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要你说实话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四人之中领头的那位似乎厌烦了自己部下的埋怨,摆摆手说:“好了好了,我们再叫点东西过来吃就行了。”

    他用手指一个个点过去。

    “汤姆,吃什么?”

    “我要中国菜!我要吃辣子鸡!”

    “威廉,你呢?”

    “披萨!我要披萨,我要芝士加倍的。”

    ……

    几个人听说有东西吃,总算高兴起来,漫长的监视对于被监视者来说是折磨,对监视者来说也同样。

    突然,威廉抽了抽鼻子。

    “我说……你们闻到什么味道没有?”

    由于外面寒冷,所以车一直没熄火,还在开着暖气。

    领头的猛吸几口空气,温暖而干燥的空气中似乎真的有一种淡淡的焦味。

    “嗯,是不是设备过热,有什么地方的线路烧掉了?”

    坐在监视屏幕前的汤姆突然按住了自己的耳机,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

    “好像有点不对……”

    “什么不对?”

    “刚才房间里还很热闹,现在安静得就像个坟墓。”汤姆惊愕道。

    领头的眼珠子一转,眉头皱起来。

    “不对劲……”

    按下了耳麦里的通讯键。

    “1号车呼叫边巡1,听见请回答。”

    耳麦里静悄悄的,一片安静,边巡1号没回音。

    “呼叫边巡2,听见请马上回答!”

    还是静悄悄的,情况依旧。

    他仍未死心,再一次按下了通讯键。

    “边巡3!听到请回答。”

    没动静……

    为首的人突然想起这次出任务时候情讯部门送过来的资料,自己负责监视的这批人是精英雇佣兵,曾经在塞拉利昂以一个五人小组对抗好几百人的叛军而且成功撤离客户。

    他的人心开始一点点往下沉。

    突然,淡淡的白烟从暖风口处涌出,刺鼻的气味一下子充斥着车厢。

    车内的人忍不住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出去出去!”

    为首的按下门锁,哗一下拉开车门。

    没等他站定脚跟就被人横扫一脚,整个人来了个狗抢屎,一头栽进了旁边湿漉漉的九里香里去。

    他算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虽然人倒了,手还是马上下意识摸向腰里的手枪。

    只不过,袭击他的人似乎比他更明白下一步动作,他的右手被人从肘部穿过,一下子反拧起来。

    腰里插着枪的枪套一轻,手枪已经被人抽走。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老实点,不然我废了你!”

    紧接着,他听见有人冲上了车,朝里面的同僚大喝道:“别动,谁动就干掉谁!”

    十分钟后,厢车內。

    秦飞的目光在那些琳琅满目的监视仪器上扫来扫去。

    埃里克拿起这样看看,又拿起那样看看,越看,神色越是凝重。

    “都是好东西啊。”

    埃里克用狐疑的目光投向已经被捆起来扔在厢车后部的四个人。

    “瓦尔特P99?”秦飞低头把玩了一下从领头的身上搜过来的那把手枪,“很不错的枪。”

    他抬起头,目光冷峻地落在领头的身上:“现在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们,如果老实回答,我也许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你们说了半句假话被我发现,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今晚是你们的死期。”

    “呸!”

    领头的是个略微发胖的中年半秃大叔,朝地板上吐了口唾沫,“你敢动我们一根毛,你试试看你能走出英国不!?”

    半秃大叔的口气之嚣张,倒是颇出乎秦飞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监视别人而被别人逮住,小命都在人家的手里,居然还敢这么狂的人实在是少见。

    “硬汉?”

    秦飞笑了,说实话,他真的最不怕的就是硬汉,审讯里一声不吭的人才最可怕,上来骂骂咧咧大义凛然的一般抗不过半小时。

    老鱼伸手在每个人身上搜了一阵,然后把钱夹子和一些零碎东西全部搜了出来,然后放在地上蹲在那里翻看。

    很快,他有了发现。

    拿着一个钱夹子递给秦飞:“电信局的?”

    秦飞拿着钱夹子翻开一看,里面放照片的地方的确插了一个工作证套子,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是英国电信局的抬头,然后下面名字一行写着这家伙名字叫汤姆,然后职务是线路维修工。

    “维修工?”秦飞哑然失笑,晃着钱包道:“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们是白痴对吧?英国的维修工都配备瓦尔特P99手枪出勤工作了?”

    “有什么不可以,我们有时候要去一些治安不好的地区检修线路,拿支手枪防身很正常。”汤姆怒囊道。

    一旁的老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自己一屁股做到地上去。

    秦飞站起来,拿着手枪走到领头的半秃大叔面前,直接把枪怼在他的太阳穴上:“够了,别跟我绕弯子了,我没耐心跟你们开玩笑。”

    “你来告诉我,你们四个人戴着特工耳机,配了四支P99手枪,而且全部挟带了消音管,车上的武器箱里还有三支MP5K冲锋枪,四件III级防弹衣,然后开着一台装满了各种特殊监控设备和激光窃听器的厢车到处跑,别特么跟我说你们要去伊/拉/克维修线路,如果你觉得跟我耗费时间很好玩,那么我告诉你,你可以直接去跟上帝开玩笑,那样会安全很多。”

    说罢,麻利地拧上消音管,朝半秃大叔的小腿肚上开了一枪。

    子弹穿过小腿肚上的肌肉,打入地板。

    半秃大叔顿时疼得嗷一声倒在地上,脸上疼得都冒出冷汗来。

    “法克!你们这帮狗娘养的!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汤姆惊叫起来,“你们玩完蛋了!你们完蛋了!”

    “我没时间跟你们猜谜语,我只要答案,为什么要跟踪我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秦飞又将P99的枪口顶在了已经倒在地上的半秃大叔的肩头上,虽然这里开枪显然不是秦飞想要他的命,只是要他承受更多的疼痛而已。

    “想好了吗?打算说吗?”

    秦飞说:“我给你们三秒钟考虑,一、二……”

    “好了好了!够了!”汤姆终于忍不住了,“我们说,我们说!我们只是小喽啰!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踪你们,我们只负责将跟踪你们的情况上报给我们的上级而已!”

    “那告诉我,你们是什么组织,上级是谁?!是不是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