神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她,下意识的以为是母亲,但又觉得不对,因为母亲不在这一侧,而母亲的手也没有这么大,转头看去,钟妙可登时呆若木鸡。

    “走!”..

    走上来的是李艳阳,拉住钟妙可的手,他只说了一个字。

    钟妙可整个人都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觉得只是一个梦,然后下意识的,就听着他的话,跟着他抬步。

    “你是谁?”

    殷浩突然叫道,他甚至都没发现这个陌生人是怎么走过来的,像是鬼魅一般,突然就出现了。

    “李艳阳?”跟在殷浩身旁的年轻人突然叫道,李艳阳认识他,正是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表哥。

    殷晴和殷浩也突然想起来了,虽然和照片上有差别,但这不正是妙可那个大学男朋友么?

    “等等!”

    见李艳阳没有止步,殷浩再次叫道。

    李艳阳转身,殷浩问道:“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既然你们不想宠她,那我来。”李艳阳说。

    “呵呵.......”殷浩突然笑了:“你来?你伤害了妙可一次,还想伤害第二次?”

    李艳阳道:“非亲非故的,伤着玩呗,你们当亲人的都不介意,我还用有什么负罪心里么?”

    “混账!”殷浩大怒:“你放开她!”

    李艳阳微微一笑,攥的更紧了。

    殷晴看着女儿的眼中已经一片模糊,登时心痛不已,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家伙怎么伤害了女儿,但知道那个伤害是有多深刻,让一直像个小燕子的女儿失去了活泼和神采,所以对李艳阳这个人恨之入骨,此刻就是把女儿往吴家推,也绝不能让她遭受第二次伤害,于是一把上前,拉住女儿的手,看着李艳阳狠声道:“放开我女儿!”

    李艳阳看了眼殷晴,突然叫道:“阿姨好。”

    殷晴一下子愣住了,皱眉道:“别乱叫。”

    李艳阳笑着看向钟妙可:“这么叫对么?”

    钟妙可噼里啪啦的掉眼泪,然后不住点头。

    殷晴不知道女儿沉浸在惊喜与激动之中,只以为女儿完全被这家伙给俘虏了,要不是爱之深,女儿当初也不会那般痛苦,而女孩子对于那些负心汉总是充满幻想,只以为他们回头了就不会再离开,否则怎么又傻女人这一说了。

    女儿还年轻,但她可不能让女儿遭受再一次的迫害,叫道:“我女儿已经和你分手了,你放开她。”

    李艳阳再次看向钟妙可:“咱们分手了么?”

    钟妙可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艳阳的脸,这一刻,满心的是欢喜和幸福,哪怕是个梦,但她也觉得弥足珍贵,更不想醒来,于是只是机械的摇头回应。

    “妙可!”殷晴急了,感觉女儿入魔了。

    突然被叫醒,钟妙可有点紧张,看到李艳阳并没有消失,突然轻轻掐了一下自己,然后满心欢喜的转头:“妈,我喜欢的是他。”

    殷晴愣住了,问道:“他伤害过你!”

    “没有!”钟妙可说。

    殷晴愣住了,钟妙可突然开心的说:“看,是不是比爸爸还帅?”

    ........

    殷晴看看李艳阳,觉得,嗯........还可以吧。

    “没有!”殷晴突然惊醒,自己想什么呢?

    “阿姨,具体的事情我们到时候和您解释,我现在要带着妙可离开。”李艳阳对殷晴笑着说。

    殷晴一愣,因为她看到了李艳阳的眼睛,那眼睛很清澈,里边写满了真诚,让她一阵心神恍惚,只觉得他说的一定是对的,他一定是个好孩子,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干净的眼神?

    “站住!”殷浩见李艳阳还要起身,只觉被无视了,当即喝道。

    “您想怎样?”出于礼貌,李艳阳还是尊称一声,但言语中已经露出一些不耐烦,若不是他是钟妙可外公,就冲他打钟妙可那一下,他就会一脚踹飞他。

    “识相的赶紧滚,想带走我殷家的女儿,你还没有资格!”殷浩说。

    李艳阳突然一笑:“她姓钟不姓殷。”

    “难道你姓李就忘了你妈了么?”殷浩问。

    李艳阳突然眯起了眼睛,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放下妙可,赶紧消失!”殷浩说。

    “她不再是你的外孙女了!”李艳阳说。

    “你说什么?”殷浩问。

    “我说你没资格当她外公!”李艳阳道。

    殷浩被气笑了:“我生她养她,现在长大了就不认了?”

    李艳阳点点头:“那一巴掌就还了,否则我早抽你了!”

    殷浩只觉大脑一阵眩晕:“你抽我?你试试?”

    李艳阳很想试试,但忍住了。

    “哼!”殷浩冷哼一声,看向钟妙可:“你回来!”

    钟妙可没有动作,不是因为李艳阳拉着她,而是她紧紧地握着李艳阳。

    李艳阳道:“我说了,那一巴掌已经还了。”

    “一巴掌?生她养她,这二十多年殷家付出了多少心血你知道么?”殷浩问。

    “意思是得卖个好价钱是吧?”李艳阳问。

    殷浩一愣,骂道:“混蛋!”

    李艳阳点点头:“确实有混蛋的,你不就是想要钱么,说吧,我买了。”

    殷浩差点被气炸,顿时冷哼一声:“你买?你买的起么?”

    李艳阳不屑一笑:“开价吧。”

    “呵呵,好,一个亿!”殷浩当然不是真要卖外孙女,这特么不说卖不卖的出去,关键是犯法啊,但他被这个混蛋气的失去了理智,只想讽刺他一下。

    果然,听到自己的话,这个家伙愣住了,殷浩不屑一声:“土包子,凭你也配娶我外孙女?”

    李艳阳笑了:“才一个亿.......你们殷家人真便宜!”

    .......

    殷浩张大嘴巴,登时老脸通红,殷晴脸上也挂不住了,因为这家伙在骂他们贱!

    一家人正恼羞成怒,只见李艳阳拿起手机拨了出去,一群人正诧异,就听他道:“干爹,湘省有个叫殷浩的企业家,身家大概一个亿左右,现在面临破产,把他的企业收购了,额外多付一个亿,我给你买了个儿媳妇。”

    李天佑现在资金想当充裕,拿了儿子二十亿,这点小事自然不成问题,直接答应了一声。

    李艳阳挂掉电话,拉起钟妙可的手,转身就走。

    殷浩等人呆立当场,只目送钟妙可和李艳阳离开,竟然忘了说话。

    他们没有去考证李艳阳这个电话的真实性,因为他们也没打算卖闺女,不过他们也没有怀疑李艳阳是在装腔作势,因为他的话里透露了两个信息,他知道自己叫殷浩,他知道自己身家一个亿左右,他知道自己面临破产!

    仅这三个信息就起码证明这家伙不是狐假虎威!

    走出机场,上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刚要问去哪,就听哇的一声,只见后座那女孩一把扑到男孩的怀里,然后嚎啕大哭。

    李艳阳伸手轻轻拍打着钟妙可的后背,安慰道:“乖,不哭。”

    李艳阳的话不但没有安抚住钟妙可,反而让她哭的更加厉害,李艳阳知道,这丫头压抑的辛苦,也只能由着她,只是不断的拍打后背进行安抚。

    司机师傅终于忍不住了,开口询问道:“去哪?”

    “随便走吧。”李艳阳说。

    司机师傅一愣,随便走?好!既然你任性,那我就陪你任性,于是一脚油门下去,驶离机场,围着郊区转悠,他是这样想的,等他们想起去哪的时候在指路,自己的表还能转下去,不过就在他得意的时候,李艳阳突然叫道:“就在这停吧。”

    司机一愣,踩住刹车,就见李艳阳交了钱下了车,看到两人行走的方向,司机突然一阵悔恨,应该避开酒店的!

    到了酒店,钟妙可终于止住了哭泣,出乎李艳阳的意料,钟妙可没有像大多数人重见自己之后的满心疑问,只是躺在床上紧紧地搂着自己,然后把脑袋埋在他胸口。

    钟妙可不说话,李艳阳也安静的搂着她,然后没过两分钟,李艳阳就听到一阵香甜的鼾声响起,低头一看,脸上还有泪痕的钟妙可已经沉沉睡去。

    突然又是一阵心疼,李艳阳知道,钟妙可最近肯定心神俱疲。

    钟妙可这一觉睡到了晚上,醒来的时候突然一激灵,李艳阳吓了一跳,然后就见钟妙可看着自己,然后轻轻松了口气。

    “放心吧,我在的。”李艳阳笑着说。

    钟妙可点点头,道:“再也不会突然消失了么?”

    李艳阳点点头:“不会了。”

    “你去哪了?”钟妙可问。

    “说来话长。”李艳阳说。

    “慢慢说。”钟妙可道。

    李艳阳道:“其实就是被坏人给陷害了,然后侥幸逃脱了。”

    “哦.......”钟妙可对于李艳阳简单的敷衍并不介意,她只在乎李艳阳回来了,却不管他究竟怎么离开的。

    “饿了没?”李艳阳问。

    钟妙可点点头。

    “那咱们去吃饭。”李艳阳说。

    钟妙可点点头,拉住李艳阳的手,道:“我去洗把脸。”

    李艳阳点点头,说:“去吧。”

    钟妙可摇摇头,拉着李艳阳的手:“你看我洗。”

    李艳阳微微一笑:“好。”

    进了卫生间,钟妙可洗脸,李艳阳安静的看着,只见钟妙可洗一把就会看看自己,然后笑一下,再继续。

    钟妙可的患得患失令李艳阳感动不已,更心生怜爱。

    洗完之后,钟妙可擦了一把手,突然道:“我要上厕所。”

    李艳阳点点头:“上吧,我看着。”

    钟妙可脸颊瞬间涨红:“你出去。”

    李艳阳笑道:“出去我可就走啦。”

    “不许走!”钟妙可叫道。

    李艳阳哈哈一笑,转身走出卫生间。

    哗啦啦啦啦啦......

    声音很单调,但李艳阳脑补的画面极其丰富。

    钟妙可红着脸走了出来,看到李艳阳那不加掩饰的笑意,又是一阵羞赧,轻轻掐了李艳阳一把,骂道:“坏蛋!”

    李艳阳哈哈一笑,道:“坏蛋请吃饭,想吃什么?”

    钟妙可寻思良久,突然道:“我妈妈做饭很好吃!”

    李艳阳惊讶道:“现在回家?”

    钟妙可点点头:“回去看看她,放心吧,我家不和外公家在一起。”

    李艳阳心想那倒无所谓,刚好和丈母娘解释一下自己不是负心汉,虽然对殷浩没好感,但这一天的尾随已经让他知道这个丈母娘不仅搞笑,而且是个好母亲。

    李艳阳不知道,钟妙可之所以回来,是想和妈妈道别的,反正李艳阳去哪她就准备跟着去哪了。

    来到钟妙可家楼下,叫了半天铃也不听有人接通家门电话,于是钟妙可拿起手机。

    殷晴正在父亲家里,因为李艳阳带着钟妙可离开机场没多久,回家的路上父亲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说要谈谈收购事宜.......

    听到对方的名号,殷浩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同,但当回到家里,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对方的名字以及报上的企业名称时,殷浩父女二人就愣住了。

    搜索引擎极其强大,只是输入三个字,就弹出一箩筐的网页信息,黑的白的,有的没的,真实的推测的,一股脑的呈现,然后这个偏居一隅的小富商人就完全震惊了。

    他们的第一感觉是怀疑,怀疑那个电话是不是真的是这个网上显示的李天佑打来的,或者可不可能有重名?

    但当名字和所有企业的名字都对上号的时候,他们就知道了,不是重名.......

    一对父女沉浸于惊讶之中,然后殷晴就听到电话铃响了,一看是女儿,赶忙接了起来。

    “好女儿,你在哪?”殷晴关心道。

    “我在家,你在哪?”钟妙可问。

    “你回家了?”殷晴有点惊讶。

    “我饿了......”钟妙可说。

    “诶诶!我回来!”殷晴喜道。

    挂了电话,殷晴和父亲道别,然后回到家里。

    来到楼下,殷晴就看到了女儿和李艳阳在一起,赶忙收起神色,不断地提醒自己,这家伙伤害了你女儿,不能给他好脸色。

    “阿姨好!”李艳阳笑着说。

    殷晴点点头,打开楼门,然后打开电梯,刷卡带着两人走了上去。

    进了屋子,钟妙可拉着李艳阳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对殷晴道:“老妈,叫饭吧。”

    殷晴点点头,拿起手机一通操作,李艳阳客气道:“阿姨,随便吃点就好了,不用叫菜。”

    殷晴一愣,钟妙可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愈发忍不住,最后哈哈大笑。

    李艳阳被钟妙可笑蒙了,狐疑的看了过去,钟妙可强忍笑意,道:“你敢让我妈给你做饭?你还敢吃我妈做的饭?想死也不用这么折磨自己吧........”

    额......李艳阳好像明白了什么,然后就见殷晴那能杀人的目光直视钟妙可,良久,突然一笑。

    李艳阳下意识就觉得不好,随即就见殷晴放下手机,温婉一笑:“饿了?妈妈给你做饭去。”

    嘎!

    钟妙可不笑了,一脸惶恐!

    殷晴笑着看看李艳阳,温柔道:“坐吧,阿姨给你们做饭去。”

    李艳阳顿时紧张不已,忐忑的点点头,他有种错觉,殷晴好像说的是坐吧,等会我毒死你们!

    “我不饿了!”

    钟妙可突然急了。

    殷晴看向李艳阳:“你吃不吃?”

    李艳阳看看丈母娘的目光,冷静战胜了恐惧,点点头:“吃!”

    “嗯!这还差不多,第一关过了!”

    殷晴得意的进了厨房,李艳阳看看钟妙可,心想我也没办法的。

    吧嗒,呼!

    火开了。

    “哎呀!还没洗菜!”

    吧嗒一声,火关了.......

    这步骤这么凌乱么?

    李艳阳呆呆的看着远端的身影打开橱柜拿出一个盆,然后打开冰箱。

    “嗯?没菜了,嗯,黄瓜.......鸡蛋.......好像能一起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