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520章 要被剃秃了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卢林斌和老铁两人纷纷登上擂台,互相抱拳。

    “重甲团卢林斌!”

    “步兵团钟铁!”

    两人先礼后兵,说罢一句便拉开架势。

    只见老铁双拳一前一后置于面前,和拳击、散打一样,标准的现代格斗姿势;

    而另一旁的卢林斌则做了一个极其夸张的动作,众人只见他双腿形近劈叉,胯部距离地面不过二十公分左右,同时双手也夸张的分开,左手向前右手吊后,具成爪状!

    “螳螂拳!”王涵见到卢林斌的姿势就下意识叫了一声,眼中颇为凝重。

    吴文宇笑着点点头:“卢家是螳螂拳世家!”

    一群士兵对古武不甚了解,但大多也听说过螳螂拳,在他们的理解里,就是根据螳螂研究出来的,不过大多数人觉得这类拳法比较奇葩,非要学螳螂,这学了一个摒弃了千万个,变化能够么?发挥不受限制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螳螂拳就是看着有劲,实则无趣儿的东西。

    裁判见两人准备完毕,大喊一声:“开始!”

    老铁闻声而动,他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看起来文弱,实际是个练家子,螳螂拳厉不厉害他不知道,但既然团长都很重视,自然不必多说,当下不再犹豫,脚下一踏,人向着前方冲去,如王涵所说,他得拼对手,所以他要先声夺人进行抢攻。

    老铁块头不大,速度不慢,眨眼间便奔至卢林斌身前,拳头同时挥起,向下砸去,因为卢林斌摆了个螳螂的姿势,所以身子矮了一截,老铁只能向下砸,也不顾及规矩不能打脸,因为他知道,这拳不见得能砸中。

    众人看到老铁势如奔雷,都下意识为卢林斌紧张,但下一刻,他们就第一次看到了螳螂拳的厉害,也不见卢林斌如何动作,整个人突然弹了起来,仿佛脚上有弹簧一般,弹起之后他竟然不是趁机向后躲闪,而是前手收回后手跟进,一次换位,续上力气的后手后发先至,赶在老铁一拳砸到的同时抓住了那个看起来虎虎生风的拳头。

    说是抓住,其实只是一个动作,老铁拳法刚猛,如此迅速自然不好抓,只是一触即分,众人只见卢林斌抓住老铁手的一瞬间,猛然向下一压,老铁那只手的力道便被卸去,莫说攻击,连方向和力道都不复存在了。

    一击落空,老铁也不慌乱,右手失力左手跟着一记勾拳,虽然老铁身子被手带的微微向下,视野不够清楚,但这一记勾拳也笼罩着卢林斌的胸部,步兵团突然升起一股希望,因为卢林斌面对老铁,右手压右拳,此刻老铁左手急速攻出,他的左手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他的右手这个瞬间还没有从老铁的手上抽回来,想救也是困难。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突然瞪大眼睛,只见卢林斌做了一个花样体操才有的动作,他前身随着右手向下压去,同时左脚支撑地面,右腿来了个大风车,突兀的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圈画了一半,那只脚刚好打在老铁的拳头上,如蝎子摆尾,一击制敌!

    “好!”

    重甲团的人大喊一声,他们确实觉得精彩。

    步兵团的人心里也是暗暗称赞,被卢林斌这柔韧的身体以及夸张的动作给征服了。

    王涵只有一个感觉,艺高人胆大啊!

    这一下如果踢不到老铁的腿,他的胸口就危险了,但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身体展现出惊人的韧性,花哨的一脚化解了自身的危机。

    众人看的清楚,但老铁一时间都不知道是什么把自己的拳头给挡住了,正惊奇的时候只见卢林斌身体突然一弹,接着欺身而来,从一触即分到卢林斌欺身而上,几乎没有什么转折,更没有多大停顿,眨眼功夫卢林斌已经攻到,只见他冲着老铁胸口递出一拳,老铁慌乱中格挡一下,却不料这是虚招,拳至半空,卢林斌猛然收手,跟着另一只手攻了出去,直指老铁左胸!

    此时距离太近了,老铁本事慌乱中下意识格挡,哪里还能挡住对手空中变招,眼见那全攻来,老铁只能摒弃生抗这一下。

    啪!

    一声响起,老铁只觉胸口火辣辣的疼痛,卢林斌打出的不是拳,而是张开的手背,像一把铲子一般拍在了胸口,受力面积大,虽然不伤内里,但短时间制造的疼痛让人有些难捱。

    老铁蹭蹭蹭倒退三步,一是受力疼痛,二来他想趁机分开距离调整一下,但不料那卢林斌反应极快,动作也是十分敏捷,脚下连踏三步,然后一跃而起,如大鹏展翅一般,接着双手打连环,一拳又一拳的奔向老铁胸口。

    慌乱之中老铁双臂交叉封锁胸口,那卢林斌动作也不收,只呼吸之间,手如弹簧一般,在老铁胸口的胳膊上连砸五下!

    众人看的眼花缭乱,老铁也再次被逼到擂台边缘,这时卢林斌依然不停,还要继续,老铁猛然一出双拳,卢林斌空中翻手,化掌与老铁相击,然后身体借势向后一弹,竟似乎有些站立不稳,向后倒去,老铁陡然看到

    机会,还以为卢林斌那小体格子受不了自己的力量,当即不再犹豫,跨步向前,就要趁着卢林斌摔倒的功夫把他拿住,却不料刚出两步,向后栽倒的卢林斌突然踢起一脚,只奔冲着的老铁胸口而去,老铁猝不及防,下意识侧身躲避,身体刚旋转九十度,只听砰的一声,后心被人闷了一脚,这一下他看不到,更没有心理准备,猝不及防之下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前跌倒。

    他看不见,但众人看清了,只见卢林斌向后跌倒的时候先是右脚上踢,被阻之后接着一个弹腿,人已经横在空中,双脚依然向上做着动作,这一记弹腿踢出之后身体已经没了依靠,众人本以为他要摔到擂台之上,却不料这家伙双手支撑地板,身体竟然在空中短暂停滞,然后双手一推,整个人又弹了起来,直接站定…….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这特么才是真螳螂啊,手脚如同安了弹簧,仿佛根本不会跌到一般!

    老铁摔倒了要笨拙起身,卢林斌没倒下,反而空中弹起来了,这一下快慢立判,卢林斌也不犹豫,只见他飞身而起,众人以为他要攻击,却不料他来了个马踏飞燕,在老铁后背轻轻一点,然后在远方站定,回头看向老铁,一抱拳:“你输了!”

    …….

    没错,所有人都知道了,老铁输了,因为卢林斌刚才这一下马踏飞燕就是在告诉别人,趁着这个空隙,我能对他做很多事情!

    老铁很窝火,但又很无奈,一身力气没用上,一击之后就被对方粘着打,差距很大,根本就无从反击,抱了下拳,老铁很沮丧的下去了。

    吴文宇看看王涵,没有出声打击,因为这个差距确实不是军队练出来的。

    王涵在佩服卢林斌武术的同时又是一阵黯然神伤,真厉害啊,咋就没留住呢……

    李艳阳心中也是暗暗点头,说实话,他没想到卢林斌这么厉害,他听二师父讲过华夏十大拳法,在二师父的眼里螳螂拳能排第九,压洪拳一头,讲究不刁不打,一刁就打,连打记下!

    今天卢林斌的表现就是这样,正守侧攻,能长能短,手脚兼备,守的轻巧,攻的急骤,根本不给对手喘息的机会,李艳阳觉得这家伙这个年纪有这个造诣已经很不错了,绝对算个高手。

    众人虽然不懂武术,但也不是瞎子,卢林斌打的花哨,效果却实在,老铁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三板斧过后胜负已分,老铁一败涂地。

    重甲团那边吆喝起来,纷纷叫嚷小卢好样的,步兵团这边则愁云惨淡,虽然团长打过预防针,但任谁都有点心里不好受,本方第一被对方第五血虐,毫无还手之力,能不郁闷么。

    远端的陈军长和师长谭刚也在议论这边的战果,谭刚笑着道:“首长,这家伙真不错啊,有这个身手能来当兵,咱也算捡个便宜。”

    陈军长点点头:“这卢家看来是想往上发展啊,这种宝贝都扔军队来了,挺舍得啊!”

    谭刚笑着点头:“咱不管那些,只要是好兵就成。”

    陈志点点头:“但军队也不全靠拳头,在他擅长的领域表现好看不出来真水平,韧性咋样还得侧面看。”

    谭刚点点头:“知道,练两年看看,不急着往外送。”

    …….

    裁判判决胜负,紧跟着第二场,步兵团朱晓宇对阵重甲团的第四号。

    朱晓宇压力很大,因为他知道,团长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了,所有的兄弟们也都看着自己呢,能不能扳回一局不被剃秃头就看自己了。

    步兵团的人也都攥着拳头呢,但反观重甲团的对手很是放松。

    “兄弟,这局你压力有点大啊,我可是团里最弱的了,这关你要过不去可就不好闹了……..”

    本来就有压力,没想到对手还往上加码,王涵自然知道对方意图,喊道:“小猪,放松打,别想那些个没用的!”

    朱晓宇稳定一下心神,二话不说,主动出击。

    这一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队格斗,双方你来我往互有攻守,拳头都砸在身上,比拼的不管是技术套路,还有抗击打能力。

    一开始小猪势头还比较猛,但渐渐就显露了疲态,每一次拳脚招呼到位,小猪都会疼的龇牙咧嘴然后调整一下,而反观对方,表情依然轻松,被打到的时候也只是晃一下脖子,跟没事人一样。

    他当然不可能不疼,只是那个痛还没到让他感觉难捱的情况。

    高下立判,所有人都知道,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果然,几招过后,对手一脚命中小猪的胸口,小猪随即摔倒,对方一个擒拿结束战斗。

    呕吼!

    重甲团一片欢腾,他们知道,五比零稳稳的了!

    王涵心口在滴血,万念俱灰,看着小猪下台都没了安慰的兴趣。

    吴文宇这次没有冷嘲热讽,以往大家不过是开开玩笑,都是一个战壕的兄弟,哪里会真的像得志的小

    人那般。

    重甲团明显看到了团长的姿态,赶忙减小音量,只是低声祝贺第二个登场的战友。

    步兵团全蔫了,李艳阳也感觉气氛有些压抑,尤其团长那霜打茄子一般的脸庞,四十多岁的人了,看的让人有点心疼。

    李艳阳在想要不要争个脸,但很快就放弃了,既然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那就这样挺好。

    第三对登场了,双方队伍中的三号选手,虽然都是三号,但实力肯定是天壤之别。

    对方的实力在逐渐加强,本方的人却越来越差,此消彼长,差距不言而喻。

    裁判叫名登场,步兵团的三号叫张强,名字很强,在步兵团也挺强,但对于重甲团来说,这个名字像个笑话。

    只是众人还有自制力,吴文宇表情严肃的看着,他们可不敢惹恼团长,所以也没人真笑出来。

    “重甲团,孔丰林!”对手率先报号,一脸微笑。

    “步兵团,张强!”张强跟着一句,眉头紧皱。

    “来吧!”孔丰林拉开架势。

    张强也不犹豫,挥起拳头,嘴中发出一个“zha”的长音阶,给自己鼓着劲儿然后冲了过去。

    张强喊得很响,但拳速明显稍差,那孔丰林侧头一躲,跟着一拳击出,也不花哨,直直的向着张强肋部而去,张强一拳落空眼见对手拳到,微微侧身,刚刚躲过这一拳,但紧接着一腿就扫在了自己的腹部。

    张强突然腹部吃力,疼的一咧嘴,只觉呼吸有些不畅,蹭蹭蹭挪开三步才勉强站住,面色有些痛苦。

    一招就分了高下,步兵团的人又是一阵颓然,战斗很快就要结束了…….

    孔丰林一击得手,微微高兴:“再来!”

    张强调整一下气息,咬着牙再次冲了过去,双拳挥舞,笼罩对手面门,那孔丰林也不慌乱,连续拆当之后猛然抬腿,张强慌乱之中赶忙下压双手,这才勉强阻挡一些力道,但那膝盖余力未消,还是撞在了自己的腹部。

    一阵疼痛之下,张强下意识的抱住对方的膝盖,侧身就要把这家伙放倒,但孔丰林早有准备,对方曲身抱着自己,后背完全暴露在自己双手之下,虐杀起来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他本以为这一记膝撞能让对手知难而退,所以根本没准备下重手,但对方竟然要趁机放倒自己,那就没办法了,于是孔丰林右手一曲,肘部向下,然后猛然砸落,目标直指张强后心。

    一个闷声响起,紧接着是一声闷哼,众人虽然不在台上,但看到那肘子落下也是一阵皱眉,只觉疼痛不已。

    他们如此,更何况台上的张强,这一击让他瞬间失去战斗力,整个人直接瘫倒,孔丰林见对方手上失去了力道,赶忙抽身立在一旁。

    噗通一声,张强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草!强子!”步兵团有人惊呼一声,就要上台去看倒下的张强,但猛然被人拉住,正是老铁。

    那人不解,转头看去,却见老铁看着台上,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张强身体微微起伏,虽然好像很疼,但并无大碍。

    “林子,下手轻点!”

    这时候吴文宇喊了一声,那孔丰林闻言看了过来:“团长,我没使劲,不然他都废了!”

    众人知道这倒是实话,否则以他们的能力,这一肘子下去,张强容易直接被砸折脊梁骨。

    “啊!”

    就在这时,一声压抑的喊声响起,众人看去,却见张强挣扎着站了起来。

    孔丰林皱眉:“你输了!”

    “zha!”

    对于孔丰林的话,张强置若罔闻,大喊一声又冲了出去,同时架起那明显没有之前举的稳的拳头。

    众人大吃一惊,这家伙疯了?还干?

    孔丰林也是意想不到,眼见张强冲来,赶忙侧身一闪躲了过去。

    张强后背剧痛,收势已然艰难,直接整个人撞在了护着的弹带上,要不是使劲抓住,这一下都要被反弹回来。

    孔丰林看着张强,叫道:“你疯了?”

    众人也是这么想的,这家伙疯了?

    “zha!”

    张强调整下呼吸,再次冲了出去,孔丰林也怒了,我让着你你还没完了,当下不再犹豫,一记扫腿放倒张强,接着就要上去擒拿,一般到了这一步,其实只是做做样子,因为倒下的自知不敌也就不挣扎了,又不是战场拼命,犯不上自讨苦吃。

    但张强不知怎地,见孔丰林上来擒拿,竟然还翻身出脚,想一脚踹开对手,这下可把孔丰林惹火了,一把拉住张强的脚,接着就是猛的一拉,张强整个身体在擂台上滑着平移到孔丰林胯部,然后孔丰林直接骑上张强身体,接着就是一拳砸在张强腹部。

    嗷!

    张强痛苦出声,终于再无力挣扎,任由孔丰林拿住,这时裁判一声响起——重甲团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