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城世界 520 闭关

目录:天际归途| 作者:夜墨舒| 类别:散文诗词

    “灰老鼠?”

    索亚微微一愣,他还真没听说过这个词,毕竟他这是在三天前在这里补充过补给,只不过是在酒馆喝酒暖身子的时候,听了些关于老板娘的传说而已,至于“灰老鼠”这种一听就是黑话的称呼,他自然不会知晓。

    “你不知道?”

    老板娘也愣住了,“灰老鼠”这种特殊的人群,虽说近些年来很少在环城周围出现了,普通人也渐渐淡忘了这些人的存在,但对面这家伙好歹也是个六环骑士,竟然从来都没听说过?

    “我这不是情况有点特殊嘛。”

    一看老板娘的脸色,索亚就知道他一定是问了什么常识性的问题,顿时就尴尬了,但也没法解释,只能含糊的应付了一句,这种事情,还是靠对方自己脑补来的更靠谱一些。

    果然,索亚刚说完,就看到老板娘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看向索亚的神色变幻了几次,又露出了笑容,对索亚解释了起来。

    所谓的“灰老鼠”,与其说是一种特殊的职业称谓,不如说是对某些人的蔑称。

    如同老话说的那样,人性是复杂的,就算是在这个全民抗击灰雾的时代,也不乏一心为己、不顾大局的人,对于没有修炼天赋的普通人来说,其实倒也没什么,毕竟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去捣乱就算是为大势做贡献了,但对于那些有资格修炼、有能力抗击黑潮的高手来说,这种性格就令人不齿了。

    在久远的过去,不稳定区还没出现的时候,自私到不顾大局,为了一己私利去损害环城利益的高手并不多,或者说是大部分都隐藏的很好,直到近百年前,不稳定的出现却让他们看到了机会。

    在不稳定区出现之后,几乎截断了七大环城之间所有的灰雾通道,以至于所有的跨环城商队要么放弃环城之间的交易,要么就只能冒险穿过不稳定区,而对于各大环城的物资运输队来说,穿越不稳定区更是成了一种必须去冒险的任务,更不用说还有想要进入不稳定区“寻宝”的冒险者,久而久之,在不稳定区中就遗落了许多装备和物资。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跟普通的冒险者之间的区别并不大,只不过普通的冒险者的目标,主要是传送石以及其他的能量结晶,如果遇到遗留的装备和物资的话,也会选择性带上性价比最高的,而这些人的主要目标却是那些遗留在不稳定区里的装备和物资,反而很少去搜索数量稀少的能量结晶和渺无踪迹的传送石。

    当然,还有一个区别就是,普通的冒险者会响应环城的号召,在黑潮快要发生的时候会返回环城,一同抗击黑潮,而这些人却极少会在黑潮发生之前返回环城,反而是在黑潮临近结束的时候,才会返回环城,去灰雾里搜集那些战死高手们的装备。

    那个时候,人们虽然对这些人十分不齿,但也不会去刻意的针对他们,至少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些人也是在帮环城一方挽回损失,虽然这种行为是有偿的。

    当时大家把这群人称之为“捡尸人”,虽然带有一些贬义色彩,但至少算得上是个中性词汇。

    但在几年后,断续据点陆续传出有捡尸人袭击路人的传闻,甚至有运输队抓住正在作案的捡尸人之后,人们对于这群人的态度顿时就改变了。

    捡尸人的守护者徽章被剥夺,身份信息被录入到各大环城的黑名单,甚至其中不少人的肖像都上了通缉令,最终,在杀了一大批的捡尸人之后,这件事才渐渐被压了下去。

    但剩下的捡尸人并没有悔改,他们换上了灰色的护具,与灰雾融为一体,像幽灵一般游走在不稳定区中,他们依旧在收集遗落的装备和物资,但却甚少对过往的旅者出手——除非有全歼对方的把握。

    于是,在环城和环城附近的灰雾据点,人们渐渐淡忘了捡尸人的存在,但在各个断续据点中,捡尸人却成了一种特殊的存在: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灰雾中的所作所为,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大多数人也想将他们驱逐,但却因为他们的实力而退却。

    最终,捡尸人成了盘踞在断续据点的一大势力,而人们也不在称呼他们“捡尸人”,而是改成了极具贬义色彩的“灰老鼠”——游走在灰雾中的鼠辈。

    将灰老鼠的来历大体介绍了一遍之后,老板娘又说起了一些比较隐秘的情报:“不过,对于这群家伙,我倒是知道的更多一点。”

    很显然的一点,对于灰雾中的狂暴异兽来说,一身灰色的装扮并不能欺骗它们的感知,无论一个人穿成什么样子,对于狂暴异兽来说,都如同黑夜中的火炬一样明显,而且对于狂暴异兽来说,修炼者的踪迹更加明显,就像是黑夜中的篝火,哪怕隔着数百上千米,也能一眼看见。

    所以,灰老鼠那一身灰色的装扮,并不是用来躲避狂暴异兽的,而是专门用来欺骗过往旅者的视线的——就如同喜欢藏身于阴影的刺客一样,一身黑色的装扮会让他们变得更加隐蔽。

    在应付狂暴异兽这方面,灰老鼠们有特殊的办法——融入灰雾。

    既然狂暴异兽对于所有的非灰雾生物都十分的敏感,那么,将自己伪装成灰雾生物不就好了?

    这种思路其实是没错的,但想要伪装成灰雾生物可不是换身衣服就能解决的,而是必须要接受灰雾的改造——就如同前文提到的那些被灰雾侵蚀的灰烬武士和灰烬巫师一样。

    不过灰老鼠和灰烬巫师、灰烬巫师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灰烬武士和灰烬巫师大多是在灰雾中耗尽了补给和能量,之后才被灰雾侵蚀,也就是被动的接受灰雾的改造,最终只能成为“灰雾意志”的傀儡,就好像是一头人形的狂暴异兽一样。

    而灰老鼠则不同,他们是主动接受灰雾的改造,并在这种改造达到某种程度之后,就主动隔绝与灰雾的联系,结束灰雾对他们的改造。

    这样一来,他们即能拥有灰雾生物的特征,从而避免被狂暴异兽袭击,又能保证自我意志的独立,虽说性格上多少会受到影响,但能够成为灰老鼠的人都足够自私的家伙,若是在现世的话,都是有机会完成“HI”从而成神、超神的家伙,这点轻微的影响并不足以改变他们。

    顶多,让他们变得更加自私而已。

    “换句话说,就是一群世界的毒瘤咯?”

    听着老板娘轻声软语的解释,索亚终于有些兴奋了起来。

    这些接受了灰雾改造的家伙,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但从本质上看,其实都是些背叛了世界而投向灰雾的背叛者,若是顺便干掉一批的话,应该能刷一波世界意志的好感吧?

    “多谢了,这个情报对我很有用!”

    索亚郑重抱拳,却换来老板娘掩嘴一笑:“都说过了,人家是正经商人,一分钱一分货嘛,多收了你那么多钱,送几个情报也是应该的,如果客人您还需要什么情报的话……”

    “要!”

    没等老板娘说完,索亚就突然开口:“我还需要时空裂隙的情报。”

    “空间裂缝啊,没问题,我这就去给你拿地图来,把经常出现空间裂缝的地方给你标注出来……”

    老板娘点了点头,刚要起身离开,就被索亚拉住了。

    看着被索亚拉住的手腕,老板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看向索亚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不善,却又听索亚道:“老板娘你先等会,我要的不是空间裂缝的情报,而是时空裂隙的情报,时空裂隙!”

    索亚重点强调了一下“时空裂隙”这个词之后,才松开了老板娘的手腕,老板娘却皱起了眉头:“你是来找传送石的?找传送石的话,可不一定非要找时空裂隙,有不少以前出现的传送石,就遗落在不稳定区的某个角落里。”

    “不,我并不是来找传送石的,”索亚摇了摇头,想了想,又拿出了罗伊纳送他的那枚传送石,“传送石我已经有了,我这次只是来找时空裂隙的。”

    “专门来找时空裂缝的?”老板娘的语气罕见的带上了一丝惊讶,“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还是头一次听到卖情报的问为什么呢,”索亚笑了起来,“不过,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无终之地啊……”

    老板娘小声嘟囔了一句,也不只是响起了什么,情绪也变得有些低落,不过随即又恢复了微笑:“看在晶币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句,时空裂隙可不是那么好通过的,而且从不稳定区出现以来,也只有三个人成功通过了时空裂隙,抵达了无终之地。”

    “不还是有三个人嘛,我的运气一向不差。”

    索亚继续笑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轻松一些,但老板娘却无情的打碎了他的伪装:“那你也应该明白,那三个人都是什么实力,其中两个都是无人引导了封号骑士和封号法师,剩下的那个也是巅峰大骑士,从无终之地回来的时候还是重伤,而你……”

    只不过是个骑士。

    索亚听懂了老板娘剩下的半句话,却只是微微一笑,他的实力无法直接套用这个世界的境界,不过,既然一个巅峰大骑士都能通过时空裂隙,等他闭关半个月突破之后,想必,也没什么问题吧?

    “谢谢你的体型,不过,我还是想要关于时空裂隙的情报。”

    索亚也没有问老板娘究竟有没有关于时空裂隙的情报,从之前听说的信息,以及老板娘的表现来看,这个仅仅二十岁的少女其实并不简单,而她刚刚劝说自己,也表明她很可能知道关于时空裂隙的信息。

    那一枚晶币,花的值!

    “既然你坚持,”老板娘顿了顿,嫣然一笑:“那就等你准备离开据点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这是自然。”

    索亚点头,时空裂隙这种东西,除非是在大规模龙破中才会长时间存在,在不稳定区出现的时空裂隙,持续时间基本上都不会超过一天,甚至绝大多数指挥持续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就算老板娘手里有关于时空裂隙的情报,也肯定是最近几天将要出现的时空裂隙,而不可能预测出半个月后将要出现的时空裂隙。

    老板娘点头,转身就走,在走到房门的时候却又停住了脚步,扭过头来问索亚:“这半个月,需要我把吃的送到房间吗。”

    “你不是也猜到了吗?”

    索亚耸了下肩,他可不觉得仅凭一枚六环徽章,就能让老板娘真的以为他只是个六环骑士,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板娘比他之前见过的蓝宝石之王罗伊纳还要厉害一些,甚至,跟那个神秘的女巫有些类似。

    “当然,不过,让客人有一个良好的消费体验也是我的责任呢,毕竟,我是个商人。”

    老板娘俏皮一笑,转身消失在了门口。

    ①HI:以诺菲语,释义为“王权/星光”,成神的方式之一,即达成“我即世界即我”的状态。由于整个世界都是神头之梦的一部分,所以当一个人一旦意识到这个真相,即“整个世界是神头之梦,我也是神头之梦,并不真实”之后,根据规则就会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瞬间消失,并被抹去所有痕迹。但如果一个人足够自私,就会保留一丝自我,并领悟、达成“我即世界即我”,成为神之头的一个补丁,可以再一定程度上影响整个世界。

    当然,HIer的念头一旦松动,就会在瞬间消失,所以这种成神的方式并不稳定。

    ②关于穿越者HI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有很多人问过了,而且是绝大多数上古卷轴同人都会面对的问题,在这里,仅以本书的世界观解释这一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