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目的地——摩洛哥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深夜,一艘远洋货船在南安普顿的港口靠岸。

    秦飞等人背着装备包,顺着舷梯上了船上。

    尤里站在船边,朝自己心爱的姑娘伊丽莎白飞了好几个吻,船慢慢驶离港口,朝外海水域开去。

    所有人一直躲在暗舱里,直至船出了公海,大家这才出来透气。

    尤里抱着一台军用手提在甲板上敲敲打打,秦飞走上来问道:“在干什么呢?”

    “定位维克多的位置。”尤里头也不抬,目光落在屏幕上。

    “在这里你能定位他?”

    秦飞现在真心有些佩服这这小子。

    “当然可以,其实他现在也在航线上。”尤里说:“他也无法坐飞机离开,只能选择跟我们一样用船偷渡,现在他比我们的航程要领先一天。”

    说完,指着屏幕上的一角,上面果然有个地图一样的玩意,上面有个红点在移动。

    “你是怎么做到的?”秦飞十分好奇这家伙怎么能在这里定位维克多。

    “太简单了。”

    尤里说:“维克多自以为很聪明,为了避开MI6的监控,他几乎不会使用以往所有的邮箱,因为从他被监视开始,甚至他注册一个邮箱都会被监控到。但是他选择了一种特殊的方式,不再通过发送邮件和对方联络,而是约定了使用索菲亚的邮箱联络。”

    “每次博卡圣地的人联系他,就会登陆索菲亚的邮箱在里面写下一封信,然后存入草稿箱,维克多需要浏览的时候,就会在约定的时间里通过加密软件打开邮箱,然后登入索菲亚的帐号,在草稿箱里浏览保存的邮件,这样就不存在发送,不会被截取封包和数据。”

    “这个方法倒是挺好。”秦飞说:“那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在索菲亚的邮箱里植入了后门,每次他登陆我都会有提示。”尤里说,“而且他登陆的时候会留下登陆IP,我可以通过IP确定他使用的服务器,其实他是通过加密软件登陆的,所以一般就算MI6要监控他也没办法,因为他的IP不是固态而是动态,在全世界很多个国家的服务器甚至肉鸡上到处挑换,很难定位。”

    “不过我的后门程序却可以跟随他的数据流一直跟踪到他最原始的服务器提供商那里,然后我在侵入供应商的服务器,在那里找到他的即时数据,确定出他的方位。”

    “听起来,很复杂。”秦飞有些被绕懵的感觉,隔行如隔山,自己不是专业黑客,无法理解尤里手段。

    听起来似乎很简单,实际上尤里要凭借极其过硬的技术才能做到。

    “尤里,我想问你个事。”秦飞说。

    “你说,我听着呢。”尤里抓起身边的功能饮料,喝了一大口,十分舒爽地打了个嗝。

    秦飞说:“维克多的邮件里有没有提及在哪个码头登陆?我最奇怪是他一个人逃亡到非洲,那些军火他是从哪运出去的,难道这么大量的军火能避开MI6的监控?”

    “不知道,我暂时还不知道他的军火从什么地方运送过来。”尤里说,“我也在找他的蛛丝马迹,不过我现在在搜索他使用的卫星电话,如果能搜索成功,如果他的卫星电话加密等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级不高,我也许能破解。”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秦飞起身离开,走到船舷边,看着黑漆漆的大海。

    未来的一个多礼拜,他都要在这艘船上渡过。

    这将是一段漫长的时光。

    ……

    早晨10点。

    尼日利亚,阿布贾,国防部大楼。

    梁少琴挂着一个挂包,脚步匆匆走进大门,门口的卫兵将她拦住。

    旁边的翻译赶紧解释:“这是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梁干事,她约了部长先生在10点20分见面。”

    卫兵查看了俩人的证件,又回到警卫室里打了个电话,这才慢吞吞走了出来,将证件交还给梁少琴和她的翻译。

    “你们可以进去了,部长在二楼办公室里等着你们。”

    道了谢,和翻译一起顺着楼梯而上。

    梁少琴心中此时焦急如焚,这次来,是因为一个叫做索菲亚的女孩,这是个毕业才两年多的年轻女孩子,俄裔,和梁少琴都是派遣到这里为当地人提供医疗服务的医生。

    只不过,20天前,索菲亚和两名医生还有当地的向导兼翻译进入博卡圣地的控制区里查看一次可能涉及霍乱或者是疟疾的疫情时,竟然被武装分子绑架了。

    这已经是梁少琴本月第五次来到这里,不过此地的军方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每次来,得到的都答复都是“已经在追查,请等待消息”,除此之外,毫无半分进展。

    到了部长办公室,梁少琴敲了门。

    “进来。”

    里面传出部长的声音。

    推门而入,首先看到的是几个军人围在部长的办公桌前,似乎在等着部长签署什么文件之类的东西。

    “啊,是梁干事。”部长早已经对面前这个人过中年的东方妇女十分熟悉,他们可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梁少琴只能微笑地点头,然后站在一旁等。

    “你们先坐坐,我办完事马上来。”

    部长说完,一边看文件一边和军官们交谈着,似乎根本不觉得梁少琴的事是急事。

    足足过了二十分钟,军官们这才签完了文件离开。

    梁少琴已经迫不及待,从沙发上起身径直走到了部长面前。

    “部长先生,我已经是第五次来到这里,我希望今天你能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索菲亚到底在什么地方?你们这边到底有没有眉目了?”

    部长伸了个懒腰,靠在软绵绵的座椅上,伸手从桌上拿了一根烟,咔擦点了,喷了口白烟,这才缓缓道:“我们的线人已经找到了索菲亚医生的大概位置,但是她所在的地方情况十分复杂,是博卡圣地武装组织的控制核心地带,这件事……”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在烟灰缸上掸了掸烟灰。

    “很麻烦。”

    “很麻烦?你们尼日利亚不是有特种部队吗?索菲亚是不列颠的公民,你们是英联邦国家,难道不能派特种部队去营救吗?”梁少琴口气已经不耐烦了,20天,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