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468章 就是她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又是一句能摆,把李艳阳所有的话都给掖回去了。

    不过李艳阳觉得这家伙在吹牛,你能摆你妹妹,老子要是杀人,我们宁千寻领导你能摆了么?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以为旧社会呢!

    虽然如此想,但李艳阳没法怼回去,因为他首先就没胆子印证这句话。

    这不是故意刁难么!

    李艳阳惆怅了,但突然眼睛一转,道:“彪哥,你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说赚钱弄到胆子上了?再说了,其他队长那么赚钱,难道他们也有胆子杀人强.奸?”

    “有!”鲍彪说。

    ........

    李艳阳一脸懵逼,完全没料到鲍彪如此干脆。

    “算了,看来我真不适合赚大钱.......”李艳阳说。

    鲍彪转头,盯着李艳阳,目光炯炯,仿佛一双火眼金睛,要看出他是人是妖。

    “干啥啊?”李艳阳没有心虚,一脸的不明就里,不是他演的好,实在是他真的不怕鲍彪,更不怕他那个眼神,你发现我能怎么样?你发现我啊?你要杀我我就把你干掉,倒是省事了!

    鲍彪没有看出李艳阳的慌乱和心虚,收回眼神,冷冷道:“以后别抱怨没钱赚,等把胆子练大再说。”

    “不是.......”李艳阳郁闷了:“那我怎么才能赚钱嘛?”

    鲍彪其实心里很复杂,想拉这个兄弟一把,因为他确实喜欢这家伙,但又不敢,万一是呢?现在情势这么紧张,虽然他根本不像,但自己现在疑神疑鬼,不能相信任何人,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你要么强.奸个人,要么杀个人,什么时候做了,拍个视频发给我,我就带你赚大钱!”

    一咬牙,鲍彪给李艳阳下了个死条件,看起来有些残酷,其实不只是对李艳阳狠,也是对自己狠。

    只要你过了我心里这关,以后声色犬马是你,飞黄腾达也是你,就看你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鲍彪不再犹豫,启动车子离开。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李艳阳似乎在十万月薪和犯罪之间纠结。

    把李艳阳送到家,停下车,鲍彪道:“好好想想,想通了告诉我!”

    李艳阳没急着下车,而是愁眉苦脸道:“彪哥,要不咱们去会所吧?”

    “干嘛?”鲍彪问。

    “我当面搞个女人给你看,我不怕得病了,你说我胆子得多大!”李艳阳很煞有介事的说。

    鲍彪突然又是一阵大笑:“你特么的脑袋倒是灵光!”

    李艳阳嘿嘿一笑。

    “晚了!”鲍彪突然说。

    .......

    “你早有这个胆子还用我给你练吗?”

    鲍彪开车扬长而去,李艳阳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回到家里,李艳阳迟迟无法入眠,满脑子都是鲍彪这个看起来毫无道理,但他很理解的决定。

    就一点,是警察,这事打死都不能干!

    卧底是很光荣,但警察得有底限啊,对付罪犯的方式绝不可能是犯罪,这是无论如何都说不通的!

    鲍彪果然是个狠人,他觉得一般人绝对想不到这么牛掰的招式,很明显的一道分界线,只要李艳阳过了这个线,他绝对不会再有任何怀疑,但只要不过,他就不放心用!

    抛开敌我阵营不谈,抛开鲍彪的罪行给社会带来的危害不谈,李艳阳很佩服他!

    李艳阳打心眼里佩服的人不多,干爹算一个、干娘算一个,王小源只能算半个,除了这两个半,他真没有真心佩服的,即便是四大宗师,他只是尊敬,谈不上佩服,但就是这么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让李艳阳很是佩服!

    李艳阳在犹豫,第一个问题,干不干?

    不干,鲍彪的态度很坚决,自己肯定没法接触核心!

    干,能干么?

    那是畜生啊!一个好好地小姑娘,自己这不是毁人一辈子么?而且怎么交代?就算不交代,心里这个坎过不去!

    拿出电话,李艳阳准备汇报给俞队长,想让他给个方案,当然,他一定会拒绝的,只是看他能不能头脑风暴一下,想出个其他途径!

    诶?对了,他不是只要视频么,做一个不就成了?

    不行!这家伙这么能摆事,肯定能找到受害人!

    如果演这么一出,配合着就得演无数出戏。

    首先那个女孩要上告!然后父母要跟着伤心,他们能演像么?

    就算演的像,要是面对鲍彪的印证,他们能应付的了么?

    这么做,非但未必能成功,反而更容易暴露,还不如不干呢!

    如此想了良久,李艳阳觉得鲍彪这个题目设置的根本没法钻空子,在牛掰的头脑也没用,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题,就是简单粗暴地判断题,只有两个答案,干,不干!

    不干的话就不会被重用!当然,这个怀疑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会变淡,自己可以安分工作,用持久去自证清白,但能行么?

    不行!首先这个案子已经很急了,第二次毒品运道就产生了很大的压力,以至于那个狗屁领导把锅甩到自己头上,足见上边之重视。

    第二,自己也耗不起!

    第三,自己得尽快破案,因为得争那一口气!不能被人看扁了!

    怎么办呢?要是有个女孩心甘情愿给自己那个就好了!

    李艳阳很天真的想着,但这么一想,突然一愣,他想到一个名字——方晓青!

    草!畜生!

    你特么伤害人家还不够么?人家刚走出阴影,你就要因一己私利毁了人家?这特么真是毁人不倦了!

    念头一出李艳阳心中就给自己一通骂,方晓青那么善良纯真的孩子是神圣不容侵犯的!

    要搞也得搞那些恶心人的啊!

    嗯?恶心人的!

    李艳阳扑腾一下坐了起来!

    对啊!

    大学里什么鸟人没有?找个恶心的蛀虫祸害一下还算为民除害呢!

    李艳阳激动了,自己没有上报,只要做的隐蔽点,没人会知道!反正只给鲍彪看!

    法律什么的李艳阳.根本不在乎,过了道德这关就K!

    干!

    作出决定,但李艳阳没有着急,因为得表现的被逼的。

    足足十来天,李艳阳每天都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时而长长一声叹息,连和尚东喝酒的时候也是如此模样。

    尚东不知道鲍彪的计划,问他怎么了,李艳阳摇摇头,说穷啊!

    尚东笑道:“挺好啦,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李艳阳想了想,问道:“尚总,你说人穷就得志短么?”

    尚东笑着摇头:“人正是因为穷,穷怕了,才会有大志向大作为!”

    一句话无意中似乎戳中了要害,连鲍彪和他了解李艳阳的情况时听到他这么一句话都夸他说的好!

    李艳阳的反应让鲍彪很高兴,因为他越来越觉得这家伙就是个穷货土鳖了,和自己当初其实是一样的,可惜啊,自己当初入门简单,这家伙很不幸,遇到了疑神疑鬼的自己,想到这里,鲍彪也是一阵无奈,心中愧疚道:兄弟啊,哥哥也是为了自己的命啊,只要你扛过来,老子一定好好关照你!

    演了十多天,李艳阳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该是一咬牙一跺脚的时候了,于是这晚他用固话偷偷给方晓青打了个电话。

    接到一个座机的时候方晓青还有点疑惑,以为谁打错了,但听到声音登时就知道了,这是她李哥。

    “李哥?你在哪呢,怎么一直没看到你?”方晓青问。

    “哦,我家里有点事,回了一趟家,怎么样,实习结束了吧?”李艳阳问。

    “没啊,还在实习呢!”方晓青道。

    李艳阳一愣:“还在实习?林氏不是出了点问题么?”

    方晓青突然道:“对啊,林氏到底怎么了?怎么看不到静姝姐了,现在出来一个代董事长,代总经理,大家都搞糊涂了!”

    “哦哦,没事,一点小问题,过了这段就好了。”李艳阳说。

    “哦........我还以为静姝姐把公司卖了呢,还特地看了下新闻。”方晓青说。

    “嗯,快了,你静姝姐快回去了。”李艳阳道。

    “那就好,李哥你有事么?”方晓青问道。

    “哦对了,我是帮我朋友跟你打听个人。”李艳阳道。

    “打听人?谁啊?”方晓青问。

    “也不知道名字,就知道是你们复蛋的,挺恶心一个女孩,不三不四的,经常泡吧,私生活混乱,经常跟人乱搞,总之很恶心很恶心,非常讨厌那种!”李艳阳道。

    “黄莹?”方晓青下意识叫道。

    “嗯?”李艳阳疑惑一声,这么快就锁定目标了?这个黄莹是有多恶心啊?李艳阳突然想了解一下了,道:“这个黄莹很恶心?”

    “额......其实我只是听我室友八卦的。”方晓青不好意思道。

    “说说,怎么个恶心,我看看是不是她。”李艳阳道。

    方晓青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她家很有钱,老爸是个老板,所以人特别傲,还喜欢打架!”

    “喜欢打架?”李艳阳疑惑一声。

    “对啊,经常听说她扇别人耳光,总之谁要得罪她就肯定会被报复,也不怎么上课,白天睡觉,晚上泡吧,还......”方晓青犹豫了一下。

    “还怎么的?”李艳阳问。

    “就是私生活混乱,大学期间都换了好多男朋友了,听说有学生,有老师,还有社会上的人........”方晓青说。

    哎呀卧槽!李艳阳惊呼不已,还有这种货色呢?这不就是大巴么?不过听意思这女人不是被人骑那种,是特么换着骑别人啊!

    大家,换男人,这特么小黑涩会的模样啊!

    “就是她!”李艳阳说。

    “真的?”方晓青对于能帮上李艳阳很高兴,其实复蛋那么大,她认识的人又少,根本没报希望,没想到一下子就说对了,心中很开心。

    李艳阳笑道:“对,就是他,很符合我朋友的描述,谢了,不过千万别和别人说我问过你这个啊,这可是秘密!”

    方晓青甜甜一笑:“好,我知道了!”

    她可不敢多说,万一那个神经病发疯扇自己耳光来咋办!

    李艳阳又和方晓青聊了几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就你了!连方晓青这么单纯善良的孩子都被你的臭名昭著给熏到了,活该你倒霉!

    李艳阳突然一笑,自己为了光荣的事业努力,献身的确实别人,真的太有意思了,不过自己也算变废为宝,很符合环保理念。

    想通了李艳阳也就轻松了,至于找到这个臭名昭著的黄莹自然也简单,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你不是泡吧么,那就让你泡个舒服的!

    ........

    李艳阳发现自己是个行动派,构思很费力,但实践起来很轻松。

    搞定之后,李艳阳揣起手机,打车离开,他觉得应该不会有事,因为自己突然袭击一把捂住了那姑娘的眼睛,从那之后对方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了,自己没说话,她也没看到自己,她只能吃个闷头亏了!

    拿出手机,李艳阳拨通了鲍彪的电话:“彪.......彪哥,那个那个,您忙没?”

    鲍彪一开始以为李艳阳找自己喝酒,此刻听他声音有些哆嗦,顿时心里一喜,猜测这家伙一定是干了什么,于是道:“在八方会所,你过来!”..

    激动的鲍彪满心欢喜,心中一阵得意,就知道这家伙禁不住诱惑,月薪十万啊,一下子就飞黄腾达了,他能不心动?

    当初自己摸爬滚打之后知道有大钱赚,当时都没废话,直接就答应了,相比自己,这货还是胆子小了点,同时他觉得那个朱队长也不错,他调查过,那家伙显露的冰山一角是李艳阳歇斯底里的根源。

    李艳阳来到八方会所,就见李姐在门口呢,来的多了,也熟悉了,李艳阳叫道:“李姐.......好!”

    李姐一愣,笑道:“看样子今天也没喝啊,怎么嘴巴还不好使了。”

    “嘿嘿.......没事,天有点凉嗖。”李艳阳说。

    噗嗤一声,李姐笑了,她穿着短袖,摸摸自己胳膊,笑道:“是秋天了,不过也不凉啊!”

    李艳阳道:“可能习惯了,往年这时候在老家都穿毛衣了........”

    李姐一阵无语,道:“走吧,彪哥让我接你。”

    “哎呀,那那怎么敢呢?”李艳阳紧张道。

    “呵呵,瞧把你吓的,李姐接你你这么紧张啊?”李姐哭笑不得,还真以为张亮是受宠若惊了,这家伙就这么点出息,也不知道彪哥怎么就看上他了,想不明白!

    李艳阳笑笑没说话,跟着李姐走到包厢,李艳阳本以为只有彪哥自己,不料包厢里十来个男的,每人拥着一个美女,红光满面玩得正嗨。

    李艳阳的进来没有引起多大注意,该唱歌的唱歌,该喝酒的喝酒,该和美女亲热的就亲热,只有鲍彪见到门打开的时候对着李艳阳招了招手。

    李艳阳走过去,有些紧张的做了下去。

    鲍彪微微一笑,开了一瓶酒递到李艳阳跟前,道:“先喝口酒。”

    李艳阳点点头,局促不安之中看到酒瓶仿佛就有了依靠,二话不说,拿起来,咕咕咕咕的就把一瓶酒干了下去。

    李姐坐在一旁,因为音乐声音太大,想说话的她不得不趴在鲍彪耳朵旁叫道:“应该给亮子兄弟准备点白的。”

    “哦?怎么的?”鲍彪疑惑道。

    “刚才在外边,亮子兄弟说他觉得.......怎么说来着?冷,哦对了,凉嗖,说凉飕飕的,还说往年在老家这时候都得穿毛衣呢,哈哈哈哈哈.......”李姐大笑道。

    啪!

    声音不响,但理解感觉很明显,因为疼!

    笑声戛然而止,鲍彪道:“笑话我兄弟?”

    李姐一愣,不知道鲍彪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顿时惶恐,她其实都算不得鲍彪的情人,只是他每次来这玩不点姑娘,专找自己,所以熟络一些,但远没到肆无忌惮的时候,今天好像惹他不高兴了。

    李艳阳听到两人对话,忙到:“彪彪哥别生气,我确实觉得今天有点凉嗖.......”

    “哼!”鼻子发出一声冷哼,鲍彪对李姐道:“坐我兄弟那去。”

    李姐一愣,但也不敢反驳,只得乖乖坐到李艳阳身侧,和鲍彪一起,把李艳阳夹在中间,李艳阳顿时有些慌乱,这特么像什么样子,他和李姐一样,都以为彪哥要李姐伺候自己呢!

    李姐心中感慨,小瘪三怎么了,只要是个男人,好像都比自己金贵,自己终究只是一个随手可以送出去的玩物!

    鲍彪又拿过两瓶啤酒,递给李艳阳一瓶,自己拿过一瓶,道:“亮子,得手了?”

    李艳阳点点头,脸上还有些紧张。

    鲍彪突然一笑:“来,咱们庆祝一下!”

    李艳阳呆呆的和鲍彪碰了一下,就听鲍彪道:“鹏程万里!”

    李艳阳没说话,连头都没点,鲍彪微微一笑:“来吧,咱们三个一起看!”

    说着鲍彪望向李姐:“让你看个刺激的!”

    李艳阳一愣,三人一起看?多难为情啊,但见鲍彪不容置疑的样子,道:“彪哥,看完就删!行不行?”

    鲍彪想了一下,点点头:“行,熊样,连彪哥你也信不过!”

    李姐愈发好奇了,看什么东西呢?

    李艳阳见两人看向自己,其他人都各玩各的呢,于是拿出手机,一咬牙,打开相册,播放一个视频。

    鲍彪本来表情很开心,李姐看到视频的时候先是一愣,然后脸颊绯红,不由得嘴角挂笑,但就在两人入迷的时候,突然,上边的女主角一次挣扎的回身,两人看到了眼睛蒙着布的脸,登时瞳孔一阵紧缩,脸色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