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前往欧洲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周一发果然很守时,过了两天,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他带着自己的手下就在训练营的码头上登岸了。

    这令秦飞对这位军队前辈更是敬畏。

    要知道,从索马里到厄立特里亚,如果走海路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毕竟厄立特里亚的海军虽然不够强大,但还是有巡逻船只,要避开这些船就得胆大心细而且极其熟悉这一带的海况。

    亲眼见到周一发的时候,秦飞感觉这人几乎就被非洲有些同化掉了,包括他说英文的口音,满满的黑哥味道,自带RAP天赋,而且特能侃,拉着秦飞叨叨个没完。

    这次周一发一共带来了39个黑人士兵,算上他自己,刚好40人,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

    由于已经订好了第二天从首都飞往摩洛哥的机票,秦飞和老鱼还有陈勇以及他的那两位老乡只能连夜带着周一发去巡视整个营地,想听听他对营地重建有没有什么看法。

    不过事实证明,老鱼对周一发的评价一点没有夸张。

    说到军事训练,这家伙绝对是行家里手。

    这个营地从前是劳勃所有,但是建造上是坎伯特把关,基本就是按照坎伯特的意图进行。

    坎伯特是南非外籍兵团成员,所以他的训练模式基本上采用了南非军方的标准,而周一发则不同。

    周一发原本是PLA的教导大队成员,然后又在法外兵团服役过,之后在非洲各个小国家里到处晃荡,干的就是给别人提供军事训练服务的这行业务。

    这次偌大一块营地归他自己管理,秦飞给了他足够的权限,又派了陈勇给他当副手,大家都是PLA出来的,都是战友,何况PLA是最讲究“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那一套,而且有着自己的一套严格的等级规则,所以不需要任何磨合,简直就是天衣无缝的对接。

    周一发提出了不少意见,例如训练场应该怎么建,体能障碍场应该按照国内PLA的标准来重建等等。

    在周一发看来,PLA的体能训练要比这些南非兵团的人要严格不止一个档次。

    一圈下来,秦飞心服口服,这个营地的管理职位,没谁比眼前这位光头的周一发老班长更适合的,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而周一发也很高兴,按照他的理想,他是打算将这里建立成教导大队一样的训练基地,又混入了许多侦察部队和外军特种部队的训练设施,堪称是中外结合的典范。

    “老班长,我有件事得跟你谈谈。”从训练场回来的路上,秦飞首先和周一发谈起待遇的问题。

    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良将不带饿兵。

    虽然都是战友,不过待遇的事情不能不谈。

    “这个营地目前暂时还没开始运作,因为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对这里影响很大,所以我担心未来的客源问题。”

    他说,“不过你别担心,在营地开始运作之前,你们的生活开销由尊妮为你们安排,等营地开张后,我会给你们保底一份工资,然后每季度的利润提成两成作为你和你手下的薪金,这个分成制度你觉得如何?”

    秦飞计算过,如果按照之前5000美金培训一个合格佣兵的价格,而每期佣兵培训只有三个月,非洲天气好,几乎全年都可以开训,训练营目前的规模可以一次性容纳3000名佣兵入住训练,这还不包括一些佣兵小组自己包小场的钱。

    这样计算下来,一年的收入总和能够达到六千万美元,而刨除费用还有打点以劳伦斯为首的那帮厄立特里亚军方之外,每年至少又2000-3000万收入。

    这样一来,周一发和他的团队可以得到400-600万的薪资和日常管理费用。

    这些费用里剔除了他们服装、枪械和弹药等等开支外,至少还有一半的利润可以分成。

    相比在索马里混,这里至少不用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算是一份优渥又安稳的工作。

    “秦老弟你可真够意思。如果你赚到钱,做老哥的不会不拿你的工资,你放心,我周一发也是干干脆脆的人,你的条件,我答应,在你没挣钱之前,你只要保证我着几十人有吃有喝就行。”

    他说:“至于客源你一万个放心,你老哥我是做什么的?这几年我是混什么的?这方面我保证没问题,这些年我在非洲很多国家都给他们当过军事教官,要说资源,我手里多的是。很多武装组织或者小国家如果听说我在这里负责一个佣兵训练基地,我担保他们会蜂拥而至。”

    秦飞心中一喜,自己还差点忘了这一点。

    如此看来,老鱼不光是为自己找了个管理人才,还是为自己引来了一只金凤凰。

    第二天一大早,天没亮的时候,X佣兵团的所有成员就已经起床,大家拿起早已准备好的行李包赶往首都阿斯马拉,从那里乘坐空客A320前往迪拜,然后从迪拜转机飞往伦敦。

    迪拜机场。

    秦飞在宽敞的A380座位上坐下,他的旁边是老鱼和坤猜,而后面的座位上挤着身材高大的北极熊、雷神埃里克和准星。

    准星故意要了过道的位置,这便于他可以和空姐更好地“沟通”。

    “嗨!美女,如果你不介意,可不可以给我来一杯橙汁?”

    准星一边叫着,一边朝路过自己座位的空姐腰部靠下放的部位摸了一把。

    这一摸,很讲究,不动声色似乎无意而为之,又好像只是单纯的寻求帮助。

    不过这种轻薄的行为还是引起了空姐的不满。

    她怒视了准星一眼,然后朝机舱前部走去。片刻之后,又端着一个塑料杯回来,往准星前面的小桌板上重重一放。

    里面的橙汁溅了出来,所幸没弄湿准星的衣服。

    看着远去的空姐妙曼的背影,准星低低地吹了个口哨。

    老鱼忍不住提醒准星:“如果我是你,我就老实点,这可是中东的航空公司,你不想被赶下飞机,最好就把你的手放好,老实点。”

    中东的航空公司都比较保守,空间可都是戴着头巾的。

    听老鱼这么一说,准星无奈地吐了吐舌头,将眼罩扣上,嘴里喃喃道:“好吧,我干脆补个觉算了,希望醒来的时候我能看到我那份美金。”

    准星总算安静下来。

    老鱼侧头问秦飞:“维克多那边你联系好了?”

    “联系了,还行,说是劳伦斯介绍的,立即就叫我们马上赶过去。”秦飞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