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陆地神仙

目录:枪王之王| 作者:那峰| 类别:都市言情

    黑衣人一溜烟跑出几公里之后,才停下脚步,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直喘了将近两分钟时间,气息才慢慢平稳下来。

    “好恐怖的人物,今天能捡回一条命真是运气!”黑衣人心有余悸,颇为庆幸的说道。

    抬头看了一眼四周,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自身的位置,黑衣人朝一个方向走去,大约十多分钟之后,面前出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黑衣人打开车门,熟练的脱下身上的夜行服,将自身的形貌露出来。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国字脸,眉毛很粗。中年人脱下夜行服之后迅速换了一身便装,随后便发动了汽车。

    约莫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栋三层小洋房前面停了下来,中年人走下车,立刻有几个保镖警惕地围了过来,看清中年人的脸后道:“原来是军哥啊,这么晚来找堂主的?”

    “嗯,有点急事,堂主在里面吗?”中年人问道。

    “您等等,我问一下!”保镖回到岗亭,播出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伸手道,“堂主有请!”

    三楼一个大厅里,一个大约五六十岁、面色黝黑的老者端正地坐在沙发上,中年人进门之后,立刻低头道:“堂主!”

    “在你的身上我没闻到血腥气,今天的任务没有完成?”老者淡淡问道。

    中年人低下头,惭愧地道:“是属下没用!”

    “李军,你的功夫在咱们七杀堂虽然算不上最顶尖的,但也能排的上前二十,你竟然刺杀都没成功,说明对方的功夫比你要高出不少啊!”老者沉声道。

    李军点头涩声道:“对方的功夫深不可测,比我高出无数倍,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把属下拿下了。”

    “嗯?比你高无数倍?此言当真?”老者一直垂着的眼皮陡然抬起,从中射出两道尖利的精光。

    “属下不敢有丝毫夸张与隐瞒!”李军低着头道,接着把自己行刺地整个过程说了一遍。

    “单凭两根手指就夹住了你刺出去的匕首,这样的力量,已经不是凡人所能拥有的了,这是一个陆地神仙啊!”老者说着从面前的茶几上拿起一小把匕首,用两根手指夹了一夹,摇头道,“恐怖啊,恐怖!”

    “陆地神仙?”李军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问道,“堂主,难道这世界上真有仙人?”

    “仙人自然是没有的,不过在武林之中有一个约定俗成的叫法,丹道以上的高手就是陆地神仙,不再是凡人!你遇到的应该就是这么一个人!”老者沉声道。缓了两秒,继续道,“对了,你把他的资料给我看看!”

    李军点点头,将手机掏出来,点击了两下恭敬地交给老者,老者接过来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道:“竟然这么年轻,真是天纵奇才!”

    “那,这个人该怎么办,咱们要继续对付他吗?”李军问道。

    老者微微摇头:“神仙就是神仙,哪是这么容易被杀死的,既然人家放了你一马,那我们就要顺坡下驴。你记住,永远不要跟一个陆地神仙作对,当你真正见识到别人的实力时,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李军犹豫了一下,问道:“用枪也不行吗?”

    老者淡淡道:“你知道你今天行刺为什么失败吗,在你进入人家方圆五百米甚至更远的时候,他就可能已经知晓了你的存在。寻常人呼吸甚至心跳的声音对这样的高手来说就如同打雷一般醒耳。这样的人物,没一个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对杀气更是敏感至极,别说带着大队枪手去找他,就算是埋伏狙击手狙杀,只要枪口一对准他,他就能立刻反应过来。所以,除非你有机会将他逼入绝境之中,否则不要妄想着凭借枪支能杀掉对方!”

    “属下知道了,可是,钱家公子那边该怎么回复,我们已经收了他一百万的定金!要是任务完不成,恐怕会影响我们整个忠信堂的声誉!”李军有些担忧地道。

    “没什么不好回复的,按照规矩,退回定金,再赔偿他三百万。你要记住,跟面子相比,生存永远是最重要的,相比起些许的面子,得罪一个陆地神仙才是我们不能承受的错误。这件事你出面办一下,另外,找个时间我去见一见这个陆地神仙,既然人家放了你释放了善意,咱们总得有所表示!”老者道。

    “堂主,您去是不是有些危险!”李军连忙劝阻道。

    “没什么,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陆地神仙,不去见一见当真对不起这个机会!好了,你下去吧,尽快把事情办妥!”老者挥手道。

    李军点点头,退出房间。

    数十公里外的一间豪华酒店中,宽敞的双人床上,钱冲疲惫地搂着欧婉婉。床上一片狼藉,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钱公子,昨晚您说要对付那个小白脸,您打算怎么对付他啊?”欧婉婉躺在钱冲臂弯,甜甜地问道。

    “怎么对付?自然是让他消失咯!”钱冲若无其事地道。

    欧婉婉脸色一变,不过她的头埋在钱冲胸前,倒也不怕被钱冲看见。

    “呵呵,您的意思是要杀掉他吗,您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啊?就这么把他杀掉是不是太便宜他了?”欧婉婉装作八卦的样子问道。

    “你问这些干什么?”钱冲看了对方一眼淡淡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奇呗,话说那个小白脸长得还不错,就这么死了,有点可惜了!”欧婉婉去轻笑道。

    “怎么,你心疼了?”钱冲道。

    “看您说的,我心中只有您一个,怎么会心疼他!”欧婉婉撒娇着轻轻捏了钱冲一下。

    钱冲呵呵一笑,道:“心疼也来不及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小子现在应该已经身手两端了!”

    欧婉婉大吃一惊,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被子滑落,露出大片雪白的春光。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已经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