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中隐于野 第0542章 简单却致命

目录:极品全能相师| 作者:关东风| 类别:都市言情

    听到李艳阳的话金狼要挣扎,但下一刻他放弃了,因为李艳阳突然暴走,速度极快,甚至之前跑的还要快!

    大屏幕前的一群领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有点懵,第一感觉是李艳阳这小子疯了!

    然而,当他们看到李艳阳起步的时候,也傻眼了!

    孟军一个感觉,这人要定了!

    谭刚惊喜莫名,这三个人里边如果只能选一个进特战团,他一定选择老狼,虽然另外两个他优秀的多,他更有潜力,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另外两个家伙还年轻,他们还有明年,但老狼没有了!

    卢林斌脱离队伍一骑绝尘的时候他还没什么感觉,但当李艳阳扛起老狼那一刹那,再看前边拼命奔跑的卢林斌变了味道了。手机端

    和他一样,其他人也是一个感觉,相形见绌,高下立判!

    孟军看了眼大屏幕,嘴角挂起一抹阴险的笑容,然后轻轻按下遥控器。

    卢林斌计算的很清楚,一共干掉了二十个敌人,现在,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跑到终点OK了,所以他全速冲击,根本没有留意旁边的情况,不仅没有留意,抢都已经不是端着了,而是拎着跑。

    所以当侧后方突兀的立起一个靶子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感觉!

    他注意不到,但盯着大屏幕的人看到了!

    绿色、蓝色、红色…...

    噗!

    正在奔跑的卢林斌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但以为出现了错觉,继续狂奔,但不到两秒,血红色的液体从眼前滴下。

    卢林斌愣住了,不敢置信的摸摸头的头盔,有个窟窿!

    看看手,傻了!

    “血!”

    卢林斌在发愣,大屏幕前的人也懵了,因为他们听过卢林斌等人先前的对话,他们相信卢林斌和李艳阳等人不会记错靶子!

    谭刚也很确定,因为这个组有三个他师部的,他一直很紧张,也暗暗记着靶子呢,每通过一个他都跟着激动一次,所以瞬间看向孟军,眼带着不解很愤怒!

    砰!

    在众人愣神的功夫,一声枪响。

    众人看向大屏幕,卢林斌疑惑转身,李艳阳刚刚收枪,然后继续冲刺。

    不仅他们懵,刚刚正在全速冲刺的李艳阳也猝不及防,卢林斌瞬间拉开了一百多米,李艳阳老远看到一个靶子立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的,在距离靶子大概八十米的方位举枪射击。

    一枪打掉靶子,李艳阳不敢耽搁,一边端枪跑一边对老狼喊道:“给我盯着后边!”

    老狼赶忙转头看着身后,以防“敌人”出现。

    其实李艳阳不知道,只要距离靶子二十米开外,随机跳动的死亡指示不会落在他们头,程序设定的是二十米内攻击,但他见到靶子的时候不敢犹豫,而这八十米开外的一枪命着实惊艳了大屏幕前的众人。

    八十米开外命靶子很希拉平常,参加选拔的人都能做到,但这不是平常打靶,这是在精神和体力双重紧绷的情况下,奔跑停下,举枪射击,然后继续奔跑,这不仅仅需要准度,这是综合实力强横的体现!

    谭刚没工夫发愣,他一下子冲向孟军,一把抢下遥控器:“你特娘的耍赖!”

    孟军任由遥控器被抢走,也不恼怒,笑骂一声:“他姥姥的,有点厉害!”

    李艳阳瞬间赶超发愣的卢林斌,然后一路绝尘,直接冲过终点,越过终点的一刻,他按了一下手腕的表,然后背着老狼来到众人跟前。

    李艳阳没怎么着,还能站着,但被放下的老狼被颠簸的如同散架了一般,躺在地呼哧呼哧的喘气。

    李艳阳也不理他,抬头看向孟军,抬起手腕:“还有五秒钟!”

    孟军点点头:“你合格了,但是他有点耍赖啊!”

    李艳阳刚要说话,后边响起了一个声音,带着愤怒和不甘,更没有一点尊重:“你不也耍赖么!”

    说话的是卢林斌,样子有点惨,一脸愤怒,额头一个窟窿,脸还带着红色的“血迹”。

    孟军笑了,但没理会卢林斌,而是看向之前到达的一群人:“你们是不是也有觉得我耍赖的?”

    哗啦啦,一群人站了起来,没说话,但一脸不甘与委屈,还有一点想隐藏但又隐藏不住的愤怒。

    孟军笑了,很得意很欠揍的样子:“真不好意思,这次行动之前,我收到的消息是敌方派出一个连队,但当你们到达战场的时候,我才知道,人家还来了一个加强排,哎!这事怪我,信息掌握的不准,我有罪啊!我失误了,我该担责任,但是…….你们死了!因为我的失误你们死了,但有啥办法,我失误了……”

    看着孟军一副很不好意思,我坑死了你们的样子,一群人哑口无言。

    想揍他,但没办法,要是真的,他们死了,揍不了,算现在是演戏,他是考官,你也没办法,不敢真揍啊!

    众人也没法反驳了,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战场瞬息万变,敌人是突然多了,自己不防备怪谁呢?

    李艳阳终于有点入门了,他理解了演习这个东西,所有的演习,都贴近实战!

    孟军确实无赖,但真了战场,敌人只会更无赖!

    如老马说的一样,战场没有公平,真正的公平,是别人拿枪指着你脑袋,你能把刀架在他的脖子,除此之外,没有公平!

    “李艳阳!”孟军不理会别人了,叫了一声。

    “到!”李艳阳喊道。

    “韩羽!”

    “到!”

    先前晋级的人站了起来,小跑过来。

    孟军看看两人:“恭喜你们,欢迎你们加入北方军区第XX集团军特种作战团!”

    孟军一句话落下,现场有点安静。

    老狼呆呆的看着孟军,有些窝囊。

    陈军长和谭刚等人更是错愕。

    李艳阳开口了:“老狼也完成了任务。”

    “特种作战图不需要累赘!”孟军说。

    “根据规则,他完成了!”李艳阳说。

    孟军看看李艳阳:“特种作战团不需要累赘!”

    “他有伤!”李艳阳说。

    孟军道:“容易受伤的是累赘!”

    李艳阳眯起眼睛:“格斗受的伤!”

    “我知道!”孟军说。

    “你也容易受伤!”李艳阳盯着孟军。

    孟军看看李艳阳,有点哆嗦,这家伙好像要揍我!

    娘的,打不过的!孟军知道,虽然自己格斗也不错,但这家伙可是一个师的格斗冠军啊,虚了!

    孟军没有退后,道:“我只要两个人,韩羽没问题,你和这个累赘我只要一个,你们选。”

    听到一口一个累赘,老狼自尊心备受打击:“李艳阳,别管我,你!”

    “你!”李艳阳干脆道。

    老狼一愣,孟军眯起眼睛:“你不想去?”

    “来年我还行!”李艳阳说。

    孟军笑了,也较劲了:“这次我要你,你要是不来,以后,特战团对你关门,永不录用!”

    李艳阳看看孟军,也笑了:“不稀罕,我直接去猛虎队。”

    霸气!

    众人都是一个感觉,这家伙太霸气了!

    不过确实有这个资本,两天高强度考核,最后负重全装带敌袭五公里,还能背个两百多斤的汉子,这实力绝对没问题!

    “别闹!”这时候陈军长说话了:“猛虎队只从特战团招兵!”

    李艳阳没想到还有这个规矩,微微诧异。

    陈军长当然得提醒,他肩负着让李艳阳迅速成才的任务呢。

    孟军笑了,看着李艳阳。

    李艳阳本来不想起刺,但见孟军笑他很不爽:“华夏有七个军区。”

    众人先是一愣,然后明白了,潜台词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啊!

    陈军长皱眉,这人才不能走啊,赶忙叫道:“老孟!”

    孟团长眯起了眼睛,这个兵很跳啊,很好,但是不能被你威胁啊,不然怎么带兵,于是,紧咬牙关。

    老狼见两人因为自己对峙,心感动的同时又有些愧疚,他很想加入特战团,很想很想那种,所以他知道机会多宝贵,更不想因此耽误李艳阳。

    李艳阳实力是很强悍,但自己也很强悍的,可是每年还是差一点,不是这里出了问题是那里出了问题,而且每年考核都在变,在军队也没有不受伤的,有时候你看着很近,但实际却越来越远,他不想因为自己耽误李艳阳,哪怕一年都不行。

    “李艳阳,谢谢你,别争了,你进吧,不去也好,去了是玩命。”老狼说。

    孟军欣赏的看了老狼一眼,其实他对老狼没有什么恶意,而且他打心眼里不想招老狼,人不少是一方面,二十八进特战团,确实容易成为累赘,常人二十八正是壮年,但在军队,身体走下坡路了,精力也容易分散了,与其去送死,不如不要。

    李艳阳想了想,没必要争了,他之所以帮老狼,是佩服他那股子劲,想拉他一把,但也确实没必要闹得再转军区,那样一切从头再来,哪怕自己觉得没问题,但在宁千寻看来自己又任性无理取闹了。

    而且老狼说的对,不去,或许是为他好。

    像老马让自己收回那句话一样,别哪天死战场了,让别人跟着愧疚。

    想通了,李艳阳也放弃了,但有一口气他还是想出,于是,看向孟军:“我进特战团,但你这个领导……”李艳阳摇摇头:“我实在不敢恭维,也没法尊重。”

    ……

    尼玛,进进,哪这么多话?

    还有,你想不想混了?还没进去得罪领导?你丫飘了吧?

    孟军心狂笑,这货有点意思,但面有点挂不住,被手下鄙视了,这特么还了得?

    “小子,看来你很不服气啊。”孟军说。

    李艳阳抬头:“是。”

    噗!

    陈军长笑了,实在没忍住,众人也哈哈大笑,这老孟碰到对手了,还主动把脸送去打。

    孟军哭笑不得的同时想治治李艳阳,你这么跳是吧?收拾收拾你!打架打不过你,玩人还玩不过你?

    “成,你俩都想进是吧?我给你们个机会,再来一场考核咋样?”孟军问。

    李艳阳疑惑,老孟道:“放心,这次玩简单的!”

    说着老孟看看金狼,然后道:“你俩射击肯定都是八十环以,没跑了,百米射击平均八环以,五十米射击不会脱靶吧?”

    众人闻言迷糊,五十米射击?有劲么?

    孟军又道:“最后一次考核,五十米射击,一次,只要靶我收下你们。”

    众人面面相觑,这…….和直接收下有区别么?非要这么给台阶?多尴尬啊?

    李艳阳疑惑,他觉得有玄机,问道:“什么要求?”

    “没要求啊!”孟军摇摇头:“立定射击,都不限时间的,只要靶成,你站这,五十米开外我给你放个靶子,用你这九五式步枪,奥,有一个要求,实弹射击!”

    实弹射击?这不是更简单么?平常训练是实弹啊,弹道更稳!

    “怎么样?敢不敢?”孟军很得意的问。

    众人不知道他的得意在哪。

    李艳阳看看老狼,老狼一拍屁股站了起来:“干!”

    废话,不干不是傻么?

    李艳阳没说话,看向孟军。

    孟军知道意思,走到车拿了个靶子,然后拿出十发子弹,走到李艳阳跟前,把原来的空心弹拿下,换实弹,然后交还李艳阳。

    李艳阳接过来,然后孟军看向老狼:“你过来。”

    老狼有些疑惑,但还是跟着孟军走了过去,大概走了五十来步,孟军站住,把靶子交给老狼:“拿着。”

    老狼疑惑接过,孟军喊了声:“立正!”

    老狼立刻立正,孟军把住他握着靶子的右手,抬过肩膀,让靶子和老狼的脸并列着,满意一笑,孟军道:“保持姿势!”

    老狼愣住了,保持着姿势发着呆。

    孟军在众人错愕走到李艳阳跟前,转头看着五十米外的老狼,以及和他脑袋并列着的靶子,轻飘飘道:“打吧。”

    ……

    众人全蒙了!

    打?打偏了咋办?实弹啊,手一抖,老狼的脑袋得多个窟窿!

    五十米外的老狼手一直在颤抖,心也跟着哆嗦呢。

    一群观众呆呆无语,李艳阳没有举枪,而是转头看向孟军,很简单的一个问题:“打偏了咋办?”

    孟军没有动作,看着五十米外的老狼,道:“打偏了啊……他死,你愧疚,我降级处分。”

    孟军说的很轻松,众人则有点冷。

    “哦不对!”孟军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们还不是特战团的,不在我的死亡指标范围内,不是降级,我得军事法庭,不过你不用担心我。”

    死亡指标……这家伙还有死亡指标……特战团这么吓人么?训练死人都有指标的?

    砰!

    在众人愣神的功夫,一声果断的枪响。

    老狼魂差点没飞掉,看到李艳阳重新收起枪支,老狼颤抖的翻过靶子,九环处有个洞……

    老狼差点尿出来,看看远处的李艳阳,心情复杂的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佩服还是激动,反正仍然哆嗦着。

    当兵的不是不怕死,这世界没有人是不怕死的,只是很多人,在出任务的时候有死亡的准备。

    但老狼没有!真没有啊,一点准备都没有,这不是什么大任务,这特么是训练啊,是考核啊,谁还能做死亡的准备啊!

    但在刚刚,他和死亡擦肩而过!

    李艳阳忒特么狠了……佩服!老狼五体投地的佩服。

    孟军也没想到李艳阳说打打,打的十分干脆,毫不拖泥带水,转头,正视李艳阳,一个感觉,好兵啊!但肯定带不了多久,这个水平,这个素质,现在进猛虎队也不是不可能!

    “漂亮!”

    陈军长大喊一声。

    啪啪啪……

    一串密集的掌声,自发的,所有人都鼓掌,这一枪,确实漂亮!不佩服不行,别说靶,打出去都需要勇气。

    孟军伸手拿过李艳阳的枪:“你过去,换他!”

    李艳阳走了过去,老狼没有动作,直到李艳阳来到老狼身边,看出老狼的担心,李艳阳很严肃道:“放心,正常打,打不到我的。”

    老狼看看李艳阳,枪在我手,你说打不到打不到?

    他不理解李艳阳的自信来自哪里,感觉李艳阳接过靶子推了自己一把,老狼走到了孟军身边。

    孟军推出枪:“放心吧,李艳阳现在是我特战团的了,你打死他我也不用军事法庭。”

    老狼听到孟军很放心了的意思,一个想法,你过去,我特么肯定对着你脑袋打!

    拿过枪,老狼心想没事的,五十米而已,不存在脱靶的可能性。

    但是一回身,看到真真切切的李艳阳,老狼迟迟没有举枪。

    “打啊,别墨迹,放心,枪没问题,子弹也没问题,只要你自信,只要那家伙不瞎动,啥事没有。”孟军说。

    老狼似乎没有听到孟军的话,呆呆的看着李艳阳,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很简单,却很致命——脱靶怎么办?

    -------------

    https:///html/book/46/46285/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