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拉仇恨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所有人的目光似乎都注意到了,秦飞身上没有任何军衔标志。

    这点当然不正常,按照条令条例的规定,现役军人着军服必须佩戴军衔帽徽,即便是迷彩服也不能例外。

    而且,秦飞身上的迷彩服不是特战迷彩,而是普通野战部队的03式荒漠迷彩。

    靳东海得意地看着秦飞。

    显然这是他早已预料到的结果,这么多年过去,靳东海依旧没放下和秦飞的恩怨,高傲的心气令他对当年一切都耿耿于怀。

    “我是22师三炮连炊事班的炊事员,军衔上等兵。”

    秦飞迎着众多奇异的目光,自报家门。

    他连侦察营都没提,因为他早被侦察营除名了,最后待的部队就是三炮连的炊事班,按照编制就是一名炊事员。

    这句话如同炸弹一样,在场所有人根本没料到。

    上等兵?

    第二年兵!?

    炊事班?

    还是炮连的炊事班?

    操!

    开超级国际玩笑?

    “秦飞,我说……”老K王凯缓过劲来,操着一口略带黔音的普通话道:“莫开这种玩笑的咧!”

    如果一个普通野战军炮连炊事班的炊事员都能来参加选拔,那么自己这些千辛万苦通过审核才仅仅获得参选资格的精英中的精英来讲,算是什么?

    一个连野战炊事员都不如的特种兵?

    这些都是军区级特种部队的精英,平时在自己的连队里都是顶呱呱一般存在,在军事作战方面极少有看得上眼的人,而且多数参加过国际特种兵比武,属于响当当的角色。

    此时,每一个都心里都悄悄沉了一下,似乎有点儿掉价的感觉。

    “秦飞,我觉得你在撒谎呢。”靳东海得理不饶人,目光咄咄逼人。

    “什么撒谎?”秦飞问。

    靳东海笑得更得意了,眉头一皱,表情夸张地用食指按了按太阳穴,做努力思考状,然后故意提高了声调道:“啧啧!我怎么听到一个很可靠的消息,有人根本不是现役军人,甚至连炊事员都算不上,说到底只是一个违反军队纪律被集团军党委宣布开除军籍的人?”

    说完,靳东海带着一副绝对欠揍的得意样,笑嘻嘻看着秦飞,目光故意在他的领章和帽徽位置扫来扫去。

    “秦飞,你身上怎么没军衔?”

    秦飞马上感到周围质疑的目光如同潮水一样四面八方朝自己用来,每个人都注意到靳东海说的。

    秦飞没军衔,没帽徽,一身光秃秃的荒漠迷彩,除了人像当兵的,这身打扮实际上和普通的军迷或者在城市里讨生活喜欢穿迷彩服的民工没有区别。

    听到靳东海的质问,原本在一旁搬运行礼的十多名特种兵全部围了过来。

    气氛变得僵硬起来。

    没人知道怎么打破这个僵局,大家想走,却又想听到秦飞嘴里说出答案。

    一个被开除军籍的炊事员,是怎么进入了203战略特勤队的选拔程序里。

    这可是华夏最精锐最神秘的特种部队的招募,许多特种部队的成员一辈子都哦不知道这支部队的存在,只有当你具备足够的资格,203的人才会主动找上门来招募你,而被选中的人都不能以万里挑一来形容,按照整个军队的人数比例,说是十万里挑一也毫不夸张。

    挑选的条件只能用严苛来形容。

    首先是政治绝对合格,对国家和军队足够忠诚。士官必须二期以上,优先选拔军官,必须是现役的军区级特种部队成员,大专以上的学历,最好精通至少一门外语,在部队里表现优异,至少参加过一次国外特种兵比赛,而且成绩优异,个人表现凸出。

    如果将这些列出来,除了学历和外语之外,上面每一个条件秦飞一条都没达到。

    看着靳东海,秦飞明白这家伙根本不是他乡遇故知来许久的,而是故意来给自己找碴来了。

    想想也毫无悬念,靳东海的父亲如今官拜少将,全家都在军队里服役,以这种强大的人脉,要提早知道参加选拔的人员名单不是难事。

    所以知道自己也有份参加203战略特勤队选拔也很正常。

    难得的是,他在知道自己参选之后竟然花了那么多心思打听自己现状,不可谓不费煞苦心。

    对一个人如此记恨,也算是一份偏执一样的坚持了。

    秦飞知道这绝对不仅仅是小时候在海燕幼儿园里朝这厮脑袋上砸了一板凳那么简单。

    肯定还有别的因素。

    “我没开玩笑。靳东海说的没错,我是被除名了,原因是我伤人违纪,就今天早上的事情。”

    秦飞慢慢走上前,迎着靳东海得意的目光凑上去。

    “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吗?靳东海,看来你对我可是真上心了。”

    “当然!”

    靳东海也往前凑了下,几乎附在秦飞耳朵旁轻轻说了句:“你放心,当年初中的事你还记得吗?我当年说过,这辈子我靳东海跟你秦飞就没完!跟我斗!?记着,别以为魏政委帮你进入选拔你就能瞒天过海,你绝对过不了初选!”

    果然,不是砸板凳的事情。

    初中?秦飞似乎记起了什么,如果靳东海不提,自己的记忆早就模糊了。

    当年的情形在秦飞脑海里闪过。

    如同闪电划破了黑夜,一个场景跳了出来。

    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

    “哎呀!没想到啊,咱们千辛万苦拿到的选拔资格,有人是走后门就轻松拿到手了。”靳东海后退两步,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继续煽风点火。

    “看来是朝中有人好办事呐!”

    拉仇恨!

    这简直是妥妥的替秦飞拉仇恨!

    靳东海的意图很明显,他太清楚特种兵部队的精英都认为荣誉必须是汗水和鲜血浇注而来,所以尤其憎恨拉关系靠后门的。

    能进入顶尖特种部队里服役的都是一群好胜而且自尊极高的人,看重军人的荣誉比看待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头可断,血可流,膝盖却不能弯半点!

    他们看不起那种耍手段的士兵,认为那是兵渣。

    呸!

    有人朝地上吐了口水。

    “妈的!垃圾!”

    不要知道谁在旁边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