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夏洛特公主的特殊身份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公主用迷药迷倒自己的保镖?

    然后溜之大吉,自己玩起了大变活人的魔术?

    这是什么剧本?

    “是的,他们说,是在晚餐时候喝了公主赐给他们的红酒之后……全部都晕了过去……还说本来有人不喝,不过夏洛特公主坚持要每一个人都喝一口……之后……”

    事情似乎再显然不过了。

    秦飞悬起的心落地了。

    哈桑的表情也一阵青一阵红。

    至少现在有一点是十分值得高兴的,夏洛特没有被绑架,而是她自己玩起了失踪的游戏。

    看到秦飞表情古怪地看着自己,哈桑显然感觉有些失礼。

    闹了个半天,鸡飞狗跳之后,原来是自己的妹妹自导自演的闹剧。

    作为皇家,什么最重要?

    脸面!

    形象!

    难怪刚才随从面有难色,不想当着秦飞的面说出电话内容。

    偏偏自己信任秦飞,又要表现给秦飞看,结果闹了个下不了台来。

    “咳咳咳——”

    哈桑轻咳几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

    “秦先生,不满您说,我这个妹妹有些古怪。”

    秦飞点头道:“我理解,在皇室里长大,贵为公主,当然有些时候会有些小脾气。”

    “不不不,你或许对我的意思有些误解。”哈桑说:“我这个妹妹比较特殊,如果你去我的国家,随便到一户普通人家或者穷苦人家去打听,他们都会把我的夏洛特妹妹夸得跟天使一样。但是,如果你去那些有钱人和权贵家里打听,你听到的肯定都是一些坏话。”

    “噢?”秦飞眼睛一亮,“听你说起来,这位公主倒是挺双面性的。”

    “这么说……”

    哈桑在沙发上挪了挪自己的身子,尽量往前凑一次,双手举到身前,似乎要做什么形容。

    “我妹妹,在科摩罗王国就是普罗大众的代言人,也是一个人民利益的象征。”

    秦飞一下子没听明白,眉头一皱。

    哈桑又解释道:“别看我们是君主制,但是我父王这一代已经意识到王权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所以他很想让皇室变得亲民一些,甚至想过模仿欧洲的君主立宪制,这才是让我们的王权能够延长生命的出路。”

    “而我妹妹,恰好就是那种最能代表民众利益和亲民的象征。因为从小我们是庶出,跟王位没有关系,所以妹妹从小就没有王室和贵族们的架子,而且长大了又是在欧洲接受的西式教育,因此她参加过很多慈善组织,并且将很多项目引入我们的国家,得到了很多百姓的拥戴。”

    “反对派之所以要绑架我妹妹夏洛特,不光是为了要挟我这么简单,他们是保守派,不会接受心的王室制度改革,那会动了他们的权力的乳酪,而军方也是,他们都是贵族和皇亲国戚,一旦实施君主立宪,对他们来说是不利的。”

    “如果绑架夏洛特成功,会是一箭双雕,既可以逼迫我让位,也可以从根本上消除君主立宪的可能性,至少可以拖延很多年,要知道,我的那个哥哥,也就是加里,他不但是王权之上的拥护者,还宣称要重新恢复已经被我父王废除多年的奴隶制,这也是我父亲为什么罢免他储君头衔的原因所在……”

    哈桑王子的一番话,秦飞算是彻底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之前以为只是单纯的王室权力争端,没想到之中还涉及了那么多ZZ原因。

    看来涉及到权力一事,都不能简单看表面。

    “嗯,我算是明白了,你之所以那么紧张夏洛特不光是因为关心自己的妹妹,而且还是为了整个国家的前途。”秦飞说。

    哈桑王子点头道:“没错,我毕竟是一个储君,有时候,亲情是我关心的一部分,但国家的位置更重。”

    “好吧,现在事情弄清楚了,我们还是想想如何去找到你那位……”

    说到这里,秦飞笑了笑,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位有些古怪但是心地又善良的公主。哈桑口中自然是将她描述的比天使还要纯洁,只是能把众多保镖都扔进地下室里困上好几天的姑娘,恐怕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善良的妹妹。”

    他最终还是了个不让哈桑丢脸的评价。

    “嗯。”哈桑点着头,斜过脑袋对旁边的随从道:“你去联系下我们在欧洲的朋友们,看看他们是不是能帮帮忙,动用一下我们在欧洲各国里的关系,让他们帮我们找找?”

    “殿下请放心,瓦伦大总管已经在做这件事了,他刚才只是让我过来将情况向您通报一下。”随从道。

    哈桑显然对自己这位私人事务总管的做法很满意,点头赞许道:“很不错,希望早点有夏洛特的消息。”

    忽然又道:“对了,公主是不是和妮娜在一起?”

    “是的,她的贴身侍婢妮娜也失踪了。”随从道。

    “妮娜”这个名字传到秦飞的耳朵里,如同在一根绷紧的琴弦上猛地拨动了一下。

    “等等——”

    秦飞转过头,看看哈桑,再看看哈桑的随从。

    “你们刚才说……公主的贴身侍婢叫妮娜?”

    “没错。”哈桑问:“秦,你有什么问题吗?”

    秦飞心里暗道:妈的,不会那么巧吧!人有相似,名有相同而已吧?

    “夏洛特公主知道我们是要在这酒店汇合吗?”

    “当然知道,我不会瞒着自己的妹妹嘛。”哈桑一副好哥哥的口吻道。

    秦飞吞了口唾沫,又问:“妮娜……是不是皮肤白白净净,身材十分性感,然后……”

    他回想起在泳池边见到妮娜时候的每一个细节:“右边的眼角下是不是有颗痣?”

    哈桑和自己的随从对视一眼,然后一拍大腿:“没错!秦!你真厉害,这都知道!?是不是为了这次任务,做足了功课!?”

    他对自己的随从道:“看看!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就连保护目标身边的婢女都调查清楚了!”

    “没错,没错!”随从当然鸡啄米一样点头跟着奉承:“秦先生是专业人士!”

    其实,秦飞心里苦得跟蛇胆一样,还特么专业人士了……

    好吧,是挺专业的,反正配电房里的那俩货,肯定不是什么杀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