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洲【二】开宗立派 第二百七十三章 变故

目录:仙河之巅| 作者:真是帅| 类别:武侠修真

    第二百七十三变故

    义冷向着风铃走了过去,对风铃说到:“住手”。

    风铃跟夏凡俩人一起把目光移向了义冷,这时候的风铃非常好奇,这时候出现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看这样子才合体境,莫非他知道孟于轩的踪迹?

    夏凡看到义冷赶了回来,心中不免的有一些激动,还有着一些无奈。

    因为他知道义冷回来也是救不了他的,可能也会吧自己的性命丢在这里,夏凡对这义冷大喊到:“义老,你快点走,不要管我”。

    风铃瞬间把夏凡的嘴巴堵住了,风铃心想,看样子这个人跟夏凡还是有一些关系的,可能会从这个的口中能够得知孟于轩的踪迹,于是风铃对这义冷走了过去。

    说道:“老头,你知道孟于轩去了哪里吗,知道的话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放过你们俩人”。

    义冷说道:“孟于轩他是我的徒儿,就是你这个家伙把我的徒儿打成重伤的吧!想要知道我徒儿的去处,简直是做梦,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徒儿的剑下”。

    风铃看着义冷说完这些话之后,心中的怒气马上升腾了起来,想着把这个老家伙也打残,看样子他们俩个人是不会说出来孟于轩的下落了。

    我还是赶紧解决完这俩个人,然后去寻找孟于轩的踪迹吧。

    这时候的孟于轩的树林的后面,把这些事情都看得一清二楚,原来师傅回到这里不是忘了什么东西,还有夏凡也留在这里。

    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么,我不是弱者,我不需要保护。

    孟于轩自顾自的说道:“如果要牺牲我的师傅和我的救命恩人才能保全我的性命的话,这样子活着还有意思,心中充满愧疚的活这一世,还不如轰轰烈烈的战斗一场”。

    于是孟于轩从树林里走了出来,看着夏凡重伤的躯体,心中不免也升腾起来一种愤怒,想要把风铃灭杀的冲动。

    风铃看着孟于轩慢慢的从树林走了出来,心中不免的赶到一阵狂喜,脸庞上有着许些惊叹与愕然。不过想到终于这次可以解决这个心头大患了。

    俩人目光交接到了一起,风铃的心中感到非常的兴奋,而孟于轩完全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义冷看到自己的徒儿也跟了过来,不免感到了一丝惊愕,疾跑过去对这孟于轩说道:“徒儿你怎么也回来了,你知道夏凡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你吗?你简直是浪费了我们的一片苦心,你如果今天也倒在这里的话,日后谁为了我们报仇”。

    说完以后,义冷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孟于轩折返回来,这让他和夏凡做出的一些努力全部都白费了。

    夏凡想要挣脱身上的束缚来帮他们再次赢取逃生的时间,奈何这副重伤的躯体,已经完全发挥不出来洞虚大圆满的实力,别说现在挣脱不了这些束缚。就算夏凡在全盛的时期,想要挣脱开风铃设下的束缚,也不一件容易的事情。

    孟于轩这时候大吼道:“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来换取我的性命,如果牺牲你们才能让我存活下来的,我宁愿跟他堂堂正正的再战一场。”

    “如果你们今天牺牲自己救了我的话,恐怕我之后的修炼之路都不会好走,我心中的魔障在前段时间刚刚才突破,今天我如果离开的话,可能会在心中留下一个永远也突破不了的魔障”。师傅你希望我这样吗?

    义冷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我阻止不了你做出的决定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师傅我和你并肩作战吧,我这把老骨头也已经好久没有活动过了。

    夏凡听到这里,眼中的泪花渐渐闪现,只是现在大敌当前,来不及述说自己现在感受。

    风铃看到这里不由的鼓了鼓掌,说道:“好一个师徒情深的戏码啊,看的我都感动了呢,不过你们今天谁都离不开这里,你们都将成为这片土地的黄土。”

    战斗正式开始了,义冷召唤出来属于他自己的武器,和孟于轩一样,义冷也是属于用剑的,奈何自己的修炼天赋不足,只能止步与合体境。义冷看着风铃,拿起自己的武器,率先冲了出去。

    孟于轩正色起来,还没等风铃身上的黑雾闪现,也跟着义冷冲了出去,上次的武器已经被风铃身上的黑雾吞噬,这次只能运用用真气幻化出来的长剑,虽然威力没有上次的武器强大,但是差距也不大。

    风铃看到这里,想不到他们俩个没有任何预兆的对自己冲了过来,瞬间被打的有一些措手不及,风铃身上的黑雾对他很重要,是他自己身上最主要的战斗力,如果没有身上的黑雾的话,上次的孟于轩也许不会败的那么凄惨。

    夏凡的长剑震动,清脆的剑鸣声响彻而起,而随着剑鸣的响起,风铃身上的黑雾也随着猛地膨胀起来,这时候的风铃自身已经完全被黑雾包裹住了,孟于轩已经看不见风铃的面容,心中暗暗惊叹道不好,瞬间退了出去。

    但是义冷的修为毕竟比风铃差了很多,义冷并没有逃出去,而是被黑雾吞噬了衣服,眼看着马上蔓延到义冷的手臂了。

    这时候的孟于轩看到自己的师傅有危险,于是猛地疾速冲了出去,对这风铃身上的黑雾猛的一刺,也许是风铃意识到了危险,正在向着义冷身上蔓延的黑雾,猛地收缩了回来。

    风铃迎面对这孟于轩的突然冲刺过来的虚剑抵挡起来,黑雾与孟于轩的长剑瞬间碰撞到了一起,俩个人碰撞之间的间隙,冒出了一阵阵的黑烟。这些黑烟因为黑雾与长剑之间产生的力量而突然冒了出来。

    义冷的实力有一些不足,在一旁战斗帮不上什么忙,反而成为了孟于轩的累赘,这时候的义冷也意识到自己在参与这场战斗的话。只会成为孟于轩的拖油瓶,果断的退出了战斗,在风铃跟孟于轩战斗的空隙,过去树上看了看夏凡的伤势,准备把他从书上营救下来。

    但是这时候的义冷走进看到夏凡那重伤的躯体时,不免感到了一阵心酸,身上的伤口密密麻麻,双手已经被腐蚀。漏出来里面的手骨,如果现在不赶紧救治的话,随时可能重伤不治。

    义冷掏出了随身带在身上的疗伤药,好在夏凡只是受到外表的创伤,身体内部并没有被严重损伤,不想孟于轩当时受的是内伤。

    那样的话,医治起来还会更加的费劲,义冷从树上把夏凡解救了下来,平放到地上,先用身上随时装着的灵药。把夏凡的伤势稳固了下来,义冷并没有后悔赶了回来,但是没想到孟于轩也跟了回来,这是义冷万万没想到的,也许是自己不太擅长说谎。

    反观这时候风铃跟孟于轩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的状态,经过上次跟风铃的战斗,已经对风铃新有战斗方式有了一种新的应对方法。风铃身上的黑雾诡异的很,而且异常霸道没上次的战斗就是因为跟他近身距离的搏斗吃了这个亏。

    义冷跟夏凡这时候正在看着俩个人的战斗,这关乎于他们的性命,如果孟于轩被打倒的话,那他们这群人都将被抹杀,他们对这场战斗非常的重视,同样孟于轩也战斗这场战斗绝对不能失败,这里有着他的师傅,他的伙伴,一股信念从他的脑海之中涌了上来。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但是风铃和孟于轩的战斗成为了黑夜之中的一道亮点,到了他们的这个境界。

    环境对他们的影响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他们都能在黑夜仔细看到对方的一举一动,虽然风铃的实力比孟于轩的高强,但是也是丝毫不敢托大,因为这时候的孟于轩已经了解他身边的黑雾是他最锋利的武器。

    风铃身上的黑雾是一把双刃剑,在可以对敌方造成恐怖伤害的同时,也在一点一点损害这身体的机能,孟于轩有了上次的教训,到了现在根本不与风铃近身搏斗,一直在绕着风铃采用游击战的战术。风铃偶尔采用黑雾的攻击,都被孟于轩敏捷的躲开了。

    风铃看到这里,已经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黑雾对孟于轩的威胁已经减少到了最小,继续维持着这个状态只能损耗自己的体能,在一番仔细的斟酌之下。

    风铃关闭了身上的黑雾,漏出了他那一双嗜血的眸子,虽然现在毒素对于风铃的反噬已经减少到了最少,但是长时间的维持这样的战斗形态,还是对他的身体产生了不小的负荷。

    风铃的衣服这时候已经残破不堪了,身上的伤口同样也是密密麻麻的,似乎他的这种战斗方式连带着他自己也在被无形的伤害着。

    孟于轩看到这里,说道:“你终于把你身上的黑雾撤下来了,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缩在里面呢,不过你这个功法还真够狠毒的,竟然连自己都不放过”。

    这时候的风铃犹如一头野兽,双眼也渐渐的变成了红色,反噬已经开始了,野兽的本能渐渐的战胜了他的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