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可是专业的(第一更)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走出审讯室,奥斯莫诺夫掏出zippo火机,啪地点了根烟,狠狠地猛吸几口。

    一个围着类似屠宰场屠宰工一样的白大褂、口袋白口罩,身上却穿着迷彩服,显得不伦不类的胖子领着几人出现在走廊尽头。

    “少校同志。”胖子手里拿着一个汉堡包,挺了挺浑圆的大肚腩,“很高兴看到你又需要我的帮助。”

    纵然走廊里弥漫着呛人的烟味,奥斯莫诺夫仍旧问道一股子浓烈的酒气。

    “安东尼,你又喝酒了?”他厌恶地皱起了眉头。

    胖子安东尼耸耸肩,一张又红又肥的圆脸上堆满了毫不在乎:“只是喝了一点点,你知道我的,工作的时候喝点酒会让我更加投入。”

    “该死!我就不应该找你!”奥斯莫诺夫用手在鼻孔下扇了扇空气:“记住,别弄死了,一定要活着。”

    “只要是活着就行?”安东尼问。

    “没错,我要他好好活着,手段你可以上……”

    ……

    秦飞坐在椅子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嘴唇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干燥,有了点湿润的感觉。

    很好。

    他安慰自己,刚才不顾尊严吞下的那块羊肉,还有喝下的那些柠檬水,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

    久旱逢甘露了,也许就是这种感觉吧!

    奥斯莫诺夫刚才是在赌,他赌的是自己不会放下尊严像狗一样去吃肉喝水,而自己赌的是这家伙到底会不会将赌注压在自己的自尊心和尊严还有心理底线上。

    现在看来,是自己赌赢了。

    奥斯莫诺夫像个被点燃的火车头一样怒气冲冲摔门而去,恨现在在这个回合的较量中自己胜出了。

    他忽然对在203部队选训期间接受的“狗一样”的生活心存感激,也许这就是特种部队为什么会设置这些科目的原因,让你习惯能够在危急来临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吞下垃圾桶里的食物,让你在身体极度缺水的情况下不带一丝犹豫立刻喝掉你平时连看一眼都感觉恶心的水。

    刚才只要自己稍微犹豫一点点,那么一两秒,也许奥斯莫诺夫就能做出反应,自己想做的一切会功败垂成。

    体力的回归令秦飞开始有了思考的机会。

    相对在那个充斥着刺耳杂音的房间里,现在所在的地方简直美若天堂。

    那个一直萦绕脑海的问题再次出现。

    其他战友去哪了?

    这到底是一次训练还是货真价实的被俘了?

    他开始慢慢回忆起每一个画面。

    负责在房间外头警戒的是雷鸣,为什么竟然在没有一点预警的情况下被人潜到屋子旁边?

    秦飞越想越不对劲,他觉得也许这真的是一次训练,也许此刻的雷鸣就在黑镜的背后,和从前一样摸着下巴冷眼旁观,分析着自己每一个行为。

    哐——

    铁门被粗鲁地推开。

    秦飞扭头一看,一群人抬着各式各样的家伙鱼贯而入。

    电瓶、仪器、装满冰的水桶……

    秦飞的心又沉了下去。

    其实他早就想到会有这一步,在203部队接收选训的时候,秦飞上过反审讯的理论课,在侦察营的时候,也参加过模拟的反审讯训练,但是相对起面前这些,显然是小儿科。

    无论多么坚强,一旦真的面对这些酷刑,无论谁都会心底发虚。

    秦飞也不例外,他的毛孔因为紧张而倒竖起来,手脚甚至有那么几秒钟的发抖。

    严格的训练很快为他平复情绪带来了强有力的意志支持,必须催眠自己!

    催眠自己!

    秦飞开始不断在脑子里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场训练,他们不敢拿自己怎么样,自己需要的只是和自己作斗争,熬赢自己的心理恐惧和生理极限。

    只要挺过去,一切都会停止。

    也许接下来的某一天,雷公这家伙会突然从门外推门而入,然后宣布这一切结束,自己是大赢家,最后在档案里为自己写下“优秀”的测验评定。

    没错,就是这样!

    想到这里,秦飞有些自我安慰地傻笑起来。

    “看不出来,你还挺开心的。”安东尼从身后转到秦飞面前,鼻子里呼着酒气定定看着秦飞,“不知道你待会是不是还能笑得这么自在。”

    这胖子的中文还讲得真不错,也不知道在哪学的。

    秦飞心里嘀咕着,却不能问。

    主动和被动,这是审讯和反审讯之间的一个重要天平,一旦倾斜,被撬起的一方是不自然地被一环接一环朝下被套住,打乱整个流程。

    安东尼之所以在自己面前秀中文,兴许心里正等着自己开口询问。

    看到秦飞没开口,安东尼的眼中果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

    将汉堡包最后一块塞进嘴里,安东尼拍拍手,打开桌上的一只手提箱,从里面取出一对白色的手套郑重其事地戴上。

    套路!

    秦飞在心里暗道,一切都是套路!

    这是审讯中典型的心理压迫程序,做给自己看的。

    审讯者在第一次面对被审讯者的时候,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形象。

    如同你去吃饭,优雅的环境,整洁的餐桌,热情的服务生,一套一套如同宗教仪式一样繁琐而正规的上菜和配菜流程,开胃菜、主菜、甜点一道接着一道,吃饭前给你上一杯开胃酒,上海鲜的时候没忘了给你换干白,到了主菜上牛扒的时候又马上换成年份红酒……

    这一顿下来即便刷光你口袋里的钱你都觉得值得。

    如果去大排档,老板叼着香烟炒菜,服务员端菜手指插进汤汁里,碗筷扔给你再配你一壶热茶让你自己洗,吃饭的时候蟑螂在你脚边乱窜,老鼠在桌旁伴奏,即便到接帐只收你一张四人头你都想要老板打折。

    这是一个道理。

    审讯室里源源不断搬进来的各种仪器和家伙未必都能用得上,可是安东尼必须搬过来。

    **丝出门踩个自行车就行,土豪出门不开辆宾利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他在秀自己的家当,他是在给秦飞建立起一个印象——别特么惹我,我可是专业的!

    果然,话了足足四十秒戴好手套的安东尼第一句话出口了。

    “我可是专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