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佣兵团的崛起 第747章 狙杀马夏尔(感谢轩辕刃盟主万赏!)

目录:绝对荣誉| 作者:严七官| 类别:历史军事

    秦飞将MK11MOD0狙击步枪的准星轻轻右移,套住了皮卡的后方,那是邮箱的位置。

    这些皮卡多数是柴油版本,也有汽油版本,无论是什么油,普通的枪弹很难将其引燃,电影里一枪射爆一台汽车的情况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因为邮箱不是铁制,是可燃材料制作,即便被点燃,会泄漏,但不会爆炸。

    不过,燃烧弹却不同。

    在它的高温下,柴油也能轻松被点火。

    不过,这确实一次极大的冒险。

    因为使用燃烧弹会在黑夜里留下射击的弹道,你标定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同时标定你。

    呯——

    秦飞第一枪开除,击中了油箱。

    这颗不是燃烧弹,只普通子弹。

    邮箱部位根本没有改装装甲,所以轻松被击穿。

    油哗哗地从彻底淌了出来。

    秦飞的手指搭在扳机上,接下来这一发,是决定整个狙杀行动的关键。

    成败在此一举。

    噗——

    随着沉闷的枪声,黑夜中出现一道橘红色的弹道,一颗燃烧弹再次射中本已经被射穿的油箱。

    呼——

    高温点燃了已经泄漏的油料,大火像活过来大蛇一样卷起,瞬间吞噬了整辆皮卡。

    顿时,医院门口被照得亮堂堂的,马夏尔的车顿时成了一堆篝火。

    这个叛军头目再也无法在车上待下去,大火燃烧之快完全出乎所有人预料。

    这辆丰田皮卡是日本造,里面本身填充了不少的可燃物,加上油,简直就像点燃了大火把。

    马夏尔惊叫着从车里爬出来,他的背上衣物被高温引燃,疼得他像一条被人踢中了**的狗一样乱窜。

    不过马夏尔毕竟是个沙场老手,否则也不能统领一整支叛军武装。

    虽然疼得哭爹骂娘,仍旧很注意自己的姿势,并没有高处皮卡车的姿势。

    他只要伺机爬到另一辆车后面,秦飞会丧失机会,需要继续等待。

    可惜今晚遇到秦飞也是他倒了八辈子霉。

    秦飞没有给他机会。

    隔着车窗,在夜视仪中,秦飞虽然看不清楚马夏尔的身体轮廓,不过他着火的衣服却在绿色的视界中发亮发光,让他成了靶子。

    噗噗噗——

    秦飞彻底发挥了MK11MOD0狙击枪在中距离上的王者性能。

    他连续开了三枪,在MK11MOD0优异的精确性下,弹头散步点极小,没有超过一张扑克牌。

    三颗子弹击穿了皮卡玻璃,全部射入了马夏尔的身体。

    这三颗全是穿甲曳光燃烧弹,弹头从马夏尔的背部穿入,从前胸穿出,居然还击中了上来打算帮他灭火的一名喽啰。

    两具尸体叠在一起,重重摔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赵鑫也将皮卡车上的重机枪手一个个送上了西天。

    除了医院门口的惊叫声外,一切似乎安静下来,皮卡车的车都上一挺挺重机枪后面空空荡荡,车斗上到处血浆,机枪手的尸体甚至挂在车厢板上。

    没人再敢爬上车斗操枪操控机枪了。

    “搞定!撤!”

    拉上赵鑫,秦飞背起背囊,和赵鑫消失在密林中。

    一边跑,秦飞一边按下通讯键,在频道里告诉老鱼,目标已经被干掉,现在二人小组正朝着边境移动。

    按照计划,在接近南北苏丹边境的时候,在库尔穆克边防军兵站里停留加油的两架UH-1直升机将会载着周一发和他的黑哥们前来接应,而秦飞和赵鑫俩人会在距离边境五公里的地方和老鱼的小组汇合。

    黑夜中,秦飞和赵鑫轮流在前面开路。

    大路和小路似乎都不能走了,马夏尔的死讯很快会传遍整个叛军控制区,上尼罗州都是叛军的地盘,恐怕各处的叛军会开始围追堵截。

    接下来,在和周一发的空中支援分队汇合之前,随时可能发生一场恶战。

    秦飞挥舞着手中的丛林砍刀砍开面前的树藤,按照大致的地图指向朝背面进发。

    从多罗前往边境有大约三十公里,多数是丘陵地带和丛林地区,这对于秦飞和赵鑫的二人组反而有利。

    对照地图再向前走一个小时,俩人翻过了一座座不算高的丘陵,又穿过一片片树林,和一个个破落的村庄。

    数年来的南北内战,已经在这一带形成了一条长数十公里的交火地带,实际上就是两个敌对国家的缓冲地域。

    这里基本不会有什么百姓,坚持留在这里的只是很小一部分舍不得离开故土的小部落。

    不过最近南苏丹内战,这里又成了受害地区,就如秦飞和赵鑫刚刚潜入边境之后看到的那个小村子一样,人死的死,没死的要么加入各派武装,要么就穿越国境道厄立特里亚或者北苏丹去当难民了。

    战争之下,受苦的永远是最底层的民众。

    非洲的原始森林全都是未开发的处女地,没有任何道路。随着不断前进,秦飞和赵鑫的体力开始逐渐消耗殆尽。

    每个人的手腕如同火烧一样辣辣疼,还有些抽筋的感觉。

    在黑夜的丛林里逃亡,最担心的不是什么猛兽,因为手里有枪,让人最不放心的是蛇类。

    这些东西你根本看不见,有些就倒挂在树上,如果不小心一些,很容易会被他们直接在脸上或者脖子上来上一个死亡之吻。

    如果被毒蛇咬到,在目前被追击的情况下基本只能等死,除非有奇迹出现。

    秦飞几乎可以肯定身后一定有追兵,这些南苏丹解放联盟的叛军的军事素质虽然不高,可是因为有很多人从小在丛林中长大,所以丛林追踪都很有一套。

    这种经验,在塞拉利昂的时候秦飞就曾经见识过。

    突然,秦飞听见前方的密林里传出声音,有人用南苏丹的土语在说话。

    他马上蹲下,举起拳头,示意后面的赵鑫停下。

    从离开医院到现在,已经在丛林内穿行了一个小时,按照速度,应该前进了五公里左右,多罗医院距离边境只有三十公里,汇合点在距离边境五公里的一个叫做贝吉的小村庄。

    也就是说,俩人要在这一片人烟稀少的丛林无人区里奔袭二十五公里。

    现在既然有人出现在这片无人区中,那么除了叛军成员,秦飞想不出还会有谁。