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480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

    卸货完毕,李艳阳两人跟着鲍彪来到游轮内宽敞的大厅,发现此刻里边有几十号人,大多数李艳阳都眼熟,正是那次一起喝过酒的,少了一个老肥,多了一个杨林。

    看到杨林,李艳阳心中安心不少,起码证明这次行动警方是知道的。

    除了这些熟人以外,其他人一看就是保镖。

    鲍彪看向众人,比划了一下李艳阳两人,道:“各位兄弟,这位是我兄弟张亮,这位是朱长江,他们已经把货送到了!”

    众人虽然脸上难掩紧张,但听到货来了也是一阵激动。

    鲍彪说着冲后边一人点点头,叫道:“叫游艇。”

    那人闻声出去,鲍彪转头道:“来吧兄弟们,走一个!”

    众人笑着举杯,李艳阳和朱长江也拿起一杯,知道这既是庆祝,也是压惊,因为真正危险的时刻才到来。

    趁着喝酒的功夫,李艳阳看了杨林一眼,杨林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李艳阳在询问家里知不知道。

    收到杨林的示意,李艳阳心里稍安。

    ........

    大屏幕前,孙局等人认真的看着。

    “报告!”

    传呼设备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说!”俞队道。

    “发现四处有游艇向着游轮靠去!”对方汇报道。

    俞队长看向孙局,孙局沉声道:“行动!”

    俞队长不再犹豫:“各小组注意,出击!”

    “一组收到!”

    “二组收到!”

    .......

    随着小游艇靠向游轮,缉毒队万箭齐发,一辆辆汽艇呼啸而去。

    鲍彪安排的游艇刚到,众人正在紧张的等待装货完毕,不料突然有人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个电话,看样子还没挂断。

    “鲍总,不好了,突然来了一群汽艇,正往咱们这边来呢!”那人道。

    鲍彪心里一惊,接着就听到电话响起,接了起来,是黄老板的电话。

    “警方知道了,行动了,丢货!”

    鲍彪二话不说,挂掉电话喊道:“丢海里!”

    话音一落,赶忙有人出去传信,正等待货物的老板懵了,见鲍彪亲自出去监督沉海,也都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外边甲板上,紧张之中一阵心痛,丢下那些箱子可都是数不完的钞票啊........

    看到众人的模样,李艳阳无奈一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时候他们还心疼呢........

    李艳阳知道,交易之前沉海,这损失都是黄老板的,但对于这些嗷嗷待哺的毒贩来说,依然心疼不已。

    “各位,咱们出来干嘛了?”鲍彪转身看向众人。

    “玩!”

    “酒会嘛!”

    ........

    众人道。

    “记住了,别慌,没有东西,就算他们知道也没用!”鲍彪说。

    众人心中虽然哆嗦,但也知道这个道理,东西没了,打死不承认他们也没辙。

    “彪哥,我们的命可都在你手里啦!”有人道。

    令李艳阳惊讶的是,看到一大堆汽艇呼啸而来,鲍彪居然还能笑出来。

    “放心吧,跟我们合作,从来不会出问题........”鲍彪说着扫视众人一眼,在杨林脸上停留了一下:“就算有卧底都没用!”

    众人心里一惊,都惊恐的看向杨林。

    杨林一阵慌张:“彪哥,您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事!”鲍彪笑着摇摇头,突然一挥手:“把他给我拿下!”

    鲍彪左右赶忙上前,杨林身边两个保镖见状赶忙拉开架势,但哪给他们反抗的机会,鲍彪唰的一下掏出一把枪:“别动,乖!”

    杨林三人登时不敢动了,然后上来几个小弟把三人扣下了。”

    “对!尼玛的肯定有卧底!否则警察怎么能知道?”有人惊叫一声。

    “嘘!”鲍彪比了个手指,然后吩咐道:“把他们三个给我圈起来!别出声,别被警察看到听到!”

    “彪哥,我不是卧底啊,我真不是啊!”杨林恐慌道。

    鲍彪微微一笑:“是不是,你都得死!”

    杨林愣住了,众人也愣住了,他们知道,鲍彪已经定了他的死罪了,只是在警察来之前他不能杀人!

    鲍彪无比确认,船上肯定有卧底!

    因为这次行动很谨慎,也很秘密,警方依照惯例应该去港口,既然来了这,那就不用怀疑了!

    而这些人里,除了自己的人就是熟悉的客户,唯有杨林最可疑!

    杨林几人被带了下去,鲍彪对手下道:“把枪的都丢海里去!”

    说着唰的一声,把枪丢进了海里。

    众人闻声照做,鲍彪知道这些客户都没带枪,这是搜过的,见小弟们丢了,看了眼李艳阳。

    李艳阳道:“他们不会搜吧?不抓咱们就没事吧?”

    “万一随便找个借口抓呢?丢下去!”鲍彪道。

    李艳阳点点头,看了眼海面,一把把金色的沙漠.之鹰抛了出去。

    这时候一个声音自海平面响起:“前方游轮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放下武器,全部到甲板上,否则格杀勿论!”

    连续三次通报过后,鲍彪率先走到甲板边上,面朝汽艇群,笑着举手,十分配合。

    众人不再犹豫,跟着走了上去。

    随即警方全部登船,一人喊道:“抱头蹲下!”

    鲍彪微微一笑:“同志,我们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蹲下?”

    “别废话!蹲下!”那人喝道。

    鲍彪耸耸肩,蹲了下去。

    不一会儿,又是两辆汽艇赶到,正是孙局和俞队长等人。

    孙局走到鲍彪跟前,叫道:“抬起头来!”

    鲍彪闻声抬头,面带笑容,无惧无畏。

    “鲍彪是吧?”孙局问道。

    “孙局好,正是!”鲍彪点点头。

    “哟,很了解我们嘛,还认识我呢?”孙局道。

    “认识!”鲍彪看向了跟在孙局身旁的俞队长,笑道:“这位是俞队长吧?我也认识!”

    “呵呵,知彼知己,百战百胜?”孙局问。

    鲍彪也知道,双方都心知杜明,你知道我是老鼠,我知道你是猫,也没什么隐瞒,就看你抓不抓的住而已,所以此刻也不装糊涂,笑而不语。

    “你以为我不能拿你怎样?我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了你们的罪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把你们的货交出来,我还能给你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孙局恐吓道。

    李艳阳听得直皱眉头,相比鲍彪,他觉得这个孙局只能喊喊口号!

    “呵呵,孙局,您这话我听不懂啊。”鲍彪说。

    “你们今天在这交易毒品,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负隅顽抗是愚蠢的!”孙局道。

    “孙局,你这话我可要追究责任啊,你这是污蔑!我可是八方运业车队总经理,你这是对八方运业的污蔑,是对我们黄老板的污蔑!”鲍彪说。

    “搜!”

    孙局看着鲍彪,冷冷喝道。

    众人心中都是一笑,你搜吧,我看你能搜出什么。

    所有警力把船只搜了个遍,令李艳阳诧异的是他们居然没有找到杨林!

    毒品找不到也就算了,连杨林都没找到,这是不是太没用了?那如果毒品没沉海,放在那里岂不是很安全?

    他不知道,这里还有暗舱,但他们当然不敢铤而走险,万一被搜到就麻烦了,至于囚禁一个人,那不是什么大罪,可以犯险。

    警方人员纷纷回报,自然是一无所获。

    “真舍得啊,都沉海了?”孙局问。

    鲍彪笑道:“什么沉海了?”

    “你们这么沉下去,黄志高的家底慢慢的都得沉没!”孙局道。

    “没事,多谢孙局操心,我们黄老板有钱,打点水漂无所谓!”鲍彪说。

    孙局放弃了鲍彪,转头看向其他人:“各位,我知道你们都是干什么的,我给你们一次机会,说出你们今天的目的,还有刚才都做了什么,法律可以从轻处罚,如果执迷不悟,等待你们的终将是最大的量刑!你们每一个人都跑不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良久,见众人不说话,孙局知道,没辙了,其实他也清楚,本来也不期望能诈出什么东西,既然选择贸然出击,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

    于是不再徒劳,吩咐道:“带走!”

    “等等!”鲍彪见警方要上来铐人,突然皱眉。

    “孙局,你凭什么铐我们?”鲍彪突然提高一个分贝:“我告诉你,今天你把我扣了,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鲍彪突然出声威胁,众人听得一阵佩服,罪犯做到这个程度也可以了,他们可做不到和警察凶,更不敢和一个局长叫板。

    当然,众人明白,他是黄老板手下红人,黄老板什么身份,人脉广着呢,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把人扣了,这可是让黄老板站住道理了。

    孙局也急了,这么多人,有手下有罪犯,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子今天非把你关上二十四个小时不可!

    “铐上!”

    孙局一声暴喝,警员不再犹豫,当先把鲍彪扣上,然后一左一右架了起来。

    鲍彪直直的看着孙局,突的一笑:“孙局,您还太嫩啊!恼羞成怒可不是一个局长该有的,我劝你想一下后果!”

    “哼!”孙局冷哼一声:“我倒要看看你们黄老板能有多厉害!”

    “好!咱们走着瞧!”鲍彪依然笑着。

    “俞队长!”

    众人知道今天肯定要进警局走一圈了,只是不会有问题,最多就是以后小心点,甚至干脆洗手就行了,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令众人一愣,因为声音不是一直对峙的孙局和鲍彪,也不是其他警察,而是跟着他们蹲着的张亮。

    他们疑惑之中只见张亮站了起来。

    俞队长心里一惊,心道算了,反正要撤回的,暴露就暴露吧。

    鲍彪一脸不解,不知道亮子站起来干嘛,难不成他害怕了?

    “立刻派人去港口,抓捕从港城来的那条船的船长和所有船员!”李艳阳道。

    众人突然瞪大眼睛,鲍彪也是一脸震惊。

    “亮.......亮子!”鲍彪不敢置信,心中犹存一丝幻想。

    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要对上那双早就可以想见的眼神,李艳阳目露惭愧。

    “彪哥,对不起,我是卧底.......”李艳阳看了鲍彪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鲍彪错愕当场,呆立良久,就那么死死地盯着李艳阳。

    时间仿佛定格了一般,直到俞队长根据李艳阳的指示下达任务。

    “哈........哈哈哈哈........”

    鲍彪再次大笑,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带着几丝凄凉。

    “亮子........亮子.......哎呀........卧槽........”

    不住地叹息,鲍彪竟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彪哥,我是卧底,但我仍然认你这个兄弟!”李艳阳说。

    众人一脸蒙蔽,别说一群毒贩了,连俞队长和曲莎莎等人也愣住了,这家伙当卧底还投入真感情了?居然和这个可恶的家伙称兄道弟?

    “呵呵,行!你行!不过亮子,你太嫩了,你要说什么?”鲍彪问。

    “你是毒贩,黄志高是幕后老板,这些人也是毒贩。”李艳阳说。

    “哈哈哈.......”鲍彪癫狂大笑:“有证据么?”

    李艳阳道:“彪哥,你确实很聪明!很厉害,我很佩服!”

    “谢谢了,不用!”鲍彪说。

    “靠孙局这样的蠢警察确实抓不到你!难怪你逍遥了这么多年,不过我觉得你也够本了,对不?”李艳阳道。

    孙局登时满脸通红,他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有点蠢,但没想到这个钻石敢说出来。

    “咳咳.......钻石同志........”

    “打住!”

    听到俞队长说话,李艳阳赶忙摆摆手,他看着俞队长道:“不过多亏他蠢,不然今天还真不见得能搞定。”

    众人不解,什么酒搞定了?

    鲍彪也目露疑惑:“钻石同志?好名字,真是个能发光的主儿,厉害啊!”

    “彪哥,你认罪吧,我既然站出来,就是因为能定你的罪,看在咱哥们儿的义气上,你自己认罪,我帮你争取!”李艳阳说。

    “呵呵.......”鲍彪无奈一笑:“你用这种方式已经忽悠我一次了,我信了,然后干掉了东,你还想用这种方式把我忽悠死?你以为.......没错,我特么是够蠢的!”

    鲍彪心中十分凄凉,自己终究是被这家伙骗了!

    他怎么可以演的这么像?他怎么就让自己鬼迷心窍的信了他?甚至连合作多年的东都不信了呢?

    李艳阳无奈一叹,看向俞队长,道:“找个绳子,结实的!”

    俞队长一愣,赶忙叫人去找,船上当然少不了绳子,这不是难事。

    众人不解之中,俞队长问道:“找绳子干嘛?”

    “捞毒品呗。”李艳阳道。

    众人一愣,一群毒贩下意识心中一紧,鲍彪也楞了一下,然后突然哈哈大笑,像看啥子一样看着李艳阳:“兄弟,你别逗我成么?”

    李艳阳笑着摇摇头:“我真没逗你........对了,杨林被你关哪了?”

    鲍彪皱眉,李艳阳道:“说吧,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你还能抵赖不成?”

    “他也是卧底?”鲍彪突然道。

    “没错,我们两个都是........”李艳阳说。

    鲍彪一颗心沉入谷底,不是害怕,而是自责。

    那天会所里,除了自己有三个人,特么两个是卧底,这特么随便蹦一个也能崩死一个啊,偏偏弄死的是另一个........

    这不是点子不好,是自己糊涂啊!

    又是一阵悔恨,鲍彪心神俱疲,但仍然心存幻想,笑道:“我只是和那位朋友开个玩笑,可没拘禁他,也没伤害他!”

    李艳阳点点头:“这些不重要。”

    说着,鲍彪只能叫人带警察把杨林找了出来,杨林被关进小黑屋,心里怕死了,此刻见到一群人在甲板上对峙着,心里稍稍安定,上去和孙局还有俞队长打了声招呼。

    “鲍彪,我们两个人都掌握了你的一举一动,你想抵赖也不成了!”孙局喝道。

    “去你吗的!你们警察串通一气污蔑我,我必须让你们付出代价!”鲍彪喊道。

    李艳阳拿过绳子,牵着一头,把另一头放到了俞队长手里:“安排人,吃力就往上拉。”

    俞队长道:“能捞上来?”

    李艳阳也不废话,拿着绳子另一端,转身跳进海里。

    众人蒙了,就这么跳啊?这可是下海啊,那东西扔了这么久了,就算不重也得沉多远了?这么下去不淹死不得憋死?

    鲍彪也是一脸蒙蔽,突然心里有点哆嗦,因为他了解李艳阳,这家伙一般自信的事好像不失手.......

    摇摇头,鲍彪心想不会的!这不可能,不合逻辑!

    不说李艳阳闭气多久,单说那东西,现在不沉底也远了去了,就这条绳子都不见得够长!

    就在众人糊涂的时候,绳子突然动了一下,俞队长知道这是吃劲儿了,突然激动道:“拉!”

    几个警员闻言不再犹豫,连忙拉绳子。

    众人心中紧张不已,这拉上来的会不会是亮子啊?

    直到,一个东西浮出水面,众人全蒙了。

    鲍彪死死地看着那熟悉的箱子,整个人如遭雷击!

    不可能!不可能的!怎么会呢?

    一个箱子上来了,李艳阳探出水面,拿过绳子再次下去,然后没多久,又一个箱子出来了。

    震惊,恐惧之后,是不可思议,是神奇!

    他有百宝箱还是会变戏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