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511章 捡到宝了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姚鲁大叔一句挺好把李艳阳整蒙了,小心翼翼的疑惑一声:“挺好?”

    大叔本来话就不多,更没心情重复,看了眼李艳阳,干脆道:“举枪!”

    李艳阳闻言也不犹豫,赶忙拿起枪来,姚鲁走上前去,先踢了两下李艳阳的脚,直到把双脚距离调整到不错的间距,然后把着枪杆子就是一阵捅咕,调整着枪的高度以及枪身和李艳阳的相对位置,还特地用力怼了两下,直到枪把和李艳阳的肩膀位置让他觉得满意这才停止。

    李艳阳全程任由姚鲁大叔摆弄,连那明显怼的让他肩膀微痛的感觉也忽略不计。

    “把住,用眼睛看着准星,但别盯着靶子,集中精神保持姿势!”姚鲁说。

    李艳阳闻言定住,保持着站立的姿势,等待姚鲁大叔的再次指导,但半天没见姚鲁说话,李艳阳心想难道姿势还不合格?

    心中疑惑,但李艳阳也没转头,眼神都没斜跳,继续保持着姿势。

    吧嗒一声,打火机的声音响起了,接着是一个吸烟的声音,李艳阳有点蒙。

    “别动,保持姿势!”姚鲁说。

    …….

    接近零度的冬日下午,靶场有两个雕塑,一个盘腿坐着,左手夹着一根烟,右手插进裤兜,偶尔抽烟的时候看一眼旁边的雕塑;另一个双腿站立,举着枪,瞄着准星,但一颗子弹都没打。

    起初李艳阳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不对,就是个傻子,一动不动的傻子,这天虽然还不能算天寒地冻,但枪靶子冷冰冰的,饶是他内功不错,也得冰死不少细胞,这般站着保持静止确实难捱。

    但他也明白姚鲁不可能是玩人,大冬天陪自己在外边冻着,就算是身体不错的老兵那也遭罪啊,如果这是为了玩自己,那他倒是不介意满足他的良苦用心,所以时间一久,他也不想其他,专心的保持姿势,心无杂念。

    姚鲁时而看向李艳阳,他本以为他撑死了坚持三分钟,因为他知道,这家伙是个新兵,对射击完全是小白,能撑过三分钟就算难得了,更何况江流打过预防针,说这家伙不定性,比较轻浮,不好教,对于他提出的希望一个月速成姚鲁更是没当回事。

    一个月速成?那得啥天赋啊?目标竟然是团里前五,这简直就是扯淡。

    但老头也没多说,这又不是政治任务,再说了,教他是能教,但得看他有多大天赋和耐力,就比如这姿势的练习,一般新兵半个月也不见得能站稳,要真是天赋好能刻苦,一周搞定也不是不可能,但那也要继续勤学苦练才能巩固,就比如自己,当年就一周就站住了,把他师父可惊喜坏了。

    三分钟过去了,姚鲁心中微微满意,觉得一个多月还真没准能练出点效果。

    五分钟过去了,姚鲁看着李艳阳的眼神有点变化了,有点小紧张,他忽然觉得一个多月还真没准能练进团里前五。

    十分钟过去了,姚鲁有点激动,仔细的看了下李艳阳,发现他不是被冻僵了,然后那本来有些古井不波的眼中绽放出一抹光彩。

    遇到苗子了!好苗子啊!此时此刻值得来根中南海!

    吧嗒一声,姚鲁点了根烟,激动的抽了一口,还有些兴奋。

    站十分钟不难,拿枪站十分钟也不难,但一个新兵,能拿着枪保持射击姿势站了十分钟,还始终纹丝不动,那简直匪夷所思!这可不单单是对体力的挑战,更主要的是对精神的要求,这需要精神高度集中,说的夸张一点,一般人的精神力根本支撑不了这么久。一晃神就会手抖一下,甚至晃动一下,当初自己在站着的时候五分钟就扛不住了,但依然咬牙挺着,结果就感觉恶心,然后一不留神,突然一下就栽倒了,把一群战友吓了一跳。

    但他师父当时就说自己是个好苗子,说这是正常情况,不是体力透支,是精神透支的结果。

    他很想知道李艳阳能抗多久,能不能超越自己那个老早进了特种部队担当狙击手,现在都不知道发展到什么神秘地方的师哥,打破他保持的半个小时的记录!

    又是五分钟过去,姚鲁知道,破了!即便今天不破,迟早要破,因为当初他师哥可是训练很久才达到半个小时的,虽然那是真正的纹丝不动,但李艳阳还没加那项呢,他相信加了那项也是一样,稳稳的破,基础在这呢。

    至于他师哥以后的记录是多久他就不知道了,但半小时是他走之前,留给这个师的记录。

    姚鲁一边抽烟,一边死死的盯着李艳阳,站如松,眼神如鹰,没跑!天生狙击手!

    李艳阳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很快就知道这是在练习射击姿势了,也就愈发认真对待,企图在其中寻找门路,他也发现这东西很耗精神,但和操控硬币桃木剑的意念相比,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二十分钟过去了,姚鲁见李艳阳还没有崩盘的迹象,手有些颤抖,不是吧,第一次就要奔半个小时去?

    烟也不抽了,姚鲁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艳阳身上,一来看看李艳阳是不是硬了,二来担心他突然栽倒,这可入了冬了,地上也硬,摔坏了可不行,多耽误训练啊!

    本来他对教新兵一点兴趣都没有,还觉得有点郁闷,要不是江流拿出一瓶好酒诱惑,打死不干这破差事,但现在不一样了,捡到宝贝了,不说自己手上出来一个出色的狙击手的成就感,光说这金子的诱惑力就足够了,现在别说有那瓶酒,倒贴

    一瓶都成。

    ……..

    团长办公室,王涵正抽烟呢。

    “报告!”

    “进!”

    江流进来了,手上拿着一份资料:“团长,这是李艳阳的资料。”

    “我看看!”王涵接了过来,之前他粗略的看过一遍新兵资料,那是在找陈军长锁定的目标,对李艳阳.根本没啥印象。

    此刻打开资料,王涵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操的!这家伙是孤儿!”

    江流吓了一跳,问道:“咋了?”

    王涵恨恨骂道:“妈的瘪犊子!他和我请假说他爸得了绝症!”

    噗!

    江流猝不及防一口喷了出来,尼玛,这货这么奇葩吗?

    “孤儿请假干嘛?”江流微微疑惑。

    “还用说么?肯定特么女人呗!”王涵叫道。

    江流觉得有道理,也只能是这样了,又道:“那您给假没?”

    “我还以为他爹真不行了呢,给了他两天……..”王涵很郁闷。

    “这……..”江流有些无奈:“就两天?”

    “够意思了!如果能参加技能比武,再给他两天!”王涵说。

    江流一阵无语:“您也太抠了……..”

    “抠?才知道?我告诉你,他要是能参加我就给他四天假,给你也额外加两天,要是参加不了,我扣你两天!”王涵说。

    江流张大嘴巴,还带搞连带的?脸色一苦:“团长,您不能这么玩啊!这小子不选特长选什么打枪,这咋可能嘛……..”

    王涵很不讲道理的摆摆手:“那我不管,反正你给我盯着!”

    “我盯!我往死了盯,但您不能牺牲我的假期啊……..我没罪啊!”事关假期大事,江流据理力争。

    “你不说他是苗子么?谁让你留不下苗子了?眼神不好,能力不够,放什么假?”王涵问。

    江流不说话了,一提那个卢林斌,别说王涵没消气了,自己还耿耿于怀呢……..

    “好吧,我盯着,死死的盯着!”江流发狠了,不是表决心,而是在提醒自己。

    “他练的咋样了?”王涵问。

    “才两天…….”江流说。

    “谁教他呢?”王涵又问。

    “我把老姚请出来了。”江流说。

    “哟!不错嘛!”王涵没想到江流能请动老姚,觉得希望大了不少。

    终于听到一次夸奖,对于江流来说可谓久旱逢甘霖,登时喜上眉梢:“团长,我可花了大功夫了,一瓶30年西凤,您看是不是给报销一下?”

    王涵笑着点点头:“行!把李艳阳教出来我就给你报销,要是没教出来的话,你给我也准备一瓶。”

    ……..江流笑容僵硬,当场石化。

    另一头,姚鲁有点傻了,因为半个小时过去了,李艳阳还立着呢!

    姚鲁在挣扎,他特别想看看李艳阳究竟能抗多久,但同时有些担心,精神力和人身体一样,透支点能激发潜能,但透支的太多,容易直接把人搞垮啊!

    狙击手大多都有一根死脑筋,这他是知道的,所以觉得不行了,得叫停了,可别把这家伙一下弄成傻子!

    一念及此,姚鲁不再犹豫,叫道:“行了!”

    姚鲁说了一声之后发现李艳阳没有动作,心里咯噔一下,赶忙站起来拍了李艳阳一下,但也没敢用劲,生怕拍倒他,一只手还时刻准备拉他。

    李艳阳这才回神,疑惑道:“师父?”

    姚鲁心中松了口气,同时有些疑惑:“睡着啦?”

    “啊?没啊!”李艳阳很严肃的说,生怕师父生气。

    姚鲁一点都没生气,他当然知道不可能,枪杆子可不轻巧,要说冻死了冻硬了他还信,睡着了当然只是随口一说。

    “休息一会吧。”姚鲁说。

    李艳阳点点头,这才发现胳膊腿都有点僵,坐下来活动一番。

    姚鲁再次掏出一根烟,刚要习惯性送到嘴里,又递了出去:“抽烟不?”

    李艳阳也不客气,接了过来,姚鲁随即又抽出一根点上,见李艳阳没带火,顺手把火机丢了过去,李艳阳随即点上,跟着姚鲁吞云吐雾起来。

    “哪人啊?”姚鲁问。

    “春城的。”李艳阳道。

    “咋想着来当兵了?”姚鲁又问。

    李艳阳顺口道:“从小就有个梦。”

    姚鲁看看李艳阳:“那咋不去嵩山少林学武功?”

    李艳阳一愣,随即大笑:“哈哈,师父,您还知道这个?”

    姚鲁骂道:“别和我扯皮。”

    “真的!”李艳阳道:“小时候就喜欢枪,寻思长大当警察,但咱出息不够啊,当不了警察就来当兵了。”

    姚鲁点点头。

    “师父,您为啥当兵?”李艳阳问。

    姚鲁道:“没手艺,当兵为了混口饭吃,混日子呗。”

    李艳阳看看姚鲁,摇摇头:“师父不是混日子的人!”

    “少拍马屁,老子就是来混的。”姚鲁道。

    李艳阳笑而不语。

    “你笑啥?”姚鲁急了。

    “不信呗!”李艳阳道。

    “为啥不信?”姚鲁问。

    “因为不像!”李艳阳说。

    姚鲁

    不屑道:“你会看个屁!”

    李艳阳看看姚鲁,姚鲁骂道:“你看个……..特么的,不行看我!”

    李艳阳哈哈一笑,赶忙抽了口烟:“师父,您枪法肯定不错吧?”

    姚鲁摇摇头:“要是不错还能在这混?”

    李艳阳一阵无语,明白了,这师父就是步兵里边的大个。

    抽了一根烟,姚鲁看向李艳阳:“休息好没?”

    李艳阳点点图。

    “起来。”姚鲁叫了一声。

    李艳阳起身拿起枪,就见姚鲁当先走了出去,李艳阳微微不解,但也不多问,赶忙跟上。

    姚鲁带着李艳阳来到一处室内,李艳阳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地方,就见姚鲁道:“定姿!

    李艳阳迟疑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然后唰的一下举起枪,姚鲁刚准备微调纠正,结果看了半天发现没有任何毛病,不论是步宽还是姿势,心中又是一阵嘀咕,特娘的活见鬼了!

    李艳阳本以为又是重复之前的套路,正准备老僧入定,结果见姚鲁顺兜里掏出一根烟,然后横着准备放到枪杆上。

    李艳阳没法集中注意力了,疑惑的看着姚鲁。

    “站稳!保持姿势!”姚鲁简单道。

    李艳阳闻言赶忙再次凝神,然后姚鲁就轻轻的把烟放了上去。

    试探着松开夹着烟的拇指和食指,那烟便向着下方滚动,姚鲁叫道:“不平!”

    李艳阳明白了,微微调整一下。

    姚鲁再次试着松手,那烟又向着另一方向滚去。

    “不平!”

    李艳阳有点无语了,那得多平啊?得完全水平才能放住啊!烟是圆的,就这么横在枪杆上,稍稍一动动得滚啊。

    “不平!”

    “不平!”

    “不平!”

    ……..

    李艳阳小心翼翼的调整,始终无法让姚鲁离开,十来分钟过去了,只有那么偶尔两下姚鲁脱手了,但也只是一瞬间那烟就开始翻滚。

    李艳阳微微有点愧疚,因为姚鲁摆的十分辛苦,但意外的是他一直没有变现出愤怒,仿佛像个较真的机器人似的,不断做着努力尝试。

    李艳阳见师父十分较劲,自己也暗暗咬牙,终于,又过了十多分钟,姚鲁终于成功的把烟放稳了。

    姚鲁轻吐一口气,仿佛刚才十分疲惫,但他呼吸的也十分谨慎,生怕引起空气波动干扰烟头。

    李艳阳这下更不敢动了,看了一下烟头,暗呼不易,他知道,现在的枪绝对和海平面一样!

    刚刚志得意满,就听吧嗒一声……..

    烟掉了……..

    李艳阳顿时一阵愧疚,这可是姚鲁好不容易放上去的啊……..

    姚鲁丝毫没有责备,只是轻轻的捡起烟,说了句:“站住!”

    李艳阳下意识的咬住嘴唇,不是在暗暗使劲,而是看着姚鲁的样子有些莫名的情绪。

    一定要站住!一定要顶住!一定要把枪练好!

    不为自己喜欢,就为姚鲁这个师父的执着!

    要是姚鲁骂李艳阳两句笨蛋,李艳阳还能舒服点,但偏偏他不说,和个老黄牛一样,任劳任怨也不抱怨。

    李艳阳哪知道姚鲁不是对他好,而是姚鲁深知这东西是大功夫,虽然这只是一根还有些摩擦力,还不是绝对圆润的香烟,但也殊为不易了。

    按理说这一步应该用乒乓球的,但他没想到李艳阳能这么快走到这一步,在他的潜意识里,这一天时间,李艳阳都没法完全站稳,更别提不摇晃了,就这一步指不定都得熬个四五天,那还算不错的,就算是个人才那也得个一两天,即便一周都站不住他也不会惊讶,只是证明这家伙不是可塑之才罢了。

    哪成想这货第一次就站住了,还特么站了半个小时,要不是自己叫停还不知道能站多久呢!

    所以这第二步就这么突兀的来了,让他既没有实际准备,也没有心里准备,所以只能暂时用烟代替常用的乒乓球。

    再次把烟放住,姚鲁依然盯着烟头,心中默默数数。

    一、二、三、四、五……..

    吧嗒!

    烟掉了。

    姚鲁没说话,继续捡起烟放上去。

    李艳阳也没说话,继续保持着姿势。

    再一次放稳,再一次数数。

    十秒,再次掉落。

    李艳阳心中很急,很恼火,他不明白为啥这么不争气,但也无奈,因为自己没感觉动,但烟就是掉了,这说明还是动了……..

    姚鲁面无表情,心中却在激动,进步真快!

    十二秒,十五秒,半分钟,三十八秒,四十二秒……..

    夕阳西下,姚鲁露出了笑容,六十秒!

    “收工!”姚鲁拿起烟来别在耳朵上:“晚上回去什么都别想,就给我睡觉,哪怕睡不着也得闭眼睛,明天早上六点到这来!”

    ---------

    PS:在医院照顾病人,更新有些不靠谱,但尽量保持,感慨一句,生容易,活不易,大家爱惜身体啊!

    另外,疯子再不要脸的求大家投月票,有能力就打赏点,把你们对这本书所有的爱一次性支持疯子吧,这本书以后都不会再要月票了,就这个月,非常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