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子承父业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高明说得言之凿凿,大伙想起雷公难以捉摸的为人,心里都没了底。

    “你有什么依据?”靳东海忍不住问。

    高明撇撇嘴:“没依据,这只是我的个人判断,直觉是我的依据。”

    直觉?

    大部分人心中几千头羊驼奔驰而过……

    高明这小子给人的感觉一直就神秘兮兮的,这人说起来还真没多少兵味,不过考虑到是总部二部出来的,那帮孙子都搞情报,搞情报的人神秘一些也很自然。

    “无论是不是坑,就算是火坑,咱们也要跳!”徐武决断地拿下了最后的主意。

    有时候要民主,但是在军事上绝对不能完全民主,民主到最后还是要集中。

    “就这么定了,大家休息一下,十分钟后出发!”

    这是珍贵的十分钟。

    谁都知道一旦开始前进,当去到指定地点之后几乎就不会有机会再好好休息了,情报箱一旦到手,势必会引起野战部队追击,野战部队士兵的体能也是经过苦练的,在体能上不会比特种兵逊色太多,凭借人数优势,完全可以来个拉网式包围。

    到时候,那就真是夺路狂奔了。

    秦飞找了一棵大树,坐下来从战术包里拿出一包单兵自热食品,撕开口子拿出里面的一块耐储存蛋糕,狼吞虎咽几口吃光。

    肚子根本没填饱,忍不住又吃掉了里头的一包酱牛肉。

    再看看里面,还有不少东西,速溶饮料包、羊肉抓饭、调料包等等。

    想想还是忍住没再拆,作为一名特种兵,口粮永远要留到最关键的时候才用。

    如果不是休息时间只有十分钟,秦飞宁可去周围找食物。

    “吃不吃梨子?”绰号“歌星”的钟振涛走到秦飞身边,从兜里掏出几个褐色的果实,递到秦飞面前。

    “刚才潜伏的时候我看到旁边有这种玩意,就采了一些。”

    秦飞将“梨子”放在鼻子下嗅了嗅,果然真的有点儿类似山楂和梨子的香味。

    咬了一口,酸得差点尖叫起来。

    “我艹!好酸!”

    钟振涛嘿嘿直笑,“野梨子嘛,口感就不能要求太好了,不过酸是算了点,维生素很丰富,又能提神,你现在是不是比刚才精神了许多?而且满口生津,没那么渴了?”

    还真是歌星说的那样,秦飞现在满口都是不断分泌的唾液,这效果真的不错。

    “不错,难吃是难吃点,效果倒是蛮好。”

    钟振涛道:“留着几颗,累到极点的时候嚼一个,效果保证OK!”

    看了看秦飞又说:“我听说你的事了,你是个上等兵?这里好像除了‘枪王’是士官,就你一个上等兵了。”

    “嗯。”秦飞剥着野梨子的皮,低声答道。

    这件事在没什么好谈的,只是自己的身份在别人看来很怪,毕竟物以稀为贵,别的部队是兵多,203部队几乎都是军官。

    偏偏钟振涛是个碎嘴的家伙,又操着那口半生不熟的普通话继续追问:“看来你还真够拼命的,敢一个人追击别人一个特种兵分队,还做掉了两个,厉害啊。”

    “他们赶时间,我不赶时间,可以拖死他们。”秦飞的话还是言简意赅,废话半个字都没有。

    钟振涛又问:“你为什么来当兵?”

    “我爸也是军人。”

    “哟!那就是子承父业了!?”钟振涛表情夸张道:“真厉害,军人世家呢!我就不是了,我三代里就我一个人来当兵了。”

    秦飞抬起头看着钟振涛,木无表情道:“我爸是军队的叛徒,知道什么是叛徒吗?就是叛国罪。”

    “咳咳咳——”

    钟振涛差点被自己的野梨呛死,眼泪都呛出来了。

    他觉得自己问错话了,本来他看秦飞这人挺对眼缘的,南粤人大多健谈而且外向,所以想多交个朋友而已。

    没想到言多必失这老话真没错。

    子承父业?

    老子是叛徒,那子承父业秦飞岂不是也要去当叛徒……

    钟振涛意识到自己这话问题可大了去了,心中顿时隆隆作响,几万头羊驼朝他奔来。

    “这个……我也就是多嘴问问……其实我就是无聊来当兵的,没想到当了之后又好胜,我新兵训练期间是在工兵营,班长说我下连队一定要去炊事班了,我不服,我说我一定要当个最牛逼的兵你看看,结果我拼命训练,什么都做到最好,最后莫名其妙被派去边境排了两年雷,之后提干,又莫名其妙被选到了特种大队……”

    他不断地东拉西扯,企图掩盖自己的窘迫和尴尬。

    秦飞安慰他道:“歌星,我没事,从小到大我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问了。”

    其实钟振涛心里还有一堆问号需要解答,不过不知道怎么开口。

    正犹豫着,徐武已经叫起大家。

    “出发了,时间到点了。待会儿我们尽量加快速度,僧多粥少,估计要几个组抢一个箱子。”

    “我看雷公就是想让咱们相互残杀,除了对付野战部队的人,还要对付咱们各自的同行。”敬文贵说:“这一打起来,肯定乱套!咱们得防着点。”

    夜间的山路并不好走,前进的速度根本不能和白天相提并论,一切都得防着。

    提防会不会糊里糊涂闯进了野战部队的宿营地,提防会不会半夜踩到了山民布下的陷阱,体力消耗极大。

    中途遇到了一个野战部队的宿营地,大家不愿意节外生枝,只能绕行,又多走了一公里。

    汗水完全浸透了迷彩服,秦飞觉得自己的衣角随便一拧都能拧出盐水来,可是又不能猛喝水,这会令人更快丧失体力,很容易虚脱。

    凌晨1点半,比预定时间慢了半个小时,队伍顺利赶到了1号情报箱的所在地。

    “我们到了。”

    徐武将大家聚拢到树下,朝山脚下指了指。

    “按照地图上标定的方位,1号情报箱就在那里。”

    前天的大雨过后,天空晴朗无比,繁星照耀,月挂当空。

    借着微弱的星光和月光,依稀能够看到山脚下的一块平地上有一片黑乎乎的帐篷。

    没有夜视器材,所有人只能靠目测。

    “看不清啊!”秦飞说:“不过这么一大片帐篷,我估摸着至少一个营在这里守着,而且营区周围肯定有三哨。”

    秦飞口中所谓的三哨是野战部队野外宿营区的惯例设置。

    固定哨、流动哨加暗哨,被称为三哨。

    固定哨双人双岗,但最好解决,他们一般固定在营区各个出入口上,盘查进出的人员;流动哨属于两人以上形式,但也有规律可循,通常会在营区内的重点设施之间来回巡查或者绕着营区周围巡逻,只要找到他们的规律,可以见缝插针躲过去。

    最麻烦就属暗哨。

    这种哨位隐藏度最高,也可能单哨,也可能是双哨,位置不固定,由暗哨自行选择,一般挑选连队里枪法较好的精确射手或者狙击手担任。

    暗哨一般不会发现你马上开枪,而是慢慢观察你,等到你最无防备的时候又或者冲击固定哨位和流动哨时候,偷偷给你放冷枪,基本一打一个准。

    “一个营,四百多号人,这么多帐篷。”秦飞笑笑看着大家,“你们猜,情报箱在哪个帐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