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你闯大祸了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新]

    秦飞每一掌抽下去,老花的眉头就皱一下,眉毛也跟着跳一下,.

    胖子开始倒也很硬气,毕竟混社会的人面子摆第一,怎么说都不能在监仓里丢了自己的威风,何况平时还横着走,如果哭爹叫娘求饶了,往后在监仓里就混不下去了。

    不过,终究是还很疼的。

    抽耳刮子,这是一种极其羞辱性的动作。

    在反审讯的训练就有这么一项,用鞋底儿抽脸,目的是将对方的自尊全部抽调。

    而且抽耳刮子有一个巨大的好处,那就是顶多皮外伤,绝不会伤及内脏,大不了肿几天就没事了。

    当第三十次耳刮子抽下去,胖子忽然张嘴开始呜呜大哭起来。

    抽到这里,不光是硬气抽没了,骨头也抽软了。

    “大哥……饶……命……”

    “哎哟……饶……”

    “呜呜……”

    胖子的脸成了一只熟透的大红苹果,嘴角直接抽出血来,眼泪鼻涕一块儿耷拉下来,掉在脸上,既可笑,又让人胆寒。

    “弄死他!一块儿上了,兄弟们!”

    老花再也忍不住了,这哪是在打胖子,简直就是在打自己。

    他平生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即便在道上十几年,也没试过有人敢这么正面挑战自己。

    不就是一个练家子吗?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

    “不要怕,他就一个人,打不了几个!咱们一块上,揍死丫的!”

    其他人还在犹豫。

    毕竟单眼皮至今还跪在水泥通铺旁呕吐没站起来,胖子又被抽成了猪头,而人家连毛都没被碰上一根。

    每个人的心里都在发虚,就像踩在一根离地十几米高的钢丝上。

    秦飞犀利而充满着杀气的眼神令人不敢直视,就像恐高症的人不敢在玻璃栈道上往脚下看一眼。

    “都上都上!都给我上!”

    老花豁出去了,一脚踢开被子,气势汹汹握着拳头朝秦飞在走去。

    在他的鼓动下,其余的十多个喽也鼓起了残存的勇气,一个个蠢蠢欲动。

    一场大战在所难免。

    “管教来了!”

    加拔弩张的刹那间,监仓里响起一声惊叫。

    发出警告的是两个负责望风的家伙。

    监仓上方的铁窗距离地面三米高,但是踩在0.8米高的水泥通铺上就只剩下2.2米,这些监仓都有自己的规矩和规避风险的办法。

    一旦有人打架,肯定有人负责把风。

    把风的方式很简单,俩人叠罗汉,上面的人趴在铁窗上,负责巡查的管教都会从铁窗外的走廊里经过,肯定可以提前看到。

    听说管教来了,监仓里忽然气氛骤变。

    仿佛刚才大家不是在打架,而是幼儿园里的小朋友在玩游戏,老师宣布游戏结束,小朋友们一哄而散。

    每一个人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到自己本该待着的地方,卷起被子蒙头大睡。

    秦飞也松了手,在他还在纳闷的时候,刚才还在嗷嗷痛哭的胖子变得敏捷异常,一下子蹿回了大通铺上,一头躺倒在自己的铺位上,鼻涕还来不及擦就卷起被子蒙头大睡。

    一名管教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铁窗外。

    “你们仓怎么那么吵!?造反啊!?”

    他一边说着,手里的橡胶警棍咣咣地敲打着拇指粗的铁柱子。

    “我看你们是不是太舒服了?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秦飞不知道什么叫“一个人安静一下”,听得是一头雾水。

    其他人似乎很害怕,就连已经倒在地上装睡的坤猜也悄悄扯着自己的裤子,朝他挤眉弄眼,示意他赶紧睡在地上。

    “秦飞!你怎么还不睡觉!?”管教朝秦飞看了一眼。

    秦飞说:“刚进来,刚找到地方,在铺床铺呢。”

    管教的目光在秦飞脸上停留了几秒,意味深长道:“老实点,不要搞事。”

    “知道了,管教。”秦飞点点头,坐在了地板上,装模作样整理自己的被子。

    管教的目光在监舍里扫了一圈,忽然盯着胖子说:“何老贼!你的脸怎么了?”

    秦飞这才知道,胖子的外号叫何老贼。

    何老贼一愣,马上爬起来:“报告管教,我的脸没什么啊?”

    “都特么肿成猪头了,还没事?说,怎么弄的?”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何老贼装疯卖傻,装模作样伸手去摸脸,一摸,呲牙咧嘴,疼得倒吸冷气:“哎哟”

    “疼了吧?是不是打架了?”

    何老贼立马站好:“报告管教,没有打架,我刚才做梦,在梦里跟我媳妇吵架,然后梦到这臭婆娘扇我耳光,起来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管教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何老贼在闭着眼睛说瞎话,但也不打算深究,毕竟没出什么幺蛾子。

    “记住了,别打架,否则有你们好看的!”

    管教说完,转身离去。

    何老贼松了口气,朝秦飞的方向望了一眼,秦飞也看了他一眼,何老贼嘴巴忽然就疼了起来,捂着脸赶紧睡下去,没敢再吭声。

    监仓里很快都安静下来。

    很快呼噜声此起彼伏,秦飞睡不着,觉得自己这是躺在一个猪圈了,鼾声吵得不行。

    “兄弟……”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扯了扯秦飞。

    秦飞一看,居然是坤猜,看来自己成功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有事?”秦飞故作冷漠。

    “你可害死我了……”坤猜的的脸色比苦胆还苦。

    秦飞一愣,他以为坤猜会感谢自己救了他,免了一顿皮肉之苦,这家伙会对自己感激涕零,可是没料到张口居然一脸苦相埋怨自己害了他。

    “刚才要不是我,恐怕你要挨揍了吧?我救了你,连个谢谢都没?”秦飞说。

    坤猜摇头,眼珠子溜溜地转着:“兄弟,你是第一次进这地方吧?”

    秦飞点头:“的确,不是常客,头一回。”

    “这就难怪了!”坤猜叹气道:“你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呀……在这种地方,那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啊,如果换做在我自己的地盘,这里这些小垃圾算什么,我动动指头都能收拾他们,可惜,我现在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吧?”秦飞问。

    “不是,不光不是本地,还不是本国。”坤猜听到秦飞提及他的国籍,眼中顿时明亮起来,“不是吹的,如果你跟我去t国或者d国,你才知道我在那边势力有多大……”

    说到这里,眼神忽然又暗淡下去,面现悲伤,再次叹气道:“不过……现在什么都完了……都完了……”

    说着说着,

    微信省流量免费,关注本站公众号的方法:微信→添加朋友→搜索“biquge0”;或者查找公众号→搜索“新笔阁”,记得核对我们的微信号biquge0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