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勾结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莫洛夫觉得今天是个发财的日子。

    足有两百磅体重的他手里抓着一只足有一公斤多的烤羊腿,撅起又肥又圆的皮肤,靠坐在挂着军牌的越野车旁,啃得满嘴流油。

    40分钟前,他接到了那个电话。

    看了一眼电话号码,他就知道自己今晚要发一笔横财了。

    五天前,莫洛夫的一位多年的好友找上门,说要和他谈一笔“生意”。

    莫洛夫并非头大没脑的主儿,能够四十岁混到州边防军指挥官的位置上,除了有个当军分区司令的姐夫提携之外,手段精明,敢想敢干也是他发迹的重要原因。

    这位朋友的身份自己十分清楚,据说这人是什么钱都敢捞,最近几年和一些有极端组织背景的人打得火热,做一些见不得光的生意。

    不过管他呢!

    前几年,j国政坛动荡,社会不稳,各派政客你方唱罢我登场,说是搞民主,实际上是派系之争,斗得你死我活,经济建设什么的早就没人搞,就连作为军官的莫洛夫日子也不好过,口袋里紧巴巴的,喝的酒档次一日不如一日。

    自从那个伟大的“祖国”解体之后,地理位置并不优越的j国就成为了被遗忘的角落,和乌克兰那种军工重镇不同,j国的军队除了草原上的牛羊之外实在没什么可卖的,一切只有靠自己。

    从那段岁月开始,莫洛夫早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还有照顾自己手下这帮兄弟。

    用他的话来说,去特么的忠诚,老子就只对自己的口袋忠诚。

    这位老友带来的生意很简单,他的一位来自车臣的朋友想和这里什图瓦镇某位部落头目做一笔交易,但是由于是第一次交易,虽然车臣人是出了名的彪悍,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位车臣朋友还是担心被黑吃黑,因为要莫洛夫作为一个后援。

    如果交易当天他们给莫洛夫打电话要求帮忙,那么莫洛夫可以以边防军的名义出面,名义上是带走车臣人,实际上是保护他们。

    如果交易顺利,也只需要莫洛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这事没发生过,他也会奉上一笔数目可观的美钞。

    当然了,如果需要动用莫洛夫,那么报酬会是几倍以上。

    莫洛夫听罢,眼珠子一转就猜到这会是一笔什么“生意”。

    什图瓦镇那边的部落这几年极端得厉害,而且据说还和某个被华夏国列为分裂势力的恐怖组织来往甚密,这几年华夏在境内实施反恐,这些家伙的日子就像秋后的蚂蚱,蹦达不了多久,所以都逃到了境外。

    作为和华夏紧邻的j国,尤其是前几年政局动荡之际,就为这些极端组织有机可乘,不但在边境一带的部落里扎了根,还建立起自己的势力。

    和车臣人做生意,莫洛夫用脚指头都能想到是做什么生意。

    虽然这几年j国政府和华夏政府关系越来越好,上头三令五申不得做一些触及华夏底线的事情,一面惹怒那位巨人邻居。

    不过莫洛夫自有自己的想法。

    自己的地盘既穷又偏,正所谓山高皇帝远。

    反正自己不深涉进去便可,他就当这些车臣人是在走私酒和香烟便算了,那一笔钱和自己的部下改善生活才是关键。

    于是一口答应下来。

    今晚,电话铃声响起之前,莫洛夫已经知道自己要发财了。

    原因很简单,什图瓦镇发生了枪战,根据地方警察部门反馈的情报,有一支特种部队小分队潜入了小镇,击毙了头目哈力克,并且和当地的部落民兵发生了枪战,最后逃脱无踪。

    莫洛夫现在是又紧张,又高兴。

    紧张的是,这事牵涉很大,一支特种部队小分队?这到底是何方神圣?莫洛夫不清楚,不过最近听说华夏和j国的特种部队在边境地区举行交流演习,难道是那些人动的手?

    莫洛夫感觉这件事有些棘手。

    但是高兴的是,对方开出的报酬让他的哈喇子都差点流到了地上。

    50万美元。

    对于莫洛夫来说,这真的不是一笔小数目。

    而且莫洛夫要做到事情很简单,就是以押送的名义,将车臣人从什图瓦镇方向一直送到临近的h国边境,那边会有车臣人的朋友在等着,交到他们的手上即可。

    整个路线莫洛夫研究过,好像都在自己的地盘范围之内,以自己边防军的名义押送,别人又不敢过问,除非政府正规部队接到举报直接拦截,否则就连部落武装也没胆子明目张胆拦截边防部队。

    于是,他答应了。

    黑暗中,四束车灯刺破黑暗,将莫洛夫照得满脸雪亮。

    他撕下烤羊腿上最后一丝嫩肉,将骨头扔在地上,在迷彩服上揩了揩油滋滋的手,回头冲身后四辆军车旁的手下挥挥手。

    “拦下他们,上去看看是什么人!”

    几名士兵端着冲锋枪上前,拦下了两辆卡车。

    车上的人大声用俄语朝这边喊:“是莫洛夫中校吗?我们是别连科维奇的好朋友!是他介绍我们来找你的。”

    莫洛夫心底顿时亮堂。

    其实深更半夜,两辆乌拉尔卡车开到这种鸟不拉屎的路上,除了那些车臣人,还能有谁?

    “让他们过来!”

    莫洛夫冲自己的手下发令。

    士兵让开路,一名鼻梁高耸、身材高大、蓄着浓厚的大胡子,头戴黑色无檐帽,身穿迷彩服的车臣人朝他走了过来。

    “莫洛夫中校?我是别连科维奇的朋友,我叫沙米利,他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你,中校你是个慷慨的人。”

    高举着双手,沙米利走到了莫洛夫跟前。

    “别连科维奇的确和我说过你的事情,放下你的手吧,我的朋友,我想他除了告诉你我是个慷慨的人之外,还是一个现实主义者。”莫洛夫的那双小眼珠子滴溜溜打量着眼前的沙米利,似乎要从他身上找出那50万美金现钞。

    沙米利立即会意,没人会看不出一双贪婪眼睛里流露出的信息。

    他回身,朝乌拉尔卡车方向打了个响指。

    “把我们给中校的礼物拿过来。”

    一名车臣叛军士兵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箱想朝这里走来,被莫洛夫的手下拦住。

    莫洛夫摆摆手,他知道车臣人虽然凶悍,但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自己是他们离开j国的最安全途径。

    黑色的手提箱很快交到了沙米利的手里。

    他将手提箱放在莫洛夫身边越野车的引擎盖上,转动了几下密码。

    咔——

    盖子弹开,沙米利掀开了密码箱的上盖。

    整整齐齐的百元美钞瞬间将莫洛夫的眼睛都染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